第二百六十二章 忙中出错的老毛子

小说: 晚清之开着战舰去穿越 作者: 仰望天鹅的蛤蟆 更新时间:2018-12-06 22:12:13 字数:3158 阅读进度:259/260

1835年初春,久已沉寂的欧战战场终于大声了变化。

东方两个方向都有敌人在进攻,让一向蛮横、霸道的老毛子也承受不起。为了减轻自身的压力,迫切需要从西线调兵。然而,在抽调兵力之前,必须要有一番大动作,改善目前的状况才行。

俄军前线指挥部做出判定,现在的局面,要想全面破局是不可能的,只因为自己面对的是三国的军队。但是也正因为面对的是三国的军队,造成其指挥体系必然会不甚通畅。统帅部给对面三国的军队做了战力的判定:普军战斗力强悍,不是轻易能够消灭的对手,但是弱点是数量不多,应该以防御为主;土耳其军队太过软蛋,一向进攻无力,在战场上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完全可以忽略。只有奥地利军队,战斗力一般,但是却比较烦人,每当普军有什么军事行动,奥军必然会有所配合,凭借数量的优势,甚至偶尔会决定战局走向。

为此,俄军将进攻目标定为奥地利。为此俄军安排北路军约20万阻截普鲁士军队,一路是仅仅不到10万人,用于防御南线的土耳其。

剩余的四十万大军,在西线发动了对奥地利50万大军的主动进攻。

奥地利军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俄军竟然会对自己发动进攻,在他们想来,土耳其军队孱弱,普军数量少,都是易于主动进攻的对象。

然而,自己就突然成了进攻的目标。

虽然有数量的优势,更有修建的战壕这样的地利条件,奥地利军队面对突然发飙的俄军,还是抵抗不住,一路溃败,一个白天,就后撤了三十公里,军需物资丢弃无数。最后稍作清点,才发现五十万大军,竟然只剩下35万不到。

最麻烦的事,原本普军、奥军、土军三国军队相隔不远,组成了一个大致的半月弧与俄军对峙。凭借这三国的通力合作,才堪堪抵住了俄军。现在,这个有利的阵势却再也不在了。

随后,占据了局部优势的俄军终于能够得到喘息。抽调十五万大军东进。可

然而,远水解不了近渴。

制约大明西北用兵的,就是艰难的运输条件,现代战争需要的物资却要远超冷兵器时代。

当新华夏坦克飞机横空出世,并取得了关键性的北美战场胜利的时候,新华夏的军工技术终于对盟友国家开放了。卡车,运输量巨大,制造还简单,是不可多得的陆地运输利器。在新华夏的紧急赶工下,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生产了500台卡车,这在后世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在现在就是了不起的成就,这批卡车制造的十分简单,只有地盘是钢铁制成的,车身甚至驾驶室都是木头制造的,没办法,新华夏军工在努力制造航母以及其余舰船,钢铁产量严重不足,车辆上一些非关键部位就只能用木材代替了。

紧急制成的卡车首先被运到了亚洲战场,中亚沙漠戈壁,一览无余,正是卡车大显身手的最佳场所。

有了新华夏制造的卡车,大明的军需补给得到了有力保障,明军的行军与战斗速度陡然加快,连克哈萨克斯坦境内俄军数个据点,最后抵达阿克莫拉(后世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阿克莫拉在历史上就是一座军事要塞,18世纪开始,从亚洲国家去往欧洲的商贾们就曾将阿克莫拉作为中途休息的地方,因此它曾是欧亚大陆上的一个重要商业中心。

掌握了此地,俄罗斯在中亚通往西南亚的通道就将被切断,明军就能够掌控战场主动权。

阿克莫拉的俄军虽然骁勇善战,然而数量有限,只有三千人不到,这还是多地驻军前来支援的结果,面对超过五万的明军,如何能够匹敌?

明军占领了阿克莫拉,不过,俄军也在失败前焚烧了此地,让明军第一时间不是继续扩大战果,只能抓紧休整住所,为过冬做准备。

老毛子的贪婪让自己拥有了世界上最大的直属本土的国土,但是落后的交通状况却让老毛子的调兵遣将成了最大的难题。老毛子这样一支在西南欧的军队要想抵达中亚的哈萨克斯坦,甚至不比大明的军队从南京调到伊犁近多少。

然而,即使十五万的大军,对大明来说,也是不够瞧的。大明在西北战场集中了多少人?现在已经超过了三十万,甚至随着战事的需要,再增加二三十万的军队甚至更多也不在话下。老毛子想要战胜东面的强敌,就必须要征兵。

征兵需要的武器装备倒是不需要担心。

海战失败的英国此时迫切需要欧洲陆战的胜利,好整合欧洲一切的力量,充足一支强大额海军与东方的新华夏与大明一争高下,想要达成此目标就必须首先拔除普鲁士这个眼中钉。

可惜,普鲁士虽然国土面积不大,人口也不是很多,却是一个能征善战的国度,其军队的军事素质,即使是一向高傲的大英帝国也不得不佩服,即使是曾经高傲的高卢雄鸡,在普鲁士铁血战车前面,也是如同孱弱的婴儿,让英国人深深为之头痛,为了打击普鲁士,英国还不得不大力扶持沙俄这个自己一向看不上眼的粗鲁莽夫。英国甚至法国、荷兰等国支援的武器等战争物资,经由北海、波罗的海原亚努不断的向沙俄的圣彼得堡输送着。

得到了这些物资,沙俄这个老旧而庞大的战争机器终于动员起来。

在援军继续东进的同时,俄罗斯的征兵动员令也开始下达,在各地开始大力征兵。然而,这就出事了。

持续两年的战争给沙俄这个落后的农业国带来了难以预估的创伤。最大的问题就是,从战胜拿破仑开始,俄罗斯成了欧洲宪兵。可是,做欧洲的宪兵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最起码的,你要维持现有的统治秩序,才能获得别人的赞同吧。为了这虚无缥缈的象兵荣誉,为了沙俄的帝国地位,俄罗斯大兵不得不背井离乡,飘荡在东欧。南欧的大地上,为此付出的不仅是沙俄士兵的血汗甚至性命,还有带给政府的严重经济负担。

然而,沙皇为代表的统治阶层陶醉于大国地位,根本不愿意改弦更张,甚至变本加厉。俄罗斯此时的农奴制经济结构,注定了其落后的社会生产力,维持这支庞大的军队以及贵族老爷们的享受已经是十分困难了,还要勒紧腰带供养一支四处征战的军队,更是让民众几乎无法忍受。

1835年春,沙俄欧洲部分经历一场大寒,冬小麦产量锐减,导致粮食不足;长期扩军征战,也导致许多工厂因为缺乏人手而停工,尤其是煤炭这样工矿企业停产,对于冬天主要依靠煤炭的俄罗斯人来说,是灾难性的。

这时候,沙皇不仅没有顺应民意,停止欧战,减轻民众压力,还下达继续征兵的命令,终于激怒了俄罗斯民众。

俄罗斯民众在忍耐力方面是出类拔萃的,在爆发力方面也是如同火山般的。这两方面被政府用得好了,就能确保俄罗斯的强国地位,但是一旦转为政府的对立面,那后果……

首先是沙俄的另一个政治中心,莫斯科首先爆发了民众的停战请愿,很快被军警镇压,全部请愿民众被吊死。

自己“合理”的要求竟然被沙皇如此残忍的镇压了,终于让老毛子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怒火熊熊燃烧,也是在莫斯科,武装起义终于爆发了。当天,莫斯科警局、政府受到打砸抢烧。暴力行为迅速扩展到了其余地区,甚至沙皇的所在地圣彼得堡也不能幸免。

这一支原本打算南下中亚的俄军,第一时间并不是前去与明军作战,而是用于镇压国内的民众叛乱。

任何军队的底层士兵,往往也是来自底层的民众。他们天生的对于底层的民众就有同情心。尤其是士兵们在军队也遭遇不公正待遇的时候。在俄军队中,贵族老爷们天然的享受着一切特权,对这些底层士兵颐指气使,非打即骂十分嚣张,自己却要承担无数的苦活累活,战争时还要冲杀在第一线,首先死的就是死自己。更关键的是,国内补给最近一段时间也严重匮乏,导致自己连吃都吃不饱,还谈什么作战?这时候还要杀死自己的同胞?

终于,军队首先就产生了分裂,打得不亦乐乎。

国内的混乱传到了前线,前线的俄军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尼古拉一世相对于末代皇帝尼古拉二世,最大的优点就是决断。鉴于当前的局势,他认为,要想维护自己的通知,迅速结束欧战才是此中的关键。

尼古拉首先寻求与普鲁士单独和谈,愿意退出东方战场,只要普鲁士愿意答应确保双方的战前领土范围。

普鲁士也确实希望沙俄能够推出战场,自己单独面对西线局面就会改善许多。但是,他还有一份盟约的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