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海龙末日1

小说: 香港巨枭:重生之纵横四海 作者: 小喇叭 更新时间:2015-11-08 08:58:19 字数:3214 阅读进度:100/937

秦浩然那个顶层的居所里有个十分宽敞的浴缸,是那种很华贵的四脚浴缸,那四只脚还是上了金漆的,在这年代,这样的浴缸绝对是奢侈品了。也不知道黄铁上面那些高官将领们是怎么打听到的,让黄铁转告秦浩然,一定要找到这样的浴缸。

最后秦浩然通过香港的某个代理商从法国买入了十多个这样的浴缸,自己留下两个,其他的都作为交易品送去了国内。

此时秦浩然就坐在这样的浴缸里,水温温热热的温度刚刚好,还弥漫着花露水的味道。

顾湘菱则坐在浴缸的前面,挽着衣袖,一脸专致的给秦浩然洗着头。

秦浩然只觉得她那十只葱指在自己头上不轻不重的划过,非常的舒服。

“少爷。”顾湘菱温润如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嗯?”秦浩然一脸享受的闭着眼。

“你明天要去对付那个‘海龙帮’么?”

“是落红那妮子告诉你的吧。”这种事情,秦浩然一般都不会跟顾湘菱说的,免得她担心。而周朝生虽然是周落红的大哥,心里的弯弯绕绕却一点都比不上周落红这妹妹,往往很容易就被周落红套出话来,然后周落红就常常将这些告诉顾湘菱。

秦浩然知道,周落红这小丫头也是在担心自己,却精明的通过顾湘菱表达出来以引起自己重视。

脑海里浮现出周落红那水蜜桃一般的可爱脸蛋,秦浩然心里暗笑:这小丫头到底有多聪明呢?根本就不像只有十一二岁的女孩,甚至比冯程程那鬼心眼的女人还厉害呢。

他抓起顾湘菱的一只手贴在脸上轻轻摩挲:“放心吧,湘菱,我知道分寸的,以身犯险这样的事我是不做的,有蓝冈还有‘和胜堂’的配合,老鬼通那家伙死定了,也绝对逃不出我的计划。”

“嗯。”顾湘菱从后靠在秦浩然宽阔的背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从心里上说,顾湘菱自然不希望秦浩然去招惹那些黑道上的人物,因为这终究存在着风险。不过秦浩然决定了的事,顾湘菱也从来不会反对或者干预,从来都是在他身后默默支持,照顾好他的生活,让他免除一切后顾之忧。

秦浩然当然清楚顾湘菱对自己的关心,他双手一拉,就把顾湘菱从后面拉到了自己的怀里,让她也浸在了浴缸里。

“啊!”顾湘菱惊呼一声,身上的衣衫马上被水浸透了,紧紧的贴在身上,将她那玲珑窈窕的身形表露无遗。

秦浩然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并吻了她额头一下。顾湘菱却红着脸嗔道:“少爷,我的衣服都湿了呢。”

“湿了就脱了吧。”秦浩然暧昧的笑道,右手还解开她上衣的一颗纽扣并伸了进去,爱不释手的把玩那对柔腻丰腴的尤物,让顾湘菱瞬即红透了脸,却又阻止不了秦浩然,只能一如既往的把脸埋在秦浩然的颈间,咬着牙苦忍那酥麻的感觉,免得自己发出那羞人的声音。

感受着顾湘菱因为苦忍那酥麻而瑟瑟发抖的柔弱身子,秦浩然心里充满了联系,凑到她耳边,含着她那圆润滑腻的耳珠吻了一下,而后轻声说道:“湘菱,过了这段日子,等事情都稳定下来之后,我就给你一个名分吧。”

顾湘菱浑身一震,抬起头来愕然的看向秦浩然,以为秦浩然是在开玩笑,却见秦浩然脸上的神色虽然淡淡的,但分明充满了坚定。

第一次,顾湘菱主动的吻住了秦浩然的唇,很细腻,很专注。

良久,她说道:“少爷,你有这个心,湘菱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让老爷他们知道了少爷你这么做,肯定不会放过少爷你的,湘菱不能这么自私。”

却听秦浩然说道:“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他们来插手。湘菱你不用说了,你注定是我秦浩然的妻子,将来也一定是我孩子的母亲。”

顾湘菱清楚秦浩然那执着得倔强的性格,也知道自己劝不了他了,想到他为了自己宁可违逆秦中原,顾湘菱就满心的幸福与感动,心想自己只能用所有的全部来报答这个男人了,于是就再一次主动吻上了他的嘴。

翌日,跟严同鬼魂了一整夜的劳贵通回到了自己在九龙码头的老巢——一个由旧货仓改建而成的办公楼。

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劳贵通坐在一张酸枝太师椅上,暴怒的骂着前边两个头颅低垂的手下:“废物!上百个人竟然也攻不进去,还被秦浩然的人给打了回来?你们还他妈敢承认是我‘海龙帮’的人?”

左边一个人丧着脸道:“老大,我,我们已经尽力了啊,可是‘德盛’那些人太诡异了,一个打我们两三个都不落下风,我们好多个兄弟都伤得不轻啊。”

“我呸!”劳贵通把手上那个紫砂壶狠狠的砸在那人的脸上:“秦浩然那边的就不是人?还是练了什么力大无穷刀枪不入的武功?就真的这么难对付?”

一个“军师”模样的瘦子笑呵呵的来到了劳贵通身边,并用另一只紫砂壶泡了茶递给他:“通爷,下面这些人没用,你可千万别气坏了自己身子。不就是一个小公司的老板吗,通爷你只要一声令下,那还有那家伙的活路吗?来,通爷,你消点气。”

劳贵通接过这瘦子的茶壶,冲嘴里就喝了一大口茶,才气呼呼的问道:“包俞港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只听这瘦子说道:“我们的兄弟烧了他公司最大的一个仓库,死了几个人,仓库里的货也被烧光了,估计包俞港损失不下百万。”

“哼哼!总算有那么点收获。”劳贵通说道:“那姓包的不知好歹,竟然跟秦浩然这家伙勾搭到一起,还真把老子当病猫了。”

“对了通爷。”这瘦子又道:“听说安古斯那洋鬼子被□□平安救出来了,这几天也没上班,正请假在家里休息,通爷你要不要去看望一下他?”

劳贵通撇了撇嘴:“安古斯那家伙真是狗屎运当头,那样都能平安回来,真是老天没眼呢。要我说,他死在那伙绑匪手上就最好不过了,这样我就能把他下面那些生意全盘接手过来了。”

顿了顿,他笑道:“不过,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连安古斯都敢绑架,我看他们是穷疯了吧。”

“通爷,其他的我倒是不怎么担心,就怕安古斯那洋鬼子怀疑到我们身上,以为是我们派人绑架的他。”瘦子面有忧色的道:“这黑锅要是落在我们头上,麻烦可就大了啊。”

劳贵通一听也是色变,沉吟着没说话,最后却猛地摆了摆手:“他最好把招子放亮点,别他*妈随便污蔑老子,否则老子跟他一拍两散!”说到这他就冷笑起来:“我看他就算怀疑我了也不敢做什么的,谁让我手上抓着他的把柄,他要是敢轻举妄动,我马上就把他的事爆出去,大不了跟他玉石俱焚!”

瘦子点了点头,他是劳贵通的绝对心腹,所以对安古斯暗中经营走私生意的事情也很是清楚,也知道劳贵通只要掌握着这些秘密,安古斯就不敢对他怎么样。

又见劳贵通狠狠的拍了下扶手,咬牙切齿的道:“现在最重要是收拾掉秦浩然这杀千刀的王八蛋,好报我上次那一箭之仇!不行,今晚再派人去,一定要把他的‘德盛’给老子铲平了!还有那个女人,娘的,把秦浩然和那女人一并抓回来,老子要当着秦浩然的面狠狠操他的女人!”

却在这时,“海龙帮”的一个成员走了进来,对劳贵通说道:“老大,‘和胜堂’的沈惊鸿来了,想要见见你。”

“嗯?沈惊鸿那婊*子来了?”劳贵通眉毛一挑,八字形的眼睛就放出了一阵异彩,阴笑道:“让她进来,这女人,仗着把持‘和胜堂’就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不就是个死了老公的寡妇么?以前陈德辉在的时候都不敢对老子不敬呢!”

不多久,沈惊鸿就跟着“海龙帮”的人进来了,后面还跟着四个手下。

只见沈惊鸿今天穿了一袭黑色的旗袍,上面还绣着金凤,显得十分高贵。而且穿起旗袍的沈惊鸿,那高挑丰腴的身材也更加突出了,衬上她精致绝美的脸庞,在场的男人见了也无不动容。

劳贵通的目光更是放肆的在沈惊鸿那诱人的身上来回逡巡,尤其在她高耸的胸前以及挺翘的美臀上徘徊不已,那神情,恨不得当场就要剥光了沈惊鸿的衣服,当着自己手下的面狠狠的蹂躏她。

“老鬼通!”沈惊鸿声音冷冽的叫了劳贵通一下。

她对劳贵通那肆无忌惮而且充满淫*虐的目光非常厌恶,如果不是这房间里有“海龙帮”的人在保护着劳贵通,她肯定会上去狠狠的给劳贵通两大巴掌。

“哎哟,我的陈夫人,今天吹的是什么风啊,怎么把你给吹来我这里来了?”劳贵通嘿嘿一笑就迎着沈惊鸿走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