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非分

小说: 香港巨枭:重生之纵横四海 作者: 小喇叭 更新时间:2015-11-08 08:58:22 字数:3268 阅读进度:286/937

“秦浩瀚我不知道他是从什么途径知晓这件事的,可是我已经查到是秦浩渊收买那些海盗去抢劫‘德盛’的船的。”秦浩然说道。

“嘿,这家伙的胆子也太大了。”冯程程冷笑道:“不过他也很聪明嘛,知道这件事就算被人查出来了,别人也不会相信那些下人和盗贼的话。哼哼,也是,有谁会相信他会动用到海盗去抢劫弟弟公司的货呢?”

看了秦浩然一眼,冯程程笑道:“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去对付他?”

她的语气倒有几分护犊的味道,仿佛将秦浩然当成了自己的人一样。

却见秦浩然摇了摇头笑道:“不用了,对付他,我自己就能搞定了。”

冯程程还想再说,可听到脚步声,看见有个下人进来了,便连忙闭嘴不言。只见那下人静止走到秦浩然跟前,语气恭敬的说道:“二少爷,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秦浩然点了点头,就对冯程程笑道:“程程表妹,我有些累,就先回房间休息了,你自便。”

说罢,他也不顾冯程程透着嗔意的目光,几步就离开了客厅而去到二楼那个临时收拾的房间。这个房间本来是客房,面积宽敞而环境舒适,秦家大宅里,像这样的客房有二十多间。

不过秦浩然所住的这个客房有些特别,却是拥有独立浴室的,仆人刚才也已经在那浴缸里放满了温水,方便秦浩然洗澡。自从刚才在饭桌上获得了秦中原的赞赏之后,连带着秦家里的仆人都对秦浩然恭敬起来了,可见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洗了个热水澡,秦浩然就躺在□□,脑海里杂乱的想着事情,想着江玉柔的病,想着秦浩渊的卑鄙无耻,想着秦浩瀚的口蜜腹剑,想着想着,秦浩然就模模糊糊的睡过去了。

及至半夜,秦浩然就醒过来了,同时感到一阵口干,便走出房间去倒水了。

此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多了,秦家大宅里的仆人都去休息了,走廊里也只有几盏小灯亮着,光线比较昏暗。

而在经过东面一个偏厅的时候,秦浩然却看到了那里面的阳台上有个修长的身影,正迎着夜风绰约而立,那修长的秀发在夜风中飘逸灵动,再加上那皎洁的月光照耀,衬得那人犹如仙子一般。

本想回去房间的秦浩然看到这身影就立即改变了主意,步伐一转就走进这偏厅里了。

“这么晚了还不睡?”走近阳台,秦浩然对那丽人说道。

丽人转过身来看向秦浩然,那柔美绝丽的面容在月光下越发的迷人,看得秦浩然都不禁一阵心神荡漾。这丽人,赫然就是江玉柔。

她身上披着一袭真皮外套,脚下却是光光的只穿着一双拖鞋,在这冷冽的深夜中都冻得有些红红的了,让人看着十分心疼。

秦浩然来到她身边,替她挡住了外面吹来的寒风。

看到秦浩然这一体贴的举动,江玉柔心中一暖,脸上也泛起了微笑,说道:“这隆冬寒冷,你快回去吧,你感冒也才刚好呢。”

“你不也是么。”秦浩然皱着眉对她问道:“我还没有问你呢,你身体到底出了什么事,需要到美国那么远的地方去看病?”

听到秦浩然这个问题,江玉柔脸上就立即一红,撇过脸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说不清楚,不过美国那边的医疗水平要比香港这边高了很多,安全性应该也不错,所以我才想到那边去看的。”

见着江玉柔的神色有些闪烁,秦浩然就道:“柔姐,你该不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我有什么事瞒着你。”江玉柔没去看秦浩然的眼睛,转而看向外面天空的那轮明月。

秦浩然还想再说,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他稍稍一惊,看到不远处的窗口那边有一席落地窗帘,便连忙走了过去,躲在了窗帘后面。

江玉柔一愣,随机会意过来,要是让人看到她这么晚了还跟秦浩然孤男寡女的独处一室,就定必会惹起闲言杂语。

正想着,江玉柔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江玉柔一愣,随后连忙开口打招呼:“大伯。”

来人正是秦中原,只见他西装革履,脸颊上稍稍带红,分明是刚刚从晚会里回来的。

“这么晚了,玉柔你怎么还不睡?”秦中原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我睡不着,所以出来走走。”江玉柔低声说道,同时不经意的往那边的窗帘看了一眼。

秦中原没有发现江玉柔的异样,一步步的走近江玉柔,温和的道:“你身子不舒服,就不该这么晚了还跑出来,现在天气正冷,好容易着凉的。”

“知道了,大伯。”

看着江玉柔在月光下透出几分朦胧美的面庞,秦中原的眼神中也闪过了一丝异彩。只听他叹了一声说道:“你嫁入我们秦家这几年来,委屈你了。”

本来暗暗留意着窗帘那边的江玉柔骤然听到秦中原这话,就连忙回过神来,说道:“不委屈,能够嫁进秦家,是玉柔的福分。”

“呵呵呵呵,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就不用说这些好听的套话了。”秦中原摇摇头笑道:“江山的情况,我是知道的,当年我们家的老人找到你的时候,其实我是不同意让你嫁给江山的,毕竟,这确实会耽搁了你一辈子的幸福。”

听着秦中原的话,江玉柔只是低着头,丝毫不敢回话,也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什么。

而躲在窗帘后面的秦浩然听到秦中原这番话,心里头也是一股子的迷惑。从秦中原的话来看,秦江山肯定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使得江玉柔嫁给他的这几年都受了委屈。

而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秦浩然自然不知道,不过他猜测那可能是指秦江山的性子。因为秦江山在人前彬彬有礼,其实暗地里暴躁的很。

当初秦浩然被“放逐”出秦家的时候,江玉柔曾经在秦江山面前说过秦浩然的好话,希望秦江山能帮衬一下秦浩然。谁知秦江山不但没有答应,还给了江玉柔一个耳光。

同时,秦浩然也有好几次看见秦江山辱骂江玉柔的情况。

所以秦浩然才常常想着把江玉柔带出秦家,免得她再经受这样的委屈,而他对秦江山也是非常的痛恨,尤其当初在海上遇险的关头,秦江山宁愿去救威廉.贾斯丁而对江玉柔见死不救,最讽刺的是,威廉.贾斯丁是个典型的忘恩负义之徒,秦江山救了他一把,威廉.贾斯丁却丝毫没有感激秦江山。

由此,秦浩然异常的恼恨秦江山,更觉得江玉柔嫁给了秦江山这样的男人,当真是明珠暗投,耽误一生。

正想着这些,躲在窗帘后面的秦浩然忽然察觉外面一片寂静,秦中原跟江玉柔都好一阵没有说话了。疑惑间,秦浩然便稍稍挑开了一丝空隙往外看去。

只见江玉柔仍旧低头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仿佛整个人都失神了。

而秦中原就站在江玉柔身前,抬起右手伸向江玉柔,竟然想要抚摸江玉柔的面庞。

看到这一情景,秦浩然心中大惊,诧异秦中原对江玉柔居然不仅仅是大伯与弟媳那么简单。看秦中原望江玉柔的眼神,秦浩然分明就捕捉到了一丝情*欲!

秦中原对江玉柔有非分之想!

眼看着秦中原的手就要摸到江玉柔的脸了,低着头的江玉柔却一无所觉。秦浩然大急,想要提醒江玉柔,却又苦于不能暴露自己,否则他十张嘴都说不清。

秦中原深深的凝视眼前柔弱婉约的江玉柔,本来就因为些许酒醉而透红的脸便更加红了,伸向江玉柔脸庞的右手更是微微颤抖,似乎在压抑着心底的一股兴奋。

在秦中原的指尖碰触到江玉柔的脸庞时,江玉柔终于惊醒过来了,抬头看去才发现秦中原竟然在距离自己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

她顿时一惊,下意识就后退了两步,皱着眉喊道:“大伯!”

秦中原被江玉柔这声“大伯”喊得一震,那右手也顿在了半空。

他眉宇间立即皱了起来,似乎在为自己的失态而生恼,又似乎在为江玉柔那婉转的反抗而不满。

“大伯,夜静寒深,玉柔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些歇息吧。”江玉柔也不理会秦中原的发愣,绕过他就要离开。

却在这时,秦中原伸手抓住了江玉柔的手腕,使得江玉柔脚步一顿,又扭头过来,疑惑的看着秦中原。

“嫁给江山的这几年,你很不好过吧。”秦中原的语气沉稳了些,有种让人忍不住要服从的威严。

江玉柔不明白秦中原为什么要这样问,只好说道:“没有,江山他对我很好。”

“别再自欺欺人了。”秦中原冷笑:“江山的情况你跟我都知道,你已经受了好几年的活寡,难道你要这样一辈子的过下去?你觉得有意思么?”

江玉柔心里生出了一丝不妥,又忍不住偷偷看了那边的窗帘一眼,然后对秦中原问道:“大伯,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