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 粗鄙之人

小说: 香港巨枭:重生之纵横四海 作者: 小喇叭 更新时间:2015-11-08 08:58:28 字数:3233 阅读进度:712/937

“小姐,我们老板想请你过去喝杯酒,希望你赏脸。”这个一看就知道是随从身份的男人对雨悉笑道,笑容中却透着几分跋扈。

雨悉一愕,不由自主的朝着这随从所指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不远处的那张桌子后边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头上也已经谢顶了,一左一右都有一个舞女陪着,让他左拥右抱,他的一只手甚至还从那舞女的衣领伸了进去,从那舞女胸*前衣衫的蠕动,就能看出那男人正肆意揉捏着她的胸*脯。

当雨悉看过去的时候,这男人偏偏还一副得意的模样,咧嘴一笑就露出他那一口黄牙,让人十分恶心。

而看到雨悉皱眉的模样,那男人的脸色就顿时一沉,而这边的随从也多了几分焦急,对雨悉说道:“小姐,请你快点好么,我们老板不喜欢等人。”

如果让雨悉自己选择的话,要她去服侍那个男人,她是一万个不愿意的,但看这样子,那大腹便便的男人又分明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她怕经理会强令自己过去,所以雨悉就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杜乙恒。

秦浩然同样在看杜乙恒,想要瞧瞧杜乙恒会怎么做。

便见杜乙恒脸上笑容收敛,抬头瞟了一下那个随从,然后就道:“这位先生,你好像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吧?”

这随从听到了杜乙恒的话,却是慢吞吞的把头转过来,鼻孔朝天的看了杜乙恒以及秦浩然一眼,然后才道:“问你们的意见?我看没这必要吧。”

说着他就从怀里掏出了三四张大额钞票扔到了秦浩然和杜乙恒身前的那张茶几上,倨傲的道:“这些就当是我们老板赔偿给你们的,你们找别的小姐吧。”

杜乙恒却是没看那钱一眼,冷哼了一声说道:“能来这里消费的人,谁又缺这几个钱了。你把这些钱拿回去,跟你老板说这是我们赔偿给他的,让他找别的小姐吧。”

旁边的雨悉就忍不住被杜乙恒的话逗得“扑哧”一笑,而这随从模样的男人则是脸色铁青,说道:“你们两个混蛋,是不是想横着出去?要是惹怒了我老板,绝对没有你们的好日子过!”

“我倒想看看,惹了你老板之后,我们的日子会变成怎样!”杜乙恒自然是不怕那个男人的,不说自己的身份,这里乃是“和胜堂”的地方,那家伙就不可能对自己与秦浩然怎么样。

秦浩然却是饶有兴趣的盯着杜乙恒看,因为杜乙恒很少会像今天这样强硬的,在杜乙恒的交际观念里,一向都是以和为贵的,在香港的商圈中,杜乙恒也以儒雅有礼著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为了雨悉,杜乙恒才少见的强硬一番,透出了男人该有的峥嵘。

不过也有可能是杜乙恒这段日子受的气够多了,这会正好借此机会来发泄发泄。

但也不管是哪一种可能,秦浩然都会坚定的支持杜乙恒的。

“滚吧,要不然你就得横着回去见你老板了。”秦浩然清清淡淡的说了句,便没有再看这随从男子一眼。

这随从脸上铁青,但见秦浩然和杜乙恒都没有丝毫畏惧他以及他老板的意思,便不再自讨没趣,灰溜溜的走了回去,在他那老板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还不时指着秦浩然与杜乙恒这边,分明是在添盐加醋的说着秦浩然他们的坏话。

而那谢顶男人的脸色也越发的不好看了,盯着秦浩然跟杜乙恒的目光十分阴沉。

雨悉见到那男人的脸色就立即担心起来,生怕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连累到杜乙恒跟秦浩然,便说道:“杜先生、秦先生,要不,我过去那边跟他喝两杯吧。”

杜乙恒摆了摆手,说道:“别怕,没事的。”

在雨悉眼中,杜乙恒有种独特的魅力,能够让人很放心的相信他,杜乙恒说了没事,雨悉也就相信会没事的了。

“雨悉小姐,你说是从南洋回来的,为什么要回来香港呢?”秦浩然就笑着问道:“你也说了啊,你在香港举目无亲,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话,也不会来这边的吧。”

听到秦浩然这话,雨悉的脸上就现出了黯然的神色,说道:“我们家里原本在南洋那边有个小橡胶园的,但是今年那边大暴雨,把我们的橡胶园都淹掉了。生意失败,我们家里就欠下了巨款债务,我爸妈被逼得走投无路,最终双双上吊死了。而我将橡胶园还有房子卖掉还债之后也没有什么钱了。以前我听爸爸说我们家里在香港这边还有一家租屋,所以我就回来这边了。”

原来雨悉原籍江苏,清末的时候由于躲避战乱所以来到了香港,后来又到了南洋那边,这几十年的辗转,最终还是回到了香港这边。

“那,你那间租屋呢?”杜乙恒问道。

雨悉叹了口气,就道:“那间租屋,原来我爷爷当年带我爸去南洋的时候,就把这屋子交给了他的一个远房表亲看管。前些日子我回来并找到了那屋子,却发现我爷爷那远房表亲的一家子都住在那里,我跟他们说,我想要回这屋子,或者让我先搬回去住,他们不走也没关系。但他们却说这么多年来,他们帮我们看管屋子的灯油火蜡等费用,都足够把这屋子买下来了,所以现在那屋子是属于他们的,还将我赶了出来。”

“那两天我无家可归,是小冬姐在街上碰见我了,才带我来夜总会这里的。”雨悉说道。

杜乙恒听了之后就皱眉道:“你爷爷那远房表亲虽然说是帮你们家看管那屋子,但实际上,却是你们家里免费让他们住在那里啊,他们怎么还算那看管费用呢。哼哼!我看啊,他们分明就是要霸占你的租屋。”

看到雨悉那楚楚的模样,杜乙恒就暗自叹了一声,像他这样的弱女子,父母又去世了,确实容易遭到别人的欺凌。

而雨悉想起这段日子遭遇的人情冷暖,心里也是酸苦不已。

这时候,秦浩然就看到不远处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起身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便笑着对杜乙恒以及雨悉说道:“哼哼哼哼……那家伙要亲自出马了。”

杜乙恒跟雨悉回头看去,果然见到那个家伙走过来了。雨悉脸上顿时就多了几丝惊慌的神色,忍不住便往杜乙恒那边靠去。杜乙恒感受到雨悉那柔软并且微微颤抖的身躯,立即就是一僵,脸上的肌肉也拘谨了起来,虽然看上去还十分的冷静,但对他已经十分了解的秦浩然却知道,杜乙恒此时其实已经很害羞了。

“两位,你们好啊。”那谢顶男人来到了秦浩然他们这一桌,也不客气,自顾就坐了下来,然后笑道:“你们不介意吧?”

杜乙恒皱眉道:“如果我说我们会介意,你会乖乖走开么?”

这男人脸上神色一僵,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呵呵的笑道:“两位好像不是这里的常客啊,不知道两位是……”

“你是来探我们的底,想看看凭你的能量,能不能招惹我们是吧?”秦浩然很不客气的戳穿了这男人的意图,让这男人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你们两个也太给脸不要脸了吧。”那个随从这时候就插嘴了。

而这谢顶男人则摆了摆手止住了随从的话,而后说道:“两位,我就开门见山了吧,从昨天雨悉第一次登台开始,我就看上她了。原本呢,昨天晚上我就想包下她的了,只不过刚刚有些事情耽误了而已,今天,我是一定要让雨悉陪我的,还望两位成全。”

听到这男人直言不讳的要雨悉服侍他,雨悉的身子就立即一抖,也靠得杜乙恒更紧了。

杜乙恒轻轻拍了拍雨悉的手,而后对那谢顶男人说道:“雨悉在这里只是唱歌,不做那服务的,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去找别的女人,至于雨悉,你还是死心吧。”

“哼!这里的女人,有哪个不是出来卖的?故作清高,也只是想把价钱吊高罢了。”谢顶男子冷笑道:“雨悉,你也别装模作样了,你们这些女人,不都喜欢钱么?好吧,跟了我之后,你也不用再在这里卖唱了,我包你一辈子!”

“就你?”杜乙恒也被这男人的粗鲁无礼弄得火光不已,冷声说道:“不说雨悉同不同意,我第一个就看你不惯,今天雨悉是绝对不会从你的,你死心也罢,不死心也好,尽管施展手段瞧瞧好了。”

听杜乙恒说话如此硬气,这男人心下也摸不准他的背景,皱着眉道:“你们两个,难道没有听说过避风塘的傻彪?我是他结拜大哥!”

原来是骆成彪,秦浩然跟杜乙恒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不屑,毕竟,骆成彪这样的人物,无论是在秦浩然眼里还是杜乙恒心中,都不足以拿上台面来讲。不说秦浩然,当初骆成彪想要获得九龙码头这个地盘,还对杜乙恒多加拉拢呢,只是不成功罢了。

但此时秦浩然却露出一副惊慌的模样:“什么?你……你是彪哥的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