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要自爆了?(求订阅)

小说: 侠气逼人 作者: 再入江湖 更新时间:2019-02-11 17:28:35 字数:2372 阅读进度:237/277

幸好他刚刚没有动用铁布衫变身,不然再动用铁布衫变身,体内的真气一定会更加狂暴,更加控制不住。

到那时不需要血色巨人动手,他自己有可能就会原地自爆。

体内的焚烧感,源源不断的传来。

张元嘴唇干燥,眼睛赤红,整个人难受无比。

他有种置身在大火炉中的感觉。

就像是化为了一只大龙虾,被反反复复的焖烹炸煮,胸口的一些皮肤都裂开了,里面泛动着赤红光芒。

唯一能让他感到舒服的便是雪饮了。

双手抓在雪饮的刀柄上,一股股冰凉舒爽的气息源源不断的冲入体内,他甚至有种冲动,想要把雪饮刀直接插入胸口。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他降温。

嗤嗤嗤!

真气源源不断的涌入雪饮中,雪饮的刀面上不断散发出一片片雪亮光芒,森森寒气涌出,形成了大量的白色水蒸汽。

什么是冰火两重天?

这就是了。

前胸和双臂,全都清凉一片。

后背和大腿,却炙热无比,像是要融化。

他站在这里,喘着粗气,一动也不想动。

扑玲玲。

翅膀震动的声音传来,远处,黑色乌鸦不断破口大骂着,被左尊抓到了手中,牢牢的捏住了两个黑色羽翼。

“老邦菜,你敢抓老子?老子诅咒你晚节不保,呱呱```”

黑色乌鸦剧烈扑腾着,一根羽毛掉了下去。

左尊眼神冷漠,不予理会,一只手死死捏住黑色乌鸦,身躯落在远处,回头向着张元遥遥看去。

他感受的出来,张元的气息无比紊乱,身上真气燃烧,难以自抑,看似什么事都没有,其实早就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这个时候,若是再补一招,绝对能将这个大敌灭掉。

刷!

他忽然迈步走了过来。

缩地成寸,身躯被一层紫光包裹,几个闪烁,便出现在了张元的对面。

张元心中一凛,看向了突然出现的人影。

千妖府的那位尊者!

他开始再次调动体内的真气,缓缓凝固在双手上,表面却不动声色。

“张少侠,好久不见,雪饮刀使得可还习惯?”

左尊面含微笑,眼神中寒光闪烁。

张元呵呵一笑,道:“还行,勉强凑合,您老人家有事?”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送张少侠一程。”

左尊微笑道。

“不必了,我自己认识路,我自己走就行。”

张元笑道。

“你我好歹也算是故人,我怎么能让张少侠一个人走?我送送你吧,放心,不疼,一点都不疼,很快就会过去。”

左尊面含微笑。

“前辈太客气了,您老人家不如先去忙,我这就自己走。”

张元笑道。

“老夫一向说一不二,说要送你,就一定要送你。”

左尊笑道。

呼!

他脚步一迈,瞬间冲了过来,一股劲风扑面,抬起手掌,紫色罡气凝固,直接向着张元覆盖了下去。

强大的力量将方圆几米的空气瞬间排挤了出去,给人一种感觉,像是一堵钢铁墙壁碾压了过来。

不过在他这一掌拍来的刹那,张元也是眼中寒光一闪,踏前一步,抬起手掌,瞬间迎了过去。

震惊百里!

轰隆!

两人的手掌撞在一起,整个地面瞬间抖动起来。

原本就满目疮痍的大地,此刻再次遭到了可怕的肆虐,咚的一声,地面都像被翻起来了一样,大量碎石向着四周横扫。

隐约间伴随着一声惨烈龙吟,像是响到了人的骨子里。

左尊闷哼一声,先是被一股狂霸力量震得经脉碎裂。骨骼崩断,随后又被龙吟之声震得耳膜刺痛,灵魂发颤。

噗!

他狂喷一口鲜血,当场倒飞了出去,砰地一声,砸在远处,石屑飞舞。

左手中一直紧紧抓着的黑色乌鸦,瞬间脱手而出,迅速冲天而起。

“呱呱呱,老子又说对了,你果然晚节不保,呱呱```”

左尊大口吐血,从地上爬起,一脸骇然的看着张元。

“这```这是降龙十八掌!”

他右掌颤抖,刺痛无比。

掌骨都碎裂了。

尽管他早已猜测,断魂山脉夺走降龙十八掌的十有八九是张元,但也没想到张元的降龙十八掌居然能练到这种地步。

即便他的先天罡气破而后立,达到了宗师境界,竟然依旧不敌。

护体罡气瞬间便被撕开了!

“前辈,你不是要送送我吗?我看还是不必了,让晚辈来送送你,你觉得怎么样,放心,江浙沪包邮,记得给个五星好评就行。”

张元笑道,眼神中寒光闪动。

“你```”

左尊脸色惊怒,嘴角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身躯摇晃,差点站立不住。

张元抓起雪饮刀,直接向着他迈步走了过来。

左尊脸色大变,慌忙转身便走。

单是降龙十八掌,他已经抵挡不住了,若是张元再动用雪饮,估计当场就能将他活劈了。

刷!

他身躯缩地成寸,迅速消失在了远处。

张元忽然停了下来,脸色一片青一片红,脸上爬满了血管,剧烈蠕动,整个人的面庞看起来无比狰狞,像是爬满了蚯蚓一样。

“要自爆了,要自爆了,呱呱```”

黑色乌鸦在张元的头顶来回盘旋,口中怪叫起来。

张元猛然抬起头来,猩红目光看向了黑色乌鸦。

黑色乌鸦继续盘旋,带起一层黑气。

“要自爆了,马上就要自爆了,砰!”

呼!

手掌一挥,一股金色真气瞬间冲了过去,化为金色龙爪,快如光电,一把将黑色乌鸦揪了下来

尽管黑色乌鸦已经第一时间闪避,但还是和先前一样,再次被擒龙手抓了下去。

噗!

几根黑色羽毛冲天而起,他被张元死死捏在了手里。

张元大口吐血,身躯晃动,身上的几根血管直接裂开,溢出大量鲜血,背后的熊熊金焰也再次猛烈几分。

他一手捏住黑色乌鸦,另一只手拎起雪饮刀,直接向着远处摇摇晃晃的冲去。

黑色乌鸦被他捏住脖子,双翅双爪拼命地挣扎,但根本没用,差点被张元捏断了气。

它很想再次诅咒,但是脖子被死死捏住,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此刻就像一个死鸡般,被张元直接拎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