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无瑕投奔

小说: 邪医狂妻 作者: 金小财 更新时间:2017-01-13 14:19:02 字数:3292 阅读进度:73/626

一转眼,凤无邪已经在唐府住了十天。

这十天,除了隔两天给唐祺进行针灸通脉和日常的冥想修炼,凤无邪被唐小渣拉着逛遍了整个摩罗城

后者号称要带凤无邪领略城里的人文风光。

她们去了西城的百年卤鸭店、东城的王记豆花铺子、北城的上元糕点、南城的麻辣牛肉面还有各种藏在不知名小巷子里的特色小吃

没错,都是吃的。

唐小渣是个吃货,而吃货世界里就是各种食物组成的!

这一点凤无邪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

而就在凤无邪被唐小渣拉着满城吃好吃的的时候,一个女人来到了摩罗城外,看着高耸的城门,她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

“摩罗城终于到了”

如果凤无邪在这里,她一眼就会认出,这正是当初被她打伤逃走的凤无瑕!

她怎么会在这?

因为十天前的事太过轰动,凤无瑕进了城,稍一打听,就得知了凤无邪现在在唐府居住,于是凤无瑕便直奔唐府而去。

来到府门前,凤无瑕看着唐府气派的大门,不漏痕迹地阴沉一笑。

而后,将这抹阴测的笑意藏了起来,便对府前守卫的家丁问道:“这位小哥,请问凤无邪是住在这里吗?”

家丁看了看她:“你是”

凤无瑕连忙说道:“我是她的姐姐!亲姐姐!我我是来投奔她的,你能帮我找一下无邪吗?”

说着,眼眶就红了。

那家丁吓了一跳,凤无邪可是府里的贵客!贵客的姐姐,他可不敢怠慢。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通报。”

此时,凤无邪刚刚拒绝了唐小渣上街找20种食物填饱肚子的“伟大”提议

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看帝千邪留给她的一本魂术宝典,此次魂术师竞赛,她一定要查清楚父母的情况。

“凤小姐,您在吗?”门外传来了侍女的声音。

“我在。”凤无邪放下书问道:“什么事?”

“外面有一位自称您姐姐的女子,说是前来投奔您。”侍女回道。

“姐姐?”凤无邪微微皱眉,哪个姐姐?明珠?不可能啊?

“知道了,我这就去。”

“是,凤小姐。”侍女下去了。

难道家族出事了?

想到这,凤无邪站起身向府门走去。

来到府门外,凤无邪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凤无瑕。

柳眉微微一挑凤无瑕?怎么是她?居然是她!

她还敢送上门来,想送死么?呵。

凤无瑕看见凤无邪出来,激动地往前走了两步:

“无邪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找你找得好苦啊”

凤无邪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凤无瑕眼睛微微眯起,红润的嘴角挑起一个清冷的弧度:

“凤无瑕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你不怕我杀了你?”

“无邪”凤无瑕脸色一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小步,紧接着换上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无邪,我知错了,以前都是我不对,是我对不起你”

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更是眼睛一闭,跪倒在地,仿佛大彻大悟,痛彻心扉:

“那次你我交手,我惨败而退之后,曾回过凤家,结果结果却被家主逐出家族,凤明珠说只要我敢踏进家门,就废了我全身经脉”

凤无邪冷眼看着凤无瑕,她太了解这个演技超群的女人了!

所以一眼就看出来凤无瑕这不过是在装可怜罢了。

这是准备了多久,才演了这一场别开生面的大戏啊

又是下跪了,还有别的招吗?

这时收到消息的唐小渣唐祺二人已经赶了过来,看到正哭的梨花带雨的凤无瑕,均是一愣。

“无邪,这是”

唐小渣有点摸不到头脑的问道,不是说是姐姐吗?怎么哭成这样,无邪还一脸冷笑?

凤无瑕委屈的说道:

“小女子凤无瑕,是无邪的姐姐。以前年少无知,犯了些错,得罪了无邪,如今已经痛改前非,所以”

凤无瑕却是已经拔出了尖刀,对准自己的脖颈,眼神既是痛苦,又是视死如归:

“无邪妹妹,你若是不肯原谅我,我进入不如就将此身性命赔给你,以偿还昔年的孽债!”

说完,刀就要刺上去!

呵呵,凤无邪又冷笑了,原来还有以死相逼这一招!

“等等,你刚才说,你只是犯了些错?呵,凤无瑕,你做的事情就用一句犯了些错来形容?”

凤无邪冰冷的打断了她。

之前那些年,一直怂恿凤无心之前的凤无邪,要不是命大,恐怕都轮不到自己穿越了。

还有地牢那次,恶心的虫蚁!老鼠!

更别提设下毒计暗害明珠!

还带着高级魂兽碧眼血狮,与她大战,几乎置她于死地!

她居然好意思说只是犯了些错?

“无邪无邪!”凤无瑕一下子跪在地上,抓着凤无邪的裙子:

“无邪,我如今已经知错,现在特别后悔我已经无处可去了,又受了伤求求你,就原谅我吧”

说着,凤无瑕已经美目通红,淬然泪下,好不惹人心怜。

唐家兄妹这才有点明白,看着跪在地上大哭的凤无瑕,虽然知道她以前可能做过一些错事,可还是觉得她挺可怜的。

不过再看凤无邪的样子,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再说又是别人的家事,所以二人虽有恻隐之心,但也没有贸然插话。

此时的唐府外头已经围了一大群人,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看着跪着的凤无瑕,一身衣服因为长时间的赶路,沾满风尘不说还有点破损。

因为被凤无邪打伤的内伤一直没有好,凤无瑕脸色苍白。

跪在地上的单薄身躯微微颤抖,在很多人眼里更显得楚楚可怜。

娇柔美貌,嘤嘤啜泣,肩膀微抽,孤立无援

渐渐地有人小声说道:“多可怜的姑娘啊,一定吃了不少苦。”

“是啊是啊,她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好像是受了伤来投奔亲人吧。”

“哎呦真可怜啊,这什么亲人啊,就让她这么跪着。”

“就是,收留一下怎么了?真是太狠心了!”

议论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人直接大喊:“太丧天良了,有钱怎么了,有钱就能这么侮辱人啊!”

唐小渣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激动,也有点皱眉主要是担心惹得凤无邪不高兴了。

她想用听心才探一探凤无瑕的心思,结果

哟呵,这女人的魂力等级居然比她高出一点?

她还探不出来!

算了,让无邪自己处理吧!

“凤姑娘,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进来说吧。”唐祺见状对凤无邪说道。

凤无邪抬起头,淡淡的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群。

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效果么?

不错,呵,不错。

她心中冷冷一笑,低头看着眼前的凤无瑕:

“凤无瑕,想活命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凤无瑕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凤无邪,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妹妹尽管问,姐姐一定知无不言。”

凤无邪盯着凤无瑕的眼睛,淡淡的问道:“你是怎么从地牢里逃脱的?”

凤无瑕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慌乱,赶紧低下头:“这”

心中浮现出白若尘白衣缥缈、恍若谪仙般的身影。

然而,凤无瑕才根本不想告诉别人白若尘的存在

“我我也不知道是谁,我只是朦朦胧胧间被一阵风带走了,恢复意识时已经在外面了,身上的伤也好了。”

凤无瑕嚅嗫着说道,在她心里,白若尘就像是上天赐给她的珍宝,她不想与任何人分享,哪怕是名字!

凤无邪,不配提到他的名字!

谁都不配!

可是白若尘却把她当成了弃子。

她心中,好不痛恨!!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凤无邪!

凤无邪看着低头饮泣,双肩微微抽动的凤无瑕。

良久,忽地微微一笑:

“神秘人么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啊。”

当然没那么简单,眼前这个女人根本没说实话!

“好吧,毕竟我们姐妹一场,既然你有心悔改,我也不能那么不近人情。”

姐妹一场,凤无瑕,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岂能不清楚。咱们俩的仇,下辈子都招呼不完!你安的什么心,我岂能不知?

“如今我在这唐府暂住,你既然身上有伤,便也再此住下,好好养伤吧。”

既然你想玩,那好,我也正觉得无聊呢,就陪你好好玩玩,看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不仅如此,还有你背后那个人,碧眼血狮的主人!我都会一一揪出来!

凤无邪转头对唐祺说道:“唐公子,抱歉了,看来还是要麻烦你们。”

唐祺能帮上凤无邪的忙,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不麻烦不麻烦!能帮上凤姑娘的忙是在下的荣幸呢!”说完对下人吩咐道:

“来人,给凤姑娘的姐姐准备一套客房!”

凤无瑕眼泪又下来了:“无邪真是太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善良的人!”

内心却在窃笑,我便知道,凤无邪,你心中对我还存有疑惑,必定会留我,已调查救我性命的那人!

凤无瑕扭头又对唐祺盈盈拜下:“小女子多谢唐公子收留了。”

唐祺摆摆手:“哪里哪里,你既然是凤姑娘的姐姐,那也就是我唐府的客人了!”

凤无瑕微微一拜,低下头,没有任何人看到,她眼中划过的那一道

刻骨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