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处理乱局

小说: 邪医狂妻 作者: 金小财 更新时间:2017-01-13 14:20:47 字数:3053 阅读进度:195/626

在秘境之中的时候。

穆逍然和应琉玉率领着穆、应两家,对凤无邪的攻击是最凶的。

穆逍然一直是蔺亦云这位太子的心腹,就连参加这个比赛时,他们也都是一起出现,可见关系匪浅,而应琉玉自不必说,她与凤无邪三番几次地爆发冲突,都被帝千邪从圣青宝玉之中给看到了!

穆逍然和应琉玉在与百里雨雪和安陵夕交手之后,都已负伤,此刻听到帝千邪这句话,心中都是一凉

应琉玉脸色苍白,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可怕红衣男子,其实只听凤无邪的话,只要凤无邪不让他杀人,他就不会动手!

所以应琉玉抬眼望着凤无邪,她身为应家长女,一直都高高在上,此刻的语气虽说不上是乞求,但态度也已经放得很低:

“凤无邪,秘境之中,我们都是听命于太子,他下令让我们出手,我们不得不听!既然你们都安然无恙,受伤的又是我们。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穆逍然在秘境之中受了安陵夕一剑,伤势颇重,连说话吐字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他只是面色阴沉,显然心有不服,却又不敢多言。

凤无邪本来就没打算杀他们两个,与蔺家结仇,局面就已经很乱了!

这个时候如果还跟穆家、应家这两个大家族纠缠不清,那么凤家所面临的境地就太麻烦了!

而且,从秘境提前出来,蔺太子之死,玉石碎片的阴谋等等这一系列事还都压着,现在哪有功夫去管应琉玉他们?

凤无邪只是厌烦地挥了挥手,就继续拉扯帝千邪:

“这两个人你也别忙着杀了!先处理眼前的乱局!”

帝千邪面色不爽,但瞧凤无邪一直紧紧地拽着他的手

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气势凌人地瞪了应琉玉和穆逍然一眼。

应琉玉被他这一眼吓得身子一缩,再也不敢抬头!

凤无邪把帝千邪拉到一边,瞧了瞧那些身中时间魂术,生命定格,一直跪在地上的皇族禁军们,而后道:

“帝千邪,现在我们也都安然从秘境出来了,这些人的禁锢,你给他们解开吧。”

总这么跪着也不行啊。

帝千邪在归云台的一处石桌案前坐了下来,冷漠而慵懒地从乾坤袋中拿出了自己的酒壶与酒盅,十分散漫地喝起酒来:

“不行,我要让他们跪上十天!”

凤无邪只觉得无语:“这些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听国君的命令行事,你跟他们计较什么?”

“闭嘴。”帝千邪把玩着手中的酒盅,神色肃杀:“你说他们杀不得,难道他们现在连跪都跪不得了??”

该死的女人。

她在秘境之中所受的那些苦

他在圣青宝玉里全都看到了!

那些利欲熏心的杂碎贱人,是非不分,谁都想凑上去砍她一刀!

放在他手里的话,杀那些人一遍都不够,应该让他们挨千刀凌迟之苦,才能偿还自己所犯下的错误!

可是这个被欺负了半天的女人,居然满不在乎,杀也不让杀,现在还想轻轻松松放走他们?

“帝千邪,你让他们跪上十天的话,他们就没命了。”凤无邪摇摇头:“而且,你看,这整个归云台和青云广苑,全是他们一个个跪着,动也不动跪得跟木桩一样,你不觉得占地方?”

帝千邪一听这话,朝下方望了一眼,冷笑:

“要不我让他们跪到渺云山的瀑布下面去?那里水深地儿大还没人,不占地方。”

凤无邪:“那他们会死得更快。”

帝千邪语气似冰,毫不犹豫:“死就死!”

凤无邪心里无奈,这些皇族禁军有上千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跑过来执行命令的,哪有被帝千邪这么折腾至死的道理?

真要是把他们扔到瀑布里跪着,连动都不让动,恐怕不出五天,这么庞大的一支禁军队伍,就得死光!

“他们的首领在哪儿呢?”凤无邪问。

帝千邪眼光朝左前方瞥了一眼:“那边,膝盖跪在刀刃上,双脸红肿,没穿鞋的那个就是。”

凤无邪顺着望过去,有点不敢相信:“那是禁军首领?”

那整个脑袋肿得,她差点看成猪头!

“嗯。”

“他怎么不穿鞋?”凤无邪奇怪地问。

“鞋子扔了。”帝千邪随意地答。

“为什么他把自己的鞋扔了?”凤无邪只觉得这个禁军首领被帝千邪说得越老越匪夷所思。

“坏了,穿不得了就扔了呗。”帝千邪似乎懒得多说。

凤无邪听得嘴角一抽禁军首领率领皇宫内的禁军跑过来准备杀人,结果把鞋子扔了?

这个帝千邪,编故事编得都漏洞百出!

凤无邪又问:“他的脸是怎么回事?你揍的?”

帝千邪语气充满不屑:“我会去揍这种人的脸?会脏了手!!”

“那是?”

“他自己抽的!”帝千邪懒懒饮一口酒。

凤无邪似乎明白了什么:“用什么抽的?不会是”

果然,帝千邪答道:“当然是用他自己的鞋子抽的,他那张肮脏的脸,只配用鞋子抽!”

所以鞋子被抽烂了,所以最后把鞋子扔了,光着脚跪在了刀刃上。

原来是这么回事。

凤无邪叹口气:“你把他的禁锢解开,让他把禁军带回去吧,别在这儿跪着了。”

帝千邪的表情似乎又要吃人:“不行”

“真的。”凤无邪一看他又要不听,便一脸严重地道:“你先把这群碍眼的人都赶回去,我有要事跟你说!皇宫那边,想来你应该也控制住了吧?是秘密的吧,没引起皇宫动乱吧?”

凤无邪一早就发现了,整个青云广苑,都只有帝千邪一个人在坐镇,帝灵教的其他人全都不在。

想必墨荣他们定是在皇宫里招呼蔺夜君那个老皇帝呢。

“我派墨荣去处理,皇宫还能乱起来?”这个女人以为谁都能随随便便成为他帝千邪的命使吗?!

凤无邪当然相信帝灵教中之人的能力,所以也不再多问,只道:

“那就好,把禁军撤了吧,反正那个姓蔺的老皇帝被控制了,这些禁军也都被蒙在鼓里,操纵蔺夜君,就能控制禁军,事已至此,我们需要先把眼前的乱局给安排妥当了,再去皇宫”

凤无邪顿了顿,叹了口气:

“这些禁军堆在这里实在碍事,而且还有这么多世家弟子看着呢,秘境试炼有阴谋,如果此事处理不好,整个摩罗国的世家势力恐怕都要乱的,所以,帝千邪,你听我的。”

帝千邪难得看到凤无邪如此认真地思索大局。

摩罗国,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要碾死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世家,不比捏起蚂蚁费力

可是凤无邪现在考虑各方各面势力局面的这种样子,却让帝千邪有些欣赏!

还行,这女人到底还知道自己以后是要当他帝灵教教主夫人的人。

权衡各方,分析利弊,做出决断

看来以后就算她进了帝灵教,面对各种势力,她应该也能游刃有余!

帝千邪想到这里,就决定不再插手这个女人的决定了。

放禁军?

可以!

帝千邪解开那些禁军的禁锢,又狠狠地踢了禁军首领一脚,冷声问:“知道应该带着你的人往哪儿滚吗?”

那禁军首领一个劲儿地点着自己的猪头:“知道知道!”

“滚吧!”

于是那些一直跪在地上的禁军终于恢复了,每个人都是灰溜溜地起来,跟着队伍,头也不敢回,忍着跪了许久,已经僵硬如麻的双腿,痛苦地撤离了青云广苑。

一时间,上千禁军都走了,青云广苑的归云台上,就只剩下了参加比赛的那些弟子,还有国监大人。

此时,安陵夕和百里雨雪终于忍不住了。

安陵夕上前向凤无邪问道:

“无邪,今日之事,我心中有疑问,需要你来解答。”

凤明珠与凤琼玉,也同样都是疑问之极的目光!

她们完全不清楚,在兵冢之中,凤无邪到底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一从兵冢出来,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如果单单只是父母之仇,蔺亦云当初又为什么要以“叛国谋反”的罪名,意欲除掉凤无邪?

凤无邪当然知道她们想问的都是什么,但是这件事说来话长,眼下还有别的乱局需要处理!

“我知道你们的疑惑,不过,秘境之战提前结束,现在别的参赛弟子都还等在归云台不知何去何从,还是先让国监大人处理一下眼前的赛事结果吧!”

几人对视一眼,最终皆是点头。

安陵夕道:“也好!”

于是,众人的目光,十分一致地投向了在高台上呆呆站着,似乎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国监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