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条件谈成

小说: 邪医狂妻 作者: 金小财 更新时间:2017-01-13 14:21:38 字数:2622 阅读进度:261/626

凤无邪猜想,像酒玄这种隐遁于世的炼魂师,恐怕是不喜外人打扰的,既然他开口问了,想必是有心答应她的请求

于是凤无邪也不多说废话,直接从乾坤袋中掏出了火蛇的鳞甲,递上前,道:

“我想请阁下出手,看看这鳞甲,是否能够炼成一套内甲之类的贴身衣物,以作战斗防御所用。”

酒玄的手指懒洋洋捏着酒盅,没有去接,只不过用眼角的余光轻轻扫了一眼那火蛇的鳞甲,便再也不看,只道:

“要我出手,得有报酬。”

凤无邪闻言心中一喜他这就是可以谈条件的意思了!

“这个自然。不知炼师所要的报酬是什么?”凤无邪问道。

他是想让她出钱?还是想让她出力?

“你能为我做些什么?”酒玄反问。

凤无邪心中一阵盘算

若说给酒玄多少多少金币作为报酬?

恐怕不行,这人是炼魂师,一看便是不缺钱财之人,这所宅院看似平常,实则一砖一瓦都取材珍稀,布局精致,而他口中所饮的一口醇酒恐怕都要动辄万金

若说为酒玄出力做些什么事情?

这她一时半刻又完全不知道,酒玄有什么事情是她能出手相助的

就在这时

“咳、咳。”

酒玄忽然咳嗽了两声,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疲惫的病态,随即他微微蹙眉,面色比先前还要白皙了几分,手不自觉地揉了揉自己的心口处,似乎有所不适。

凤无邪见状,微微眯眼

但很显然,酒玄早已经适应了这样的不适,一阵心口疼痛的感觉忍过了之后,他又继续把酒送至自己的唇边,照喝不误。

凤无邪摇摇头,这个人,居然完全不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他明显有心疾,却还这么嗜酒,简直是个疯子。

“怎么不说了?”酒玄见凤无邪久久不言,便开口问道:“还是说,你什么都不能为我做,却想让我出手?”

凤无邪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能救你一命。”

酒玄陡然抬眼,目光变得冷淡而犀利,仿佛一瞬间的功夫,他已经全然不见了方才的醉意:

“呵,你倒是敢说。”

“你如此嗜酒,只会让你的心疾加重,而我,可以既让你喝到酒,又让你不被心疾发作时的痛苦所累。”

凤无邪停顿了一下。

她还没有真的上手为他诊治,所以酒玄的病情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她也不敢断定,话也只能说到这种程度:

“至少,不会让你疼到,连想真正地醉一场都难。”

从进入酒玄院中,到现在,凤无邪通过一些蛛丝马迹的观察,心中已经隐隐有了推测。

一模一样形如傀儡般的女子、常年嗜酒不见外人的铸魂师、苍白病态的脸色、还有酒玄给她的那种孤寂和只求一醉的感觉。

他应该是经历过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悲哀往事,才把自己藏匿在林深处。

他与那些奇怪的傀儡女子们日夜相对,不停饮酒,脸色悲伤,或许是想大醉之后见到什么人?

然而由于心疾的缘故,疼痛非常,他恐怕难以真正醉去。

每每醉梦之间,心痛难忍,便会骤然酒醒。

酒玄一听凤无邪这话,果然有些动心了,然而他对凤无邪的医术还是有所怀疑:

“你眼力不错,我确实早年伤重,有一股魂力盘旋与心脏周围无法以药力驱除,导致心疾时常发作。只不过,这种病况,许多药师都无从下手,你又有什么方法?”

凤无邪闻言不禁微微一笑原本她还没有十足的把握,现在一听酒玄道出了自己的病因,她反倒确定自己能治好他的心疾了!

只听她声音自信,眉眼飞扬:“魂力入心脏,药力确实难以驱除,不过我不用药,我用针。”

“哦?”酒玄原本淡漠之极的面容竟然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你又如何用针?”

凤无邪见他这种反应,知道酒玄已经动心,她又哪里肯错过这个机会,立即更进一步道:

“怎么?我若是将你的心疾治好,是不是以后便都可以来请你帮我铸炼魂器了?”

酒玄好看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这个丫头,刚刚还说只是请他打造鳞甲作防御魂衣而已。

现在?

她居然得寸进尺,说以后也要请他来帮她铸炼魂器?

看来是自己一时大意,对她的用针之术表现得过于在意了。

也罢,要是真的能治好心疾,让他不必为病痛所恼,真正醉一场,见到他想见的那个人就算为这个小丫头多打造两套魂器又如何?

酒玄如此这般想着,对凤无邪冷哼一声:“出针。”

凤无邪不了解他所想,便再三确认:

“炼师可听清了?我说的是若我能治好你,那么以后我都可以来找你铸炼魂器了,注意,可不是只有这一次哦?”

她偏偏要听他亲自确认,开口说出“答应”二字才肯放心。

酒玄自然猜到凤无邪的用意,当即颔首:“可以。”

凤无邪心中松了一口气,不禁微笑:“那便说好了!”

一边说着,凤无邪一边用灵力探了一番酒玄的病体情况

随后,凤无邪掌心翻动之间,万象天机针已经在手!

灵力施放推送,净魂针法已经被她练得炉火纯青!

酒玄就静静地坐在那边,看着凤无邪施展针术,深沉的眸子里透出一抹期待。

凤无邪只用了两根银针。

随着银针入体,酒玄的眼睛瞬间睁大了几分他清晰地感觉到,那股宿年积存,难以驱除的魂力随着那两根针所释放出的力量,被缓缓地推离出了体外!

这针法,倒是神奇。

整个过程,都发生在顷刻之间!

哪怕是一向对世俗不关心的酒玄,此刻也不禁震惊!

却见凤无邪已经收好了万象天机针,转而露出一抹微笑:“成了,就是这么简单。”

酒玄的目光却被凤无邪手中的针盒吸引了。

那些针,并不是普通的银针,而是魂器!

身为炼魂师,他自然能够清晰地感应到其力量。

没想到,竟有人能炼制出如此精妙的魂器

“把你手中的魂器,拿给我看看。”酒玄开口。

“这已经是第二个条件了。”凤无邪摇头拒绝,笑道:

“炼师,说话可要算数的你的心疾我已经给你治了,治好没治好,你心中自然清楚。现在,你应该先为我铸炼这火蛇鳞甲了吧?”

“你的算盘倒是打得精明。”酒玄懒懒开口,又是几杯酒下肚,眼神已经蒙上的一层醉意:“将鳞甲给我。”

凤无邪再一次将鳞甲递上前。

这一次,酒玄接入了手中。

凤无邪十分好奇,问道:“我可以看一下炼魂的过程吗?”

在来这里之前,凤无邪已经从鸦杀的口中,大概了解了一番:

对于这种打造魂器的过程,世人称之为铸魂,也可以叫做炼魂。

因为相比于一般的铸炼而言,打造魂器,所需要的是炼制魂力,并将魂力以符文的形式附着在魂器之上。

所以,能够打造魂器的人,被称之为铸魂师,也被叫做“炼魂师”。

凤无邪还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炼魂师,她对一件魂器究竟是怎么被炼制出来的,是在太过好奇了,此刻有机会亲观,她自然不想错过。

本以为,酒玄应该会不准许外人窥探他炼魂的过程

然而

酒玄却是满不在乎地瞥了凤无邪一眼

而后,他懒洋洋地吐出了两个字:“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