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玄灵失踪

小说: 邪医狂妻 作者: 金小财 更新时间:2017-03-16 20:46:51 字数:3063 阅读进度:398/626

第398章 玄灵失踪

雪龙麟,这三个字代表着魂兽之中水系的至尊。

这一族之所以能够如此强大,除了它们无与伦比的天赋之外,更因为这一族残酷的成长方式——

优胜劣汰!

每一只幼年的雪龙麟刚一出生,它的父母便会将毕生的成长经历和天赋魂术注入到自己孩子的灵魂之中。

然后便会让它独自踏上成长之路。

凤无邪的小白当然也不列外。

它蒙苍天之佑,遇到了凤无邪这么一位天下无双的主人。

但在这之前,它已经独自在那片树林中生活了上百年!

因此,自从它感应到同族的气息,就一直处于期待和兴奋之中!

现在,这股气息就在眼前的遗迹之中,不由得它不激动!

不过,纵然心中甚是想去寻找族人,雪龙鳞却是没有开口催促。

它知道,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找到那个生死不知的木远亭!

凤无邪此时刚刚服下了闭水丹。

随着药力发挥,缄羽撤下了自己之前保护凤无邪的护盾。

凤无邪又服下了几颗丹药,恢复了一些魂力,便抬眼向雪龙鳞有所发现的方向望去——

只见视线所及之处,赫然横亘着一道无比宏大的结界!

那结界呈半球形,正好坐落于两道洋流交接之处。

这两道洋流被玄奥的阵法扭曲影响,交缠在一起,化为了一团咆哮着奔腾旋转的水幕,然后再各自从不同的方向喷薄而出,流向各自的方向!

远远望去,仿佛是在这海底卷起了一道风暴一般!

“这可真是……壮观。”她不禁轻声赞道。

这道结界几乎是完美的利用了自然的伟力,将洋流的力量成百上千倍的放大。

难怪会形成那样一道可怕的旋涡!

“我们过去看看。”闭水丹只有一个时辰的效果,凤无邪不想再耽误下去:“小白、缄羽,注意周围的情况。”

“有我在你就放心吧!主人!”变回小男孩形象的雪龙鳞拍着胸脯说道。

一人一兽一剑灵便动身向那结界走去。

靠近结界,凤无邪发现这团巨大的水之风暴运转之中好似略有凝滞。

可能是因为漫长的时光消磨,本来应该密不透风的水幕,时不时就会出现一道裂痕。

透过裂痕,凤无邪能够隐约看到结界之后的东西——

“那边是你说的遗迹了?”她问道。

“是啊。”雪龙鳞点点头:”所以主人,让我们赶紧去找那个木远亭吧!找到他之后,我们可以去遗迹里探索探索!”

“这么积极……”凤无邪瞥了它一眼:”你有别的企图。”

她太了解自己的魂兽,连疑问句都没用。

雪龙鳞只是一脸神秘的微笑,不答话。

凤无邪也没有深问。

不管雪龙鳞想干什么,反正不会害自己就是。

就在这时,缄羽突然出声道:“无邪,那边!”

凤无邪看去,映入眼中的,是一道淡绿色的结界!

那是——她心中一动,那是木远亭的护身结界!

“我们过去!”凤无邪话音一落,身形一动,须臾间便来到那道结界外停了下来。

结界之内正是之前下来的木远亭!

只是此时的他,情况很是不妙。

满身鲜血不说,更是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凤无邪心知这道正是这道结界保护了木远亭,所以没有贸然尝试进入,以防破坏结界——她可没有第二枚闭水丹了。

她试探性的伸出手,搭在绿色光华上。

竟是如若无物一般穿了过去!

这结界……竟如此有灵性??

竟好像是知道她是要救木远亭一样,没有阻碍她……

凤无邪微微一愕。

感应到光华之中蕴含的气息,她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但此时不是深究的时候,既然结界不排斥自己,凤无邪便直接走了进去。

她来到木远亭身边,检查着他的伤势。

外伤,失血过多,加上魂力消耗过大。

凤无邪做出了判断。

前两种她上辈子处理过不知有多少次了。

后一种她现在不知有多少种方法能处理。

所以,喂服丹药,包扎,运功疗伤。

她连疗魂针都没有用,就搞定了木远亭的伤势。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之后——

木远亭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迷蒙之中,一袭模糊的白衣,映入了他的视线,他的意识还有些混沌不清,印象中只觉得,这么翩然如云,疏冷若雪的白衣,当只有他心上的那人才能衬得起。

他的双唇微微翕动,虚弱的两个字已经应声而出:

“无邪……”

或许是觉得自己在做一场垂死的梦境,他竟没有像从前那样客气地在称呼后面加一声“师妹”,而是用一种极其向往的语气,直呼了她的名字。

凤无邪并没太过在意,淡淡唤了一声:“木师兄。”

雪龙麟撇撇嘴:

“啧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死得早!主人,他对你单相思,怪不得动不动就想为你去死啊~~”

“小白,你不说话我也不会当你是哑巴。”凤无邪瞪了雪龙麟一眼。

雪龙麟摊手,乖乖闭嘴。

这时,木远亭的意识已经渐渐恢复了。

凤无邪与雪龙麟的话,也一字不漏地进了他的耳朵。

他的脸原本苍白无比,在听了雪龙麟那句话之后,登时竟变得涨红了许多,说起话来也结巴起来:

“师、师妹?你怎么在这里?诶……诶?!这是哪儿?”

凤无邪的神情十分云淡风轻:“魂海海底。”

“哦。”木远亭先是随口应了一声,而后却忽然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音调猛地上扬,惊呼道:“啊??哪儿???”

他只记得自己之前在魂海入口的那道漩涡里不停地往下坠落,魂海地下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一个劲儿地在将他往死亡的深渊里拉扯着,最终,玄灵用来保护他的护盾被风刃击破了,他的身体被一道道风刃刺穿……

再后来,除了伤重的疼痛,他也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木师兄。”凤无邪知道木远亭还有点在状况之外,所以详细地解释道:

“你下入魂海之后没多久,魂海入口周围的海水便染上了血色红晕,我猜测你可能出事了,于是就下海来寻你。现在我们是在魂海的最底部,也不知道现在岸上的情况怎么样了,或许大家都在等我们。”

木远亭稍稍缓了缓神儿,大体了解了:“……师妹,我真是不知该如何感谢你……你三番五次有恩于我……”

“木师兄。”凤无邪打断他的道谢:“我们身为同门,且你平日对我也是关照有加,这次更是为了维护我才率先下到这魂海之中来,所以不必如此客气。”

木远亭微微一愣,之后点了点头:“师妹,你如此说,却是更叫我……罢了,日后再说这些吧。”

“嗯。”凤无邪微笑。

木远亭才刚松了一口气,之后却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目光开始搜寻起来——

凤无邪见他一副十分着急的样子,便问:“你在找什么?”

木远亭竟是不回应凤无邪,明明重伤虚弱,他却撑起身子,大喊道:“玄灵?玄灵!”

凤无邪了然,他是在找那只玄水龙龟!

“玄灵,你在哪儿?!”木远亭的声音竟有些颤抖了,他抬手摸了摸笼罩在自己周身的那一圈绿色的魂光——

他知道,这正是那只蠢龟的魂力,他对它的魂力再熟悉不过了……

自己身受重伤,一直不断地下落,连意识都没有了,就是这些水系魂力缠绕着他,保护着他,才能让他拖着这一条命,等到了凤无邪的救援!

可是……

那只蠢龟呢???

“师妹,我看不清远处,却能看到你,你能看清远处的东西吗?这魂海底部到底有什么东西?你可看到了我的玄灵?”木远亭拖着伤重的身子就要踉跄着朝前走。

凤无邪赶紧拦住他:

“木师兄,你现在身处玄灵为你设下的水系魂力结界之中,能见到的距离十分有限,所以才看不清远处,但我已经看过了,这四周,并没有玄灵的踪迹……”

“没有吗?”木远亭的目光满是不可置信:“怎么会没有的?玄灵那么懒,我在这里,它是跑不远的!不成,我得再去找它!它一定是在哪里睡着了……”

木远亭的声音越来越低,仿佛带着无尽的恐慌!

像是自我安慰、自我催眠、自我欺骗一样——

木远亭嘴里不断地念叨着,整个人似乎都有点魔怔了:

“再找找,再找找,它一定是在哪儿睡觉……我得赶紧把它收回魂印,要不然它睡得不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