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惴惴不安

小说: 邪医狂妻 作者: 金小财 更新时间:2019-05-20 05:44:08 字数:3528 阅读进度:618/626

二人聊起当初之事,都是感到有些感慨。

八年过去,没人想过竟是在这种情况下遇见。

“宫师兄,你现在是留在了太荒古院任职?”她问道。

太荒古院实际控制在毒脉手上,留在那里很有可能也就加入了毒脉。

“我不喜被束缚,所以结束学业之后,便拒绝了各方招揽,只身云游四海。”宫飞白如是回答道。

这个回答还真是让凤无邪有些意外:“……师兄倒是逍遥的很。”

一般学院首席弟子都是各大势力争抢的目标,给予的好处从权势名利到金钱美人无一不有。

没想到,宫飞白竟是拒绝了这些,选择了一条闲云野鹤的道路。

但凤无邪惊讶的同时,却也不禁有些心生羡慕。

自从来到这片大陆,她遇到的危事、难事便一件接着一件。

虽然在各种磨砺厮杀下,她实力境界增长极快,可是却鲜少能有闲暇放松的时间。

这恐怕,也是自己那所谓的宿命吧……

而宫飞白听了她的话,到是长叹了口气:

“不成啦,逍遥不了啦……一时不察,心中有了牵绊,便逍遥不得了。”

他说得惆怅,神色间却是带着一抹幸福。

边说,边不由自主地抚上了手腕。

那里,仔细系着一条精致的手串,带子色泽旧了些,却是贴身佩戴之物,且那手串一看便知,定是一名女子用心所编。

凤无邪自然一下就明白了他话中意思,心生祝福,微微一礼:

“看来要恭喜宫师兄喜结良缘了。”

“多谢凤师妹。”宫飞白微微俯身,回以一礼,满足之色溢于言表。

然后,他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凤师妹,这个……是不是你方才提到的那个……生之钥?”

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东西。

凤无邪的瞳孔猛地一缩,心中更是为之一沉!

金色的钥匙。

命定的棋子。

一时间凤无邪竟是有些失语。

“宫师兄……”她怅然无奈,心中歉疚更甚,却又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

宫飞白的神色却是未见什么慌张不安,只是微微带上了一抹叹息:

“依你所言,我想,这生之钥,即是救赎,也是诅咒。得它的人不一定能生,没它的人却一定会死,那背后之人,布局至深,实在不知他意欲何为……”

说着,他注意到凤无邪面色不好,立刻止住话头,转而宽慰道:

“凤师妹,无妨的,你也不必过于忧心,不是还有一天的时间吗,再者……”

宫飞白笑了笑:

“刚才大家不也分析过了,也许事情没有那么糟。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要轻言放弃,被对方吓住。”

凤无邪点了点头,心中却有着一抹沉重。

镜灵背后的主人,依照推算,他活了至少七千年以上

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存在??

这一点,她担心说出来会引起大家的恐慌,所以一直没道出口。

“师兄,你一定会没事的!”凤无邪暗自握拳。

这话似是说给宫飞白听,也似乎是在说给她自己听。

宫飞白拱了拱手:“那就托师妹吉言了。好了,招呼也打了,旧也叙了,师妹,我先去休息一下,你也不要太紧张了。”

凤无邪还礼,看着他转身离开。

她与宫飞白虽然之前并没有过多交集,但刚才短短时间的交流却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待人以诚的人。

放在平时,她会很愿意多这么一个朋友。

但现在……

她抬起头看了看身边

帝千邪不知何时走到了一旁,目光深邃地注视着黑暗,不知在想些什么。

凤无邪很想问,他之前所说的,救人的方法究竟是什么……

但很显然,帝千邪现在还不想说。

既然他还需思考,那她就乖乖地等着。

帝千邪绝不会骗她。

她坚定地相信这一点。

正想着,凤无邪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拽了拽。

低头,正看到云舒亮晶晶的眼眸。

“尊主,刚才那个……是你的朋友吗?”云舒带点好奇地问道。

“那是我当年在太荒古院修习时的同窗。”凤无邪温声回答道。

云舒听到“同窗”两个字,眼中划过了一丝向往。

他一直在无音岛修习,还没有机会体验学院的生活。

“我看到他也有这个东西……”随即他便低下了头,喃喃道:“和我一样……”

凤无邪目光落在他手上一直紧握的生之钥上。

“……你们都会没事的。”她宽慰着云舒,仿佛也在宽慰着自己。

“嗯。”云舒乖巧地点了点头。

凤无邪感觉气氛有些沉重,便转移话题道:“云舒,你是怎么加入不鸣蝉的?”

“我是被萧尊主带回来的!”小男孩毕竟是少年心性,一说起自己的事便停不下来:

“那时我跟姐姐躲避兵祸逃到了山上,结果差点被一只黑漆漆的野兽吃了……”

云舒一边说,一边露出了一个伤感的表情。

凤无邪默然了一下,不知该不该继续问下去。

看到眼前小男孩的神情,她便大致想到了可能发生的事情。

“……姐姐先把我藏在一处草丛之中,然后便去引开了那只野兽。”

云舒声音很低,似乎只要想到那一幕便会让他悲伤:

“过了一会,璃罂姐姐才来找到我,把我带到了萧尊主面前……”

他并没有提到自己的姐姐。

但脸上的伤心已经说明了一切。

凤无邪无声一叹,伸手揽住他瘦弱的肩头。

云舒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那之后,萧尊主说我天赋不错,把我带到了无音岛教我炼药之术……”

“你的天赋,何止是不错……”凤无邪轻声说道:“在我认识的人之中,或许唯有两人能在天赋上超过你。”

她说的,是萧紫,和白若尘。

云舒却是没有在意这个。

他闭目感受着凤无邪身上的温度。

记忆之中也曾有一个人,在危难之时如此护着自己,带给他一份安心。

“姐姐……”云舒呢喃着。

“嗯?”他的声音太小,凤无邪没有听清楚。

云舒扬起头,看着她,目光之中带着一分敬仰,更有一分孺慕:“尊主,你很像我的姐姐……我记得,她也像你一样会这么抱着我,也像你一样既温柔又坚强。”

他说完,猛地一怔,稚嫩的面庞红了起来。

好像对自己说出这番话感到特别不好意思。

“那你就把我当做你的姐姐好了。”凤无邪看着他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伸手掐了掐他的脸蛋。

云舒用力点了点头,露出了开心之色。

但凤无邪在他的脸上同时也看到了一抹疲惫。

她与不鸣蝉门人们从出发到现在一直在战斗,没有时间好好休息。

连成年人都已经很累了,何况这个孩子。

“休息一会儿吧,养足精神。”凤无邪和声说道。

云舒应了一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开始调息。

凤无邪抬头环视四周。

此时,原本议论纷纷的人群已经渐渐安静了下来,毕竟一直紧绷着神经很容易让人劳累。

每个人的都挂着不同的神情。

有的人惴惴不安。

有的人一脸绝望。

有的人平静等待。

更多的,则是强自镇定的紧张。

生死之门的游戏规则仿佛是一柄利刃悬在每个人的头上。

尤其是几个拿到了生之钥的人。

宫飞白说得很对,这把钥匙既是救赎,也是诅咒。

拿着它,便有了活着的希望。

但如果找不到人自愿牺牲,这便是必死的证明!

这一轮十个被选中之人中,宫飞白一脸淡然地席地而坐,手捧着一本厚书,在写些什么。

云舒则是待在风无邪身边,被她保护着。

隶属于不鸣蝉的三人尚且能够保持冷静,毕竟是萧紫一手调教出的精锐。

另外五个人却早已有些魂不守舍了。

他们手上紧紧攥着生之钥

或是面色苍白,一直在喃喃自语……

或是茫然失措的四处张望……

又或是神经质一般的到处走动……

但不论是谁,都没有、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找四个愿意为自己牺牲的人!

凤无邪皱了皱眉。

这几个人看样子,怕是很快便要情绪失控了。

正想着,便看到其中一个年轻的男子猛地站了起来!

“混蛋!”他用力将手上的生之钥恨恨摔在了地上!

“这绝对是骗局!什么牺牲四个活一个,要不然被选中的人就得死!肯定都是假的!”男子声嘶力竭地喊道。

他眼睛死死盯着地上那个光华璀璨的东西,急促地呼吸着。

他的声音回荡在空间之中,却没有人回应他。

凤无邪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走过来的帝千邪按住了肩膀。

“你说什么都没用的。”他淡淡地说了一句。

凤无邪沉默,然后便不再言语。

确实,空洞的安抚在这个时候毫无意义。

空间之中又恢复了静默。

凤无邪让自己的心神沉稳下来,然后她便感觉到了一丝异常。

这片永夜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以她为中心汇集!

这个过程及其缓慢,缓慢到如果不是她让自己静心,便无法察觉!

她心中疑惑。

这又是什么情况?

凝神再感知一番后,凤无邪找到了汇集的中心点

她心中一阵狂震!

凤无邪用微微发颤的手,从自己胸口取出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片漆黑得纯粹无比的羽毛鸦杀的羽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