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兄弟之情

小说: 雄起中亚 作者: 爱做的事 更新时间:2018-12-06 22:14:30 字数:2555 阅读进度:279/281

“我睡多久了?”,李承绩没阻止竹青的叫喊。只看着神情有些愕然的似玉,出声道。

“算上今日,六天有余了!”,似玉回过神来。微微低着脑袋,应声道。平日里,她说话都是冷冰冰的。就像工厂的机器,不带丝毫感情。但今日,她的声音多了些许低沉与柔和。

让李承绩,顿生几分亲近之感。

“六日,我竟睡这么久了。”,李承绩呢喃了一声,就接着道:“那这些时日,都是你在看顾我么?”。

“啊?!--没-没,还有竹青姑娘。”,感受到李承绩呼出来的热气,她的呼吸,也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心里咯噔一声,就像一颗小石子掉进了湖面。

让她本能的,有种想要避开的慌乱感。以致和李承绩对视,都有些胆怯了。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莫不是生病了吧?”,瞧见似玉脸色迅速砖红,李承绩像个傻子一样,问出这番傻里傻气的话。也是他以为,羞红了脸只是书中用来夸张的说辞。在现实中,是根本不存在的。

再加上醒来时,见似玉像是因太过劳累而睡着了。便下意识的,以为似玉是身体不舒服。

随即抬起手,就搭上似玉的额头。

哪里想到,似玉像是触电似的,一下子站起身来,与李承绩保持两三步的距离。

“怎么?”,李承绩刚问出声来,李大力等人,就先后冲进房间。

“少爷!”,

“三哥!”,

“总督!”,众人各自喊道。

见李承绩确实醒了,个个都高兴得跟什么似的。

“这下好了,军营的兄弟们,总算能睡个好觉了!”,扩巴斯站在李承绩床前,冲着房间内的护教军将领们说道。

原来自李承绩遇刺后,阿母城就全城戒备。军营里的护教军,也全都在城内巡逻。从早到晚,旦有形迹可疑之人,都被不由分说的被抓进牢里审讯一番。

从而使得整个阿母城,都闹得人心惶惶。

这样高强度的警戒,时间长了,将士们也都疲了。但事关李承绩的安危,将士们也都不敢怠慢。以致睡觉,都很难睡得舒服。

移剌崇阿跟着笑了笑,冲着李承绩道:“三哥!日后切莫大意了!”。经过这么些时日,李承绩遇刺的经过,他也都听说了。对其只带少许护卫,就微服私访的做法,深感不满。

因而在李承绩醒来后,就第一时间告诫道。

“就是!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些弟兄可伤心死了!”,萧阿里合随声附和着,捂住胸口,做了个伤心极了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他这一番动作,反倒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李承绩满足的看着他们,心里觉得颇为温暖。

孙明熙适时摆出二哥的威严,出声道:“得了!李司务还要公事与三弟详谈,我们就不要在这儿叨扰了。”。见李大力一直侯在一旁,孙明熙善解人意的替他说出了想说的话。

因王鸣雏没来,所以兄弟里面,就属孙明熙的地位最高。其它人,也都愿听他的话。

“谢孙少爷体谅!”,李大力立即笑着行了一礼。

“那我们这就走了!三哥!待你伤养好了,定要让我们好好上场杀敌。”,扩巴斯临走之前,还唬着脸告诫道。

也是自投靠李承绩后,他们就整日想着上战场证明自己。

其实他们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在父辈的安排下,得到一个不错的前程。但男儿嘛,心中总有一股不服输的拼劲。尤其是他们这些家世优渥的富家公子,更是不愿被人质疑自己的能力。

所以眼见李承绩打下一片自己的基业后,跟随他的兄弟们,也都不愿无所事事的等着父辈给自己安排前程了。

李承绩也乐于看到这一点!

因为一个家族的兴衰,最关键的是后辈的能力。李承绩希望跟随自己的兄弟们,能够担起家族昌盛的重任。所以他很愿意看到兄弟们保持一颗上进之心,努力拼搏。

并且众人拾柴火焰高!

他还想着日后,自己的结拜兄弟们,能够帮上大忙。

因此此次春日作战,便把移剌崇阿他们都带了过来。犹记得四年前第一次见面时,他们还都是翩翩少年。包括李承绩自己,也看着非常稚嫩。

但现在,他们都是身高八尺的大人了。骑在马背上,也都是一个个骁勇善战的勇士。

时光冉冉,改变了很多人,改变了很多事。但不变的,依旧是他们的兄弟情。

想到这,李承绩心生几分感慨。就朗声应道:“行!到时候,你可别装孙子。”。

“哈!谁装孙子谁就是驴子养的!”,扩巴斯的大嗓门从门外传来。

“嘿!你还想让三弟跟你一块儿上场杀敌不成?!”,王鸣雏教训的话语也随即响起。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几个意思?!”,萧阿里合插话追问道。

随着他们越走越远,谈笑的话语也渐渐远去。

“启禀总督!刺客的身份已经查明!”,李大力看了看房内的人,禀告道。

知道他的意思,李承绩就交待了一些军务,便让护教军的统领们退下。并让竹青守在门外,不让任何接近。只有似玉,依旧坐在床榻边。

“刺客名为图吾格迪,乃是听令于山中老人的刺客。原是阿母人,十岁被其父卖之为奴,秋末才回阿母。原本家中尚有一母,但前段日子,已因染痨病而死。”。

“是受德古娜巴公主指使么?”,李承绩沉思了几许,出声问道。

李大力摇了摇头,应声道:“不是!德古娜巴公主来此,乃是追查其弟九王子遇刺一案。图吾格迪,乃是刺杀者之一。”。

在李承绩遇刺后,相关人等都被关起来了。这德古娜巴公主,自是无法逃脱。

“把她放了吧!”,想到遇刺时,德古娜巴救了自己。李承绩便想卖她一个人情,将其放了。

“可---”,李大力犹疑道。

“既然刺客与她没有干系,就别关着了。她的父汗与咱们隔着不远,若是走漏了风声,追究起来。蒲华的安宁,就要被搅扰了。”。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