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打脸第一步

小说: 星际宠婚:带着系统养萌宝 作者: 知杳 更新时间:2019-01-11 16:52:25 字数:6198 阅读进度:388/534

“赵姐,我是罗娟飞手下的艺人,星际之音这个节目对我很重要···”

去不成星际之音,她就得去陪人了。

赵佳容想着,脸上的神情更凄婉了些。

“与我何干?”赵冷岚冷嗤。

这种人她娱乐圈里见得多了。

赵佳容一噎,满腹的话被赵冷岚这句话拍的七零八落。

不过入娱乐圈这么久,她反应倒是快,半垂着头,连连摆手,“我我···我没别的意思,赵姐你别误会···”

说完,又低头期待的望了眼南姝,“南姝···”

南姝轻哂,当着她的话勾搭她的经纪人,现在反来求她?

“我帮不了你。”南姝嘴角笑意讽刺。

赵佳容瞳孔紧缩,没想到南姝会是这个反应。

“我们不是朋友吗?”

“曾经说过几句话而已。”南姝道:“我可没你这样的朋友。”

林伟松了口气,南姝不插手就好,目光移向赵佳容,语气厌恶:“赵xiao jie,你走吧,我们星际之音是不会收你的,再闹下去,我们就报警了。”

赵佳容脸色难堪又狰狞,心里头一腔怒火在游窜,她咬牙看了看南姝又看了看林伟,语气可怜细弱,“南姝,你就帮我这一次吧,你那么好。”

“而且···”赵佳容眼底隐约带了泪,“只是你一句话的事。”

让一个选手进入海选,对南姝来说再容易不过。

“那你可是高估我了。”阳光下,南姝肌肤莹莹生辉,红唇掀起,吐出的话却不是那么好听。

“我一不是风研的理事,二也不是星际之音的投资商,没那么大能耐插手别人的事。”

“再说···”南姝哂笑,“你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我为何要帮你。”

“我···”赵佳容嗫喏两下,大眼噙着泪:“我是你的粉丝,你忘了吗?”

她和南姝第一次见面,就对南姝说了她是南姝的粉丝。

赵冷岚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不屑一笑,也算是服了这姑娘了。

粉丝又如何,偶像就该义务帮你处理事情?

要都这样,娱乐圈那么多明星,岂不是都得累死。

“我倒还真忘了。”南姝随意接了句,“我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不用时刻攀着我。”

林伟站在南姝对面,接过话,“南xiao jie还不知道吧,赵佳容其实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南姝瞥眼。

“当初是我们风研公司和米陌传媒共同打造的星际之音,捧红了的人其实大部分都是要和我们风研或者米陌传媒签约的。”

话落,又想到南姝也是星际之音出来的,连忙接了句:“当然,南姝xiao jie您除外。”

南姝当初自带热度,是她带红了星际之音才对。

南姝等着林伟的下文。

“但我们也不是强迫人的公司,问过他们意见之后,才拿过合约给他们签,一切都好,偏偏轮到赵佳容的时候,她突然变卦,没签约,转而投向了星璨传媒。”

还替星璨挖了不少人过去。

这点林伟没说,只讽刺的看向赵佳容。

南姝这才明白里面还有这个缘故。

“原来是这样。”南姝膈应。

觉得自己今天就不该停下来询问这件事。

“赵姐,我们走吧。”南姝懒得再看她。

跟赵冷岚一切走了。

“南姝——”

“南姝!”

“喂!”

赵佳容在后面大声叫喊。

林伟看着南姝的身影走远,转向赵佳容,说话半点也不客气,“赵xiao jie,你是自己滚,还是我们请你滚。”

“靠!”赵佳容气不打一处来。

南姝她还真是够绝的!

说她忘恩负义,南姝也没好到哪儿去。

最后,林伟让人强行把赵佳容“请”了出去。

车上,谷雨和南姝一起坐在后座,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很唏嘘:“没想到还有这种人。”

南姝掸了掸指尖的灰,“娱乐圈还真是改造人的好地方。”

赵冷岚没什么感触,眼神望着前方:“娱乐圈这种人多了去了。”

变歪了的人也多了去了。

~

南姝去了锦华,和星璨、风研、米陌这些同是传媒公司的比,锦华多了份向阳的蓬勃朝气。

“笃笃笃。”南姝敲门。

“进。”

推开门,洁白的办公室内,楚阳正低头处理文件,听到高跟鞋在地上踏出的轻微声响,才抬起头,挑了挑眉,“难得。”

“什么难得?”

楚阳放下手上的文件,转椅在屁股底下转了一圈,“难得你这个甩手掌柜来公司了。”

“哪有这么夸张。”南姝给自己倒了杯水,笑着回道。

“锦华、锦衣、珍馐百味阁你哪样自己打理了?”楚阳怨念很重。

南姝一个老板,过的比他们员工都快活。

南姝轻笑,“这不是有你们。”

也许是这句话顺了毛,楚阳满意了,站起身,挪到南姝对面,被靠在柔软的沙发上,“说吧,来锦华什么事。”

自己又有活忙了。

南姝呷了口茶,挑眉,“默契。”

知道她来锦华是给他找活干的。

放下茶杯,南姝和楚阳聊起了正事。

聊完后,楚阳往后一瘫,“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呢?”

“肯定靠谱。”

“可网上的事情你不是还没解决吗,这么着急干什么?”

“网上的事情好解决。”

“那你还拖着?”这都好几天了。

“因为我不急。”

南姝淡定的又呷了口茶,语罢,低头看了眼白茶杯里沉浮里绿茶,皱眉:“这茶老了。”

楚阳嘴角一抽,“老了别喝!”

本来茶叶就不多,喝了还嫌弃。

南姝无奈,“你有空去翠棠苑,我给你两包。”

“好!”

楚阳答应的很快。

说完,楚阳伸了个懒腰,“就这么说定了,网上的事你能解决就早点解决,也算给我和晏平铺路了。”

···

因为这句话,在接下来的一下午时光里,楚阳有幸见到了南姝打脸的全过程。

南姝就坐在沙发上,打开智脑,开始一样样“怼”。

首先怼的就是库塔和那些无脑的医生、专家。

“说不清楚糕点酒水的原材料的是你们,现在给了你们你们又说不知道成分,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研究,问我干什么,我是专家还是你们是专家?”

说完直接艾特库塔和其他医生专家

楚阳坐在旁边看着,险些一口水喷出来。

“南姝你——”

南姝看他,杏眼红唇,神情淡淡,无端透露出一丝冷傲:“我怎么了?”

楚阳摇摇头,“没什么没什么。”

南姝怼人不是一天两天了,她开心就行。

反正最后怼赢的是她。

想是这样想,楚阳默默从打开自己的智脑,在离开南姝不远处,开始上网。

南姝的一亿粉丝不是盖的,不出三秒,评论区高楼叠起。

热评第一条:

“没错,我们姝宝是文化大师、音乐人、策划人、公司总裁、奥斯皇学生、主播,又不是医学生物学专家,老问我们姝宝干嘛?”

楚阳看完这条评论,一阵牙酸。

这位朋友,你是来秀南姝的成绩的吧?

粉丝当然是支持南姝,网友则乐得看戏。

南姝怼谁都好,只要别怼他们就成。

···

库塔和其他几位被南姝艾特的人险些气的七窍生烟。

南姝的话半点也不客气,偏偏听上去还挺有理的。

库塔依旧顽强,再次站在制高点黑南姝:“不清楚成分,就加工制作成食物,这是对联邦人的不负责。”

暗骂南姝奸商。

网上再次掀起风雨。

南姝此时的位置很微妙。

她作为食物的提供者,没有医学机构、专家愿意贸然和她站在一块,反观库塔,倒是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

但因为南姝自己的强势,导致网友只敢对食物评说几句,不敢扯到南姝身上。

南姝像是孤军奋战,又像是拥有一堆无形士兵的将军。

没人敢动她。

网上正处于一阵微妙的平衡中。

除非有人能证明食物的确存在潜在的风险,或者南姝自己证明,食物完全没有潜在的风险,不然两方各执一词,谁都伤害不了谁。

但人心不古,总有诡计频出。

下午两点。

多家机构联合发声,称根据南姝昨天提供的资料,他们研究后发现,很可能存在诱发人体病毒的成分。

要求南姝暂时关闭珍馐百味阁。

提供原食材,他们需要进一步研究。

所谓原食材,不过就是桃花、桃子、荷花、藕粉等。

楚阳冷笑:“哪有那么好的事,他们嘴皮子一动,珍馐百味就得关门,食材还得给他们送去。”

南姝浏览着网上的消息,慢悠悠的回道:“但是,看来还挺有效的。”

关系到人体健康,万一一不小心成了什么传染病毒,迅速扩散,到时候危害的可就是所有联邦人的生命。

无怪网友炸了。

“报警,封了珍馐百味阁。”

“妈啊,这么严重的吗,南姝你要不还是先关门吧,把食材给他们,好好研究。”

“我就说不能拖,结果一直拖到现在,现在好了,还真有事。”

楚阳翘着腿,“这些机构说话都不用负责的?”

随意造谣。

“你没看见他们话里面的‘很可能’吗?”南姝轻讽。

楚阳定睛往智脑上头看了看。

原话是这样的,“经过共同研究,我所和其他几个机构,初步认定,原食材内很可能诱发人体病毒。”

“还真有。”楚阳笑了,“你打算怎么办?”

南姝摇摇头,“没办法。”

楚阳瞪眼,“你认真的?”

南姝还有没办法的时候。

“我不是专业的,现在当然没办法。”

话落,南姝智脑铃声响起,是个陌生号码。

南姝接起。

“好···”

“嗯,我知道。”

“那麻烦您了。”

说了会儿话,南姝切断通讯。

楚阳问,“谁啊?”

“一区警局局长,席迅。”

“警局局长?”楚阳坐直了身体,“他来找你干什么?”

“说报警的人太多,让我赶快处理这件事,不然他们警局难做。”

“你认识席迅?”怎么还带提前知会的。

“认识。”

洛斯和陆暄带她去过警区,认识了席迅。

不过席迅能通知自己,多半不是看自己的面子,而是看陆暄和洛斯的面子。

楚阳转了转手腕,“我认识一家医学研究所,要不你把东西带到哪儿去,总不能被动。”

南姝稳稳坐着,“不急。”

“还不急?”

楚阳呲了呲牙,“在这干坐着解决不了事情。”

“你等着就行。”

楚阳顿了顿,安jìng zuò下了。

行,等着就等着。

南姝都不急他急什么。

一等就等了一个小时。

楚阳连喝了好几杯茶,厕所去了两三次,嘴巴都涩了,南姝依旧没动静。

“南姝。”楚阳急了,“网上都炸了,你还那么淡定?”

一个小时了,网友情绪越来越激烈,都快上升到人身攻击了,南姝半点不慌,还有心事跟他讨论工作上的事。

南姝终于瞥了眼智脑。

指尖在上面点动两下,忽然笑了,“好了。”

解决事情的人来了。

楚阳一头雾水,什么好了?

点进智脑一看,就见南姝转发了一条星博。

“宁科研究所的官博?”

楚阳瞪眼,“宁科研究所是不是第一家质疑你食物的机构?”

南姝点头:“是。”

“那你转发他的星博干什么?”

“你都不看内容的吗?”南姝无奈。

楚阳这才回想起自己还没好好看过星博内容,扭头,盯着那篇星博,从头看到尾。

越看越愕然。

看完后,楚阳双眼目光直直盯着南姝,半晌,憋出一句话:“南姝,你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宁科研究所?”

前几天还在网上你来我往呢,怎么今天就帮着南姝说话了。

南姝纠正,“不是勾搭上了宁科。”

“那是啥?”

“是靠人格魅力。”

楚阳:“···”

除去楚阳的震惊外,刚才慌乱仓皇的网友瞬间尴尬了。

南姝转发的星博他们看到了。

是宁科研究所官方发出的。

星博语气坚定,称所有原材料完全无毒,成分均已分析清楚,另外附上了成分表,所有成分、有毒无害一目了然。

星博末尾,宁科研究所的人还不忘感谢南姝。

谢谢南姝提供的原材料以及详细的理论知识,让他们的研究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一边是好几家机构放出的“不确定”言论,一边是宁科这个权威医学研究所放出了有力证据。

网友就算傻子也知道信哪一个。

“这就尴尬了。”

“···抱歉,我删评论去。”

“妈妈问我的脸为什么这么疼。”

“南姝打脸定律,果然谁都逃不过。”

网上的风向转变之快,看的楚阳目瞪口呆。

从南姝被质疑,到现在宁科研究所发言,不过短短一小时,网友真善变。

服了服了。

解除了危机,网友秉着“宽以待己,严以律人”优良原则,开始到各大研究结构下面蹦跶。

“下次说话之前麻烦考虑一下成吗,说严重点,你这就叫散播谣言。”

“说实话,我很怀疑你们机构的专业性。”

“因为你,我又被南姝打了一次脸。”

···

永远不要怀疑网友的实力,他总能嘲讽到你怀疑人生。

楚阳看够了,从沙发上站起,目光透过窗,落在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上。

“好了,总算结束了。”

南姝喝了杯水,“没那么简单。”

~

此时,一区某个家店里。

库塔正被人破口大骂。

“让你办这点事都不会!”

“那么好的机会,一点都不懂的抓住!”

库塔张嘴,“可我该做的都做了。”

南姝没中招他能有什么办法。

“我不管!这点不能掰倒南姝,那就换一个。”

“换什么?”

*

夕阳西下,云霞将天边点染的绮丽旖旎,夏季的风吹过,炽热温柔。

南姝站起来,“我先回去了,事情办好之后立马通知我。”

“你放心。”

夜色深深,柔软黑亮,翠棠苑里透出暖黄的灯光,直至万籁俱寂,一切陷入沉睡。

明天,会是崭新的一天。

~

战斗系比赛由于场地原因暂缓,现在场地修复好了,可以继续进行比赛。

南姝本来想去珍馐百味的,接到这个消息后,又去了奥斯皇。

四面的观众席坐满了人,南姝坐到灵植系位上,一路成功收获了各种火热的目光。

火热到南姝有些不适应,坐到徐盈身边,南姝碰了碰徐盈,“怎么了?”

她总觉得别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徐盈凑近,“我听说他们私下里搞了个赌局。”

“这可是高校大比。”

在高校里面办赌局,这些学生疯了。

徐盈摆摆手,“没什么紧要的,就是学生私下里偷偷进行的,每年都有,不出乱子学校不管。”

南姝咂舌,问道:“赌什么?”

“赌什么都有,有说赌谁会是今年的金融系第一的,有说赌哪个高校会赢的,各种各样,热闹的很。”

徐盈瞅了眼南姝,“也有赌你和东止逸谁会赢的。”

南姝微噎,“难怪。”

此时,白明凑过来,“我也参加了!”

“参加了什么?”

“参加赌局了。”白明笑的露出两排明亮的牙,“我赌南姝赢。”

“巧了,我也赌了。”徐盈道。

“除了这些还有吗?”南姝问道。

白明点头,“有啊,多着呢。”

“比如你,大家都赌你肯定是文学系和灵植系比赛的第一。”

“大家都赌你赢。”

白明摇头,装模作样的感叹一句:“这样也就没意思了。”

南姝:“···”

她身边的都是群什么朋友。

说过了闲话,南姝看向场中,“战斗系第一场应该是我和东止逸吧?”

“不重新随机匹配的话,就是了。”

“不过话说,南姝你可得悠着点,你身上可还有赌约。”徐盈继续道,“听说叶烟凉就指望着东止逸赢,好好羞辱你一顿呢。”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