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故在

小说: 玄黄方真劫 作者: 无色定 更新时间:2019-04-15 22:31:45 字数:4459 阅读进度:299/299

当冥煞踏出第八十一步时,他的身形正好从风暴的另一侧走出,压在混元金身上的万钧重担一瞬消散。冥煞好似经历一场脱胎换骨的劫数,再回首,天朗气清、风和日丽,哪里还有半点风云激荡?/>g;

蔚蓝色的天空下,海水清澈见底,不远处海鸥在水面飞掠抄过,畅快地翱翔海天之间。/>g;

“快看,是陆地!”跟在冥煞身后的船只上,有人发出一声惊呼,一众修士狂喜非常。/>g;

这横穿风暴的三个月,对沥锋会众修士来说,就好比是在悬崖峭壁上俯瞰深渊,并且两头皆无退路,他们心翼翼地护持着船只,提心吊胆之余又对眼前一切变化无能为力,全赖冥煞在前方引路。/>g;

对冥煞来说,就是经历了一场脱胎换骨,内外身心为之一新,以返璞归真的目光重新审视天地间一切事物,宁淡通彻不可思议。/>g;

至于这伏波海上巨大的风暴,冥煞也明白这就是虚灵用于隔绝十万列岛与玄黄洲往来的手段,是借助天生异种神魂法力,发动天地气机运转变化。/>g;

如果没有外力干扰消解这股风暴,很可能从此伏波海的气象将彻底变成被巨大风暴所笼罩的恶劣海域。/>g;

天生异种本就合乎某种造化玄理、自然气象而化生,如果说秘境是防止造化玄理变动而扰乱世间气数所建立的堤坝,那么天生异种就是世间气数本身显形具象,久而久之通灵开智。若是他们愿意,可以改变一方天地气象,甚至是永久改变。/>g;

冥煞并不是直接将风暴击散抹灭,不过是反其道而行,让自然气象反本归元,恢复原来最初之态。他自己脱胎换骨,也感应着这片天地脱胎换骨,一切好似重获新生,充盈着萌动的纯然生机。/>g;

冥煞不像寻常方真修士,他对境界突破一事无悲无喜,仿佛就是如此理所当然的结果,飘然回到船上。/>g;

而当他一回到船上,王驰云领着沥锋会众修士跪拜不起,有的人甚至低声啜泣,毕竟这三个月对他们来说,真算得上是苦苦煎熬。先是败退远遁,然后受困风暴,俯仰天地之间无一处可去,更谈不上未来如何。/>g;

这些修士的心性功夫大多平平,看见冥煞以绝大神通化解风暴,引领众人来到这一片新天地,怎能又怎敢不俯身膜拜?/>g;

冥煞对此无一丝感念,只是说道:“风暴已过,眼前便是十万列岛,你们自己各寻福地去吧。”/>g;

王驰云闻言连忙惊讶问道:“仙师难道要离开我们了吗?”/>g;

“难道你们连吃喝拉撒睡都要我来照料吗?你们不是要去东莱岛吗?自己找人带路就是。”冥煞有些不耐地说道。/>g;

穿弓子此时赶忙上前,也不敢起身,就靠着两手爬行与挪动膝盖,匍匐至冥煞身前,说道:“此前风暴骇人非常,扰动我等法力与感应,尚需半日功夫调息、重理方位。并且我等亦渴求仙师驾临,指点妙法。”/>g;

王驰云也在一旁附和道:“仙师远渡至十万列岛,若要寻什么人事物,或用得上我等,也免得仙师劳心费力,一应琐事,让我等侍奉仙师便是。”/>g;

王驰云看得出冥煞此次前来十万列岛有自己的用意,但他不敢问得太清楚,只是搬出自己与沥锋会众人的用处。反正方真道上那些门派尊长不也随便使唤门人弟子吗?冥煞完全可以照此行事,不必东奔西跑。/>g;

实际上王驰云就是担心冥煞彻底抛下沥锋会而自作主张,能够直接穿过如此骇人的风暴,冥煞真要自己孤身行事,天底下没有人能够拦阻得了他,王驰云也只能晓之以情理,留下这座靠山,对沥锋会在十万列岛立足起到决定作用。/>g;

冥煞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王驰云一眼,对方便觉得自己一切想法念头都无法隐瞒对方,不禁生出冷汗来。/>g;

“随你们吧。”冥煞最后只是淡淡说了这么一句,闷闷地回到船舱中。/>g;

如蒙大赦的王驰云几乎要脱力倒地,但他还是看见了一丝希望,连忙安排下去,先让船只在附近岛屿停泊,众人在海中飘荡三个月,也该脚踏实地,好好调养两天。/>g;

此外还要尽快理清眼下所处方位,好在方真修士各有手段法术,哪怕借日月星辰推演,也都可以算出自己所处位置。而在离开南境之前,王驰云便携带了海图,两相对比下,就可以知道如何前往东莱岛了。/>g;

数百名沥锋会修士来到附近岛屿,算是搭建起一个临时的营地,并且派人前往四处侦察,发现这是一片环状岛礁。涨潮时岛礁散落如星,落潮时则连成一圈,环状之中海水较深,船只可以进入其中下锚停泊。/>g;

而岛礁上除了是迥异于玄黄洲的椰林,就没有多少陆生野兽了,部分岛屿的地下有淡水,就这片环状岛礁的情况,莫说打造出修行洞府,连凡人居留都不适宜的,幸好众人只是暂时停留。/>g;

当初逃亡前,从南境诸国掳掠上船的一些普通人与婴儿,在这三个月渡海中就已经死亡过半,剩下的一些大多都病怏怏的,那些旁门修士毫不客气,直接吸收了剩余生机,将枯尸扔进海里喂鱼,也算是摆脱了累赘。/>g;

岛上的深夜除了轻浅的浪涛声,风吹枝叶摇曳声,便只有零零星星的交谈声音。大部分修士都选了静谧之地调息行功,此前三个月他们可都无此闲暇。/>g;

冥煞后来也独自登上了一座岛,天空中无一丝乌云,明亮月光照在沙滩上映照出水华微光,即便不用元神感应,也可目视眼前事物。/>g;

随意找了一处坐下,冥煞看着天上的月亮默默无言,只见月华垂降,若有若无地环绕在冥煞身边。/>g;

“不必躲躲藏藏,出来吧。”冥煞扭头说道,周身月华倏忽散尽。/>g;

不远处树荫下,王驰云有些惊惧地靠近,低着头不敢说话。/>g;

冥煞没有怪责他的靠近,沉默了好一阵,才说道:“你知道我不是郭岱?”/>g;

王驰云只觉得喉头一紧,想喘气又觉得无比窒息,明明冥煞没有散发出什么骇人威迫,可王驰云就是觉得发自内心的畏惧,怕到说不出话来。/>g;

“我确实不是郭岱。”好在冥煞也没让王驰云回答,自己说道:“我乃始族四柱之一,创世元火冥煞。你们口中的天外妖邪,是我同族,叫做运劫。现在你明白我是什么人了吧?”/>g;

“明、明、明……”王驰云下巴打颤,他只觉得全身发凉,眼前金星乱飞,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着的。/>g;

冥煞继续说道:“我来十万列岛是为寻找自己的同族,一个叫做虚灵的家伙。他……背离了我们,但我需要他的力量,在找到他之后我就要回玄黄洲。”/>g;

王驰云没想到自己会了解到此等隐秘,而始族、虚灵云云,他更是闻所未闻,以他的修为也远未到能有切身体悟的境界。/>g;

“仙、仙师所望,便是我等去向。”王驰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乖乖宣誓效忠就是。/>g;

“不,你不了解我想要做的事。”冥煞说道:“我受这世间轮回束缚,除非灭世,否则断无我超脱之机。夺回虚灵的力量只是第一步,我要彻底恢复地水风火令,然后毁灭这个世间。即便如此,你也追随我吗?”/>g;

王驰云哪里知道冥煞要做这种事,可眼下反叛,必定会遭到灭顶之灾。如果冥煞真的要灭世,那自己未来也讨不了好。反正都是死路一条,那还不如在灭绝之前狂欢。/>g;

“人,愿誓死追随仙师。”王驰云叩拜道:“从今往后,您便是吾主,是一切的主宰。”/>g;

冥煞点了点头,少有地露出欣赏神色,他抬起一根手指,一点紫焰浮现,随后朝着王驰云弹去。/>g;

紫焰入体,王驰云连疼痛都来不及感受,狂暴的力量瞬间充盈全身,将他的炉鼎筋骨、腑脏经络全部碾碎,然后经过淬炼,又再度重组,全身内外一毫一发都经过完全的升华。/>g;

冥煞其实先前在船上已经看出一丝端倪,王驰云似乎与其他人有所不同,这种不同非是修为法力上的差别,而是王驰云根本不像是这个世间的人,而是超脱仙家的化身相。/>g;

但王驰云并非冥煞所了解的任何一位仙家,但却给他一种十分玄妙的感应,似乎与自己这个身体有某种关联缘法。而那位仙家的身份自然不言自明,就是郭岱。/>g;

冥煞当然不能容许郭岱的化身相就在自己身边,但他没有直接杀死王驰云,而是用创世元火将王驰云的身心彻底淬炼,这个过程就跟郭岱当初获得混元金身相近。/>g;

王驰云何等幸运,先有郭岱融摄造化玄理,将他的修为强行拔高至元神大成,成为郭岱的化身相。后有冥煞以创世元火塑造金身、脱胎换骨,既又斩断与郭岱的联系,重新化为一个独立之人。/>g;

如今王驰云的状况十分玄妙,他既不是郭岱的化身相,也不是冥煞的化身相,甚至不是大梦之主的化身相,他就是这个大梦之世完全自立独存之人。/>g;

若论修为境界,王驰云被冥煞这么一番折腾,甚至不亚于冥煞本人,好似婴儿新生,法力神通自在俱足,获得前所未有的大自在。/>g;

看着王驰云承受自己创世元火后,并没有化为乌有、凭空消失,冥煞先是微微一怔,随后好像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语道:“果然,果然如此。”/>g;

王驰云一时间还不能领会自己忽然被提升的修为境界,他懵懂地打量着自己,随后抬头望着辽阔夜空,就像是头一回睁眼看世界。/>g;

“这……就是我吗?”王驰云说了一句自己也不太懂的话。/>g;

“你就是你,旁人不足为道。”冥煞说道。/>g;

“多谢仙师赐法!”王驰云恢复清明,连忙下拜道。/>g;

冥煞则说道:“我已经给你机会了,如果你有本事在我灭世前飞升超脱,那你可避此番劫数。若不能,便如此了。”/>g;

王驰云自知这是“有生以来”唯一一次机会,冥煞灭世决心无人可逆,而他也给了王驰云绝大的自由与恩赐。/>g;

如果说之前王驰云对冥煞的效忠,还存着自保性命、收揽权势的用心,那么如今他对冥煞则是彻底臣服、再无二心。/>g;

而且冥煞还毫不藏私,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将郭岱留下的修行感悟与王驰云分享,指点他日后修行,哪怕冥煞的境界并不比王驰云高明太多。/>g;

可两者终究还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冥煞法力深厚无际,即便长生高人也难撄其锋。/>g;

沥锋会修士在环状岛礁停留了三五日,既然冥煞不催促,众人也安心修养,然而却忽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g;

原本风暴未消散时,周遭海域风高浪急,寻常船只根本无法通行,天地伟力前修士法力也不值一提。可如今风暴消散,伏波海重归平静,十万列岛方面的感受应该尤为强烈,果然就派出船只来搜查海面。/>g;

而当十万列岛的一支舰队看见沥锋会修士的船只后,没有丝毫提示告诫之语,居然直接发射火箭。/>g;

岛上船上尽是方真修士,哪里会惧怕这等攻势,而且他们也早就耐不住寂寞,一个个正摩拳擦掌,欲一展身手。/>g;

冥煞向来是不管事的,他全权交由王驰云打理,如今王驰云修为进境,信心更是倍增,也不用驾船,直接率领一批修士凌波御风,三下五除二便将对方船只击沉,顺势将对方船队上的人掳走。/>g;

其中一名像是领头船长般的人物,直接被折断手臂,扔到王驰云面前,众人还没问话,他便叽里呱啦地叫骂起来,既有玄黄洲的官话正音,也有十万列岛的土语,不过都是骂人的污言秽语,让人不禁感叹,还是脏话最容易学。/>g;

王驰云听得不喜,一脚将这土人踹倒,问道:“说,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攻击我们?!”/>g;

对方不依不饶地骂道:“一群没的龟儿子!神主说了,凡是从北边来的,统统都要杀了祭海!”/>g;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ilil}》,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