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劫狱

小说: 邪王宠妻:冷妃医天下 作者: 半世笙箫 更新时间:2019-02-11 17:41:17 字数:3322 阅读进度:725/743

“皇后娘娘所言极是,一切确实是臣考虑不周。”说话间,李彦瑾从身后掏出手帕,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虔诚的跪倒在地。

“请求皇后娘娘安排。”

娇妃顺势跪在地上,害怕昭合欢会重则罚李彦瑾,她虽然刚刚与李彦瑾发生争执,可内心里却是十分敬重父亲。

“皇后娘娘,这一切……”

“我知道李大人心中仍有遗憾,若是李大人未能手握重兵,开疆扩土,怕是心里有愧于先帝。”昭合欢一语中的。

李彦瑾身子一动,踉跄着蹲在地上,没想到在关键时候自己的心思被眼前的女人看透。

他泪洒石板,颤抖的抬起手指了指昭合欢,双手交叠放在额头,重重地磕到石板上。

“臣有愧于先帝,若此生不能开疆扩土,保卫南陵,此后无颜面对先帝。”

昭合欢苦笑着摇摇头:“李大人说的对,你确实愧对于先帝,你是否知道,自己哪里有愧?”

“还不是我没有开疆扩土,我身为先帝的老臣,生生世世辅佐君王,可如今就连区区北燕都敢觊觎皇位,这难道不是老臣的过错吗?”李彦瑾叹息。

昭合欢急忙打断他的话:“李大人此言差矣,李大人所做的一切都在往南陵考虑,只是有一点你做错了,那就是你从来不应该站在虞南王的角度考虑问题。”

“虞南王虽然是先皇的胞弟,可他心思并未单纯,只想利用你取得南陵的主权,那你是否知道?若是此时开战,将会有什么后果?”昭合欢循循善诱,温言细语晓以利害。

李彦瑾双眸微睁,自然明白昭合欢所说的话,颤抖的解释:“自然会挑起一场大战,到时候南陵的百姓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昭合欢微微点头:“不仅如此,就连周边的一些小国也会联合,共同对抗南宁,难道李大人让南陵成为众矢之的吗?”

此话一出,李彦瑾紧张的握紧拳头,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他这才明白,自己所谓的大义名分,只不过是他的自私。

他如今已经年老,深知自己并不能辅佐燕北行几年,可如今南陵是风调雨顺,但并未扩张,他心里仍有个疙瘩。

有天晚上,虞南王偷偷潜入府中,向他诉说自己的计划,二人一拍即合。

如今想来,虞南王只想取而代之,并未想真正代替燕北行开疆扩土,又或者等将来有一天他坐上皇位,第一个别拿自己开刀。

燕北行和昭合欢如今循循善诱,让他晓以利害得知真相,而并非强行压制到天牢。

想到自己刚刚在门口所说的糊涂话,李彦瑾抬手打在脸上,泪水氤氲在浑浊的眼前。

“皇后说的极是。”

娇妃听到清脆的响声,急忙抓住李彦瑾的手腕,拼命的向昭合欢磕头认错:“一切都是臣妾的错,是臣妾叫李大人进宫的,还请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一定要念在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千万不要杀头。”

昭合欢捂嘴偷笑,主动上前将二人扶起身,轻轻拍打在李彦瑾的肩膀:“李大人虽是年迈,可心里都在为南陵的未来考虑。本宫身为皇后,自然尊重老臣,绝对不会轻易治罪。”

李彦瑾缓缓的站起身,长叹一口气,娇妃看在眼里,嘴角僵硬的扯出一抹笑,她并不清楚刚刚二人所说的话但她知道,皇后娘娘并未治罪。

昭合欢已经把话说的明了,不想在此时打扰李彦瑾和娇妃二人相聚,便转身离开。

直到看着纤细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李彦瑾双腿一软,蹲坐在椅子上。

“女儿,看样子以你的实力根本就没办法与皇后娘娘相提并论。”他原本是想送女儿入宫,时刻伴随皇上身边,处处提点皇上万不得犯错。

可没想到皇上的心思完全在皇后娘娘身上,即便是到如今过去多年,皇上从未变心。

自己的女儿在后宫毫无立足之地,他才费心思想投靠虞南王,却不想如今,终于明白,皇上为何处处偏袒皇后娘娘。

“阿玛说的极是,皇后娘娘深明大义,并非常人所能及。”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娇妃急忙扑到李彦瑾怀中,失声痛哭,丝毫不掩饰心里的恐惧。

“阿玛千万不要听从虞南王的安排,他就是想骗阿玛。”

李彦瑾颤抖的抱着娇妃的肩膀,轻轻拍打,苍老的面庞动容。

“你说的对,阿玛应该为你做榜样。”

昭合欢从宫里出门,长长的舒口气,心里的石头松动,落在地上。

夏荷在身后并不理解昭合欢的做法,不由得上前小声询问:“皇后娘娘刚刚听到如此大逆不道的话,难道不生气吗?”

“生气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我知道李彦瑾并非心狠手辣之人,他并不是有意在朝堂顶撞皇上,所以只要晓以利害,他必定会懂皇上的意思。”昭合欢抬头看蔚蓝的天空,一朵云彩飘过,遮住了本来的光亮。

“就像是此时,云彩遮住了阳光,看阳光中就是阳光,绝不会被黑暗所替代。”

夏荷似懂非懂,微微点头同意昭合欢的做法,如今已经解决了李彦瑾,看样子此时李彦瑾绝对会动用关系,压制一些臣子。

“如今是时候向皇上道喜。”

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快步向前走,嘴角的笑意丝毫不减。

不知不觉间已然过去三日,海疆的士兵蠢蠢欲动,此时的天牢中,虞南王被关在牢房里,焦灼的握紧拳头打在木桩上。

“快把皇上叫来,我倒是要看看,他以什么名义将本王关在天牢中。”

燕北兴冷哼一声,挑起眉头故意刺激着虞南王:“谁能想到在朝堂上高高在上的虞南王,如今锒铛入狱。罪名居然是勾搭皇上的妃子,真是恬不知耻。”

虞南王气得额头青筋暴突,谁人不知他可是当今皇上的皇叔,更是拥有封地的第一位亲王,却不想此时居然以如此不堪的名誉被关在天牢中,若是此事传扬出去,直接让人名誉扫地。

“本王是去看我的亲生儿子,这又有何不可?皇上……”虞南王厌恶的啐上一口,并不想再多做解释,他被关在天牢中,已经整整三天未吃饭。如今有气无力,说上几句话便气喘吁吁的,蹲坐在稻草上。

燕北兴不屑的撇撇唇,活动着手腕,故意挺了挺胸膛:“如今海疆群龙无首,若是此时出兵,必将会……”

挑衅的声音气的虞南王脸涨成猪肝,他厌恶的啐一口,冷漠的打量着燕北兴。

“那又如何,你若是真敢动我,海疆的人绝不会放过你。”虞南王颤颤悠悠的说完话,大口的喘着粗气,扶着桌子坐到板凳上。

却不想此时凌厉的声音响彻天牢,只见一黑衣人,突然闯进天牢中,拿剑直接刺向燕北兴。

燕北兴身子微微一转,躲避攻击,拿刀直接刺上前。

黑衣人灵巧转开,拿剑拼命向上攻击,一时间,二人打得难舍难分。

虞南王一眼认得出来,黑衣人正是狼烟。

他嘴角丝毫不掩饰笑意,兴奋的站起来双手死死地抓着木桩:“快从他腰中抢钥匙。”

狼烟闻言反手将燕北兴压在身下,从他腰中拿起钥匙,奋力的劈燕北兴的肩膀。

燕北兴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黑衣人迅速救走出虞南王,打量着他身上并无伤口,舒了口气。

“拜见虞南王。”

虞南王推开狼烟,奋力的踢向燕北兴,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居然敢不给老子饭吃,你这是好大的胆子。”

狼烟急忙将虞南王拉到一边,微微蹙眉,说出心中的担忧:“末将已经了解到情况,只是如今,若是此事传扬出去,必定会使王爷失了人心。”

虞南王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没想到自己聪明一世,居然栽倒在孩子手中。

“可我真的很想要回孩子,你也知道本王妻妾成群,却是只有七位公主。唯一生的儿子还被燕北行困在空中,你说,我又如何甘心?”

狼烟在一旁劝解:“末将知道,可若是皇上将此事传扬出去,到时候,所有人便会认定王爷有过错,就连在朝堂上支持王爷的人,也会纷纷倒戈。”

虞南王又何尝不知道,可他如今进退两难,若是不肯走,那也只能被燕北行押在天牢中。

今日,若是他跟着狼烟离开,燕北行在朝堂上说明此事,支持他的人也会倒戈。

“那你意下如何?”

“听从王爷的安排。”狼烟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举起手中的剑。

虞南王长长的叹口气,灼灼的目光看着阴暗天牢的台阶,垂在身侧的双手死死握成拳头。

“一定要走。”燕北行可憎的面庞浮现在脑海里,他一想到自己若是执迷如此,必然让燕北行有可乘之机。

“先回到海疆在做结论。”虞南王说话间闪身离开,临了从侍卫的桌上拿起烧饼,狼吞虎咽的塞进嘴中。

燕北兴听见身后的动静完全消失,龇牙咧嘴的睁开眼睛,揉了揉刚刚被虞南王踢到的手腕。

“该死的,要不是皇上的命令,我绝对将你一刀劈了。”燕北兴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回宫向燕北行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