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九幽地府

小说: 炎帝诀 作者: 踏星追月 更新时间:2018-11-30 17:50:13 字数:3248 阅读进度:91/488

可是他绝对想不到,今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决定这场战斗胜败的关键,尤其是夫易和李靖这两个散仙境,在关键时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前期若不是夫易爆发的压制,也不可能有围攻中行说的机会,后面若非李靖在大战中剑挑藏风葫芦,韩德让也不会那么心神失守,最终败于他手。

“依道友看,现在该如何是好?”卫子夜问道。

渡厄真人捋了捋长须,沉思片刻道:“贫道对于天眼之术也是不甚了解,不过早前年翻阅一部古籍,上面似乎记载破此禁术,道友请随我去查阅一番。”

于是卫子夜与渡厄真人便赶往藏经阁。

就在这时,夫易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将封天镜从乾坤戒中取出,随后施法对张天宇扫下一片霞光,这霞光有返本归源之效,应该能破此幻术。

谁知霞光闪过之后,却不见张天宇有何动作,想必是失败了。

看到如此结果,晨露不由叹了口气道:“这个办法似乎行不通。”

夫易同样无奈道:“只是试试而已,倘若真这么简单破去,也就不是禁术了。”

二人无奈只得站在此处等待。

片刻后,卫子夜二人回转,夫易连忙上前问之。

卫子夜回道:“破解此禁术的方法有一种,即为天眼神通,此术乃是我玄门秘术,修炼之人少之又少,反倒是西方教多些,可惜西方教在千年前被魔族所灭,现在世间虽也有幸免之人,恐怕一时也不好找。”

“那……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夫易不甘心道。

渡厄真人道:“传说中地府中有西方地藏王,擅长天眼神通,若是能得他帮助,应该可解此术。”

“地府?这个世界真的有地府?”夫易不由一愣,随即反问道。

卫子夜点点对头道:“地府自然是有的,只是地府不同于仙庭,仙庭是三清道祖集大神通开辟,而地府却是天地浑然自成,魔族入侵后,地府应该是天地间最安全的地方了。”

夫易不解道:“那魔族为什么没有侵犯地府。”

渡厄真人笑道:“地府有法则,出气的人是进不了地府的,魔族不修元神,入不得地府。”

“哦……”夫易这才恍然大悟,连忙道:“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想要去地府的话,便要元神出窍?”

卫子夜点点头道:“不错,所以这次,由我和渡厄道友前去请地藏王前来解救他们,你们在此处护法。”

夫易虽然有些不甘,但是却也没有办法,他虽然是半步地仙境,却是实实在在的散仙境,还不能出窍,而且就算是达到地仙境修出阴神,那阴神并非实体也没什么用。

随后,卫子夜将巽风槎收了起来,槎上五人全部安置于青云殿中。

青云殿气势磅礴,上面满上岁月的痕迹,当夫易进入青云殿时,浑身突然感觉一颤,仿佛被电击一般,尤其是当他看到大殿中竖立的三丈铜像,隐隐间似乎与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不过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的事,当他再去感应之时,却是消失一空。

卫子夜与渡厄真人并坐于神像之下后,开始入定并施展元神出窍之术,只是一柱香的功夫,便看到两个与本体一模一样的人从体内飘了出来,除了看上去有些模糊之外,与真人无异。

此时正好太阳落山,卫子夜与渡厄真人各自纷咐夫易二人和青云门十八名弟子之后,二人便消失不见。

说是护法,其实也是无事可做,毕竟此乃青山古派,世间少有的安全点之一,于是夫易正好趁此闲暇时间打坐修炼,自从自白云山出来,还没有好好修炼过,正好这些日子长了不少见识,此处灵气又充沛,举许能一举突破地仙境也说不过。

晨露同样受卫子夜之益,一举突破散仙境中期后也没有时间巩固境界,此时也是盘坐于运转《天符经》。

青云殿内一片寂静,暂且压过不表。

且说卫子夜与渡厄真人出了青云殿之直往青云山门户,随后下了青云山,往丰都古城遗址赶去。

丰都古城距离青云山有百里之遥,二人此时是元神之体,遁术不比本体,直到接近子时,才赶到丰都古城遗址。

地府乃是天地自然形成的一界,入口只有两个,分别为丰都和不周山,不周山在魔族统治的境外,二人不便前往,故选择了丰都遗址这条路。

二人到达丰都遗址后,渡厄真人道:“道友可知地府入口在何处?”

卫子夜摇摇头道:“我也没有去过,自然不识此路。”

渡厄真人不由尴尬一笑,只得与卫子夜在这一片不断徘徊寻找线索。

谁知,子时刚到,远处突然闪现出两道黑白玄光,卫子夜当即大喜道:“有了!”

二人随即向黑白玄光处遁去,当二人停在玄光前,却发现这两道玄光居然是二人的遁光。

只见此二人一人身穿白衣,身材高高瘦瘦,面色惨白,口吐长舌,脸上挂着笑容,其头上官帽写有“一见生财”四字,正是世人所知的白无常。

另一人,面容凶悍,身宽体胖,个小面黑,官帽上写有“天下太平”四字,却是世人所说的黑无常。

卫子夜博览群书,倒是看过有关二人的传说,书中记载,这白无常名曰谢必安,黑无常名叫范无救,据说二人自幼结义,情同手足。

有一日二人相偕至一桥下,天将下雨,谢必安要范无救稍待,回家取伞,谁知就在他走后天地变色,雷雨倾盆,山洪暴发,范无救却是不愿失约,最终被河水淹死,不久后谢必安取伞归来,不见了范无救,谢必安痛不欲生,随即吊死于桥柱。

天地有感兄弟情深,阎君受命于天,封其为黑白鬼神,专司勾魂之职,在整个地府中的地位仅次于阎君。

黑白无常出得地府之后,便见眼前出现两道人影,此二人浑身仙气缭绕,绝非生魂之相,分明是一派得道高人的模样。

黑白二使行差数千年,自然是八面玲珑,看到二人也不骄燥,随即作辑行礼,白无常谢必安道:“不知两位上仙前来有何要事,若是有用得着我兄弟二人的,尽管吩咐便是。”

卫子夜二人哪里想到两位地位超然的地府使者,会对二人这般客气,二人随即还礼,卫子夜笑道:“我们二人此来是为寻地藏王帮个小忙,可惜不识路,还请二位神君能为我二人指条明路。”

但是,黑白二使听到卫子夜之言,脸上明显不悦,也不知是不愿意二人前往地府还是因为别的。

卫子夜何等聪明,二人神情自然看在眼中,随即道:“两位神君可有不便?”

范无救随即回道:“来我地府,却寻那秃驴?真当我九幽之境是那秃驴做主吗?”

范无救此言一出,卫子夜瞬间恍然大悟,原来二人是因此不悦,早先便听闻地府与西方教有些不对付,但是西方教在中古之时盛极一时,地府也只能避其锋芒,如今西方教被魔族灭教,地府自己重掌无上权威,此时谈起地藏王,黑白二使不悦倒也在情理之中。

卫子夜随即笑道:“两位神君误会了……”

卫子夜随即将一众人等身中禁术灭世蜃瞳,但是眼下修行天眼通的人却是屈之可数,听闻地府有地藏王擅长天眼神通,才冒昧前来,并非是抬举地藏王而小觑地府。

听得卫子夜做出这番解释之后,黑白二使颜面这才缓和一些,范无救冷声道:“我地府人才济济,所谓灭世蜃瞳可怕也只是对于你们凡界修士而言,我地府能解此术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二人随我兄弟走一遭便是,至于能不能说服其中任何一位大能,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卫子夜二人一听大喜,连忙谢道:“多谢二位神君成全,他日若是有用得差我二人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谢必安笑道:“我兄弟二人常在凡间走动,常遇修士阻碍确实麻烦,若有两位上仙相助,倒是能省一些麻烦,二位上仙也可借此积一些善果,日后可抵天劫之威,倒也不为一件美事。”

二人一听顿时大喜,连忙再次谢过。

黑白二使随即将手中杀威棒与哭丧棒往方才出来的地方一指,便看到地面凭空出现一幅玄之又玄的图案,谢必安笑道:“这便是九幽入口。”

说着二人往那图案上一站,便凭空消失,卫子夜二人连忙紧随其后立于图案之上。

紧接着,二人眼前一花,便出现在一座巨门前。

此门高九十九丈,浑身黑气缭绕,即便是二人有着天仙境的修为,也难识其真身。

门口有两位神将,身高三丈有余,身披黑色铠甲,各持一杆三丈有余的长戟,杀手腾腾立于巨门前,一见二人,两杆长戟直接将其拦下,同时大喝一声,道:“此乃九幽地府,闲杂人等不得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