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最可怕的敌人

小说: 炎帝诀 作者: 踏星追月 更新时间:2019-01-29 01:20:21 字数:3292 阅读进度:228/488

“你们……你们居然敢杀我的孩子,我要将你们统统陪葬!”就在这时,一道极其尖锐阴森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声音中充斥着极怨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李凌峰壮着胆子道:“什么人装神弄……”

“啪!”

李凌峰话音未落,便听一声清脆无比的耳光声响起,再看之时,脸上便多了一个五指鲜明的巴掌印,嘴角随之渗出一溜鲜血,李凌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接着,众人只觉眼前一花,鬼车身旁边便多了一个身穿素灰色长裙,及腰长发随风飞扬的女子背影。

看着眼前之人,众人只觉得仿若身临冰寒的冰狱一般,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直入骨髓。

夫易冷哼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女子对于夫易的寻问不理不睬,就那样静静得看着九头鸟的尸体,但是那股冰寒之气越是越来越厉,晨露反应过来之时连忙施展“极地仙法”将众人罩住,但是依然无法抵御这股寒意。

这……不是错觉!

就在这时,众人惊异的发现,他们呵出来的气犹如白雾一般缭绕,先前因为紧张渗出的冷寒亦凝成一颗颗冰珠沾在脸上。

夫易心脏处的火苗随之跳动三次,体内灵气疯狂运转,于身体之外施放出三寸赤焰,这才感觉暖和了许多。

朱雀的神焰同样外放,同样是三寸赤焰护体,任寒气如何翻滚,都不能再侵蚀其身体。

二人就这样站在那里,如两个火炉一般,众人当即感觉到一股暖流自丹田而生,只是二人的火焰仅供自保,根本不足以对抗这股寒流,其他五人依然冻的直打哆嗦。

“疾!”看到身边之人全都冻的嘴唇发紫,夫易连忙将封天镜祭于头顶,施展离卦本源之力“离火焚天”,只见一道火光从镜面宣泄而下,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罩罩于“极地仙光”之外。

火焰仿若有生命般不断跳动,一股股热浪如波涛一般不断向外涌动,将那可怕的寒流不远推向运处。

“咦?”

那女子似乎感觉到了异样,随即发出一声惊疑之声,这才缓缓回过头来,看到火焰之上的封天镜时,眼神中满是狐疑之色,直直愣在那里好一阵子,这才回过神来,惊讶一声道:“轩辕仙帝之宝!封天镜!”

女子此言一出,瞬间于众人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就算是夫易等人,也只是从各种记载中大概推断是轩录放机仙帝之物,至于李靖和诗云,更是只知道此法宝厉害,都不知道其来历,没想到被眼前这位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女子一语道破。

一时间,二人看向夫易的眼神也有些变化,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夫易和他们看上去年纪差不多,居然有如此机缘,先得轩辕仙帝神器“封天镜”,就在先前,又得到了神农大帝的神器“神农鼎”,而且还有神农大帝座下两大神兽认主追随。

这得是多大的机缘还能受上天如此宠幸?

夫易惊骇道:“你认得此宝?”

那女子突然哈哈大笑一声道:“真是天不负我,今日居然让我遇到轩辕老狗的后人,受死吧!”

此言一出,夫易心中顿时一寒,原本以为对方知道后会忌惮,却不想此人似乎与轩辕仙帝有些矛盾,很明显现在将他当成轩辕仙帝的后人。

只见女子右手缓缓平举而起,周身寒气随之凝聚于掌中心,化成一柄晶莹乔剔透的三寸冰剑。

“去!”

女子轻喝一声,冰剑随即拖着一条仿若冰晶长虹一般的尾翼不缓不疾往封天镜直直飞来,煞是好看,只是夫易等人却是没有心情欣赏此等美景。

此女既然能一眼便认出封天镜的出处,就绝对不可能是试探型攻击,所以此剑虽然看上去华丽不实,然而必定是暗藏杀机,再结合其一身深不可测,犹在卫子夜之上的修为来看,由此不难断定,此剑必定是返璞归真,无上神威敛于其内,就如卫子夜的雷丸,将庞大的雷电压缩成只有弹丸大小一般。

夫易不敢大意,下意识选择了避让,将封天镜升起三尺左右,却不想那柄冰剑居然如长眼一般,居然划出一道华丽至极的弧线,继续朝封天镜飞去。

夫易顿时冷汗直流,正要催动封天镜直接以火光迎击冰剑,却有李凌峰和晨露直接将东皇钟与五色神石同时祭起,直接向冰剑阻击而去。

“不可!”夫易大惊失色,连忙出言阻止。

不想却还是迟了一步,只见二宝各化成一道金光和五色神光,已与冰晶小剑撞在一起。

“铛!铛!”

紧接着两声轻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东皇钟与五色神石当即被击碎,化成无数冰屑扫落尘埃,在阳光的照耀下,幻化出一道美轮美奂的七彩长虹。

李凌峰和晨露当即愣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两件法宝虽然只是白衣书生的仿制品,但是此次神农架中一行,对于这两件法宝的品阶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虽然离真正的太古神器有十万八千里远,但是在如今这片天地中,也算得上是不可多得的上等法宝。

如今面对女子这柄看上去毫无威力的冰剑,居然一击便被其毁去,而是那柄小剑反而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依然不缓不疾往封天镜而去,二人着实是又惊讶又心疼。

朱雀看在眼中,连忙将险险脱手而出的风雷双珠强行收了回来,一旁的诗云,也是暗自庆幸一番,幸亏她出手慢了一步,否则就连师姐这一口仙剑也要毁去,她也见识过东皇钟和五色神石的威力,她可不觉得她的仙剑比得过二人的法宝。

朱雀和诗云倒是没有因法宝毁坏而肉疼,但是那柄冰晶小剑此时离封天镜却只有不足两丈的距离了。

夫易连忙手捏仙诀,一出手便是最强的四象本源之力中的火之本源。

夫易的灵气疯狂的向封天镜中涌去,换来的收益也相当之明显,只见一只一寸大小,与朱雀本体一模一样的火焰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从镜面飞出,火焰朱雀迎风便涨,飞出三尺之时已长成两丈左右。

朱雀看到这只完全由火焰构成的朱雀之时,眼神中瞬间闪现出道道精光,随即猛吸一口气,从口、鼻、眼中喷出朱雀神焰往那火焰朱雀而去。

火焰朱雀收入了这团朱雀神焰之后,身形再次暴涨一倍,如此同时,那柄冰晶小剑也终于与之相迎。

二者相撞,无声无息,但是却形成了两方完全对立的世界。

火焰朱雀这边,熊熊烈火仿若无穷无尽一般气势滔天,直接将整个天地映成一片赤红之色。

而冰晶小剑那一边,也终于显现了它真正的威力,只见火之世界的另一边,直接被玄冰覆盖,用冰封万里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女子似乎也没有想到夫易居然以地仙境的修为将封天镜发挥出如此威力,脸上露出一丝惊疑之色。

不过,也尽尽是一丝而已,而且那一丝惊疑随之变换成了不屑,只见她右手往冰剑轻轻一指,天空中随即落下无数冰屑,紧接着这些冰屑便如被冰剑召唤一般,纷纷向冰剑飞去。

冰屑越来越多,仅仅三个呼吸,那些密密麻麻飞向冰剑的冰屑居然化成一股惊天动地的龙卷风,仿若一头庞大无比的冰龙,朝着朱雀张牙舞爪而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众人心中顿时如临冰渊!

女子这样的修为,便如朱雀先前体内那神秘女子一般,根本就不属于这个时空!

怎么办?

感觉到前方越来越大的压力,崩溃只是时间问题,夫易脑中随即飞快转动,不断寻思着下一步对策!

但是,直到火焰朱雀身形越来越小,仅剩不足一丈之时,依然没有想到任何对策。

一时间,气氛变的死气沉沉,谁都知道,在火焰朱雀消失的那一瞬间,便是他们生命的终点。

他们不甘心,但是那又如何?

不甘心,不屈服,并不代表他们能改变眼前这一幕的能力。

不过,这些人中不包括张天宇!

也真不愧是卫子夜都钦佩的晚辈,就在他人全部万念俱灰之时,唯有他此时双眼紧闭,脑中飞速转动,眼前死期已只剩秒计,却还是没有放弃。

“神农鼎!”

就在火焰朱雀即将崩溃之即,张天宇突然睁开双眼,对夫易大喝一声道。

神器,他们并不是只有封天镜一件!

封天镜擅长攻伐,虽然是神器,但是它对于灵气要求相当之苛刻,以夫易现在的修为根本发挥不出其威力的十之一二。

但是神农鼎不一样,抛去其功效不说,就单单神农鼎本身就是一件举世无双的防御神器,非仙帝境修为的修士以封天镜这等同等阶的杀伐神器攻击,绝对可立于不败之地。

故而,眼下众人再次躲入神农鼎中,绝对是最好的对策!

当然,这也是他们唯一的生路。

夫易不敢怠慢,随即唤出神农鼎,施放火焰分身将神农鼎盖掀开,众人连忙各自施展“壶天”之术跳入神农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