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鬼上身?

小说: 炎帝诀 作者: 踏星追月 更新时间:2019-04-23 09:38:30 字数:3261 阅读进度:412/488

正待夫易再次施放灵气助虎子入鼎之时,虎子却连忙摆摆手道:“大哥,别!”

“怎么?”夫易不由有些意外,连忙问道。

虎子指了指胸前兵服上的“兵”字道:“有这身狗皮,我们出城能少很多麻烦。”

“哦……”夫易顿时恍然大悟,虎子虽说只是这福安城中最低级的兵卒,不过好怠也是走狗一员,有这身狗皮做为掩护,他们出城定然和入城时一样方便不少。

但是眼下人有些多,行动的确有些不便,尤其是晨露几人还是不可多得的佳人,眼下被他们诛杀的魔兵,正是因贪图几人美色才尾随而至,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夫易连忙将自己想法说了出来。

四人听后晨露和黛卿姐妹倒是没有异议,只有凤瑶有些不情不愿之外,只可惜如今形势所逼,无奈之下,只得一同钻入神农鼎(此前,为防止这样的意外发生,夫易已经将壶天之术传授予姐妹二人,故而也不会拥挤)。

夫易这才合上鼎盖,将神农鼎收入乾坤戒中,对虎子道:“事不宜迟,我们快走吧。”

虎子只是一介凡夫俗子,如今惹到了魔兵,哪里还敢在此停留,见夫易准备妥当,连忙率先跳出门外,跨过魔兵尸体顺着楼梯往下狂奔,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转到了五楼。

夫易笑了笑,连忙飞身而下,只一瞬间便超越虎子挡在他身前,随后低声道:“虎子,不要着急,要是让别人看出来的话就麻烦了。”

虎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放慢脚步,不过脚上速度放慢了,心中的慌张劲却是平静不下来,仅仅走了两层,也就是四楼的时候,便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说来也巧,刚刚下到四楼之时,便正好碰到对门的邻居归来,是一个年约三十五六的男子,衣着与虎子大置相似,看情况也是城内守卫,看到虎子气喘吁吁的样子,笑着打招呼道:“早啊……”

“啊?”虎子被这一声吓的屁滚尿流,腿一软险险栽倒在地。

“定!”正在虎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之时,只听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喝,那男子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皮子都不眨一下,正是夫易施展定身之法。

看到虎子还在发愣,夫易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快走吧。”

“他……”虎子不由有些迟疑。

夫易自然知道他的想法,只是如今他们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里还有闲心去管他人死活,只得苦笑一声道:“我这鼎空间有限,若是修仙之人的话还好,但是换做你们这些凡人的话,最多只能将三个,所以他是生是死,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只可惜,夫易会错了虎子的心意,其实虎子想说的是,为什么不将那人杀掉以绝后患,不过夫易既然这么说,他也不好意思再问,只能加快脚步快速往楼下走去,企图赶在那男子恢复正常,上报魔兵之前逃出城去。

毕竟在生死面前,人人都是自私的!

虎子出了小区后,便赶紧招来一辆马车,载着快速二人往福安城北门行去,毕竟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于快速奔跑,难免招来是非。

接下来的路程倒是相当顺利,果然如虎子所料,二人到了城门之时,因为虎子有狗皮在身,那些狗腿子并没有为难他们,尤其是在收了虎子的好处后,只是短短寒暄了几句,便放二人出城。

待到出城后,虎子一颗提在噪子眼的心,这样落了下来。

夫易看在眼中,却没有嘲笑他,因为当年他从幽冥矿场逃出来的时候,和现在的虎子又有什么差别?

待到离城门已有八九里之时,夫易觉得这马车的速度实在有些太慢,连忙喊住马夫,与虎子下了马车。

“你怎么不付他钱?”看到虎子并没有付车钱的意思,夫易不由有些疑惑,虽然二人已逃出福安城,但是毕竟没有多远,若这马夫心中不忿,回头打小报告的话,不免会有些麻烦。

却不想,夫易此言刚出,那马夫连忙哆哆嗦嗦道:“能为军爷效力实乃小人之荣幸,不用钱,不用钱……”

虎子似乎对马夫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连忙接着夫易道:“哥,我们先走吧。”

夫易虽然少在人族城池之内走动,却也不是傻子,再加上先前在久安城中时,在卓阳的带领下已经见识过这个世界的黑暗,所以这各中缘由瞬间明了,随即点点头道:“他们也不容易,等我们办完差事回来的时候,你一定要记得照顾他一下。”

“这个小弟自然懂得。”虎子连忙点点头道。

听到军爷应承要照顾他,那马夫顿时感激涕唳,慌忙双手抱拳,深深鞠下一躬道:“多谢军爷,小的……”

虎子现在是逃难,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十万火急的大事,听到马夫废话连篇,直接不耐烦道:“好了,爷知道了,快滚吧!”

马夫见虎子生气,果然不敢再废话,连忙跳上马车掉头斩转福安城方向而去。

夫易看着马车,长长叹息一声道:“都是人,何必这般尖酸刻薄。”

马夫畏惧子,正如虎子畏惧夫易,听到夫易这么说,虎子心中不禁有些害怕,连忙狡辩道:“大哥,并非小的尖酸刻薄,只是如果不这样的话,他难免会起疑心。”

夫易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这是在狡辩,只是先前毕竟受其恩泽,再加上他只是一个凡人,所以也没有和他计较,随即摇摇头道:“算了,不说了。”

说罢,将神农鼎从乾坤戒取出,掀开鼎盖将内中五人全部放出。

看到连他老娘也放了出来,虎子不由大禁失色,随即跪倒在地道:“上仙,小的知错了,您可千万不要将小的扔下,否则小的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虎子他娘看到虎子这般模样,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却也知道必定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否则虎子也不可能跪拜哀求,连忙也是有样学样,跪拜在地帮虎子说好话。

夫易等人此去丹霞山凶多吉少,自然不愿带着二人犯险,却不想虎子会错了意,以为是先前对马夫所为让夫易恼火这才打算将他们扔下。

夫易连忙将二人搀扶起来向二人解释清楚,只是,也不知虎子是根本就不相信夫易所言,还是宁愿跟着他们冒险也不愿意留在这荒山野岭自生自灭,总之无论夫易如何表述此行之凶险,虎子都是一门心思坚持要跟着夫易。

夫易眼见拗之不过,再加上先前的确受了这少年的恩泽,只得长长叹息一声,答应了带他们娘俩一起走。

不过,丹霞山离此处尚有些三百里路程,带着两个凡人的确有些不便,随即让二人进入神农鼎。

却不想,黛卿将其拦住,告诉他前面五十里左右还有一个隘口,若是有虎子这身狗皮相助的话,或许可以减少许多麻烦。

于是,晨露等四女和虎子他娘再次钻入神农鼎,由虎子带路领夫易前往隘口。

此时,官道上来往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夫易不便再施展仙法,随即与虎子不紧不慢往隘口行去。

“对了……你先前为何帮助我们?”夫易一时无聊,想起先前虎子突然跳出来帮助他们的行为有些怪异,随即出口寻问。

虎子听后一张被晒成古铜色的脸,顿时红至脖腮,支支唔唔道:“这个……大哥……你就别问了……”

夫易经历了这么多,对于察言观色也是颇有心得,瞬间便明白,这小子肯定是觊觎晨露美色所置,不由有些不悦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过先前想想也就算了,以后……”

还未等夫易说完,虎子连忙道:“大哥放心,以后小的肯定不敢再多想!不过……”

“不过什么?”夫易问道。

虎子摇摇头,支支唔唔道:“没事在……也许是我多想了……”

“说!”夫易见虎子吞吞吐吐,随即厉喝一声,故意吓唬他。

虎子见夫易生气,顿时吓的屁滚尿流,连忙道:“大哥息怒,我说!我说!”

夫易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说吧。”

虎子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刚才怎么回事,就在你们被常黑心拦住的时候,我就好像中邪了一般,身体便不由自主冲了上去,而且那些话,似乎也不是我说的……”

夫易一听不觉有些意外,惊呼一声道:“有这种事?”

虎子点点头道:“千真万确,小的绝对不敢有半句谎言。”

夫易自然知道虎子不敢诓骗于他,但是此事实在有些古怪,毕竟他们当时并没有人施展控制人心智的法术,但是按照这小子所言,的确是心智受到了蛊惑,否则断不可能出现这种事。

夫易随即将虎子拉到路旁边一处隐蔽之处,从乾坤戒中取出封天镜,随即以返本归源之七彩霞光往虎子照去,但是在这霞光之中,却并没有任何异象出现。

“有什么感觉吗?”夫易连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