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奸情曝光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397 阅读进度:45/237

自然地拥吻在一起,郭毅强的舌头在陈素卿的小嘴里猛烈地搅动,吮吸着那里源源不竭产生出来的香甜的津液,双手则不断地在她丰满的娇躯上抚摸着,用自己的手掌来描绘陈素卿那娇美悦耳的**。当郭毅强灵活的舌头,扫过悄然挺立的花蕾时,陈素卿更是娇躯轻颤,高吟低唱。不消多时,陈素卿的桃源洞内已是春潮涌动,蜜汁满溢,一副娇躯完全融化在郭毅强挑下,檀口中不住发出令人神摇魄荡、**蚀骨的娇吟。

郭毅强蛮横又显得生疏的挑情手段,让她的**高涨到了极点。陈素卿感到自己的是如此的空虚,急需工具来填满那瘙痒的幽谷。陈素卿娇吟一声,勉力地睁开满溢春情的秀眸:“弟弟,快来吧,我好难受啊。”那言辞中极其震撼的诱惑力,让郭毅强再也无法忍耐了。

……………………

郭毅强俯身下去吻上了陈素卿不住娇吟的小嘴,将舌头伸了进去。陈素卿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死命地吸着郭毅强的舌头。郭毅强感到陈素卿的香舌变得阴凉起来,知道是时候给她最后一击了。郭毅强猛的将虎腰一送,粗大的兼顾整枝没入温软湿热的洞里,大龙头探进花心,边搅边扭。

只见陈素卿娇躯狂震,四肢死命地缠住郭毅强,一双芊芊玉足绷得紧紧。她感到自己的三魂六魄都被这几下给干散了,整个娇躯就像爆炸了一般,浑然不知身在何方。子宫处暖洋洋的似要融化,想要大声叫唤,偏生被郭毅强堵住小嘴,只能在鼻子里发出浪哼。

郭毅强感到包住龙头的花心猛烈地张缩,居然产生出像涡旋般的吸引力,阵阵酥麻袭上心头,害得郭毅强差点就城门失守,精关大开了。郭毅强忙狂吸一阵陈素卿樱口中的玉液,稳住摇摇欲坠的阵脚,心中却是一阵狂喜。郭毅强闭上眼睛,细细享受着这宝洞给郭毅强带来的快感。陈素卿只感到插在洞里的兼顾越发的灼热,禁不住全身的酥麻酸痒,纤腰一弓,鼻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一股股温热腻滑的阴精便喷薄而出,将郭毅强的兼顾层层包抄。

泄身之后,陈素卿整个娇躯软瘫下来,只有酥胸急剧地起伏,带动那对浑圆高挺的乳峰颤颤巍巍,一张红艳艳的小嘴则不住地张合,吐气如兰,星眸迷离,粉颊潮红。片刻才睁开美目,深情地望着郭毅强,娇声滴滴地说道:“弟弟你怎么变的这么强了。”

郭毅强望着身下娇娆的美女那艳光四射的娇靥,轻吻了一下红红的樱唇,在她耳边柔声问道:“快乐吗?”

陈素卿用力地搂着郭毅强,美眸中满是狂风暴雨后的满足和甜蜜,樱唇轻启,吐气如兰道:“快乐极了。”如此深情诱人的情话比最厉害的春药还要让人发疯,郭毅强马上欲火狂升,搂着陈素卿再大干去来。

半个小时后陈素卿再次达到了**,而郭毅强的还是那么坚硬如铁。回过神来的陈素卿这时才觉察插在幽谷里的兼顾还是**的,并且又捋臂张拳了,不由粉脸失色,忙娇声求饶:“弟弟,我实在不可了。”

郭毅强满意地笑道:“那你刚才还那么凶。”

陈素卿娇嗔道:“人家不知道嘛。”

郭毅强耍娇似地说道:“我不管,我要你负责。”

陈素卿不依道:“等姐姐休息一阵吧!”郭毅强故意用兼顾在她的幽谷里跳动了一下,吓得陈素卿惊呼作声。

郭毅强心情舒畅地把玩着她酥胸上温润如玉的坚挺乳峰,满意洋洋地说道:“叫一声好听的,我就饶了你。”

陈素卿腻声道:“弟弟老公,快饶了你又乖又巧的好妻子吧。”

………………

“唔……”陈素卿蹙着黛眉,抬起头来,发现郭毅强正看着她吞吐着兼顾,不满的瞪了郭毅强一眼:“坏弟弟,谁叫你睁眼的。”

郭毅强轻柔着陈素卿的秀发,情动地说道:“我就要看,姐姐这样子最美了。”

“你……你讨厌……”陈素卿娇嗔的啐了一口,但清澈见底的秋水杏眼中却漾起了一个温柔至极的微笑,笑中又充满着火一般的ji情。她重新垂下头,顽皮的作出要咬的架势,火红温腻的舌尖伸出,开始在龙头上游走,一次又一次的画圈。

陈素卿泛动着水波的双眼,就显得格外晶亮:“小坏蛋,舒服吗?”姐姐俏皮的斜着脸,娇柔的问。

“姐姐,我爱你!”郭毅强马上一阵酸麻,情难自禁伸手去抚摸她的脸。

心爱的女人肯把兼顾衔在嘴里,那份感激,那份占有感,实在是无法形容。陈素卿开始剧烈的摆动头,长发不时扫到他的肚皮上,痒痒的。同时郭毅强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终于,尾椎传来一阵麻酥的感觉,再也独霸不住郭毅强,一泻如注,呛得她热泪盈眶。陈素卿又动情又娇羞地将滚烫的岩浆全部吞咽下去,美目含春地妩媚地看了他一眼,粉面绯红地跑了卫生间。

接下来的几天,郭毅强是晚晚都趁苏怡秀睡着后,跑到陈素卿房中过夜,玩起男女之间的ji情游戏,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在苏怡秀没醒来之前跑会自己的房间。

星期六的晚上,三更醒来倍感口渴的苏怡秀,轻手轻脚的起身想去厨房喝水,经过妈妈的房间,发现似乎还有灯光,并且不时还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传出。这时侯已是三更一、二点多了,妈在干什么呢?这么晚还不休息。苏怡秀心里直泛嘀咕。靠近门贴上一听,听到阵阵似疼痛难忍又似快乐难捱的呻吟声。

担心妈妈有事的苏怡秀,伸出颤抖的手推开一道细小的门缝,我向屋里望去,眼神立刻便凝固住了……只见在柔和昏黄的灯光下,一具男性的健美的身子都是裸身的压在身下娇媚洁白的女性美体上激烈的运动着,不消想也明白他们在做些什么。虽然看不到正面,但妈妈哪熟悉的声音和侧面,看在苏怡秀眼里还是清晰明了的。而那名男性身体也有熟悉之感,侧身的半边脸颊也可以辩白的出哪是郭毅强的。

看到此时的妈妈跪趴在床上,而强哥则挺着巨大的男性象征,双手轻轻抚摩着妈妈柔软滑嫩、细腻的玉背,纤细的蛮腰,丰腴的美臀,揉捏抚摩着她的美臀,揉搓着她的肉感湿润的幽谷沟壑,接着瞄准了丰腴、圆翘的丰臀…………

而此时正在门外偷看的苏怡秀,已经被这香艳刺激的一幕惊呆了。不成置信的看着屋内**正酣,大汗淋漓,悦耳心魄的激烈运动。只觉得浑身燥热,有些喘不过气来,面红耳赤,在苏怡秀幼小心灵深处带来的震撼和冲击是无比巨大的。

“不,不成能,这不成能,怎么能这样呢。”

苏怡秀大脑一片空白,像受伤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怎么也不克不及相信自己的妈妈和强哥竟然……

妈妈可是她的楷模,在家是疼爱自己,并且开了一件大公司,更难得的是妈妈这十六年來一直守着她,沒有再找男人,不知有几多人追求過自己美女妈妈,可妈妈为了自己就是没想过再嫁,自己也曾经劝过妈妈要是遇上了好男人不要顾及她的感受,要抓住机会,掌控自己的青春。妈妈也是女人,是一個正常的女人,也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关心,需要男人的爱,需要男人的呵护,更需要男人的……

可为什么偏偏是强哥,为什么妈妈会喜欢一个小男生呢?小的可以当她儿子的男人呢?难道妈妈从一开始就喜欢上了强哥,要不怎么会任由得他们只见以姐弟相称,从开始到现在都对他关爱有加,难道哪种爱不是姐姐对弟弟般的爱,而是女人对男人的爱。可从相处了一个多月看来,他们之间好像从未表示出过分的亲密啊!是从什么时候起有了那种关系呢?

伶俐的她在细想一番后,就明白了其中的奇妙,二人关系的转变应该是在自己去夏令营的那段时间产生的。怪不得自己从那回来,强哥对自己就表示的生疏多了,而妈妈也好像变的更加漂亮抚媚悦耳了。原来这全都是受到了恋爱的滋润的结果。

苏怡秀现在是很是的后悔去什么夏令营活动,心想要不是那次活动,妈妈、强哥也不会酿成那样,也许她们是两情相悦,但起码关系不会变的那么快,快的让人难于接受。现在的她心中有点恨自己的妈妈,恨她为什么要带郭毅强回来,为什么要背着自己跟郭毅强在一起,恨她不为自己着想,恨她难道想让自己叫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看成爸爸嘛,恨她…………

也许她心中最恨的是妈妈不声不响的把郭毅强给抢走了,也许换做他人她会没那么伤心难过,那么撕心裂肺般得痛,那么肝肠寸断的伤……

喜欢郭毅强的笑,喜欢郭毅强的眼神,喜欢郭毅强走路的样子,喜欢郭毅强吃饭的动作,喜欢郭毅强思考问题的神态,喜欢郭毅强讲解问题的脸色,喜欢郭毅强牵着自己的小手,喜欢郭毅强搂着自己的感觉,喜欢郭毅强身上的香味,就连做梦都是常和郭毅强在一起…………,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将不复存在,将远离自己…………

苏怡秀双眼无神的躺在床上望着发白的天花板,有亮晶晶的工具顺着她的脸颊在向下滚动。一种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的声音不竭的在耳边回响,脑海中莫名其妙的呈现了妈妈与强哥全身**抱在一起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