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秀秀离家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2855 阅读进度:46/237

周末的上午,陈素卿因为昨晚太过于劳累,所以睡赴任不多九点多才醒过来,发现外面阳光普照的她,眯着眼摸了摸身旁的床上,没发现郭毅强的存在,才松了一口气,接着想起这么晚才起床,不知女儿会不会怀疑些什么,于是赶紧手忙脚乱的从床头柜上拿起昨晚脱下的纯白的胸围和性感红色的丁字内ku穿起来,接着从衣柜中拿出一套家居服,慌忙的穿上并顺势整理了下头发就走出了房门。知道蜜瓜螺头鸡汤滚烫的声响不竭时,才惊醒了热恋的二人。“姐姐,你先去洗刷一下,我调味好了就端一碗给你试试看。”

陈素卿轻点螓首,浓情难怯的离开了郭毅强的身旁。望着伊人离去的身影,郭毅强倍感幸福的傻傻一笑。

坐在餐桌上美滋滋的喝着郭毅强亲手做的爱心汤,尽管汤是咸的,但陈素卿却有种从嘴里甜到心里的感觉。郭毅强双手托着腮,面带喜悦的微笑,看着陈素卿一口一口喝下自己的杰作,心里是暖意横生,爱意泛滥。

看着陈素卿把它喝的一滴不剩,郭毅强忙伸手想去接过碗来,再为她添多一碗,可陈素卿却躲开微笑道:“够了,喝的太多,午饭就吃不下去了。”

郭毅强喜孜孜地道:“没事,最多吃饭的时候少吃一点。”

陈素卿阻止郭毅强道:“安心,姐姐我会把它喝光得。”接着才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怎么这么晚了还不见秀秀起来。”

郭毅强也奇怪苏怡秀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我从起床到现在都没见她,会不会是出去了。”

陈素卿摇头道:“不会的,秀秀如果要出去,肯定会跟我说一声的,并且昨晚也没听她说过有约会。”

沉浸在恋情中的陈素卿后知后觉的跑去敲了敲苏怡秀的房门,几声后都不见回应,只好推门而进一看却发现房内空无一人,被单枕头杂乱无章的摆放着,恍如有什么事走的很慌忙来不及整理似的。走近一看,发现枕头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可以想象她哭的有多伤心。

陈素卿没由得芳心一跳,急仓促的走到厅外,恰好收拾完碗筷的郭毅强见她一脸的担心和紧张,很是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秀秀不见了……”陈素卿迎上郭毅强,拉着她的手,急道

这么大的人会不见了,而陈素卿的神情又不似说假,究竟是什么意思,一时半会的郭毅强也理不清楚,只好抚慰道:“姐姐别急,慢慢说。”

陈素卿听了郭毅强的话,这才恢复了点女强人的素质,“秀秀不在房内。”

郭毅强哑然失笑道:“不在房内也不奇怪啊!也许她出去了。”

陈素卿忙把自己阐发的结果向郭毅强道明,郭毅强听了眉头紧锁暗想,照卿姐这么一说,看来秀秀肯定是产生些他们不知道的事咯,可是好好的能有什么事,让她伤心的离家出走。二人禁不住想到一件让他们担心害怕的事上,“弟弟你说会不会是秀秀发现了我们两的事……”

郭毅强想起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房门既然被打开一道缝隙,那时他还以为哪是自己晚上太急没关好,还暗自庆幸起得早没被秀秀发现些什么。现在细想一下,很有可能是秀秀打开的门缝。

陈素卿见郭毅强也颔首认同她的想法,芳心立刻紧张的狂跳,焦急的来回在客厅走动,口中念念叨叨地说道:“怎么办……,秀秀会去那里了……,”母爱的表示阐扬的淋漓尽致。

此时的她是完全没有一丝女强人的素质,也没有了公司最高负责人应有的冷静、冷静,看来任何人都不克不及磨灭亲情、母爱的重要性。

反观郭毅强在这时更加的冷静、冷静,寻思了片刻后,才有条不紊地向陈素卿叮咛道:“姐姐,你先打秀秀的德律风试试看能不克不及联络,也许事情不是我们想那么坏。”

一言惊醒梦中般,陈素卿手忙脚乱的从房中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苏怡秀地手机,结果却告知对方已关机的消息。

这一下陈素卿更是紧张的抓着郭毅强的手臂,急声问道:“弟弟,现在要怎么办。”

成为主心骨的郭毅强,尽管心里同样的焦急,但概况上却不敢显露出来,抚慰道:“姐姐别担心,秀秀这么大人,晓得怎么想的,这只是她一时可能不过去的表示。”越往下说他自己都越不信服了,脑中一亮,转而问道:“秀秀有没有要好的朋友。”

陈素卿想都不消想就答道:“有啊!”

“哪你打她的德律风试试看,说不定她会有秀秀的消息。”

陈素卿从手机联系人中找出一组号码,按了下打德律风健,没几声炫铃后,就听到从德律风的另一头传出一道略显降低的女声,“喂,陈阿姨嘛。”

一听对方的说话声就可以判断,这名女生果然是秀秀要好的朋友,要否则她也不会知道打德律风的是素姐,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卿姐和秀秀母女间的关系很好,如果欠好的话,卿姐肯定不会知道女儿朋友的联系体例。

“是我,虹虹,不知道……”

“你找秀秀吧!”

陈素卿一听悬着的心放下了很多,“是啊!你知道秀秀在哪嘛”

“秀秀现在在我这。”

终于松了口气,“哪我马上过来接她。”

“好的。”

驱车赶到苏怡秀好友家,下车一看的郭毅强深深的感受到贫富差距的巨大,如果般陈素卿的家比作是富人区的话,哪这里可就算的上市贫民窟了。完全想不到经济发财的H市还有这么落伍的处所。狭小的街道仅可两辆大车并排而行,街道两旁破旧排列着各式各样,错落无致三四层楼高的房子,让人一眼就看出哪是七八十年代的产品。

陈素卿看出了郭毅强的惊讶和疑惑,知道女儿消息的她恢复了常态,起码概况看起来是那样的,“这是H市以前的江北老城区,所以看起来有些荒凉、寂静。”

跟着陈素卿来到一栋四层高套体例的楼梯口,只见大门口早已站着一名着装朴素的但气质却布满了青春活力女生,粉红T恤衫配洗的略显发白的紧身牛仔短裤,让她修长的**和翘挺的小屁股显得更加惹眼,她的面容清秀,一双明亮的眼睛清澈灵动,秀挺的鼻子和微微翘起的嘴唇让人有种狡猾的感觉,再加上她那一头俏丽的短发,给人一种清新活泼的感觉。

蓝月虹见到来人后,忙迎了上来神情明显的一松,柔声道:“阿姨,你来了。”

陈素卿往楼梯口望了两眼,不待她说话,蓝月虹犹如知她想问什么似的,抢先说道:“秀秀在楼上。”

陈素卿刚想越过蓝月虹上楼去,却看到她在打量着郭毅强,还没融陈素卿多作介绍,蓝月虹眨着眼睛,问道:“这位肯定是强哥了。”

郭毅强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说出口他才觉得哪过剩的,不消想肯定是秀秀告诉她的咯。

果然听到蓝月虹笑着说道:“经常听到秀秀提起你。”不给郭毅强说话的机会,接着又道:“阿姨,我们还是上去先吧!”

带头往黑暗的楼梯口走去,边往上踏边说道:“阿姨你们要小心点,楼梯黑了点,小心别失足了。”

郭毅强细看了一番,这楼梯还真是差的很,先不说大白日的还是黑漆漆,阶梯的狭小,踏脚都要斜着才便利,楼道转角住好堆放了一些杂物,要是遇上什么突发事件,危险性就高了。

蓝月虹趁上楼梯短暂的时间里,问道:“阿姨,你和秀秀之间产生了什么事。一大早的就哭的眼睛红肿的跑来找我,害的我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结果问她话,又什么都不肯回答,要不是她死活的不让我打德律风给你,我早就致电给你了。还好你打给我的时候,没让她发现,要否则她一定不肯我接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