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病房之夜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423 阅读进度:48/237

突然毫无生机的郭毅强电光火石的睁开了双眼,喘气越来越重,目中赤芒越来越盛,目光也越来越迷茫,真气已经把自己的身子涨大了好几倍,腹中的火焰已经快要把浑身的血液烧干了,涨得要裂开一般,浑身的血液窜起,浑身的筋脉似乎全部爆开。

郭毅强体内发出的香气,同时也让睡梦中的母女俩受到了感染,躺在他身旁,呼吸间大量的吸入了异香,母女俩的身体不受控制般的发出“嗯……啊……”宛如叹息般的呻吟声,羊脂白玉般的芙蓉嫩颊像醉酒一般红艳欲滴,娇容春意盎然,芳口启张,呵气如兰,一副春情难捱的模样。

原本就欲火中烧,热血沸腾,急需宣泄的郭毅强在听到大小美女情动的呻吟声后,火红的眼楮闪过的一丝清明也缓缓不见,逐渐迷茫换上情动的欲火。难以自禁的把陈素卿给抱上了病床,狂暴般的扯、撕她的衣裳,两眼血红,疯狂地一手揉搓着陈素卿丰满高耸的**,一手抚摩着她的浑圆的大腿和丰腴的美臀。

半握豪耸**用力一捏,稍稍疼痛中的酥麻感觉激得陈素卿娇躯一颤。但紧接下来,那种感觉变本加厉。抓住**揉动的力道更大,腻柔的乳肉恍如要从他手中挤出似的,娇嫩的小樱桃被轻轻一刮便带得娇躯一阵战栗。那种微疼的感觉越来越淡,都转化为了酥痒**的感觉了。

另一只坏手伸进她下身,抓住娇嫩的圆滚巨大的雪臀,上下左右的不竭肆虐很多,恍如要把所有的欲火都宣泄在那两瓣绝美的肥臀上,揉搓的力道大得吓人。

在这绝世尤物的诱人**面事前,郭毅强再也忍不住熊旺的欲火,烧得原本便已经不多的神志一迷。抓住**的左手一紧,惹得陈素卿一声娇啼,右手从两瓣雪白肉丘中间深邃的臀沟划进,直达。手掌一横,分隔两只微微颤抖的丰满**,在湿润泥泞的幽谷一阵揉搓。

…………

窗外洒尽的月光已经渐渐变淡了,恍如乌云又把圆月给遮住了。又或许是月亮害羞不敢在从窗户偷kui房间里面令人心颤的热火场景,让黑幕掩住了自己眼楮。却是凉风还是一个劲地吹,从里头飘来的声音,也由幽幽的丝靡声渐渐酿成了如泣如唱的呻吟,最後化作嘶声歇底的长叫,外加激烈的**撞击声。

…………

可说是欲火全面点燃,春情汤漾,双目媚眼如丝,似乎能放电,洒出一重又一重的欲网情丝将郭毅强牢牢套住。胸口急速起伏,双目眼波流转,媚态娇人,陈素卿此时似乎完全迷失了自我般在情郎胯下蠕动迎合,娇息喘喘,螓飞散,一双星眸似开似闭,面部脸色极其娇媚冶艳,性感小嘴不竭浪啼哭叫,似是陷入至高的****中……两条雪白浑圆的**高高举起,紧紧环绕纠缠住郭毅强的腰臀上面,柳腰款摆,美臀轻摇,粉胯挺动,纵体承欢。

猛地,陈素卿上身娇躯劲地抬起,一声长嘶。美目圆睁,诱人的玫瑰红马上布满了她整个如玉的娇躯,接著一阵长达片刻的战栗,丰满的娇躯被郭毅强压著重重砸下。双目失神,瑶鼻贲张,红润绝美的樱口半张颤抖片刻後,刚刚开始喘气。

…………

不知何时,一旁的陈素卿已醒觉过来了,看到郭毅强压在女儿的身下,完全失落臂她初经人事的痛苦,不竭的猛烈鞑伐。爱女心切的她,没有想过去推开自己心爱的小男人,反到是不甘寂寞般在女儿的胸前活动起来,不竭的抚摸那对峭立小白兔,双重的快感自然让苏怡秀感觉额外的刺激和强烈,终于苏怡秀度过了痛苦的时光,迎来了新的快乐。舒爽得娇躯乱扭,柳腰挺动起来,疯狂的迎合着郭毅强的冲刺。

原来不是陈素卿不想解救女儿出虎口,而是她发现此时的郭毅强已经是神志不清,没有丝毫的理智可言了,事情已经产生到了如此境界,就是挽回也是于事无补了,所以为了女儿免受郭毅强凶残的破瓜之苦,陈素卿只好亲自临床辅佐。

春情难抑的苏怡秀含糊不清地叫着,死命抱着郭毅强的腰。在经过短暂的生涩之后,苏怡秀也扭动着腰迎合俏脸,她因郭毅强强力的入侵变得香汗淋漓,不住地扭动着洁白光滑的臀部,疯狂地迎合我。郭毅强那征伐的大军在战场上进进出出,在潺潺流水中奋勇作战。郭毅强就像一头出柙的猛虎般,像要撕裂身下的猎物,苏怡秀婉转娇吟,尽力的逢迎着他的冲击。她的娇躯就像大海上的一叶扁舟,随着海浪起伏着,

…………

郭毅强是依然强悍速度未减,**未过飘飘欲仙,欲仙欲死她,又再次承受其郭毅强的凛厉的攻势。深恐女儿处子之身遭受重创的陈素卿,拉扯推地想让郭毅强从苏怡秀的身上下来,可苏怡秀却像不知轻重,还没享受够般,双腿环扣着郭毅强的腰身,迎合起郭毅强如潮般的攻势。

无奈之下,陈素卿只好俯身在郭毅强背上,用玉手抚摩着他的虎背熊腰,用丰满的两座**轻轻的在胸口摩擦着,伸出嫩软的香舌象小蛇般,缓缓添吻着郭毅强的英俊的脸颊、耳垂……

终于苏怡秀又在郭毅强的强攻之下达到了人生的第二次**,可能郭毅强知她不可了,转而向陈素卿倡议攻势。不管三七二十一,又一次骑在陈素卿的身上驰骋……

把陈素卿微翘的诱人樱唇一下子吻上了,从她微张的贝齿中伸进舌头,不断地撩动,又把她软棉棉的小舌吸进口里不断啜吸,只把陈素卿的情兴撩得更加高涨。春情泛动她激烈的跟郭毅强拥吻,胸部急促地起伏着,满脸晕红,粉脸娇红,媚眼含春,淫声浪语,嗲劲十足,那淫荡的模样,真是勾魂荡魄,使人心摇神驰,非大块朵颐才得为快。

…………

就在她快顶不住郭毅强冲击的时候,抬头间发现了身后站着一名身穿护士服的女性,朦胧间好像是赵秀敏,陈素卿恍如就像是落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求救地喊道:“别走……我受……不了了……弟弟……你……找她去……”

赵秀敏在巡视病房的时,突闻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以为出了什么情况的她,停下脚步认真的倾听了一番,发现那呻吟声是从离自己几步之遥的病房内传出,尽职的她想都没想就慌忙走过去推门而进。

首先迎面而来是闻道阵阵的异香,接着开灯一看放眼瞧去的是不成置信的排场,一对**正在病床上激烈的做着爱做的事,而他们身旁还躺着一个娇小玲珑熟睡中美体。这才醒觉原来刚才熟悉的呻吟是女子欢爱时发出快乐的声音,还没容她继续细想下去。

赵秀敏就感到芳心摇荡,欲火攻心,浑身骚痒,呼息急促、玉脸通红,胸前丰满滑腻的**在超出平凡的刺激下隐隐涨痛,护士服内的那两点鲜红的乳珠更是在ji情充满下怒突而起,随着双峰的起伏微微颤抖,久旷多年的心田在如火ji情排场的鼓动下,于不成招架的酥麻快感冲击中,被深埋已久的**洪流“轰”的一声、惊天动地般打破了封闭已久的牢笼。

郭毅强视乎知道自己心爱的卿姐不克不及在遭受他的轰击了,很听话的般的光着身子跳下病床,拦腰抱起风韵犹存的护士服美妇,放到沙发上,栖身上去性冲冲的就想撕扯她粉红色的护士服,心存一丝清明的赵秀敏制止了他这一行为,而是柔顺般的自己把一身的象征意义的衣服给褪了下来。

没多作心上的郭毅强马上就急不成待的压了上去,按住赵秀敏一口含住她丰硕雪白的乳峰近乎粗暴地吮吸咬啮,将雪白高耸的**粗暴地含入口中,亲吻着,吞吐着,吮吸着,近乎粗暴地咬啮着,熟美护士艳妇赵秀敏猛地将头向后仰去,双手紧紧地搂抱住他的头,恍如要将他融入进自己的酥胸之中,她的漂亮的脸蛋扭曲着,是痛楚,是羞辱,更是无比适意的快感,从**传向全身每一个处所,传向**的深处。

熟美护士艳妇赵秀敏口中娇喘嘘嘘,还不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添舐着微张的樱唇,似乎十分饥渴一般,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正在迎合着郭毅强的爱抚,浑圆笔挺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似乎还在享受**的快感。

迷失在爱欲之处的赵秀敏体验着紧拥怀内实在而真切、布满血肉的感觉,踏实的幸福,将密藏压抑多年的幽怨空旷和寂寞,肆意释放出来,内心深处的骚动和渴望在捋臂张拳,**深处也开始酸麻酥软,骚痒难捺,粉面绯红,娇喘微微。春水潺潺,幽谷泥泞,玉体酥软无力地躺倒在沙发上,分隔两条雪白的**,让郭毅强能更加便利更加深入。

…………

终于逐渐适应,苦尽甘来的赵秀敏,紧紧搂住郭毅强的虎背熊腰,拙笨地开始迎合着起郭毅强。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抖**不断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飘动、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流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小腹与臀瓣拍打得‘啪啪‘作响,粗重的喘气,淫荡的呻吟,飘飘欲仙,欲仙欲死!

…………

郭毅强终于在赵秀敏的身上一番驰骋、达旦之后一泄如洪,欲火得以宣泄的他很快就进入了梦香,同样劳累过度赵秀敏也在最后的**中伏身的躺在郭毅强胸口沉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