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香艳按摩②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688 阅读进度:67/237

正感觉舒服的张茹贞发现郭毅强停了下来,睁开眼睛抬起螓现双眼冒出熊熊欲火,喘气如牛,灼热的气息源源不竭的喷在她后颈处,痒痒的,酥酥的,同时也闻到了一股异香,特别好闻的气味,禁不住深深的吸了几下。

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只觉得**遭受重压,一凉就**裸的流露在空气中,男人粗糙的双手就覆盖在上面。感觉到身上那双手的热度抚摩到了自己的傲人的乳峰上,张茹贞当下潮红的脸上忽然犹如涂上了一层厚厚的胭脂,亮亮的嘴唇微微颤抖道:“别这样……。”焦急的抓住那双在自己峭立的双峰上动作的手。

郭毅强不得张茹贞做出动作,微微躬身探头过去,重重的吻住了湿热的樱唇,张茹贞不配合的闭紧牙关,不让郭毅强的灵蛇般的舌头再进一步。久攻无果的郭毅强只好转移阵地。一手不竭在丰乳上不断抚摸,轻柔满捏,把学到的各种手法都用上了,空出的另一手则直接下滑到张茹贞的光滑丝袜大腿上,在大腿上抚摸了两下,就杀进了短裙内,还未触及到内ku的痕迹,就被张茹贞敏感的双腿给夹紧了。

上下受阻的郭毅强,只好把主攻的中心放在中间,恶作剧般的用两指重重的捏了下樱桃一样的蓓蕾,异样的刺激,又痛又麻的感觉让张茹贞娇躯轻颤吃痛的叫出来。可惜她忘了双唇已被郭毅强封紧了,就在那一瞬间,郭毅强抓住了机会,舌头突破进去勾住她柔软滑腻的香舌缱绻吮吸,含住她甜美滑腻的香舌狂野地吮吸咂摸有声,禄山之爪更是抓住她丰满浑圆的山峰肆意揉捏,揉搓得她娇喘嘘嘘,嘤咛声声,浑身酸麻酥软。

张茹贞娇喘着,轻微地抵挡着,但那抵挡是那样的无力,那样的软绵,更激起郭毅强对她的怜爱、更激起郭毅强的欲火。郭毅强继续吻着她,渐渐地她不再抵挡了,显然,她那深埋的熊熊欲火已经被郭毅强挑起,烧烤着她的神经,控制了她的身心,她已经无所适从,反手抱住郭毅强的头,主动热情疯狂地反吻起郭毅强来,甜美柔软的香舌,动情的纠缠着,贪婪的吮吸着,唇舌交织,一时津液横生。

张茹贞用她的舌头,在郭毅山强的唇上添舐着,她的香舌尖尖的又嫩又软,在郭毅强的嘴边有韵律的滑动,郭毅强也将舌头伸入张茹贞口内,用舌头翻弄着,她便立刻吸吮起来。张茹贞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又撩起郭毅强的**。她的脸颊,渐渐地变的粉红,她的呼吸也渐渐地急促着。

郭毅强的手也没闲着,攫取她的丰硕的**,揉搓着,她的酥胸舒适无比地在膨胀在充血。另一只手也因为张茹贞双腿的放松,而获得了更加深入的机会,进发到最终目的地,爱抚揉捏着她的性感小内ku,他伸手去探进张茹贞的桃源洞口,发现洞口外已经全湿了,郭毅强用中指向洞内探去,感到她的桃源洞中正津津地流着琼浆,她颤抖着,喘气着,全身的酥麻和**都集中在**之间,不成控制地春潮泛滥,花房泥泞。

“唔……”张茹贞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这次没有再挣扎抵挡了,反而情不自禁地反手去抚摩着他的虎背,任凭他火热地卷住了她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浪吸。

就在他们即将一发不成收拾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很不识趣地响起,如一盆冰水撒头般浇灭了两人的熊熊欲火。张茹贞惶急推开郭毅强,开始整理衣裙,郭毅强暗骂,是那个不开眼的家伙,偏偏在这时候来打扰他的好事。

郭毅强装模作样的跑去收拾还未用过的工具,张茹贞满面绯红而又恶狠狠地瞪了郭毅强一眼,才转而喊道:“请进。”

杨钰妍敲门老半天没人应,以为张茹贞又外出了,刚想失落头走人,才听到里面的里面传出让她进来的声音,开门而入,呵呵一笑道:“我说张总啊!你怎么这么久才让我进来啊!不会是在搞什么……”接着发现郭毅强也在,“小强啊!你也在这啊!”

郭毅强找个接口道:“哦,我出去先了,你们忙吧!”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想留下来,可情况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了

杨钰妍若有所思地看了郭毅强,等他出去后,才笑呵呵地打量着张茹贞,直把张茹贞看的心虚不已,借整理桌面来掩饰道:“钰妍,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杨钰妍走到张茹贞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笑盈盈地道:“没事,就不克不及来找你啊!”语气顿了顿,接着又道:“是不是怕我打搅了你们。”

张茹贞心头一阵狂跳,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地娇嗔道:“你胡说什么,我们什么事都没做。”

杨钰妍受惊地盯着张茹贞,不打自招的话,让她马上改口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可惜越说就越像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了。

杨钰妍没想到自己的一句戏言,引发出一大段欲盖弥彰的话来,过来人的她发现张茹贞一脸的春情,媚眼含春,粉面绯红,春情泛动的样子。刚才就他们两人在这,事情显而易见了。面带诡异地道:“茹贞你们刚才都做过些什么。”说着闻到一股淡淡香味,记得刚才郭毅强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也闻到过,禁不住联想到这是张茹贞身上的香水味。这让她更加相信他们产生过什么。

张茹贞娇靥一红,嗔怒道:“你都想到哪去了。”

杨钰妍坏坏的笑道:“不是我想到哪去,而是事实证明你们做到哪步去了。”

张茹贞挽了下刘海,转移话题道:“不跟你说了,说吧有什么事。”

杨钰妍可不想就这么放过她,概况上她们是上级和下属的关系,但私底下她们可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茹贞,你就别瞒着我了,我都在小强身上闻到你身上的香水味了。”

张茹贞开始心是一惊,接着想到今天早上起的晚了,根本没来得及怎么化妆,香水更没喷过了,哑然失笑道:“我今天都没喷过香水。”

杨钰妍不相信的叫道:“不成能,你闻闻看,空气中还有淡淡的味道,肯定是你们刚才太激烈了吧!”说完抿嘴偷着笑。

张茹贞嗅了嗅,空气中还真残留着淡淡香气,这是小强身上散发出来的,刚才自己还闻过,“这是小强身上的香气啊!”接着忙杜口不说了,心中后悔说漏嘴了

杨钰妍马上举一反三地问道:“哪就说明你刚刚闻过,还是近距离的。”接着又道:“快老实交代了,你知道规矩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张茹贞知她性格,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可这么羞人的事,她怎么好意思讲出口呢?只好搪塞她道:“其实也没什么的,就是小强见我头疼,帮我推拿了一下。”

杨钰妍盯着她道:“就这么简单。”

张茹贞不敢直视,躲开她的眼神,道:“就这样。”

杨钰妍大声道:“不对,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在说谎。”

张茹贞辩驳道:“我都没看你。”

杨钰妍微微一笑道:“问题就出在你不敢面对我。我们是相处了这么久,难道我还看不出你是不是在说谎啊!”

张茹贞死不认可地狡辩道:“不管你信不信,总之我们没产生过些什么。”

硬的不可,杨钰妍只好来软的了,大摇其头,皱眉道:“还说是多年的好姐妹,现在连这点事也不肯告诉我。”甩头不在理张茹贞。

张茹贞心想,都怪哪个坏家伙,要否则我也不会这么难看,想起刚才缱绻绮事,亲密接触,触电的感觉,虽说一开始是他带有强迫性,可后来还不是自己主动的配合他的。简短而布满ji情的画面,在脑海中不竭徘徊,娇躯深处刚刚消去的欲火,不知不觉地又冒了出来,恍如一团火随时有可能燃烧起来,并且一发就不成收拾。

杨钰妍见张茹贞一副春情泛动,想男人的样子,不由取笑道:“看你哪欲求不满的样子,还说没跟小强产生过些什么,鬼信啊!我看,要不是我不和适宜的敲门,你们可能早就在办公室上演二人行了。”

张茹贞听了杨钰妍话,暗想,还真是多亏钰妍了,要否则自己就不明不白的背德了,难道自己真的是长时间的得不到宣泄,才会不知廉耻的跟一个小男生做出这么羞人的事。自己淫荡的样子肯定全被他看见了,不知道他会怎么想,要是他把自己看成一个人尽可夫荡妇该怎么办。张茹贞没发现在她心中,已经开始在意起郭毅强是怎么看待自己了。当一个女人在意一个男人的时候,她就离沦陷不远了。

杨钰妍悲感无趣,好姐妹不但软硬不吃,还不把她放在眼里似的,自己想自己的事,完全无视她的存在,“小强,你来了。”

张茹贞慌乱的玩弄了一下衣裙,规矩地坐好,美眸瞥见杨钰妍脸上捉狭的笑容,立知自己上当了,马上,她粉面却出现绯红。

杨钰妍巧笑盈盈道:“你紧张什么。”

“有嘛,我哪有紧张。”

杨钰妍朱唇微微一撇道:“就算你不说,我也猜的**不离十了。如果我在找小强聊两句,相信事情就豁然开朗了。”

张茹贞一想,还真担心郭毅强会被杨钰妍这个经验老练狐狸给套出点话来,目前只有稳住她,在警告郭毅强不要说漏了嘴,为了拖出杨钰妍,张茹贞装作很不在意问道:“钰妍,中午有空嘛。”

“怎么了。”

“哦,前几天我发现一家很不错的法国餐厅,所以想请你去试一试。”张茹贞玩弄着手中的钢笔,笑呵呵地道

“想贿赂我嘛。”杨钰妍交叉换了一下腿,轻轻一笑道

“说的那么难听,不就是请你吃顿饭,你至于想那么多嘛。”

“就怕这宴无好宴,吃人嘴短。”

“不去算了,省下我一笔钱。”张茹贞欲擒故纵地说道

“去,固然要去,不吃白不吃。”

张茹贞窃笑,我还不知道你脾气,对美食佳肴你那次会放过的,只是可怜了我的腰包,算是掩嘴费吧!“哪我们就说好,下班后一起去。”

杨钰妍心里也有小九九,想借吃饭之机,拷问处刚才到底产生过些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