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姐姐奶奶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2757 阅读进度:110/237

薛琼听了美绝人寰白嫩的娇靥而微微泛红,怕女儿再乱说的的她不再顾及的冲了上前,想拉开女儿,谁知小女孩宫蕙心像是早知道她妈妈有此一招似的,提前跑到郭毅强的身边,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角,一副哥哥呵护我的样子。还好小女孩闻了这么久都没事,要否则像其他女人一样,那还不是要了他的命,他可没无耻到喜欢**。

味道,对了,就是这个香味,让人越闻越想闻,越闻越动情。不会是他身上带有什么催情香吧!蔡芸芸像小狗般在他身上嗅了嗅,结果却未找出根源所在,貌似全身上下都有这种香气环绕纠缠着一样。可是疑问来了,为什么刚才呆在封闭的车内反而闻不到,现在却强烈很多。

味道,什么味道有比妈妈身上的味道更好闻,更温馨,更平安。事实摆在眼前,女儿确实有,并且还是一个年轻男性身上发出的。薛琼真想去闻一闻女儿口中所说的味道是否真的比她身上的更好闻。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郭毅强原本就觉得小女孩很可爱,现在更是喜欢上这个讨人喜爱的小女孩了,感觉就像回到了孤儿院一群弟弟妹妹围着他转的日子,出来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她们过的怎样。自己整天过着开心的日子,还真忘了她们的苦了。不可,下次赚到钱要第一时间寄回去。

小女孩宫蕙心拉扯着郭毅强的衣角,道:“哥哥,哥哥”

回过神来的郭毅强见小女孩不耐烦了,原来是他走神了,“对不起!哥哥没听到,你可以在说一遍嘛?”

小女孩宫蕙心皱了皱小瑶鼻,道:“我叫宫蕙心,宫是宫殿的宫,蕙是蕙质兰心的蕙,心是蕙质兰心的心。”

郭毅强不克不及不赞她伶俐了,把这么一段对她这么年龄层来说难读难记的介绍说的这么清楚明白,“兰兰多大了。”

小女孩宫蕙心说道“妈妈都叫我蕙蕙,哥哥你以后就叫我兰兰。我今年三岁半了。”敢情她还给郭毅强一个专用的名字。

埋头已久的蔡芸芸也禁不住想看看说喜欢小坏蛋的小妹妹是怎样的一个人,由于她是跨坐在郭毅强腿上的,所以不消担心身后的薛琼会看到她此时不雅观的态势。可她把人家精灵的小女孩忘了,就在她抬头望像小女孩宫蕙心的那一瞬间,站在郭毅强的左边身侧的她,突然指着蔡芸芸和郭毅强上身的贴身处,叫道:“姐姐,阿姨、奶……奶……”

可能发现蔡芸芸年龄不像是姐姐吧!所以马上又改口喊作阿姨,可最后哪个奶奶,却把他们弄糊涂了。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蔡芸芸,垂头望着,原来V字领的黑白色刺绣雪纺花型短袖衣经过一段时间的摩擦后,再次敞开了,变得袒胸露乳了。羞得她再次以掩耳盗铃之势深埋不起。

人家小妹妹也不是喊什么奶奶,而是指**。小时候吮吸过母乳,但却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才用奶来指明。

还好是个小女孩看到了,要是换个小男孩,郭毅强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吃醋。她妈妈薛琼一会就明白过来了。她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失落臂羞涩快步上前抱起女儿宫蕙心往外跑去。

这次小女孩没在闹了,可能是跟郭毅强说过话了吧!挥手喊道:“哥哥,再见”

郭毅强也笑着给他挥了挥手,听到她们离开的信息,蔡芸芸这才抬起头了又给了郭毅强的胳膊拧一下,郭毅强收回目光,叫道:“啊,好姨子,你干嘛?”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我今天会这么丢人嘛?”蔡芸芸嗔怒道

郭毅强亲了她一口,笑道:“你忘了说,要不是我你今天也不会这么舒服吧!”

蔡芸芸不由难为情地抬了他的胸膛一下,羞涩艳媚地娇道:“臭家伙,你胡说什么。”

郭毅强讥讽揶揄道:“我有嘛?事实摆在眼前,我说过不满意、不舒服可以退货的,可是你到现在都没退货,说明了你很舒服,很满意。”说着挺动了一下还埋藏在她幽谷深处的巨龙。接着又道:“我怎么臭了,人家小妹妹都说喜欢了。你不喜欢嘛?不喜欢你怎么老是在我身上嗅来嗅去的。”

蔡芸芸被他顶得‘嘤咛’一声叫了出来,泥泞不堪得幽谷又恢复到了细水长流,娇喘嘘嘘地道:“我现在要退货。”

“已经过了包退期,没得退了。你就自己留着用吧!”郭毅强抱着她丰肤滚圆的美臀来回运动着,淫笑道

“别……别闹了……要是再被人撞见了,我就没脸见人了。”蔡芸芸推着他的胸口,劝说道

郭毅强也怕要是下次真的再来几个男人,那就真的亏大了,又深入浅出的来了几个来回,才抽了出来,巨大的巨龙是水迹斑斑,蘑菇般的龙头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发亮。郭毅强看着**的巨龙,故意为难道:“好姨子,你看怎么办。”

正在坐在他身上穿戴胸带外衣的蔡芸芸垂头看了一眼硬翘翘的巨龙,娇嗔道:“凉拌。”

郭毅强摸着她同样是**的花瓣,坏笑道:“我更喜欢热拌,好姨子,你帮我添干净吧!”说着用沾满了**的手指伸向蔡芸芸的樱桃小嘴。

蔡芸芸慌忙抓住他的色手,不让他在进一步,啐骂道:“想都别想,脏死人了。”

郭毅强听到这么说,就知道她还没吹过萧,为了破她的童贞之嘴,他继续哄道:“好姨子,你就做做好心帮帮我吧!”

蔡芸芸甩开他的手站了起来,看了他一眼咬了咬牙,恍如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说道:“廉价你了。”

郭毅强欣喜若狂,准备着迎接又一个性福的开始,谁知一个白色的布状物品抛了过来,他接过手一看,是性感丁字小内ku,疑惑不解的望着蔡芸芸,她眉目含春地娇嗔道:“拿去擦干净,擦完还我。”

郭毅强大感失望,这样也叫廉价啊!随即他又高兴了,刚才妹妹真空上阵,现在姐姐也真空上阵,果然是姐妹同心,共侍姐夫妹夫。故意在性感丁字小内ku嗅了嗅,道:“好香啊!”

看得蔡芸芸吃吃媚笑,纤腰款摆,激道:“那么喜欢你就吃了它吧!”

说完她就看到郭毅强真的在添弄着被**打湿的部分,蔡芸芸芳心骤跳,俏脸酡红,伸手就想把自己私密的性感丁字小内ku抢回来,郭毅强一闪就躲开了她手到擒来之势。

“还回给我。”蔡芸芸嗔道

郭毅强擦了擦,并套弄了几下,淫笑:“就不给你。”

蔡芸芸被他淫邪猥琐的动作气得失落臂一切的再次冲了过去,郭毅强三两下之间又把她抱在怀中,不合之处是背对而坐,他箍紧若软的身子,咬着她的耳朵,道:“好姨子,你怎么这么快又急着投怀送抱了,是不是又想试货了。”

蔡芸芸含羞带怨地回瞪了他一眼,哀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好作弄啊!从见面到现在一直都在欺负我。”

哀怨的声音听得郭毅强心都酥了,搂着柳腰的手揉摸着平坦的小腹,往耳朵里吹气道:“好姨子,不喜欢我这样欺负你嘛?”

蔡芸芸试问了一下自己,芳心告诉她是喜欢这种男女**之乐的,比起毫无情趣的男人,女人更喜欢懂情趣的男人。

她的缄默不语让郭毅强明白了想知道的答案,望着夕阳西下的美景,嘻嘻一笑道:“好姨子,快看夕阳要落入海平面了。”说着指着大海的标的目的。

蔡芸芸为郭毅强没继续追问她而开心,小男人不但有情趣,还挺善解人意。但那一声‘好姨子’又让她听的不顺耳,娇嗔道:“禁绝这样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