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艳媚妈咪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2680 阅读进度:129/237

不知道何时左豹达已向方容妮转达了信息,只见她带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成熟艳妇和三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小姐走了进来,面带微笑,柔声细语地说道:“先生们,我让莎芝妈咪精挑细选三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进来了。秦莎芝显然是对史卫东这样壮的像头牛一样粗野的男人不敢兴趣。她不知道是真的对郭毅强很感兴趣还是逢场作戏,又或者精明的看出左豹达很是看重,因此特意凑趣,柔媚地轻声娇道:“小强,以后下了这个场子,喜欢什么的女人,直接跟姐姐说就行了。”

郭毅强用手肘摩擦着她一对坚挺的酥胸,丰硕浑圆的**,眉目传情地看着秦莎芝抚媚的双眸,调笑道:“找姐姐也行嘛?”这么说听起来让人觉得像是玩笑性质的话,只有郭毅强知道自己不是,他确实想从这个风骚艳媚的妈咪身上获得更多有用的消息。

秦莎芝见如此看着自己,芳心莫名地一跳,白腻地娇靥微微一红,刚想娇笑着说些什么。却被左豹达给打断了,“莎芝,还不赶快为小强介绍一下你的女儿们。”

秦莎芝娇媚地望了郭毅强一眼,捏了他的大腿一下,款款摆动纤腰回到一直站在那里笑看着他们女儿面前。让郭毅强大感奇怪的是其中一女,年龄大概与他相仿,长发飘飘,黛眉杏眼,不似其它小姐那样浓妆艳抹,而是略施淡妆,清秀艳丽,显得清纯高雅格外,楚楚可人。脸上也流露出羞涩难耐,还偶尔闪过一丝惊慌、紧张。

身着一件黑缎的贴身连衣裙,上半身是细肩带的设计,下半身是高开叉的,妩媚的贴身连衣裙让她的身材婀娜多姿,凹凸曲线若隐若现,胸前高耸的乳峰将连衣裙的前襟鼓鼓得顶起,双峰之间形成了一道深深得乳沟,连衣裙紧贴着雪峰上完美的弧线下来,下摆急剧收缩,与腰部纤细美妙得曲线浑然一体,下摆高到腰处的开叉让女孩纤细修长的**和圆润高翘的臀部时隐时现,两条白净、光洁、笔挺的大腿袒露在男人的二目睽睽之下,白璧无瑕的小腿,丰润秀丽的足踝上穿戴一双黑色的高跟皮凉鞋,精致匀称的足趾。黑色的绊带映衬着小脚的白嫩肌肤。莹白纤巧的脚丫流露。一排可爱的小脚趾头整齐的布排在一起。鲜红的脚指甲在凝脂的玉足上闪闪发光。细细的鞋根将修长的身姿陪衬得更加亭亭玉立、卓约悦耳。

郭毅强不由地怀疑这位小姐是不是看过《喜剧之王》,从而学起里面那个不失单纯个性的小舞女柳飘飘以扮纯情来满足顾客,但接下来的介绍却让他愕然大悟。

在介绍前面二女时,她们都不竭的搔首弄姿,做出各种媚态来吸引郭毅强的注意力。究竟结果做‘小姐’也希望自己的‘客人’是个英俊潇洒地年轻男子啊!可惜郭毅强对这些浓妆艳抺不敢性趣,逢场作作戏还可以,‘真刀真枪’地上,他可没那个兴致。固然‘干净’是一回事,最关键是他从骨子里不喜欢这些千人骑万人跨的‘小姐’。

时刻关注着郭毅强的秦莎芝,一眼就以‘专业’的目光看出了郭毅强对她们得不喜欢。为此她想骑郭毅强刚才说要找她的话,对纸醉金迷、醉生梦死,声色犬马,夜夜笙歌、糜烂的欢乐场合麻木;看透了男人甜言蜜语、糖衣炮弹、金钱诱惑、寻欢作乐、逢场作戏的她,芳心中升起来一种久违的异样渴望,久旷的芳心竟生起一丝**。有种跃跃欲试地感动,但久经考验、训练有素,自制力还是权谋智力方面的心智都比常人更加强大、坚韧、快捷的她立刻把这一丝的念头抹杀在了萌芽状态。

心神尽管是汹涌澎湃,但艳媚无比的娇靥却没露出分毫的别样的神色,瞥了一眼唯唯诺诺地站在哪的少女温翠晨,暗暗嫉妒地娇骂了一声:廉价你了。

左豹达看着羞涩无比地温翠晨,道:“这就是我让你准备的。”

秦莎芝媚笑着牵着温翠晨的芊芊玉手走出一步,笑吟吟的说道:“是啊!老板,你看怎么样。”

可惜了,卿本佳人,奈何**呢?郭毅强不由地为眼前因为难为情、害怕、慌乱而低下螓首的少女大感惋惜。

清纯娇小甜美可人,纤细柔弱可怜楚楚的模样,最能引起男人的的征服感和满足感,另一方面也有“疼惜”的**感。史卫东看的不成自拔的冒出了恶狼素质的目光,双眼放绿光,只凭目光就让温翠晨有种被强奸的感觉。相比之下,叶重就像个柳下惠,只是轻瞟一眼就如老僧入定一样目不斜视,漠不关心地喝起酒来。

要不是看他带着结婚戒指,郭毅强还真怀疑他是性无能。不知赞他定力好,还是爱妻深切,而左豹达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初时也是色心大起,但不知想起什么似的,眼神随之昏暗了下来。

左豹达审视着,连连颔首道:“不错,就是不知道,小强满不满意。”

史卫东心有不甘地看了一眼,就别过头去扫视另外两个风骚的女子。郭毅强听了没多大的惊叹,因为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有什么不满意地,第二次见面就送上一个是男人都喜欢的大礼。要说真有不满意的处所,哪就是他不喜欢这种毫无感情的**交易。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急切宣泄欲火的下半身动物。想是这么想,但他还没有自命清高到拒绝。故作一脸喜色地样子,笑道:“满意,这样的美人有什么不满意的。”

温翠晨是下定决心来出卖自己贵重地第一次,人生中的第一个男人。对女人来说,应该是不成磨灭的记忆。所以她从迈进夜总会的那一刻,心中就在不竭的祈祷,希望这个男人不会是老得可以做她父亲,丑得让人看不过眼。

当她带着不安、害怕、恐慌、担心,走进房门看到没有呈现之前所以担心的那一幕时,她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接着看到眼前四个年龄长相不一的男人,用色迷迷地目光盯着她看的时,温翠晨芳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要不是想起家中病重的父亲和年幼的弟妹,她真想夺门而去。

屈服于命运和现实的她又再次只能把选择交给的老天,看它会放置眼前的那个男人。当听到是最年轻,长的最帅的郭毅强时,温翠晨的芳心禁不住欢呼起来。再次偷偷地看了看郭毅强,却发现对方在望着她笑,温翠晨心中羞意油然而生,皎洁的娇颜飞红,芳心鹿跳个不断。

左豹达微笑着颔首说道:“那个,小姑娘,今晚就由你来陪陪我们的小强。”

秦莎芝媚笑着把温翠晨拉到郭毅强身边的沙发坐下,腻声道:“小强,人家可是第一次,你可要温柔一点。”

“我不知道该怎么温柔。”郭毅强偷偷地揉捏了她丰满圆润肉感十足美臀一下,坏坏地笑道:“要不芝姐等等你来现场指导一下。”

秦莎芝媚眼如丝地白了郭毅强一眼,转身离去,叮咛道:“你们两个就去陪东哥和重哥吧!”

她们失望地看了一眼郭毅强,又风骚抚媚地走到史卫东和叶重身边。说好听点她们就是小姐,欠好听她们就是任何左右的玩物。在这她们没有说话和选择的权利,只有听话和遵从才是她们正确的选择。

秦莎芝留恋地看了看在跟温翠晨说话的郭毅强,略感失落地娇声道:“豹哥,我先出去忙了,有什么事你叫我一声就行了。”左豹达一边喝着酒,一边颔首挥手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