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处女小姐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570 阅读进度:130/237

片刻,史卫东就按耐不住色心,跟正和方容妮表示地好像很恩爱似的的左豹达说了一声就拉着小姐出去了。叶重则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身旁性感风骚的小姐继续说话。

郭毅强揽着坐得僵直,浑身不自然地温翠晨,说着不着边地话。没体例,谁让他也是个雌儿,初度到这种风月场合,平时是风月无边,可惜此风月非彼风月。“放松点,别紧张,我又不会吃你。”

温翠晨原本就因为郭毅强的色手侵袭和闻到他身上怪异地男性气息而紧张了,加上听他说起调笑含糊的话,更是粉脸发烫,芳心就紧张的乱跳,羞涩地难为情极了。

郭毅强看了不由地感到好笑,既然都敢出来卖了,还用得着害羞地像个小姑娘似的嘛,故意在纤细柔美的腰肢上揉摸,笑道:“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啊!”

“不是,没有这回事。”来之前秦莎芝可是特别交待过,非论是谁,只有把对方服侍舒舒服服、满满意意了,才能获得她应得的开苞费。现在听郭毅强这么一说,温翠晨连忙一口否认。

“不是,哪为什么一句话也跳不说。”郭毅强倒着酒说道

“我……,我一时之间还没适应过来。”温翠晨期期艾艾地低着头说道

“没事,来喝点酒,定定神。”说着就拿着酒杯往温翠晨鲜红娇艳的樱唇喂去。

温翠晨斜睨地看了郭毅强一眼,乖乖地托起酒杯喝起来,一口还没咽下去,她就被浓烈地酒气呛地眼泪迅速地涌了出来,一把推开有酒杯,捂着嘴不断地咳起来。

郭毅强放下杯子,轻拍着她的后背,抽张面纸给她,柔声道:“不会喝就别喝嘛?”

还不是你灌着我喝的,你以为我想喝啊!温翠晨用会说话的双眸瞟了郭毅强一眼。接收到美女心电感应的郭毅强,只能无辜地摸了摸鼻子。

方容妮见了直摇其头,皱着眉头说道:“早晚你也要学会喝酒的,遇到小强这样的客人还好,要是脾气坏点的你就有的受了。”微微一顿,转而向郭毅强笑道:“小强,这是三楼VIP贵宾房的房门卡,**一刻值千金,别在这浪费时间了。”说着就把带有房间门牌号码的磁卡递了过去,左豹达也微笑着点了颔首。

VIP贵宾房就是不一样,跨越五十平方米的空间,装潢的是整洁宽敞而又豪华典雅,芳香馥郁,铺着昂贵的长羊毛波斯地毯,房内小酒吧、冰箱、立体音响、液晶电视、中央空调、磁卡锁、保险箱等一应俱全。

宽敞的浴室,别离设有双人浴缸和淋浴房。在设计上,也别有新意,特点是双人浴缸边设有一道日式拉门,住客沐浴时还可以拉开门一边观赏房内的电视节目。淋浴房则设在里面,可以同时有多人使用。

华丽的灯具、奢侈的器皿,衡宇里最显眼的是一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席梦思大床,床的两边别离古色古香的高级床头柜,外面的灯光从素白窗帘隐隐约约穿透进来,让人感觉到一种古典与现代的柔和韵味。

不但温翠晨看了为之动心,就连郭毅强也是羡慕不已。当他还在流连房内富丽堂皇的装饰时,温翠晨已经悄悄地坐在床边,开始宽衣解带了,动作既不性感又不吸引男人,脸色既不抚媚又没有半点心甘情愿的样子。

郭毅强回过头来时,温翠晨全身上下脱得就只剩一套算得上性感黑色胸围和小三角内裤,她紧张的娇躯不断颤抖,鼻息急促,额上布满细密的香汗,细眼紧闭,皓白的牙齿轻咬着嫣红的下唇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不算丰满淑乳起伏得也越来越急。

因羞急而显得更妩媚的俏脸,弯弯的秀眉小巧的鼻子,面颊光滑娇嫩,完美的樱桃小嘴柔软甜美,光滑的香腮白嫩细滑,配合着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和雪白细嫩的脖子,清秀脱俗的俏脸与性感成熟的娇躯的完美融合令人窒息。

亭亭玉立的娇躯,雪白的**,皮肤嫩白的肩胛骨显现出诱人的圆润,细细的纤腰,雪白的脖子下耸立着盈盈一握的淑乳,完美的勾勒出苗条窈窕的曲线,线条如丝缎般的光滑匀称**,目光顺着白净性感的大腿延伸到微微隆起的神秘花园。因为她的交叉腿而坐,完美地显现出女性三角地带的丰满和诱惑力,透过微薄白色的三角内裤,若隐若现地看获得神秘花园中的芳草萋萋。真是勾人心魂,令郭毅强看了怦然心动,直瞪住她的**猛瞧。

温翠晨看见郭毅强色色的目光盯着她胸前薄薄胸罩下娇小玲珑的玉女峰,羞急的用手严实的捂住令男人为止倾倒的**,粉面绯红,不敢看郭毅强的眼睛,娇羞地低下头去。

回过神来的郭毅强尴尬地轻咳一声,别过头去地说道:“你这是干嘛?”

郭毅强本意就没有跟她上床的意思,只想跟她随便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就赶早回去。温翠晨却以为郭毅强对她没有脱得一丝不挂而不悦,想起秦莎芝教的话,‘男人都喜欢主动的女人,故作矜持在这是没钱途的。’咬了咬牙,脱下了身上最后的二道防地。光着细致嫩滑的脚丫子,走到郭毅强身后,毫无技巧可言地箍紧了他的熊腰,雪白尖挺的酥胸紧贴在他的虎背上,娇靥地脸颊害羞地靠在肩膀上。

始料不及的被一个灵秀清纯却又不失妩媚悦耳的美女抱住,要命地是郭毅强还发现她已经是脱得未着寸缕了,薄薄地衬衫未能阻隔一对娇挺的椒乳和**摩擦的热度,檀口吐气如兰地喘气声在不间断撩拨着他的**之火。

郭毅强又不是坐怀稳定地柳下惠,既然人家害羞清纯地美女都主动了,他在敬而远之就看不起人家了。说不定人家还是左豹达放置来试探自己的棋子,不吃白不吃,这种高级场合的小姐,应该不消担心她们的身体会有问题。

转过身,一把把温翠晨抱在胸前,在她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之前,就狂野吻上她呵气如兰的小嘴,吮吸着嫩滑的香舌,舌头已迅快地熘了进来,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左手抚摸着她娇小却不失丰满的乳峰,右手扣紧了她挣扎着想脱离的螓首。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清纯温翠晨产生了女性地本能反应,挣扎着想推开郭毅强矫健地身体。但身体敏感部位遭袭,朱唇被娴熟地亲吻吮吸,闻到郭毅强身上散发出魅人地香气的她马上头脑一片空白,芳心迷醉了。浑然忘我地任由郭毅强火热的舌在口中恣意舞弄,双手情不自禁地环住他的脖子,柔软的薄唇热情的回吻着。

郭毅强大感奇怪,怎么这位小姐,不但概况清纯,就连最基本的亲吻城市。欲火燃烧地他顾不很多加思考了。温翠晨好不容易比及郭毅强松了口,从长吻中透过气来的她却又不成自拔的急喘起来。

因为不知不觉她已经躺在舒适地大床上了,郭毅强迫不及待地将脸埋在她的**之间,他呼吸着她令人陶醉的阵阵**,手握住她的雪峰,嘴唇在乳峰上游移,他用力吮着她坚挺的,用牙齿轻咬她的**。双手紧抓着她一只高耸的**,口中含着她弹性十足的乳峰,不住的舔吸着那嫣红娇嫩的小小圆点。郭毅强的双腿像庞然大物的钳子一样夹住了温翠晨,他的高举着的巨龙隔着裤子顶在她两腿间微隆的丘陵和黑森林间不断地摩擦着。

温翠晨被他含住自己圣洁的**峰上那一粒娇嫩敏感点一阵吮吸、舔擦,她惊恐地发现自己最神秘的幽谷被一根火热坚硬硕大地工具摩擦挑逗着,而在他的挑逗和盘弄下,她情难自禁的起了令人脸红耳赤、羞涩不堪的反应。温翠晨娇羞无限,又羞又怕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失落臂理智的挣扎,在他的挑逗下,那种令人脸红心跳、羞涩不堪的生理反应被撩拨得越来越强烈。她呻吟一声,酥麻的渴望传遍全身,浑身酥软无力,轻吟着、娇哼着。

郭毅强见温翠晨情动,半眯着眼儿,原本可爱怕羞的样子,染上一层**的媚态,桃腮娇艳晕红,美眸紧闭、檀口微张,轻咬下唇,娇喘嘘嘘,忽然间好像换了个人似的。郭毅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一双玉桃般娇滴滴、水灵灵的**,在微微的颤抖中无所遁形了,半球形的**十分挺拔,线条格外的柔和,肤色格外的洁白,光滑细嫩的肌肤闪动着白莹莹的光泽;尖尖的微微的向上翘起,那**顶上小巧浑圆的嫣红两点,犹如漫天白雪中的两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在耀眼的灯光下。

眼光继续盘旋而下:白净绵软的小腹,凝视着圆润可爱的玉脐,梨窝浅吸、粉嫩诱人,纤弱光洁的大腿,略过两条修长**夹得紧紧的,使他无法一窥内里究竟的顶端跟部之间的神秘桃园,直接窥视着幽谷上方那片迷人的萋萋芳草。郭毅强不再客气了,迅速地解除身上的障碍。

郭毅强分隔温翠晨含羞紧夹的**,挺起如又粗又长铁棒一样地巨龙向温翠晨的下身压下去。温翠晨突然从狂热的欲海中清醒过来,带着后悔和惊恐而拼命地挣扎,想甩脱那根插进下身大腿内侧的巨龙,可是由于那庞然大物可怕的火热的巨龙沾满了温翠晨下身流出的粘稠津液,并且少女花房内已湿濡淫滑一片,他顺利地用龙头顶住那紧闭而滑腻的娇软花瓣,微一用力,龙头已分隔两片稚嫩娇滑的湿润花瓣,他一鼓作气,下身一挺,硕大浑圆的龙头就已挤进湿濡火热的娇滑花瓣,顶进温翠晨的花房口。

“嗯不要”在绝色美貌的纯情童贞的柳眉轻皱、娇啼婉转声中,他下身再向前一送,巨硕粗圆的龙头已刺破温翠晨作为清纯童贞最后一道证明的童贞膜

“啊啊痛好痛啊嗯不要”温翠晨秀眉一皱,一阵娇羞地轻啼,美眸含泪,只见温翠晨下身那洁白的床单上童贞落红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