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丫头女人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4579 阅读进度:131/237

欲火中烧的郭毅强哪管她为何而呼痛,向温翠晨的花房深处连连推进,在美丽绝色的清纯童贞的破瓜呼痛声中,终于深深地进入到温翠晨体内.郭毅强那火热硬大的巨龙紧紧地塞满温翠晨那“蓬门今始为君开”的紧窄娇小的童贞花房。一种从未有过的极度的舒爽快感令温翠晨浑身玉体阵阵麻软娇酥,深深插入她体内深处的它是那样的充分、紧胀着她圣洁、幽深的童贞花房玉壁的每一寸空间。一想到自己圣洁的童贞之身已被他无情占有,温翠晨只感到绝望和无比的羞涩难堪,最终无可奈何地抛却了柔弱的抵挡挣扎。

温翠晨娇靥含羞、玉颊晕红,娇羞无奈,那根深深插进她体内的庞然大物“肉钻”是那样丰满而火热地充分填满着她早已感到空虚万分的芳心和寂寞幽径。“啊啊啊你啊你”温翠晨娇喘连连。

郭毅强让巨龙浸泡在温翠晨淫滑湿润的花房中,双手抚摸着温翠晨那细腻如丝、柔滑似绸的晶莹雪肤,又用舌头轻擦温翠晨那娇嫩坚挺、敏感万分的羞人**

最后,他的手又沿着温翠晨修长玉滑、雪嫩浑圆的优美**轻抚,停留在少女火热柔嫩的大腿根部挑逗着少女,他用手轻揉着温翠晨的花蕾,牙齿更是轻咬温翠晨嫣红娇嫩的**,待温翠晨的呼吸又转急促,鲜红娇艳的樱唇含羞轻分,又开始娇啼婉转,柔软娇嫩的童贞渐渐充血勃起、硬挺起来,他自己那浸泡在温翠晨紧窄娇小的花房内的巨龙也越来越粗长,他开始在温翠晨湿滑柔软的花房内轻轻抽动。

蓬门已为君开,再珍贵的花朵也被采拮了,温翠晨闭起双眼默默地承受着。郭毅强轻抽缓送,小心翼翼地研磨着珍贵的花蕾,几度往复后玉人已是发丝凌乱、秋波迷蒙。温翠晨只觉体内酸软不堪,蜜液汨汨泊出,充分的满足渐次取代破身的苦楚,不知何时已经开始轻声娇啼,玲珑浮凸的**如着火般地扭动,似在逃避,又似迎合:“啊……好麻……好痒……好奇怪……好难过啊……”

温翠晨的体内竟是如此高热整柔润,不竭压迫紧咬那夺其圣洁的尘根,像是要将之融化般,无与伦比的美感漫天袭来,策马之人已经不克不及控制地快意驰骋,猛烈的冲击穿过一关又一关狭小的栈道,直达花园秘境的幽深处。征服者的攻击竟是如此强猛有劲,层层的壁垒也阻止不了无情的鞑伐,狂风暴雨一次又一次摧残着幼嫩的花芽,可人儿皱眉咬唇,苦苦支撑着即将解体的**美意,扣人心弦的呼喊仿若天外来兮:“啊……啊啊……好美啊……嗯唔……哈……”

“啊哦啊恩啊你”温翠晨娇羞万般,娇靥羞红,玉颊含春地娇啼婉转,童贞开苞、初度破身落红的她被那从未领略过的**快感冲激得欲仙欲死,妩媚清纯、娇羞可人的绝色丽人那羊脂白玉般美妙细滑的娇软玉体随着他的抽动、插入而一上一下地起伏蠕动,回应着郭毅强对她的舒爽**。

【……删节……】

“啊”蓦地,郭毅强紧搂住温翠晨一丝不挂、娇软光滑的纤纤细腰,把温翠晨**雪白的下身紧紧拉向自己的,巨龙又狠又深地顶进温翠晨火热紧狭、湿润淫滑的娇小花房深处,顶住温翠晨下身深处那娇羞可人、稚嫩柔滑的子宫口,一股炮弹般的龙岩直射入温翠晨那幽暗娇嫩的子宫内

温翠晨被他这最后的冲刺也顶得玉体一阵痉挛、抽搐,花房深处的柔软玉壁也紧紧地缠夹着那粗暴闯入的庞然大物,紧窄的花房内那娇嫩湿滑的粘膜一阵吮吸似的环绕纠缠、收缩。少女修长玉滑的雪白美腿猛地扬起、僵直,也从幽暗、深遽的子宫内射出了一股粘稠滑腻的贵重的童贞春水,“哎啊”温翠晨娇靥羞红,玉颊生晕,楚楚含羞地娇啼狂喘

清纯艳丽、温婉可人、美貌绝色的少女温翠晨失去了冰清玉洁的童贞之身,成为娇艳可人的成熟shao妇。温翠晨下身洁白的床单上,片片落红和斑斑淫精秽液掺杂在一起,濡湿了一大片床单,狼藉污秽不堪入目

温翠晨本是一个美丽清纯、温婉可人的纯情少女,可她以一个冰清玉洁的童贞之身,第一次与男人交媾合体、**交欢就尝到了男女欢好交合的**快感,以一个圣洁无瑕的童贞童贞为代价,领略到了那一声声娇啼呻吟背后的醉人缱绻,禁不住丽靥晕红,玉颊生晕,少女芳心娇羞万般

郭毅强起身从温翠晨身上下来,大大地吃了一惊,居然看见了床单上‘惊心动魄’地落红点点。此时的温翠晨半眯着一双媚眼,如丝缎般粉嫩娇滑的雪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香汗,圆润的双肩和平滑的小腹都在轻微的颤抖,**内散发出阵阵催情的幽香。她娇喘着,口鼻中喷出来的热气芬香甜美,胸前那双傲然挺立的雪白丰乳亦随着她的喘气上下颤抖起伏,映起一片雪白乳光,乳峰上两颗勃起挺立的粉红乳珠微微翘起,似是在与她娇媚的面容争妍争艳。

郭毅强已是无心赏美了,搂过宛如盛放的鲜花般瘫软在自己身旁温翠晨,一眨不眨地盯着她迷离地双眼,正色道:“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温翠晨悠悠醒转,回想起刚才经历的ji情一幕,不由面红耳赤,眉目含春,芳口启张,呵气如兰,羞涩无比地看着他英俊的面庞,布满魔力的眼睛,幽幽地道::“没……没什么,您是我的……我的……第一个客人……”说完将自己的头向后靠在郭毅强的胸前上仍旧娇喘着。

郭毅强心中突然有一种负罪感,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温翠晨悠会与另外两个小姐表示的不一样了,之前还以为她是故意装成这样的。这一切只能说明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太浅了,完全就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白’。“晨晨,你怎么不跟我说你还是童贞呢?”

温翠晨渐渐地呼吸均匀了起来,难为情而又羞涩无限地腻声道:“我……妈咪只让我好好地服侍好你,要否则就得不到全部‘开苞费’。”说完她神情变得黯然,心中有如打翻了五味瓶。

郭毅强有点自责,他垂头紧紧贴着她的俏脸,心中对温翠晨的怜爱油然而生,她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处子之身卖给一个从未谋面不知长相的男人呢?从脸色看得出她肯定不是一个自甘出错地女子。哪只有一个原因——缺钱,只有急需用钱!才能让清纯的她会抛开心里那道象征着枷锁。他柔声问道:“你的‘开苞费’是几多。”

“六千,要让你满意,妈咪说这是最高的了。”温翠晨说着含羞带怨地又看了他一眼,期待说道:“我服侍你的满意嘛?”

郭毅强听了即感到可悲又无奈,六千就可以买一个少女的贞操。对她来说,也许这算得上是很高的价格了,可是对来这里消费的人来说,却是犹如的九牛一毛。贞操这工具一失去就买不回了!也成为自己人生的一个污点。

钱,这工具还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它可以让一个人抛弃自尊、抛弃尊严?有几多英雄豪杰拜倒在金钱脚下,而她也只不过是个急切需要钱的弱女子,再强的自尊与自傲,在困难的处境里,面对庞然大物的金钱显得不堪一击,羞辱,这是她一生最大的羞辱。郭毅强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个羞辱转酿成她人生中最大的荣耀。

郭毅强无限怜爱的轻抚秀发,望着温婉尔雅、惹人疼爱地温翠晨,道:“满意,很是满意。”

温翠晨闻之高兴地亲了郭毅强的脸颊一口,妩媚羞涩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谢谢你。”

“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出卖童贞之身嘛?”郭毅强爱抚着被单下光滑地玉背,柔声道

“为了父亲的病。”温翠晨默默地接受着男人的触摸,语气感伤地说道

郭毅强心中暗叹道:“你父亲得了什么病。”

“肺癌晚期,不过医生说只要积极配合治疗,还是有康复机会的。”温翠晨没有因为是难以救治地重病而失去信心,

“六千块,能支持的了多久啊!”

温翠晨有些黯然地说道:“目前的形势来看,最多只能五天。”

“难道你想一直在这里做下去。”

郭毅强见温翠晨缄默不语地默认了,不由心里有气,他可无法忍受一群男人争相享用自己的女人,也不肯看到她忍受着无奈和心痛去服侍他们。“你禁绝在这做下去。”

温翠晨闭上眼睛,两行清澈的泪珠流过面颊,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低声说:“可是我……”

郭毅强温柔地为她擦拭去眼角的泪水,伸出两指按住她诱人地红唇,软语道:“不消可是,你父亲看病的钱由我来帮你付。”

温翠晨抬起头望向他,噙满泪水的大眼睛不成置信的盯着郭毅强。郭毅强捏了她秀气地小巧尖挺的瑶鼻一下,笑着说道:“怎么,不相信我有钱啊!告诉你,我勉强算的上是个敛财中的小富翁了。”见温翠晨还是不相信的样子,他只好装作气呼呼地样子,道:“你觉得我有需要跟你开这种玩笑,还是你觉得我这种人不成信。”认真的判断起来,他这种到夜总会买春地人可信度还真是有待考究。

温翠晨不是不相信他没有钱,只是不相信他为什么要帮。他们之间最大的关系,勉勉强强算得上是一夜情缘。错了,是一夜都还没有的情缘,是你情我愿地买卖关系。非论是不是真的,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可不想这就这么白白地错过,连忙摆手,道:“不是的。”顿了顿,又道:“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帮我嘛?”

“因为从今天起你是我的女人。”郭毅强笑着说道

‘你是我的女人’让温翠晨听了有种幸福、解脱的感动,做一个人的女人总比做一个等着男人花钱上床的小姐好。“你的意思是让我做你二奶。”

郭毅强闻之忍俊不由,哑然失笑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结过婚的男人嘛?”

温翠晨早就看出郭毅强不像是结了婚的男人,年纪跟她相仿,成熟中有些稚气未脱。她白如玉的娇容一红,难为情地说道:“哪你想我做你得那种女人。”

“女朋友我倒有很多,可是唯独却个小丫头。”郭毅强装作一本正经地说道

温翠晨从未奢望过有女朋友的身份,虽然卖身之前做过小保母,但没想过做个侍女。怪不得人家说有钱人喜欢玩一些反常地游戏,想让我当个丫头来让你玩弄嘛?好,丫头就丫头,总比妓女强。“你说话算话,只要我做你的丫头,你就要给我大笔的钱救我父亲。”

玩笑认真了,郭毅强轻笑一声道:“跟你说笑的,我是有很多女人,但我也要你做女人中的一员。”

温翠晨将信将疑地望着她,道:“只要能救我父亲,不管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郭毅强听了心中一动,思忖了一下点了颔首又摇了摇头。把温翠晨看得莫名其妙,心惊他会临时改变主意。郭毅强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温文尔雅地笑道:“真的让你做什么都可以嘛?”

见温翠晨坚定地址了颔首,他才笑着说道:“好,哪你就做我的第一个丫头吧!”不睬会她略显失望的神色,转而问道:“哪你父亲现在在那里。”

“在老家M省。”说起正经事,温翠晨神情就变得热切了。

“哪你家里还有谁些什么人啊!”

“一个父亲和妹妹。”

郭毅强本想让她父亲转到蔡薇薇的医院去得,可是后来想到,人家重病在身,怎么经得起舟车劳顿呢?“你父亲住的那家医院还可以吧!”

“可以,是我们省有名的。”

郭毅强心中思索着,道:“你留一个银行帐号给我,明天你就赶回去吧!期间有什么需要,你直接打我德律风吧!”说着坐起身从床头拿出纸币写下手机号码,再把纸币交给她。

温翠晨不睬会因为滑落的床单而露出粉红色的樱桃傲然挺立的**,楞楞地看着郭毅强,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郭毅强淡淡地址了颔首,深信不疑地说道:“我相信你。”

简单的四个字胜过任何的千言万语,温翠晨感动地留下了眼泪扑进郭毅强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特殊的香味,喃喃地说道:“等我父亲病治好了,我就留在你身边做你一辈子的丫头。”

郭毅强右手温柔地搂着她柔软的纤腰,左手揉抚着她高耸娇嫩乳峰上一点红,坏笑道:“现在你就开始学学怎么做我的丫头吧!”

一时间,房中春色无边、战鼓擂擂、**密布、显现出极其**的景像,不时还传出女人的娇喘浪吟,远远地飘荡在寂静的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