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迷奸粉末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587 阅读进度:137/237

走来酒吧二楼的郭毅强,趴在不锈钢的栏杆上,饶有兴致地四处乱看。视野广了许多的他,看到很多人真的别离嗑下很多的药丸。看来这些应该就是黑豹帮买卖的软性福寿膏『摇头丸、KEN粉、麻古、冰(含有少量冰毒)』

看了好一阵,郭毅强也没发现有人吸食白粉,难道他们不在自己的土地上卖,不成能啊!这么赚钱的工具。他拍了下脑门,暗骂自己怎么那么笨,这种‘大事’再怎么说也应该会避人线人躲起来的‘享用’。

这时郭毅强不经意间,发现正对面下方角落边,有一个长得人模人样,带着金丝眼镜的家伙正往一杯饮料中投放粉末状的工具,用吸管搅拌了几下。郭毅强发现几多有些人注意到他的行为,可他们看过就算了,或许是觉得太习以为常了,一点也不在意。

K粉即氯胺酮,静脉全麻药.白色结晶粉末,易溶于水,通常在娱乐场合滥用.服用后遇快节奏音乐便会强烈扭动,会致使神经中毒反应,精神割裂症状,呈现幻听,幻觉,幻视等,对记忆和思维能力造成严重的损害.另外,易让人产生性感动,所以又称为**粉或强奸粉。

对这样的事,郭毅强虽然正义感十足,但这样的事怎么说也轮不到他去做好人。也许人家还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是,自己冒然插手被人反咬一口,那不是自讨没趣,难看丢到家门口了。

眼不见为净的郭毅强突然发万现一张熟悉的面容坐到那名猥琐男身旁。怀疑灯光偏暗看错的郭毅强,眼睁的大大地又看了一次。没错,是公司的玉兰姐。没容他多想,曾玉兰为什么会跟这样男人来这种处所消遣了。因为他看到狼子野心的男人,在把那杯果汁递给曾玉兰喝。

以他对曾玉兰的认识,肯定她不会做愿挨的‘黄盖’,想必是这个家伙见色起心了。既然是相识的人,并且对他还满照顾的玉兰姐,郭毅强又岂能作壁上观呢?把酒瓶往身边搂着女人聊天的大叔身上一丢,急仓促跑下楼梯,‘杀’了过去。

二话不说夺过曾玉兰嘴边果汁,一看郭毅强脸色都变了个样,果汁已经喝下四分之一份量了,他是无可奈何的看了曾玉兰一眼,马上怒目而视该男子。只见那家伙一副茫然不知的神情看着自己,想必在这方面已经是老手了。看来今晚无论是为了兰姐还是为了被他糟蹋过的女子,都不克不及这么廉价的放过他了。

“小强,你怎么会在这。”曾玉兰发现夺下她杯子的人,竟然是自己最近有意疏远的郭毅强,芳心禁不住一喜,站了起来。随之回想起洗手间门外的那一幕,欢喜的心情马上是跌落到谷底了,没好气道:“你干嘛拿走我的杯子!”

郭毅强没有回答她的话,以锐利的目光紧盯着也波澜不惊站起身的闫彬,那目光如同剑气般让他有些不敢直视,渐渐地他心虚地低下头来,目光处处游移就是不敢看郭毅强,良久才轻轻带着审问地语气问道:“你是谁?”

在美女面前被一个比自己年轻的男子瞪的不敢直视,闫彬觉得颜面尽失,知对方肯定发现他不轨的举动,经验老道地他又岂会就这样畏缩了呢?只要自己死不认可,他能自己怎么办,就算确有其事,大不了抛却到嘴的‘肉’。

曾玉兰以为郭毅强见她和另外男人一起而起了吃醋之心,于是故作亲密地拉近与闫彬的距离,红唇轻启,皓齿略现嫣然一笑道:“他是我朋友。”

“朋友,你认识人家多久了,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嘛?”郭毅强不屑的一撇嘴,嗤笑着

郭毅强的话让曾玉兰马上哑口无言,原本想气气他的,反过来被他气得没话说。确实,身旁的男人才认识不到三个小时。晚上呆在家中无聊的她,禁不住孙兰娟一通德律风的劝说,就带着新奇态势跟着孙兰娟的男友的朋友一起到黑豹夜总会来消遣。

加上她和孙兰娟正好是三男三女,其中两对是男女朋友关系,看孙兰娟的意思是有意撮合她与闫彬。虽然眼前的男人长相谈吐还过得去,但她却没那个意思。碍着孙兰娟面子,她只好坐多一会再走。

“喂,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闫彬听郭毅强若有所指的话,忍不住叫道

郭毅强肯定了曾玉兰认识他不久,摸着手中杯子,冷笑道:“什么意思,你趁兰姐不在,放了什么工具到里面去,我就是这个意思。”

曾玉兰闻之神色一变,脚下禁不住退开了几步。闫彬果然是个老奸巨滑的家伙,面不改色地笑了笑,道:“这位先生,我不明白你说些什么。”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失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这杯可是果汁,你不要告诉我是咖啡要加糖。”郭毅强齿冷着说道

“你别胡说八道,小心我告你离间。”闫彬恶人先告状般地说道

在郭毅强和闫彬各执一词之刻,曾玉兰更相信郭毅强,可另一方也是好朋友的朋友,在没确凿证据的条件下,她也欠好就地反脸。说不定郭毅强看错了,产生误会罢了。并且她现在身体也没感觉出有什么不适的处所。

就在双方火药味渐浓的时候,孙兰娟带着些许气喘,拉着一个面目清秀,儒雅大方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对亲昵男女。“小强,你怎么也来了啊!”

郭毅强不明白孙兰娟怎么也会在这,曾玉兰看出他的疑惑,解颐而笑道:“我是跟娟娟一起来的。”

“这么说,他是你的朋友咯。”郭毅强没有回答孙兰娟的话,指着一副无辜受气模样的闫彬,皱着眉头向她问道

在场的人都听出了郭毅强的语气不善,事实孙兰娟对闫彬不是很熟,只是见过几次面。说朋友谈不上,最多是认识的人。她男朋友付建业见郭毅强说话这么冲,像是来找闫彬的麻烦,禁不住也叫道:“是我朋友,怎么样。”

“怎么样?这个人渣往兰姐的杯中放**粉,你说怎么样。”郭毅强不知道孙兰娟的男朋友是真的不知道闫彬为人,还是早已经窜通一气了。

曾玉兰听到是‘**粉’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体内升起一阵燥热,身体越来越热,有一种欲渴的感觉。体内的**又开始上升,慢慢的,她地玉脸红起来,全身的温度也升高了几度,犹其是那一阵阵**,让她感到自己地身体已经快要爆炸,全身犹如无数只蚂蚁在爬行一般。曾玉兰编贝般的牙齿仅仅地咬住下唇,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肌肤透着嫣红。双腿有中酥麻无力的感觉,娇躯情不自禁的往郭毅强的身上靠去。

郭毅强慌忙扶助她的双肩,孙兰娟在怎么笨也看出了好友的不对劲,她慌忙走过来扶助他另一边的肩膀。郭毅强气由心生,想到要是今晚自己没看到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哪知这时闫彬还装模作样,无耻地叫嚣道:“玉兰,你没事吧!小子对她干了些什么。”

孙兰娟的男朋友付建业和另外一年一女也附和着指责起郭毅强来,有种仗着人多欺负人少的意思。郭毅强气不过就想把他们全部戈倒的时,坐在沙发上满脸通红,吐气如兰,酥胸起伏的曾玉兰守着一丝的清明,拉了拉他的衣角,娇喘嘘嘘地说道:“小强,带我离开这里。”

郭毅强见她双眼一片迷离,似幻似梦地抬头看着自己,几乎随时可以滴出水来,看似快坚持不住了。看来只好暂时抛却对害人的莠民了,他可不想曾玉兰在众人面前作出丢人的举动。郭毅强又哪知道闫彬下的**粉比黑市上的强烈一倍,他甩开孙兰娟的手,扶起曾玉兰酥麻无力的娇躯。

岂料,他们反却是把郭毅强围住,不让他离开。孙兰娟心知今晚是她害自己的好朋友,所以刚才郭毅强的粗鲁,她也没有生气。现在她唯一想的是让好友离开这,眼见男朋友竟然是非不分的盖住他们,孙兰娟心中一阵刺痛,睁着大眼瞪着他,不由气道:“建业,你们还不让开。”

“兰娟,我是想让开,可是我的朋友不乐意,你让这小子把事情说清楚再走也不迟。”付建业一副无可奈何地样子,不知情地人还真会认为郭毅强过于嚣张把人家的马子带走。

孙兰娟不管自己的男朋友清不清楚闫彬地为人,就现在他这个表示就已经够让她失望和伤心了。有时候感情一旦有了裂缝,说什么甜言蜜语也不克不及愈合了。

“强哥,出了什么事。”原来正在调酒的范承刚瞧见郭毅强竟然被人围住。这还得了,郭毅强可是他的大哥,并且这还是他们的土地。传出去他们还有面子,于是他二话不说就叫上看场十几个兄弟,操上家伙上来辅佐。

不利就不利在闫彬他们这么酒吧、夜总会不去,偏偏挑个这么‘幸运’地处所。要是平时,他们是在中上的酒吧钓凯子。今晚他们无非是想在美女面前炫耀一下,才特意挑了个全市最贵的黑豹夜总会。

长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的事理。从未遇过这种仗势的他们一下子被一群人高马大、拿着铁棍气势汹汹的混混们吓蒙了。酒吧内的其他人一下子被这久违的热闹给吸引住了,纷繁好奇的大量着郭毅强,在想他究竟是何人。

郭毅强赞许地址了颔首,懒很多想闹出这么大的麻烦左豹达他们会怎么想了,现在她只想早点带着曾玉兰离开,“他们交给你措置,别闹出人命就行了。”

范承刚眨了眨眼,露出会心地笑意,道:“强哥,安心,这是我们在行,你先带两位新SoDu走吧!”他现在是把郭毅强当作了撬人墙角,仗势欺人的大混混了。

这样也好,省的多加解释。郭毅强扶着已经是迷失自我的曾玉兰往楼上的包间走去。孙兰娟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见郭毅强离开了,才回过神来,看了付建业两眼,追上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