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晨光春光(喜欢...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820 阅读进度:155/237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华丽的窗帘,柔和的倾洒在舒适豪华的大床上,郭毅强缓缓的从甜睡中醒转过来。只见一具晶莹剔透、洁白如雪的玉体像一只柔弱的小猫一样卷卧在他的怀中,沉睡的娇颜在晨光的映照下是那样的妖艳娇媚,嘴角浮着一丝真切满足的笑容,美中不足的是柳眉轻皱,芳颜略显得有些憔悴。

雪白的粉颈和高耸丰满的**上留下很多淡淡的吻痕和淤青,想必是昨夜的无边的索取蹂躏摧残令她获得最大满足的同时也付出了代价。悦耳的容貌在美艳中透露出高贵的气质,似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真是妩媚迷人风情万种。

就这样的一个美人儿,竟然能满足自己。并且昨夜自己还是肆意的铺开手脚、全力以赴。郭毅强不由为艳媚熟妇秦莎芝的能耐和体力感到稀奇,天生的吧!不尽然,后天的,很有可能。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妈咪级的人物,有些什么‘妓家’本领也不奇怪。

可是从昨晚的艳媚熟妇秦莎芝的表示来看,又不像是有过很多性经验的样子。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能独自接战自己呢?这些只有完全的征服了她才能得知。虽然一晚上让她生理上屈服,但不代表心理上也能臣服。

郭毅强静静地看着她,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已是白里透红的肌肤,忍不住张口咬了一下依旧傲然耸立的**。艳媚熟妇秦莎芝吃痛地从春梦中醒来,长长睫毛轻颤几下,微微睁开条线,一声倦哼,伸手勾住郭毅强的脖子,枕着他的胸膛,又进入了梦乡。

郭毅强柔情一动,俯下头在似她眼帘上轻轻一吻,唤道:“芝芝,太阳晒屁股,还不起身。”说着伸手在她肥美结实的大屁股上拍了一下。

艳媚熟妇秦莎芝嘤咛一声,皱了皱眉头,睁开朦胧的眼睛,却发现一双黑亮的眼睛在深情地注视着她。从未试过在清晨睁开眼睛就看见男人含情脉脉看着自己的艳媚熟妇秦莎芝禁不住出现阵阵漪涟,芳心仿若花开般欢喜,那美妙的感觉就像回到了初恋。她白腻的香腮晕红,娇羞地道:“小坏蛋,你打疼人家了。”

水汪汪的双眸中尚遗留着昨夜ji情的痕迹,妩媚中透著娇情。艳丽娇媚的玉颊酡红迷人还有些倦意,但经过**滋润的她,粉脸上焕发著美丽逼人的光亮,渗着春意的桃晕,成熟娇媚的春情中添了少许花信shao妇的娇嫩。

郭毅强柔情的爱抚着艳媚熟妇秦莎芝的两瓣丰满肥美的圆臀,怜爱道:“还疼嘛?”

“你说呢?大坏蛋,像是吃了什么药似的,凶起来完全失落臂人家的求饶。”艳媚熟妇秦莎芝伸出藕节般的粉臂,如蛇般绕上郭毅强腰背,娇嗔道

“你男人用得着吃药的嘛?”郭毅强捏了捏艳媚熟妇秦莎芝熟美晶莹洁白圣母峰上的蓓蕾,坏笑道:“你还不是一样,骚荡的可以。害我今天差点快就起不来了。”

“可是人家也让你强行开了我的菊门啊!”艳媚熟妇秦莎芝反手在他臀肉身上用力拧了一把,轻嗔薄怒,啐骂道

“是嘛?也不知道是谁,还很享受的非得我大力点打你大屁股。”郭毅强笑着说道

“讨厌,人家都给你折腾成这样了,你还来羞辱我。”郭毅强的话让艳媚熟妇秦莎芝想起昨夜的ji情,小脸红起,樱嘴微撅,状若撒娇地道

“芝芝老实说,你喜欢不喜欢我昨晚那么对你。”郭毅强温柔地轻抚她的嵴背

艳媚熟妇秦莎芝纤巧的柔荑抚上郭毅强的面颊,美目一片迷惘,陷于回忆中,腻声道:“我不知道。”

郭毅强见她喃喃自语,面上柔情似水,妖娆的娇靥出现艳丽的光芒,柔声道:“不知道,哪你开不开心,快不快乐,满不满足。”

艳媚熟妇秦莎芝眉目间春意犹存,俏丽娇腻的花容,春思朦胧的媚眼微启娇态可掬地看着郭毅强道:“是我这辈子最幸福一夜,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艳媚熟妇秦莎芝桃腮胭红,水眸迷濛,媚态诱人,郭毅强看着面若桃花,眉角含春的艳媚熟妇秦莎芝,懒洋洋地道:“看来我的芝芝有受虐的倾向,要不要我们再来一次,让我好好疼疼你的美臀。”

见郭毅强脸上温柔中带了丝坏笑,**美好娇躯颤栗一扭,修长浑圆光滑的大腿压在被褥中郭毅强身上。由于昨夜下身受创颇重,美人儿翻身时眉头微微一皱,小嘴对著郭毅强俊挺的鼻梁咬上一口,嗔道:“你这小色鬼还笑,我疼也疼死了。”对受虐一事没有否定也没有认可。

想到昨夜的ji情,艳媚熟妇秦莎芝是心有余悸。感觉到自己热烫火辣的正紧紧贴在郭毅强小腹上。而结实小腹下让她又爱又气的坚挺又正好抵在肥润滑腻的肿胀的洞口。火辣辣水汪汪的感觉令艳媚熟妇秦莎芝舍不得分手。将小脸贴在他胸膛,闭上美目,静静不语。

郭毅强早就听说有的女人会喜欢在欢爱的男人蹂躏摧残,昨晚见了艳媚熟妇秦莎芝的在自己拍打她的屁股时,呻吟声变得更加欢愉,美人洞更是没来由的紧缩,咬得他的‘小弟’快感不竭。郭毅强咬齿着艳媚熟妇秦莎芝白嫩的耳垂,道:“芝芝,你是不是喜欢我在干你的时候,打你屁股啊!”

艳媚熟妇秦莎芝闻之娇嗔不依,捶他一拳,嚷道:“禁绝再说,太羞人了。”

郭毅强颇有些受不住了,美人儿丰满惹火无比的娇躯如八爪鱼样缠著自己,两只巨大圆挺挺拔匀称的**轻轻地在颤抖,更让他热血沸腾的是小腹上紧贴的火热湿润的肥美神秘花园,清晰地感觉到从美人儿身上飘来如兰如麝的醉人幽香渐渐在鼻中泛动,“哪下次还要不要我打你的大屁股啊!”说罢,抓起她得滑腻肥美翘立的双股揉摸,也缓缓地摩擦了艳媚熟妇秦莎芝成熟的流出蜜汁的蜜桃。

“随你!”艳媚熟妇秦莎芝舒适的娇哼,晨星般亮丽的杏眼娇嗔地白了郭毅强一眼,轻嗔道

郭毅强听了暗自高兴,艳媚熟妇秦莎芝不但答应了下次可以继续欢爱,也变相的默许了他继续出手。郭毅强抚上怀中美人儿的盈盈一握的纤细小腰,转而笑问道:“莎芝,这是你的真名嘛?”

“假做真是真亦假”艳媚熟妇秦莎芝听了格格娇笑起来,从郭毅强中抬起小脸,似真似假的媚笑道

郭毅强记得这是曹雪芹《红楼梦》中‘太虚幻境’的春联,下联是‘无为有时有还无’。想不到夜总会的妈咪也晓得,并且还巧妙的回答的他的问题,果然是不简单。“哪芝芝,你昨晚说得‘以后就会知道’,知道些什么。”

“不知羞,明明小人家那么多,还叫人家芝芝。”艳媚熟妇秦莎芝吃吃而笑,轻嗔薄怒,水灵的大眼透着一丝慧黠,粉嫩的柔唇微噘。

“比你小又怎么样,是不是要我再让你讨挠多一次。”郭毅强见她再次巧妙的避开了自己的问题,禁不住伸出中指对着艳媚熟妇秦莎芝受伤不浅的后庭插了一下,气呼呼地道

那如同火烧般的疼痛让艳媚熟妇秦莎芝的娇躯不成抗拒一颤,吓得连忙出言阻止道:“不要。”

“知道厉害了吧!”郭毅强揉捏着柔腻的乳峰,道

艳媚熟妇秦莎芝闻之小脸马上红透,杏目圆睁,玉臂支在郭毅强胸膛仰起俏脸,嚷道:“你这个坏蛋,明知道人家被你的大家伙弄伤了,还舍得下手弄它。”说着娇艳欲滴的红唇小嘴微微撅起,细嫩玉手轻轻掐了一把郭毅强的胸膛。

清丽脱俗羊脂白玉般的娇容红晕流动,美丽、灵活,水汪汪的杏眼微微眯着,嫣红湿润的香唇微微张开,隐隐可见的洁白贝齿,这红唇白齿真宛如玫瑰含雪艳在眼,加之艳媚熟妇秦莎芝稍有点急促的呼吸,一阵阵成熟美人特有的吹气如兰的口脂幽香拂在脸上,虽然很淡、很轻、很幽,但却中人欲醉。心醉神迷的郭毅强神为之夺,感动地将嘴唇吻上那红唇吸吮添舐。

本放在艳媚熟妇秦莎芝腰际的令一只色手也顺着柔滑的曲线往移动,放在圆圆隆起的臀丘上。朝滑嫩的美肉一把抓起。清晰感觉到肥美的雪球微微颤抖,听到艳媚熟妇秦莎芝瑶鼻一声娇嗔,手掌又复按下用力揉搓柔软的美肉,让艳媚熟妇秦莎芝瑶鼻中娇吟马上连成了串。左手也擒住一只丰满圆挺的圣母峰,拇指轻轻刮过娇嫩的,惹得艳丽的**一阵轻颤。

艳媚熟妇秦莎芝本也是想和郭毅强亲热一番,不料这一吻下,便已春情动。而郭毅强两只坏手在**美臀之间如此肆虐行动,使得她更是不堪,娇躯软瘫无力。只能在郭毅强怀中蠕动,艳媚熟妇秦莎芝觉得下身花蜜湿透颇是难受,不由将屁股微微抬起,让胯间花房离开郭毅强小腹,却被一根火热巨物顶在臀沟。心中一颤,对昨夜将自己整的死去活来的庞然大物她可是记忆犹新,春情泛动下也微微有些畏惧,从花径深处传来的残存刺痛也清晰起来。

郭毅强欲火正盛是美人儿娇躯一僵,知她昨夜被自己的巨炮摧残得厉害,勉强按下心中欲火,喘气道:“还不老实交代。”

艳媚熟妇秦莎芝递过红唇在那张会哄人的嘴上温情一吻,柔声道:“好人,别逼我好欠好,总有一天人家会告诉你的。”

郭毅强也怕急于追问而露出了马脚,便顺水推舟地道:“不说也行,可是你要叫声好听得。”

艳媚熟妇秦莎芝轻呼着喘了口气,媚眼如丝的看着他,樱桃朱唇斜翘,浮现出悦耳心弦的诱人笑意,咬着嘴唇腻声娇嗲:“好老公,好哥哥,这样行了吧!”水汪汪的明眸闪过一丝狡猾的神情,脸上绽出羞涩的笑意,悦耳极了

郭毅强不由怀疑怀中的美人还是平日里所见的风骚妈咪艳媚熟妇秦莎芝了。看来**的魅力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相信假以时日,神秘的艳媚熟妇秦莎芝在自己面前就没什么秘密了。见艳媚熟妇秦莎芝宜嗔宜喜的小脸在眼前,目中闪过黠色,嘴角扯开一丝坏笑,道:“乖芝芝,要不要陪老公去洗个鸳鸯浴。”

艳媚熟妇秦莎芝想去,但又怕到时候自己的身体会不受控制的求欢,弄的伤上加上,游移地道:“不了,人家困死了,要好好睡一觉,要否则晚上就没精神了。”

郭毅强温柔的亲吻了她一口,柔声道:“哪你好好的休息吧!等等我出门就不叫你了。”说完掀起被褥。

艳媚熟妇秦莎芝听话铺开纠缠着郭毅强的身躯,甜甜一笑,闭上双眼。不到片刻就进入了睡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