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要命口技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4262 阅读进度:164/237

秦纱芝发现郭毅强久未不作声,心中不由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当着另一个人的把话说的太直接了,伤了他大男人的自尊心。从小就深受男性处于主导地位的社会形态影响的她,立刻把郭毅强的表示归为是‘理所固然’那样。

而正在喝酒的方容妮也瞧见他突然不吭声了,笑了笑以为他是当着自己的面欠好意思向秦纱芝开口说这方面的事。究竟结果这对男人来说不是很光彩的事,更何况要在吧台当着她这个说不算朋友还是上下属的女人。

不待方容妮找个借口离开,秦纱芝已抢先开口说道:“小强,我们换个处所再说吧!这里太吵了。”原来不知不觉间迪厅的DJ已经换上了劲爆火辣的动感十足的舞曲了。

郭毅强点了颔首,跟方容妮打了声招呼,尾随着秦纱芝往后台走去。郭毅强边走边想,要怎么向秦纱芝说明才好呢?现在推脱是开玩笑得,那肯定是不可了。真的没体例,就当一回小白脸吧!

晃过身来的郭毅强发现自己种走进了一个换衣间,并且还是女性的。尽管没有过多的刺激眼球的工具,可是一想到要是被人逮个正着,到时可是秀才遇上兵,有理也说不清。

秦纱芝可没有郭毅强想的那么多,她把门从里面锁好后就从后面把郭毅强紧紧的抱住,可怜兮兮地说了一声:“对不起!”说时,还像只温顺的小猫似的用柔嫩的娇靥摩擦着郭毅强结实的后背。

突如其来的对不起,把郭毅强搞得一头雾水,大脑迅速的运转了一圈,结果还是没有发现秦纱芝有什么对不起自己地处所。同时秦纱芝不经意间显露出不成熟小女人般的表示,郭毅强暗想: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般,离征服她身心也就不远了。

郭毅强拔开秦纱芝环扣在腰间的双手,转过身抓起她的双肩,深深地望着她写满了后悔的双眸,柔声问道:“你怎么对不起我了。”

秦纱芝抬起螓首,嘴唇轻轻的上下碰触着把刚才心中想到的担忧说了出来。郭毅强听之禁不住呵呵一笑,心想:常人都说陷入情爱之中的女人城市变得比平时的笨,看来这不是无稽之谈。

其实这不是变得笨了,而是投入,一旦投入了,恋爱中的女人会认为对方的每个观点,每个想法都是对的,会很顺从,觉得他一切都是好的,时刻以对方为中心,所以就有变笨的说法了。

恋爱的魔力真的有那么大吗?郭毅强在问自己的同时也回忆起被俘获芳心各女的前后表示,结论是真的有那么大!但对欢场老手的妈咪秦纱芝一夜倾心,郭毅强心中不由地怀疑自己的魅力有那么厉害吗?也许性的能力才是关键的吧!

秦纱芝确实不知道自己从小就久经训练,灌输服从命令的为天职的思想,为什么在一遇上郭毅强这个小冤家就会不堪设防。她总觉得冥冥之中郭毅强身上流露出一阵阵能吸引她的工具,经过那一夜的灌溉闻到郭毅强身上散发出的异香后,秦纱芝觉得可能就是这股让人心迷神醉的香气吧!

无论是什么都好,像她这样心沉意坚、成天呆在花天酒地、声色犬马的女人,一旦动了真情,就会比寻常女人都来的猛烈,更容易动情。

秦纱芝虽不明就里,但见郭毅强神情和笑意就知他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悬在心中的担心也在瞬间放了下来,不依地捶打着他的胸膛,娇嗔道:“你没有生人家的气,却为什么做出让人担心的样子。”

“明明是你自己想太多误会了,怎么怪起我来了。”郭毅强无辜地耸了耸肩,在她貌美如花的娇靥上吻了一口,笑道

“好,就当是我误会了,那你刚才在想些什么呢?”秦纱芝妩媚地白了他一眼,嗔怪地说道

郭毅强伸出一双色手爱抚着秦纱芝窄裙下的紧翘的大屁股,道:“不告诉你。”

秦纱芝温柔的依偎在郭毅强的怀里,扭动着成熟玲珑有致的娇躯,撒娇的说:“我不管,你让人家担心了老半天,如果不说出来,等等人家又胡思乱想,你怎么安心呢?”

成熟美艳前凸后翘的S型玉体刺激地郭毅强立刻向大美人来个‘立正敬礼’,明知秦美人有色诱地嫌疑,但郭毅强还是忍不住感动地抓起她两瓣肥美的臀部肆无忌惮的揉搓了一顿,再用力的往前一按,用‘兄弟’重重地给她‘小妹’来个蛇矛突进。

秦纱芝一声“嘤咛”,双目如火地看着郭毅强,双手则紧紧缠住他,一副任君采摘的姿态。下肢则用一双性感雪白的丝袜大腿轻轻的夹紧了郭毅强的蛇矛轻轻的做出**的动作。

美人淫荡刺激的郭毅强欲火中烧,二话不说吻住秦纱芝软软的双唇,用舌头成功的顶开她的贝齿,掠过嫣红的小口,将舌头刺入她的口中,深入腹地探幽,在微湿的气息下寻求她那柔软甜美的舌头。紧紧地含着舌尖吮吸,和她的小香丁激烈的缱绻在一起,不竭吸着她香甜的玉液香津。一双色手也没闲着,撩起秦纱芝的短裙,伸手就把她薄小的内ku往下褪。

秦纱芝一声惊呼,羞然的按住他的大手,意乱情迷的腻声道:“不要,人家那里还没好。”

欲罢不克不及的郭毅强望着气喘嘘嘘,绯红一片的性感脸蛋泛动着水一般的春情的秦纱芝,拧了她雪白的大屁股一下,命令似的说道:“乖芝芝,老公难受,快用你的小嘴吧!”

秦纱芝媚眼如丝地飞了他一眼,夹着柔嫩的双腿不动,柔媚地说道:“除非你答应告诉人家,要否则……”

被抓住了弱点的郭毅强在她雪白的臀瓣上拍了一掌,气呼呼地说道:“小淫妇,让老公舒服了再说。”

有轻微被虐倾向的秦纱芝没由来地感到一阵火热,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起来,马上顺从的跪在郭毅强的脚下,用一双柔荑隔着休闲裤轻轻抚着郭毅强的傲世群雄的龙根,动作轻揉、缓慢,就像是触碰着稀世珍宝一样。

秦纱芝双手缓慢但不乏熟练地解开了郭毅强的腰间皮带。她一只手轻轻解开他的裤头,另一只手将那休闲裤处的拉链轻轻往下一拉,整套动作轻柔而优雅!

解开郭毅强的裤裆后,乖巧听话的秦纱芝并没有卸失落他的平角内ku,而是隔着平角内ku吻了一会他的隆起帐篷的部位。接着,秦纱芝依旧隔着底裤用湿漉漉的红艳舌尖轻点、轻卷、轻添着那隆起的处所。郭毅强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秦纱芝双眼水汪汪地抬起螓首凝望着男人,一脸的满意讨好之色。

郭毅强轻轻的抚摸着秦纱芝妖艳的玉脸,赞许地道:“芝芝,别停,继续。”

秦纱芝媚笑一声,张开小嘴露出一排齐整而洁白的小碎齿。她用贝齿轻轻咬住郭毅强的平角内ku边沿轻轻往下慢慢地拉着,被解放的庞然大物立时向上弹起轻轻打在了她的下巴上。

秦纱芝用说不出撩人的声音‘嗯’一声,轻启朱唇慢慢地裹住了龙根的半个头部,用舌尖在龙眼上轻点起来,郭毅强舒服得几乎要叫出来。白嫩柔荑此时也轻轻地揉着柔弱的子孙袋。

好一会,秦纱芝才开始慢慢地用口一点一点吞噬起整个龙根来。直到龙根几乎深入到了她那温暖、湿热又蠕动不已的喉部,郭毅强用手摸了摸秦纱芝的红唇,发现巨龙几乎是全身而入了。

郭毅强激动地对秦纱芝呻吟地说道:“芝芝你的小嘴真厉害啊!”这么多女人之中确实只有秦纱芝能有这分‘容龙之量’,其她人至多是容下三分之二,郭毅强心中对她的喜爱又多了几分。

秦纱芝像是要回报郭毅强的赞言一样,连续给他几次深喉,接着她又慢慢地一点一点让龙根逐渐从她的红唇中显露出来。就这样,她让龙根进进出出,时现时隐起来,频率也从慢到快,玉首在他的胯间上下起伏着。

如此诱惑的情景,郭毅强为自己能征服秦纱芝这样性感迷人的美人,而布满成绩感和自豪感的。他相信假以时日秦纱芝一定会说出她心中所藏的秘密。

『……删节……』

“老公,舒服了吧!”秦纱芝淫荡地用手指刮起下巴的浆状物,然后用性感的小嘴添干

望着秦纱芝娇倦的秀靥,郭毅强把她从地上拉起在香汗淋漓的额头吻了一口,开心地说道:“宝贝,靠你一张小嘴是不敷。”

秦纱芝看了一眼仍然坚硬着地庞然大物,没多大的受惊,究竟结果昨夜她已经亲身经历过郭毅强的强悍了,秦纱芝娇媚地看了他一眼道:“我不要了,你找他人吧!”

看着秦纱芝青春的**玲珑浮凸,结实而柔美的起伏曲线,郭毅强的手在秦纱芝的悦耳**光滑细嫩的肌肤上抚摸着,引得秦纱芝浑身颤立不住的扭动娇软绵绵的身体。郭毅强抚摸揉搓秦纱芝丰满的**,笑道:“在这我只想找你。”

秦纱芝听了,愉悦地媚笑道:“老公你安心,我不会吃醋的。”

郭毅强轻抚着她线条柔美的纤滑细腰,滑过她平滑洁白的柔软小腹,玩弄着秦纱芝娇翘盈软的雪股翘臀,又将手指滑进秦纱芝洁白的大腿间,将秦纱芝撩拨的浑身火热滚烫,浑圆玉润的身体不断的扭动,口中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其他的女人我对她们没性趣。”

秦纱芝美目微合,娇喘嘘嘘地道:“那妮姐呢?”

方容妮,郭毅强确实对她也产生过性趣,不过他还没被色心蒙蔽到不知轻重。他对着秦纱芝红艳挺立的蓓蕾上咬了一口,既不认可也不否认地岔开话题说道:“你这个小淫妇,还说不吃醋,是不是见她跟我聊天,心里不舒服了。”

疼痛而又快感不竭的感觉让秦纱芝爽地仰起螓首呻吟了一身,“人家……才没有呢?老公你已经舒服了,可以跟我说了吧!”

郭毅强用力的吸吮,连同周围的漂亮的粉红乳晕一并含入,并顺着乳晕开始划了几圈,笑着说道:“我刚才在想啊!乖乖芝芝到底有几多钱可以给我花。”

秦纱芝信以为真地压抑住身体的快感,断断续续地说道:“七位……七位数够不敷啊!”

郭毅强闻之没有半点惊讶,笑呵呵地停下手中的动作,帮她整理衣物,道:“宝贝的钱满多的吗?哪以后我可有福了。”

秦纱芝也怕自己在继续下去会忍不住求欢,对郭毅强体贴的感激的笑了笑,便一起脱手帮自己穿好。“老公,你还没说要几多钱呢?”说罢,重新跪在地上开始清理郭毅强‘小弟’,然后再帮他把衣裤皮带弄好。

郭毅强微微一笑道:“暂时不要,等那天急用的时候再找你要吧”

“可是……”秦纱芝站了起来,不解的问道

“相信我,缺钱花的时候,我包管第一个找你。”郭毅强拍了拍她绯红的玉脸,笑嘻嘻地说道

这次秦纱芝没有再盘根问底了,看着他下身支起的蒙古包,促狭地笑了笑,道:“老公,你真的不消找人帮你解决吗?”

郭毅强色色地说道:“某人湿的如钱塘江大潮一样还敢说。”

秦纱芝娇羞妩媚地瞪了他一眼道:“好心没好报,人家怕你憋着难受!”

郭毅强坏笑着在秦纱芝高耸丰满的酥胸上揉捏了一把,道:“安心,你老公我自有解决之处。”接着又道:“却是你,如果不赶紧换一件小内ku,小心涨潮地水漫衣裙。”

秦纱芝啐了他一口,推着郭毅强往门外走,“找你情人去吧!”

郭毅强知她要赶自己出去,换上一条干净的内ku,心道: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全身上下,有那个处所我没到过的。动作上却配合着她,究竟结果他不想这样体贴的像个小娇妻,服侍地入微细致的女人伤上加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