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时钟酒店(四更...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549 阅读进度:176/237

出了教师宿舍大门,郭毅强就连忙拿出手机拨通白灵的号码,结果却传来对方手机已关机的回音。郭毅强想突击到医院去找人,却又不敢肯定她今天确实要上班。走至南校门外,郭毅强如梦初醒,暗骂自己怎么那么笨,不会直接打德律风问问同一个岗位的秀敏老婆。

还没来得及按下号码,却听到饱含伤心悲涩的苦痛一声:“原来真的是你。”

郭毅强闻声而去,见原来正是自己急于找寻的白灵。此时的她,双眼微微泛红着毫无神采,容倏然变得惨白而凄厉,娇躯簌簌而抖,一副惹人怜爱叫人心疼的凄清的美感。

白灵从宿舍仓促离开后,却放不下心中的哪个不敢百分百肯定的刺。寻思默想了一会,最后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等在校门外亲眼确认一下。其实她也是有点自欺欺人的意思,因为郭毅强不一定会那么快出来,就算出来也不一定就会从南校门而走。

诸多的条件,再次证明了自己的情郎就是妈妈情夫事实。白灵一把捂住了嘴角将要倾泻而出的情绪,不管失落臂地向校门外的街道狂奔而去。

郭毅强慌忙迈步追了上去,星赶在白灵上计程车之前把她拉住,并且跟司机大哥说了一声抱愧,然后半拖半拉着她走到行人路上,说道:“灵儿,你就不克不及听我好好的解释一下嘛?”

“事情都这么明白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难道你是想告诉我大家只不过是玩玩罢了,何必这么认真呢?”白灵抬手擦去眼角的泪珠,又哭又笑地说道

华灯初上,路灯照亮了整个街道,路上一些过往的行人在听到白灵的一番激动伤心的话后,都纷繁向郭毅强送来鄙夷的注目礼。眼神中的杀气,简直就是把郭毅强当作了专门玩女儿的无耻之徒。

饶是脸皮够厚的郭毅强也无法忍受这无声却比有声更为之厉害的唾骂,眼见有几个阿姨级的人物好像有点忍不住想出言训斥了。直吓得郭毅强立即拉扯着白灵边走边说道:“固然不是,我们找个处所坐下来好好说说吧!”他可不想就这么抛却自己最后申诉的机会。

“我不听,你在不罢休我就要叫了。”白灵泪涕奔流,大力地挣扎着喊道

“我是不会罢休的,你好意思让人知道我们三个人之间的事,你就叫吧!”郭毅强耍无赖般说道,眼光则在四处寻找合适的处所。

郭毅强发现咖啡馆、KTV、网吧、饭店、茶馆等公众场合都不是一个谈论这些话题的去处,他觉得放眼所见,最适宜就是哪个闪耀着粉红色霓虹灯的时钟酒店。虽然感觉上含糊了点,但好过在大庭广众之下受白眼。

所谓家丑不克不及外扬,白灵听郭毅强这么一说,还真是不敢大声嚷嚷了。慌神之间,却见郭毅强拉着自己走到了这么羞人的处所。“你想干什么,我不要进去,你再这样,我真的要喊了……”话音说到后面是越来越小,到最后是躲在郭毅强身后不敢作声。原因是她已经被郭毅强强拉着走进了酒店的大门到了收银台。

“老板娘,我想要间最好的。”第一次来这种处所的郭毅强半点也不紧张的朝着收银台里面正在玩电脑网络游戏的老板娘说道

老板娘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地道:“小兄弟,你第一次来啊!”

郭毅强虽然疑惑她怎么知道的,却是老实的点了颔首。老板娘好像是看出了他心中的疑问,莞尔一笑道:“我们这不是豪华酒店,没有什么最好的,房间都只有一个样。”顿了顿,又道:“一个钟五十,超时按双倍记,你要是不满意就上大酒店去吧!”

白灵初初也见郭毅强老练的样子,以为他真的是其中老手,心中禁不住更加生气,却没想到他一句话就泄了个底。有点忍俊不住的她暗骂:自己到了这个境界还吃什么飞醋。

郭毅强茅塞顿开,心想:菜鸟就是菜鸟,在怎么装也不像是老鸟。他干笑一声,道:“哪先来三个钟吧!”

“拿你的身份证或学生证来挂号一下,然后把钱付了。”老板娘闻言,有点惊诧的望了他一眼,道,心中却为郭毅强是否有这样的‘战斗’能力而暗示怀疑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如果真为哪事而来,我岂止开三个钟啊!郭毅强蔑视了她一眼,把身份证和钱交了过去。只见她对也没对身份证一眼,胡乱的写了几下,就拿了一串钥匙和身份证递回给他。“房间在203。”

白灵力大不过郭毅强,羞于不肯进去,却又无可奈何。哪知刚走几步却听到老板娘喊道:“小兄弟等等。”

“又有什么事啊!”不会是看见我拉扯着灵儿,以为我有强迫少女产生性行为的嫌疑吧!为了暗示自己没有心虚的意思,郭毅强没好气地道

“你们要不要买几个啊!大、中、小、特小都有,万事平安第一,中标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岂料老板娘手拿着杜雷斯、双蝶、杰士邦三种名牌避孕套,一点也不避违地道

郭毅强为之气结,还没说出不要的话,却听见白灵抢先说道:“不要,我们只不过是来谈事的。”

老板娘听了差点为白灵这可笑理由而笑失落大牙。郭毅强说了一声:“我们已经带够了。”就拉着白灵上了二楼,他怕在呆下去,会有更多气结的事产生。

白灵一边被郭毅强拖着走,一边委屈喃喃地说道:“人家说的事实嘛?谁规定来这种处所就不克不及说话聊天了……”

一进门郭毅强就把门从里面反锁上,然后带着白灵在房间巡查了一遍,确切没有发现什么针孔偷拍摄像头后,才把她按坐在床边,自己找了张椅子坐在她的对面,面庞一转,正色道:“灵儿……”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白灵把头一扭,哼声道

“既然这样,哪说说我们之间的事吧!”郭毅强抓住她的一双葱白般的柔荑,柔声细语地道

“我想不到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得。”白灵甩开他的手,躲在身后,那双泛红凤眸依旧冷冷地道

“哪就说说我和你妈之间的事吧!”郭毅强淡淡地笑了笑,道

“我不听,我不听……”白灵紧闭双眼、捂住双耳,低下螓首,矛盾地叫道

郭毅强见她的表示后,心中已经有定论了,哪就是白灵对自己还是很有情意的,要否则也不会不肯听到他跟她妈妈的事。现在地问题是要说服她接受母女共侍一夫的关系,就算一时不克不及接受,也要在她心中留下母女共侍一夫不是什么有违常伦到不克不及接受的。

谁让他已有事实案例可以列举,归正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众多女人、母女的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只不过要换一种很是手段来解释述说了,那就是对所有女人屡试屡灵的上下其手挑逗法。

就在郭毅强分神的时候,白灵飞快跑到门口,想来个迅雷不及掩耳的夺门而出。可惜这样的动作放在郭毅强眼里是没有任何机会可言,就算房门没上锁,他也可以迅速把白灵抓了回来。

郭毅强一边步步迫近,一边看着在紧张的手忙脚乱开门白灵,笑眯眯地道:“灵儿,我们话都还没说完,并且时间也还没够三个钟。”说着就双手按在门上把白灵娇小的身躯围困在他的空间之内。

白灵背靠着门转过身心一悸,双手推着他的胸口,秀眉紧蹙,道:“我要上班了,有什么事下次在说吧!”

郭毅强不相信地笑道:“灵儿,你就不克不及找过一个更好借口嘛?这个你刚才已经用过了。”

“我说的是真的,再不走我就要迟到了,你是不是想让我记上个迟到啊!”白灵推了几下,确定以自己弱质女流的微薄之力无法撼动郭毅强强壮的身躯之后,只能气呼呼望着郭毅强,道

“真的嘛?哪你怎么还有时间专门在校门口等我啊!”郭毅强把头压向白灵梨花带雨后娇嗔发怒的玉脸上,微笑道

“你……你这个无赖,人家真的不克不及在呆下去了。”退无可退的白灵用劲的抵着郭毅强的胸口,嗔怒不已,骂道

郭毅强见白灵泪盈满框,不似说假的样子。便停下了压逼式的进攻,掏出德律风,微微一笑道:“好了,灵儿,别动不动就哭鼻子了,我这就打德律风给薇薇,帮你请假吧!”接着又道:“我们之间的问题没解决,你今天就不要上班了。”

白灵听了郭毅强的话,半疑半惑地看着他,问道:“薇薇,你说的是我们蔡院长嘛?”

郭毅强笑而不答,反问道:“你认识几个叫薇薇的人能帮你请假的。”说着就查起蔡薇薇的德律风号码来。

“等等。”白灵双目睁得又大又圆,紧紧盯在郭毅强脸上,生似又惊又疑,又微带恼怒怨恋之色,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出个究竟似的,她伸手阻止道,然后又问道:“你跟我们蔡院长是什么关系。”

白灵这时泪渍未干,杏眼圆睁,樱唇高噘,那副欲嗔还颦的模样,认真是又媚又娇,别有一番风韵。郭毅强不觉大为欣赏,眯着眼睛笑道:“你心里想的那种关系。”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啊!”白灵神情一楞,愤然说道

“有什么问题,等我帮你请了假再慢慢谈论吧!归正到时我们有的是时间了。”郭毅强面色如常地说道

白灵这次没有否决了,举袖一拭泪痕,冷声道:“找院长没用,她不管这些小事。”

郭毅强心神一定,嘻笑道:“有我在,怎么能说是小事呢?”但拨打的德律风却改而给了赵秀敏,他心里上也确实不想让这么一件小事劳烦公事忙碌的院长娇妻,而赵秀敏却恰恰合适了。因为她怎么说也是白灵哪个组的护士长,相信请假这么小的事找她是可以办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