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说服睡服①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523 阅读进度:177/237

办公室内刚刚上班的赵秀敏忽闻包内传来手机震动的声响,拿出一看发现原来是爱郎打过来的,于是拿起手机,走到办公室内的换衣间,欣喜地接通道:“喂,小强啊!有什么事嘛?”

“没什么事就不克不及找你啊!我想你还不可嘛?”郭毅强笑呵呵地说

“你这个小坏蛋油嘴滑舌的我不信。”赵秀敏俏笑着说道:“人家可差不多要上班了,没几多时间陪你聊天,有什么事你就快点说吧!”

“看来还是敏敏了解我啊!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打德律风找你。”

“哼,小色鬼,不要以为人家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你猜猜看,我找你做什么南。”

“还不是想着哪事,怎么,那么多女人还满足不了你这个大色魔啊!”

“我看你是个大色女才对,心里老想哪事!”郭毅强哈哈一笑道

“哪你说,你找到底有什么事。”话刚说完,德律风中就听到赵秀敏嗔怒地声音

“我想你帮灵儿请个假。”

“灵儿,她请假关你什么事。”缄默了片刻,又听到赵秀敏惊讶地叫道:“难道你跟灵儿……”

“是啊!宝贝,具体的事,我们下次见面再说吧!要不你明天问灵儿也可以。”

“哪你要温柔点,灵儿可是第一次。”赵秀敏的话音让郭毅强听不降生气的意思。

“嗯,记得帮灵儿请个假。”郭毅强听了忍着笑,对着德律风吻声道

“知道了,要是灵儿有什么事,我拿你是问。”

郭毅强心想:你这个做阿姨的可真是做到位了。就是不知道你发现了媛媛和我的事后,还能不克不及连结这一态势来跟我说话。

白灵开始时听郭毅强说得那么肉麻,还嗤之以鼻嗤之以鼻,可是后来她听到郭毅强对话的女主角竟然不是蔡薇薇,而是叫敏敏的女人,禁不住她就竖起了耳朵认真的倾听起来。慢慢地她终于听出那道熟悉的声音是谁了,不大不小的她又受惊了一回。“你跟敏姨也是……也是那种关系。”

“是啊!不但她们两个,你不知道的还有十几个。”郭毅强语惊不死人地道

白灵完全愣住了,分不清郭毅强说得话究竟是真是假了,也认不清郭毅强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了。

郭毅强看着楞呆呆盯着自己直瞧的白灵,轻轻揽住她柳腰,道:“是不是不相信啊!”见白灵双眼迷茫了点了颔首又摇了摇头,他又在白灵耳边笑嘻嘻地说了一句语惊不死人的话,“她们之中还有好几对母女。”

白灵不成思议的盯着眼前的郭毅强看,嘴巴张的大大的,足够塞下个鹅蛋,片刻也没说出一句话来。直到郭毅强搂在她柳腰上的色手摸到结实的翘臀上时她反应过来,娇叱一声,道:“你这个花芯鬼、大色狼、恶魔……你快铺开我,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郭毅强哈哈一笑,道:“难道你就不想听我说说她们的事嘛?”

白灵先是一怔,最后还是无法抑制心中的好奇心,黛眉一蹙,惑然问道:“你会说嘛?”

“固然啦,对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郭毅强心中一笑,就怕你不上钩,好奇心是个好工具啊!他爽然一笑,道:“我们坐下来说吧!”拉着白灵一起坐到了床边,一双大手却还是搂着白灵不放。

白灵好像没听出了郭毅强弦外之音似的,任由郭毅强左右。也许是太多的惊讶,让她脑筋一时半会不克不及正常运作。

郭毅强抓重点,主要说了陈素卿母女和袁雪梅母女之间是如何的接受母女共侍一夫的美事,母女之间是如何的和睦共处。最后,还把袁雪梅是如何说服女儿主动献身的事也给出卖了。少不了还渲染了自己是怎样情真意切、问心无愧。

“你特意说给我听,是不是也想我接受母女共侍一夫的荒唐事。”白灵玉脸含霜,紧紧盯着郭毅强,神色极为忿怒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郭毅强即没有认可也没有否认,只是嬉皮笑脸地道

“你想怎么措置我们母女三人之间的事!”白灵神情冷淡,冷笑一声,道

郭毅强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想我怎么措置?”

白灵呆了一呆,眸子闪出迷茫的眼神,喃喃地说道:“我不知道,我不想看到妈妈再一次受到感情的伤害。”

感情上迷途的小羔羊,最容易受到郭毅强这样大灰狼迷骗,更何况还是一只对大灰狼有很多情意小羔羊。郭毅强心中一喜,轻声道:“丁老师又怎么会受到伤害呢?你忘了她说要怎么与我相处的话了嘛?”他故意说称号丁美琼为老师,是不想在这时候刺激到白灵。

是啊!妈妈是说‘喜欢一个人不一定就要完全拥有,也没想过结婚。’并且还大胆的接受忘年的禁忌师生恋。可是这样不代表她可以接受自己的情郎背后还有那么多的女人,还有超出伦理道德禁忌母女同夫,更为关键的是还和自己的亲身女儿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为了妈妈也好,为了自己也好,我都不该该在这样含糊的继续下去了。可是我能忘了眼前这个夺去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嘛?答案是不成能,不过与其伤害到妈妈,不如伤害自己。

郭毅强见她神色复杂多变,觉察到她的眼角隐隐有着一滴泪水,隐隐有诀别之意,不由脑筋急转了几下,道:“灵儿,你就一点都没喜欢过我嘛?就算我的荒唐事,你现在真的无法接受,也可以试着跟我交往一段时间看看啊!”顿了一下,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说道:“难道你想我隔离与丁老师的关系不成。”

“不成以,如果你敢让我妈妈再次伤心,我就……”白灵激动地抓住郭毅强结实的臂膀,怒目而视,咬牙切齿道,可是到底我就什么,却就不出个所以然来。

郭毅强抱着她的螓首,柔情无限地凝视着白灵,深情款款地柔声道:“如果你不再喜欢我了,我也不想跟丁老师继续交往下去了,省的到时见到丁老师时,心理却忍不住想起你。归正我对你丁老师的感情也没有你深。”郭毅强敢这么说,完全是抓住白灵对他心不死和对她妈妈的关心。

白灵听郭毅强把她的地位摆在她妈妈之上,芳心虽然高兴,但相比之下却更为在意郭毅强说出的话。半威胁、半许诺的话,令白灵心乱如麻,在接受与否的抉择之间徘徊。

郭毅强一鼓作气吻上白灵白嫩的脖颈,舌尖轻点颈后白净的皮肤,嘴唇微微触过,麻痒的感觉令旁皇的白灵立刻浑身酥软,嘴缓缓从白灵的颈后上移到了她的耳后,舌头添弄几下白玉柔软的耳垂,“灵儿,你的身体告诉我,你是爱我。”

“我……我没有……”一时间白灵给瞧得心慌意乱,两朵害羞的红云飘上脸颊,六神无主,全身发烫。郭毅强身上哪男欢女爱后的**气味和如兰似麝的体香扑鼻而至,让她觉得自己的心乱的任何工具都想不下去。

最为特另外还是残留在郭毅强身上熟悉的妈妈气息,白灵感觉自己的**和快感比第一次都来的激烈和混乱。恍如心底深处有一颗禁忌的种子正在缓缓萌芽,只是不知是否还有容它生长的苗圃。

“别想那么多了,也许今天过后你要离我而去了,我想再爱多你一次,不留下一点遗憾。”郭毅强双手一紧,用强有力的手臂拥她入怀,将她悦耳的**软玉温香紧贴在他身上。

真的爱多一次就没有遗憾了嘛?白灵心里想着。身体则在郭毅强精湛的**手法下**惭惭而起,娇躯酥软无力地靠在他厚实的胸膛上,秀眸半闭,眼神变得湿润迷乱,紧贴的**在厮磨中逐渐加温,玉颊发热,娇靥红似三月的桃花,全身酥软紧偎在郭毅强怀中。

郭毅强故意在她如天鹅般优美的修长粉项和如珠似玉的小耳珠上呵气继续说着情意绵绵地话:“灵儿,我是真的喜欢你的,不是玩玩罢了的。”双手隔着衣裙在她浑圆结实布满弹性的**爱抚轻捏;左手在她光滑细致如绸缎般触感的脸颊、玉颈、双肩处处抚摸,时不时扭解缆体挤压摩擦她高耸柔软的美妙双峰。

白灵敏感的耳垂在郭毅强的呼着热气的唇舌挑逗酥痒不已,刺激得她螓首骚动,身心逐渐融化在郭毅强的情挑里,心旌摇曳。“哪我妈呢?”

郭毅强捧起白灵的玉脸,用舌头亲吻添动着她的玉颈,脸颊,色手抚摩着揉捏着她的丰腴美臀,唯心地说道:“丁老师,我不知道。”

“我要你……也喜欢……我妈。”白灵被郭毅强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慾火熊熊烧身,娇躯抖颤,她张着小嘴儿,不住的猛吸气。

“只要灵儿不离开就行。”郭毅强将嘴唇凑在她美艳秀丽的容颜上,以炙热烫人的双唇,亲吻着她的脸颊、眼眉、鼻子和耳鬓,密急的像雨点一样。白灵紧闭一双媚眼,任他在自己面上亲吻不断,没有回答他的话。

郭毅强吻住了他的香唇,舌头顶入她的口中,她也缓缓地伸出可爱的小舌,吐入他的口中,和他的舌缠在一块,他们互相品赏着对方甜美的甘露津液。她那诱人的体香让郭毅强的热血升腾,他把两手伸进去,轻轻抓住了她的两只**,恣意的抚摸着。

白灵娇柔无力地轻哼着,头在不断地摇摆着,娇脸如三月桃花红艳,双目紧闭,樱唇微启,吐气如丝,一动不动地任郭毅强左右着。

郭毅强抱着白灵肤如凝脂晶莹剔透的玉体压在床上,他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宝贝,一挺一挺地顶撞着白灵平坦光滑的玉腹、滑腻白嫩的大腿和肥腻多肉敏感的幽谷。顶得白灵顶撞芳心如秋千般摇荡,欲火攻心,浑身骚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