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月夜挑逗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578 阅读进度:185/237

再次上局长夫人丁美琼的课时,郭毅强发现她的精神并没有经过几天的休养而精神焕发,反而眉宇间都盈绕着一抹化不开的哀思和愁绪,像是心中有着很大的困惑,偶尔给他送来的眼神也是幽恨的。

看着丁美琼哪幽恨却又不克不及不履行教师职责认真讲课的样子,郭毅强暗思,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和她女儿灵儿的事了。不太可能,要是真的发现了,照理说应该是愤怒才对啊!可是如果不是这件事,自己可没有什么值得她幽恨的了。胡思乱想那么多干嘛,上完课直接抓住她‘拷问’一顿不就得了。

下课的铃声终于在跨别四十五分钟后再次响起了,丁美琼冷香妙目轻瞥了他一眼,然后拿起收拾好的教材课本讲义再次往靠教室较远后楼梯的标的目的走去。郭毅强接收到她暗示性的目光后,顾不得和几个说的上话的同学打招呼就快步跟了上去。

转身见没有其他人在后面,郭毅强才走上前与她齐头并进,“老婆,想我了吧!”

丁美琼花容紧张地四处张望,半嗔半怒地骂道:“要死了,在这乱喊。”

郭毅强神色自若地笑道:“帮丁老师,你安心吧!这周围都没有人。现在又有哪个大学生会在这个时候来教学楼啊!”

丁美琼冷着脸,道:“总之以后别再大庭广众之下喊我……喊的那么亲密。”

会说以后,说明事情还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严重。郭毅强窃笑道:“知道了,我的亲亲老师。”

丁美琼唬着脸瞪了他一下,撇开他快步走远。郭毅强嘻嘻一笑,再次跟了上去,道:“丁老师,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丁美琼看了不看他一眼,没好气回答道:“跟着来你就知道了。”

女人生起起来,还真是酷辣啊!郭毅强无奈摸了摸鼻子,看了看四周,想从环境中看前途是通往何处。可惜他到G大的时日是有很多时间,却从未真正意义上参观畅游。并且现在还是晚上,所以尽管有鹅黄色的路灯照亮着,他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唯一能确定的是肯定不是带他会宿舍,因为标的目的是完全相反的。渐渐地,郭毅强看出点眉目来了,四周花香扑鼻,青草萋萋,林木茂盛,郁郁葱葱,路旁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张石凳,远处还能模糊地看得出亭阁的建筑。

走至鹅卵石铺成的鹅卵石小道上虽然看不到几个人影,但在寂静的夜晚,他耳边却能或多或少的辩白出虫鸣和男男女女地窃窃私语的声音。郭毅强这下终于知道了,自己所处之地是G大绿化带的花圃园林。

郭毅强色色地想,丁大美人故意带自己来这里不会是想来一场刺激的校园野战吧!不过可能性是不大的,一次的交欢怎么可能让丁大美人猖獗放任的抛弃身为教师的面纱,轻举妄动的在校园中求欢呢?

又走了一段路,郭毅强见她停在一张干净的石凳,小心仔细的看了看四周,才招呼他过来道:“我们坐这吧!我有事要问你。”说着,她整理好衣裙,肃静严厉而坐,然后把课本讲义垫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郭毅强一点也不紧张地贴着丁大美女而坐,可能还适应不了背着丈夫跟自己的学生在外面私会吧!丁美琼不自然的移开了稍许,郭毅强马上寸步不让地又贴了上去。最后,到了石凳边沿的丁美琼只好无可奈何的瞪了他一眼。

郭毅强把书本放在一边,温柔握起着她放在课本讲义上美丽的玉手,抬头看着如钩般的新月和一闪一闪的星辰,涎着脸笑道:“丁老师,你不会是叫学生跟你一起来晒月光、看星星吧!”

丁美琼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道:“固然不是。”

“哪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嘛?要你一晚上用忧郁幽怨的眼神直瞄我。”郭毅强把玩着她的玉手,移目而视,主动开口问道:“看得我是心神不宁,无心听课。你就行行好,告诉我吧!”

丁美琼听他说的有趣,不由嘴角微露笑意,却又用寒着脸,道:“你就没猜到些什么嘛?”

郭毅强装作一脸茫然了想了想,才道:“猜不出来。”

丁美琼冷不防抽回自己的玉手,娇叱道:“哪我问你,你跟我女儿究竟是什么关系。”

原来心中存疑的丁美琼越想越觉得哪天女儿仓促而去太有问题了。担心有事的她打德律风过去却发现关机了,后来打给好友赵秀敏却被告知有事请假了。而赵秀敏的语气也隐含着某种特另外意思,可任她怎么追问,赵秀敏还是不告诉所谓何事请假。

第二天,在打给她女儿问起这事时,白灵支支吾吾的也没告诉她个究竟。当她再次谈起郭毅强的事,白灵却慌说有事,仓促的挂了。种种的疑点,让她料想出郭毅强与自己的女儿绝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可是情侣嘛,她又觉得不像,于是丁美琼换了个角度,认为自己的女儿是喜欢郭毅强的。

终于来了,早有准备的郭毅强波澜不惊地装傻道:“什么什么关系。”

丁美琼躲开他一双色手,皱起了柳眉,道:“哼,别以为我什么都知道。”

郭毅强心一惊,暗想,不会是真的知道了吧!不对,应该是在诈我得,要否则怎么还能连结这种态度,城府未免也太厉害了。“哪你说吧!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与灵儿有什么关系。”

丁美琼见郭毅强好像真不知的样子,心中担心他会和自己的女儿或多或少的有什么情意的事心情也放宽了很多,她秀眉一蹙,道:“难道你没发现灵儿喜欢你嘛?”

郭毅强闻言一愣,心中暗道: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就这么简单的问题啊!她何止喜欢我啊!简直是爱死了。概况上却继续装出不相信地神色回应丁大美人,“你听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啊!”

丁美琼悠悠一叹,道:“没听谁说,是我自己的发现的。”

只要不是灵儿自己说的就行了。郭毅强心神一定,嘻笑道:“你是不是看错了啊!”

“不成能,她哪天在知道了我们事后的表示就是最好的证明。”丁美琼回顾郭毅强一眼,道

“你今天特意带我来这说这事,是不是怕我跟灵儿有什么关系。”郭毅强重新抓回她的小手,柔声细语地问道

“是又怎么样,她可是我的女儿,我们都这样了,不问清楚,叫我怎么安心啊!”丁美琼这次没有挣脱郭毅强的大手,粉脸一红,娇嗔道

“如果问出我跟你女儿是男女关系,你准备怎么办。”郭毅强在她光滑的手背上亲了一口,试探性地笑着问道

丁美琼闻言一怔,眼中带着迷茫的眼神,抬起螓首失神地望着被乌云遮上了一半的新月,片刻,才怅然若失地叹息着喃喃说道:“我……我不知道,应该会结束我们之间不成告人的关系吧!”

郭毅强听了她不敢确定的回答,心中乐滋滋地,他继续问道:“哪如果我另外还有女朋友呢?”

丁美琼凝目而望,娇嗔道:“哪来的这么多如果啊!”

郭毅强扶直她的纤纤玉指,含糊咬了一口,道:“哪不是如果,是真的吧!”

丁美琼玉靥一红发热,敏感一缩,娇声道:“别这样,你罢休先!”

郭毅强抓着不放,啜一口又添啮着道:“你说完,我才放。”

“人家哪天当着你和灵儿的面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嘛?”丁美琼娇躯轻轻颤抖,芳心轻荡地想,怎么会这样,小强只是咬我的手指,我的身体城市不成自拔的起了感动。她眉目含春地娇嗔道:“只要你不是玩玩人家罢了的,人家不管你有女朋友还是妻子。”

“要是有一群呢?”郭毅强灵巧的舌头在手指间不断的添吸着,道

“哪最好了,省的你折磨的我腰酸背痛。”丁美琼忍不住痒,咯咯轻笑了起来

“才一次你就怕了,哪以后你要怎么办啊!”郭毅强吐出她哪被粘满唾液的玉指,却继续握着不放,心中想着,不管你是出自真心的,还是随便说说的,只要你能有这个想法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他邪笑道

丁美琼感到在朗朗月色下说起闺房羞人之事,有些难为情,便转移话题道:“太晚了,我们回去吧!”

郭毅强轻笑一声,空出一只手搂着她的盈盈一握的柳腰不让她站起身,“不晚,连十一点都不到,如此良辰美景,我们既然出来了,不夜月谈谈情说说爱,怎么对得起月宫里看着我们的嫦娥啊!”

丁美琼禁不住噗哧一笑,秋波流转一看郭毅强,莹白的桃腮微红,娇声道:“就会胡说八道。”却没有再提要离去之意。

郭毅强按在丁大美人平坦柔软的小腹上轻轻的摩挲着,道:“怎么胡说了,嫦娥奔月的事你没听过嘛?”

丁美琼只觉得小腹处传来比指尖更为刺激的麻酥酥快感,想拿开他,身体却又舍不得,看着另一头沾满唾液的手指在皎洁月色的照耀下闪着**,她春情一荡,只觉也骚痒起来。

担心郭毅强看出她现在淫荡羞人的状况,丁美琼挣扎地手臂,微微喘气着娇道:“脏死了,快罢休让我擦干净。”

郭毅强促狭地看着丁大美人的红唇膏彩绘下的性感小嘴娇嫩欲滴,言谈间那一张一合的红唇,调笑道:“你吃过很多了还嫌脏,要不你在试试看。”

丁美琼为之语塞,张口欲言,“我……”却被郭毅强抓住时机,把丁大美人湿湿的却没有任何异味的食指塞进了半结在她娇润的小嘴,殷切地道:“亲亲老师,乖,试试看脏不脏。”另一色手也配合着攀上了真丝简洁大方的黑色连衣裙上凸起的圣母峰坡下,轻轻地往上挤压。

丁美琼洁白如玉的娇容羞红,芳心砰砰地直跳,杏眼娇嗔地看了郭毅强一眼,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用朱唇慢吞吞轻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