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蓬门幽径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521 阅读进度:209/237

啊……要来了……哦……出来了……随着阮晓珊一连串的尖叫,花房深处喷出大量的液汁。她双眼失神,体验着**的余韵,喘着大气的同时,丰满肥硕的胸脯高低起伏,连带的曲体大开的美腿中央,床铺单上尽是滩滩黏滑液体。

郭毅强放下阮晓珊的双腿,擦拭着喷在脸上的汁液,欣赏着**后的她。只见满脸通红的阮晓珊紧闭美目,脸上泛动着一种满足的淫媚神情,显然她还在回味着**的余韵呢!

“珊姐,舒服吗?”郭毅强伸出舌头,卷起带点涩涩的,郭毅强捏住她的小花蕾把玩,郭毅强利用手指代替嘴摩娑她的幽谷以及花蕾,她火热的幽谷剧烈地抽动。

啊……你这坏蛋……大色狼……阮晓珊失神迷离,嘴里迷乱哼叫着。郭毅强将脸贴在阮晓珊鼓胀的花谷上缓缓移动,让她黝黑而柔软的芳草摩娑郭毅强的皮肤。她红润温湿的花瓣微张,郭毅强伸手掀开花瓣舌头凑过去添着花瓣,吸吮着她的花蕾。

阮晓珊抱住郭毅强的头使劲地压着,微微张开口,别……停……别停……停……下来……让人分不清她是要郭毅强不要停下来,还是停下来。

郭毅强把她大腿扒开,两腿他交叉处黑绒的芳草包抄的幽谷已经张开撩人小口露出红红的花壁嫩肉,幽谷口泛潮的蠕动,挺动巨龙靠近。

阮晓珊没有做任何的抵挡和推拒,她知道郭毅强下一步将要对自己做些什么。她心理又有些紧张,还有一点害怕。不过期望的心理好像压抑住了前两者的恐惧,两只美目在转来转去,身体略微颤抖起来。

郭毅强将巨龙在她幽谷口徘徊游走,时而磨搓花蕾,时而撩拨花瓣,时而浅刺洞口。她被郭毅强挑逗得春情泛动,半开半闭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气,**难耐的模样。幽谷已泌泌,润滑异常。

阮晓珊喘气着,小香舌被郭毅强轻挑起来,任郭毅强吸啜的小甜嘴儿好不容易才被放了开来。光是看阮晓珊在怀中扭动着,恨不得**裸地融入郭毅强体内,粉颊之上桃李争春、眉梢眼角春景无限的媚态,郭毅强便知她已是春情泛动、处子春情毫无保存地被挑了起来,郭毅强的双手更加火烈了,只逗得阮晓珊心动不已、娇媚不堪、情热已极。

“啊……求求你……唔……别……别再逗我了……”阮晓珊的**却愈加高升了起来,那狂热的燃烧让她神智昏茫。

阮晓珊贴紧在郭毅强怀中,不住廝磨着,一点阻隔也无的接触使阮晓珊更加忘形了,她轻轻咬着郭毅强耳垂,**散发出无比诱惑力,双手已忍不住在郭毅强周身无规律的滑动着、探索着。

“好,珊姐,我要来了……”郭毅强抱起阮晓珊颤抖的**,阮晓珊闭上了喷着火焰的眸子,集中精神在首次被侵入的幽径,那美妙无比的胀满,正逐步逐步地进入了她的神秘之处,幽径虽是窄小,但由于阮晓珊已经被郭毅强爱抚挑逗许久的缘故,径中泉涌片片,郭毅强虽是粗大无匹,进入却没有太多困难,那火热的快感慢慢烧透了阮晓珊。

“啊……”正当阮晓珊要迎接破瓜痛楚、紧张无比的那一瞬间,一股刺痛的感觉从传至大脑,忍不住吃痛地叫了出来。从阮晓珊正被开垦的幽径中传出,她童贞的贞洁已经被郭毅强所破,身子完完全全地被郭毅强所占有了。

洗完澡躲在门外偷听不到十分钟的孙兰娟这才满意地离开,真正走向厨房,但嘴里却不忘念叨着,“这个死小强啊!尽敢把门锁上了,害我什么也看不到。”接着噗哧一笑,又喃喃自语地说,“嗯,还是不看得好,要否则又忍不住了,谁做饭给他们吃啊!”

被郭毅强紧紧的贯穿之后,阮晓珊温柔地拥着郭毅强,任那火烫在体内四处钻探,但郭毅强并没有猴急的大起大落,在阮晓珊身上尽展威猛,郭毅强紧紧地抵着阮晓珊的纤腰,巨龙紧贴着阮晓珊窄滑的幽径,慢慢地拥吻着她,双手愈来愈狂放地在阮晓珊身上流动,比及阮晓珊能够习惯时才款款抽送,数浅一深的**逐渐化去了阮晓珊仅余的羞怯,让她忘形地投了进去,随着郭毅强的玩弄而扭腰摆臀,在迎合之中获得了无比欢娱。

喔……嗯……好奇怪的……感觉呀……好痒啊……阮晓珊的圆臀摇晃起来,让巨龙在湿热的幽谷里进出,她小手抓着床单,嘴里娇媚呻吟

郭毅强的巨龙不竭的被阮晓珊的幽谷吞没又不竭的抽出来,郭毅强将阮晓珊修长的美腿压往浑圆的**加快**的速度。巨龙上传来肉壁阵阵的痉挛,郭毅强手伸到她柔软的**身捏着粉嫩,她前后摆动圆白屁股迎合郭毅强,娇呼中显露出满足的脸色,把光滑迷人的美腿摆到郭毅强的臂弯来,摆动柳腰主动顶撞迎合。

『……删节……』

巨龙上布满着充血的血管,使她幽谷更狭窄,增加磨擦。鲜红的花瓣随着抽送间而被拖进拖出。郭毅强不断向前推进,使得阮晓珊的腰向上弯曲,细嫩的圆臀被郭毅强弄得悬在半空中,伸的直直的大腿。

啊……喔……太深了……啊……阮晓珊口中不住大声的咿唔,星眸微闭急促的呼吸。纤纤柳腰摇摆颠播,吸吮吞吐。娇喘嘘嘘,美腿摇摆着,秀发散乱得掩着粉颈,美妙娇哼紧闭双眼,晃动着粉脸。早就把门外的好友孙兰娟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删节……』

泄身之后,阮晓珊整个娇躯软瘫下来,只有酥胸急剧地起伏,带动那对浑圆高挺的乳峰颤颤巍巍,一张红艳艳的小嘴则不住地张合,吐气如兰,星眸迷离,粉颊潮红。片刻才睁开美目,呢喃地说道:“原来**是这么舒服的啊!”

郭毅强俯身望着身下正娇喘细细、香汗淋漓的阮晓珊那清丽绝伦、娇羞万千的绝色丽靥和她一丝不挂、滑如凝脂的雪白娇嫩的**玉体。只见阮晓珊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见她这副即清纯可爱又婉媚娇荡的模样,禁不住意地哈哈一笑,道:“珊姐,美不美,舒服不舒服呀?”

阮晓珊似是羞于回答地‘唔’了一声,郭毅强在她雪白的肥臀上轻轻地捏了一把,又吻了她的粉颈和酥胸、乳沟,初经人事的她,那受得了这种挑逗,小嘴里娇哼连连,双颊又涌上了一片霞红的春潮,媚眼中泛动着万般风情,白玉羊脂般的**上,一阵心痒难耐地扭动着。郭毅强口中如婴儿吸乳般咬着她的**猛吮不已,从她口中轻泄出一阵迷人的浪吟声。

郭毅强吐出了被吸得涨成大大的**,于是又展开了第二波攻势,巨龙挺动之中,酥麻、酸痒、舒服又畅美,浪荡的娇哼声与**时的唧卿声,交织成一片迷人的**曲。郭毅强使出浑身解数,让她飘然欲仙,魂儿差点要美得出窍了。

『……删节……』

郭毅强也激动异常地猛力插干着,毫不留情地压着她狂抽猛干着,下下到底,次次直抵花芯深处,阮晓珊的花芯被郭毅强的巨龙碰得直抖,一张一合地夹着龙头吸吮。阮晓珊爽得浪语春声不断地叫着,肥臀抛挺回转,腰肢也不时地悬空着,扭动着白嫩的**,带起了那对极具弹性的**,一颤一抖地抛动晃荡着。

尤其乳峰顶端那两粒涨成紫红色的**,在郭毅强的眼前摇晃得幻成两道旋转的弧线,煞是好看。郭毅强忍不住伸出手去一颗一颗地掌控住它们,抚捏揉搓着,手感细嫩梁美,用力地揉搓抚摩,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樱桃,揉捻旋转,同时垂头轻咬另一边樱桃,像婴儿索食一样,大力的吸吮着。

忽然,阮晓珊两手死命的抓着郭毅强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郭毅强的腰部,浑身急遽抖颤,花房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郭毅强的巨龙给夹断般,花房深处更紧咬着巨龙顶端不住的吸吮,吸得郭毅强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酥爽,一道热滚滚的春水自花房深处急涌而出,浇得郭毅强胯下巨龙不断颤栗,只听郭毅强一声狂吼,胯下一挺,紧抵住**深处,双手捧住阮晓珊粉臀一阵磨转,双眼看着泄身时阮晓珊的姿态。

这时肩上传来一阵剧痛,原来阮晓珊受不了泄身的极度快感,竟然一口咬住郭毅强的肩膀,经过绝顶**后的阮晓珊,全身的力气似乎被抽暇似的,整个人瘫在郭毅强的身上,那里还能动弹半分,只见阮晓珊玉面泛着一股妖艳的红晕,星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不断的颤抖着,鼻中娇哼不竭,迷人的红唇微微开启,阵阵如兰似麝的香气不竭吐出,整个人沉浸在泄身的**快感中。

看着阮晓珊这副妖艳的媚态,郭毅强内心有着无限的骄傲,虽然胯下巨龙还是硬涨涨的叫人难受,他还是不想再启战端,阮晓珊那柔软如绵的娇躯紧紧的靠在他的身上,胸前**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在他胸膛轻轻的磨擦,更令郭毅强感到万分舒适。

慢慢的扶起了阮晓珊伏在肩上的粉脸,肩膀上被咬的处所还留着阵阵的刺痛,看着阮晓珊绝美的脸庞,红艳艳的樱唇微微开启,唇角上还留有一丝丝的血迹,更添几分妩媚的气氛,只见阮晓珊还处於半昏迷的状态,全身软绵绵的任由郭毅强左右,一张嘴,再度吻上了阮晓珊微张的红唇。

一手在阮晓珊有如丝绸般滑腻的背脊上轻轻爱抚,另一只手仍留在阮晓珊菊花洞内缓缓的活动着,胯下巨龙更在阮晓珊花瓣内不住的跳动,只见**后的阮晓珊仍沉浸在飘渺的**馀韵中,口中香舌本能的和郭毅强侵入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对郭毅强的轻薄丝毫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