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夫妻之间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525 阅读进度:222/237

清晨的阳光穿过窗帘射了进来,将相拥而眠的郭毅强从睡梦中唤醒。柔软席梦丝大床之上,两名全身**男女勾肩搭腿如同八拍爪鱼一样互相纠缠着躺在一起。看着躺在自己怀中春景无限绝美诱人的**娇躯,马上让双腿之间的小兄弟晨勃起它更高傲的头颅。

望着睡梦中嘴角挂着甜美笑容,一丝不挂的娇躯紧紧纠缠在自己身上的温翠晨,郭毅强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丝满意笑容,他艰难地、小心翼翼地从温翠晨的手脚的缱绻中脱身出来,走进浴室冲了个澡,然后回到床边。

阳光映照在床上熟睡的裸美人那白净的玉体。蜷曲而卧的玉体上,处处都残留着ji情的代价。郭毅强轻轻地抚摸着温翠晨嫩滑的肌肤,灵敏异常的温翠晨“嘤咛”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看郭毅强又看看阳光普照的窗外,惊呼一声道:“啊!天都这么亮了。”

郭毅强坐在床边,抚慰着温翠晨裸露在外柔软的香肩,轻声道:“你昨晚累坏了,今天好好休息吧!下午我在过来接你。”

温翠晨瞟了他一眼,显得很欠好意思,羞红着脸轻“嗯”了一声,道:“不消了,我们还是早点退房吧!这里肯定很贵。”

郭毅强探手在她高耸的粉臀笑赞许的拍了两记,欣然道:“乖老婆,你还真是持家有道啊!安心地睡个饱吧!我已经付足一天的房费了。”说罢,俯身在她光滑额头上重重亲了一口,就欲起身离去。

温翠晨拉扯着他的衣角,柔声道:“小强……”刚喊出就接收到郭毅强不悦的神情,于是俏脸绯红,赶忙改口说道:“老公,我还没把剩下的钱还给你。”

郭毅强生气地在温翠晨的美臀上打了一下,道:“你都喊我老公了,还用的着斤斤计较算得那么清楚吗?你自己留着先,下午有空出去多买几件好点的内衣裤和外衣吧!老公可不想你那滑腻地肌肤被粗糙的衣物磨损了。”

温翠晨柔顺地址了颔首,蓦地又道:“可是点衣服也用不着那么多的钱啊!”

郭毅强摸了摸她的秀发,低着头对他说道:“钱还剩很多?”

温翠晨微启朱唇,露出洁白的皓齿,对着郭毅强颔首道:“嗯,还有一万多一点。”

郭毅强捏了一下温翠晨秀气的瑶鼻,笑道:“那也不是很多啊!你买完衣服留着当零花吧!还有你妹妹有什么需要,你也便利一点。”现在的一万多对郭毅强来说已经是九牛一毛了,他在外汇市场已经把陈素卿哪里借来的资本翻了几倍,达到将近一百万的欧元了。

温翠晨想了想也觉得郭毅强的话没错,她深情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布满感激和爱恋之情地道:“老公,你对我真好。”

“傻瓜,继续睡多一阵吧!”郭毅强说着,帮她盖好被子,走到门口,郭毅强担心温翠晨因为酒店工具贵而不舍得花钱吃饭,他停顿了一下,忍不住回头叮咛道:“记得别忘了吃饭,还有买衣服的事。”

躺在大床上望着郭毅强离去的温翠晨,莞尔一笑,应道:“我知道了,你安心去上班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郭毅强站在半开的房门口,微微一笑,道:“有什么事打德律风给我。”说罢,给了温翠晨一个飞吻,关上了房门。

温翠晨怔怔地望着了房门,芳心里想着与郭毅强在一起幸福的点点滴滴,带着甜甜地笑意睡了过去。此时此刻,她已经把心完完整整的交给了郭毅强,认定了郭毅强就是她的未来。

吃过早餐来到公司,时间才刚过八点三十分,见公司磨砂玻璃门大开,里面传出丝丝声响。了解到袁雪梅在里面的郭毅强压低脚步,悄悄地走进公司。

只见袁雪梅背对着他,弓着身子正在熟练的拖着地。她上身一件白色短袖紧身T恤,下身一条七寸长的弹力牛仔裤,将她又圆又翘的臀形和修长笔挺的腿部线条完全勾勒出来。秀足上蹬着双淡蓝色的系带凉鞋,露出一截皓白莹泽的小腿,光滑柔嫩,勾勒出两只悦耳的雪足。

郭毅强径直走到她身后,手自然的环抱住她的纤腰,轻轻的将她抱紧,将脸贴着她的玉颈,在她光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老婆,早啊!”

袁雪梅被突如其来被人从身后抱住,委实是吓了一跳,正欲奋力挣扎,用上手上的‘武器’来对他,却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这才让她放松了下来,小手拍了拍胸口,回过来头来大发娇嗔道:“小坏蛋,你想吓死我啊!”

郭毅强感受着那份柔软,贪婪的吸取着女人身上的芳香,望着隔着衣服鼓涨的两个乳峰正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诱人模样,郭毅强不由,手到擒来地盖在袁雪梅稚嫩的**上,轻轻的握住,缓慢而温柔的揉弄,嘴唇亲吻着他玲珑的耳垂腻声道:“老公,这帮你检查看看吓坏了没有。”

袁雪梅胸前两点立刻是一阵酥麻,她又羞又急地挣扎着娇嗔道:“要死了,现在可是在公司,你还不赶快拿开你的色手。”说着放下手中的拖把,伸手到郭毅强的手背上捏了一把再推脱失落。

“怕什么,其他人不会那么早来的。”郭毅强转而双手环住她的纤腰交缠在她的小腹上,魔手在柔软的小腹上摩擦着,微笑道:“乖老婆,吃过早餐了没有。”

袁雪梅也知道公司上下除曾玉兰会提前之外,其他人都是要到了上班时间太悠悠的走来。她移转过玉体,娇媚的横了郭毅强一眼,娇柔地嗔道:“没吃过又怎么样。”

郭毅强一双魔手也顺着她的体位,笑着在她的俏臀上捏了她一下,道:“饿坏了老婆地肚子可不可,老公马上下楼去帮你买一份回来。”话说完了,却没有作出任何的实际行动。

“去啊!说得那么好听,怎么不可动了。”袁雪梅妩媚地瞪了她一眼,小手在他胸前捶了几下,娇笑着道:“你这坏家伙,明知道人家吃过了,还卖什么口乖。”

“老公关心你,你还不乐意了。是不是皮又痒了,想要家法侍候了。”郭毅强笑骂着在袁雪梅的俏臀上‘啪’地打了一下。

袁雪梅嗤嗤娇笑不已地媚声道:“讨厌,老是不正不经的。”

压在袁雪梅臀部的手稍微一用力,就能感觉出那浑圆丰满的美臀所体现的十足弹性,郭毅强猛然垂头吻住了她红润的樱唇,袁雪梅的娇躯明显的一僵。郭毅强品尝着她口中的甜蜜,袁雪梅僵硬的娇躯在郭毅强的抚慰下,很快就变的柔软如绵,扭动着回应着他的亲吻。

直到袁雪梅几乎喘不上气的时,郭毅强方始放过了她,望着媚眼流春,玉颊霞烧的袁雪梅,他贼笑地道:“老婆,看来你还是蛮喜欢我不伦不类的。”

袁雪梅娇喘着软软的躺在郭毅强怀中,含春媚眼睨斜着郭毅强,羞声腻语道:“坏老公,就会使出这样的手段来欺负我们。”

郭毅强手抱着袁雪梅惹人喷火的玲珑娇躯,眯着眼笑道:“老公欺负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说话是把欺负二字咬的特别重。

袁雪梅美目斜睇,白了他一眼,妩媚一笑,道:“不跟你这个色家伙聊了,我要干活了。”说着,从郭毅强的身体中离开,整里了一下微皱的T恤,完成起未完成的工作。

郭毅强挽着衬衫的衣袖,道:“老婆,我帮你吧!”

袁雪梅作声阻止道:“不消了,就剩这么一点了。”

“哎呀,我还以为是谁那么早,原来是在妇唱夫随啊!”这时,曾玉兰甜腻戏谑地声音从门口了传了进来。

郭毅强望着一身白衬衫黑色及膝纱裙,玉肩上挂着一个白色小包OL打扮,玉色双辉、珠光四照,花貌玉肌的曾玉兰,色色地直瞄着曾玉兰鼓胀鼓胀耸挺的胸脯,缓缓向袁雪梅问道:“雪梅老婆,你有没有闻到自从兰兰老婆一来就有一股酸溜溜的味道啊!”

既然曾玉兰说他们夫唱妇随了,袁雪梅固然是停下手中的动作,很配合地抬起螓首处处嗅了嗅,才煞有其事的道:“嗯,好像是从玉兰小嘴里发出的。”

曾玉兰俏脸微红,娇羞地嫣然一笑,娇声道:“雪梅姐,你也来取笑我。”

袁雪梅佯作愕然,一本正经地望着郭毅强,反问道:“我有嘛?”

郭毅强嘿然笑道:“不知道咯,不过我就是有点想知道兰兰老婆小嘴里究竟是不是真的有醋味。”说着,一脸色迷迷地样子朝着‘惊慌失措’的曾玉兰走去。

曾玉兰虽然和郭毅强也就有过很屡次亲密接触,可是当着其他女人,特别同样是郭毅强女人,在公众场合要产生亲密的举动。她还是有些害羞,红晕生双颊,娇滴滴羞怯道:“你不要乱来,现在可是在上班啊!”见郭毅强不为所动的继续步步压近,曾玉兰移动的法度,改而娇嗔着埋怨袁雪梅道:“雪梅姐,你就不管管他,任他胡作非为啊!”

袁雪梅一脸好笑地看着他们,柔声笑道:“我哪管得住他呀?玉兰,要不这样吧,你现在你教我怎么管好他好欠好?”

曾玉兰撇了撇嘴,一脸不满地嘟囔道:“人家要是行,还会让他欺负啊!”

袁雪梅甜甜一笑道:“我不管你们了,玉兰你好自为之吧!”说完,拿起清洁工具往外走去,把曾玉兰这只小绵羊留给了郭毅强这只大灰狼。

郭毅强趁曾玉兰留神在袁雪梅身上之际,一把揽住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她,双手环扣在她腻滑的玉背,抚摸着她滑如绸缎的肌肤,吮吸着她发间的幽香,笑着道:“看你还往哪跑。”

曾玉兰娇靥绯红,羞气得拧了他一把,没好气地娇啐道:“无赖,你要是敢乱来,小心我不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