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卿本佳人

小说: 艳香迷醉 作者: 罗兰佳洛斯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703 阅读进度:223/237

郭毅强他看着曾玉兰娇怯羞涩悦耳的样子,色手下移至她的丰腴翘挺的美臀上,一脸淫笑地盯着曾玉兰的眼睛,笑着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兰兰老婆,你不让我吻也可以,只要你吻我一下就算了。”

曾玉兰脸红红地,有点难为情地看了郭毅强一眼,娇嗔道:“说话算话,不需狡赖。”说完,‘啧’地一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续道:“好了,还不铺开我。”

郭毅强轻轻地用巴掌拍打了一下曾玉兰越发丰满的屁股,柔软的臀瓣微微颤栗着,发出清脆的‘啪’声,他努气嘴,懒洋洋地笑道:“是吻啊!不是亲,你怎么可以这么敷衍了事啊!”

“谁让你打人家……,大色狼,小色鬼……”曾玉兰禁不住低低地娇吟一声,这麻痒的感觉真是甜美,但她纤手还是不克不及不消力地按住郭毅强的手。她洁白如玉的娇靥绯红,隐然流春的含水双眸娇羞地瞪了眼郭毅强,微微喘气道

郭毅强抓捏了几下曾玉兰凸显出耸翘浑圆的臀部,笑呵呵地道:“你要是在不快点,小心有同时同事上来看见我们亲亲我我的举动了。”

“好了,算我怕你了。”曾水玉兰心中羞意油然而生,俏脸飞红,咬着嘴唇羞嗔着,说完,快速地亲了郭毅强的嘴唇一口。

郭毅强不待曾玉兰的小嘴离开半尺,右手紧紧地抱住了她,把他的嘴唇印在了她的唇上。曾玉兰嘤咛一声,刚想挣扎,就已经被郭毅强吻到手脚发软,瘫倒在他的怀中。郭毅强轻含着那张小香唇,尽情地吮吸着上面那醉人的口齿芳香,曾玉兰情不自禁地将她那小巧的丁香软舌伸入他的口中,郭毅强固然不会放这条香舌离口,贪婪地吮吸,盘弄,靠那敏感,灵巧的舌尖,向她传递爱的讯息。

过了许久,在曾玉兰快不克不及呼吸时,郭毅强才铺开她。看着她艳红的小脸、拼命呼吸的神态,郭毅强欣喜片片。满面红霞的曾玉兰抬起头,看着郭毅强偷笑兼陶醉的神情,又是一阵羞涩。

“你们两个还真是缱绻啊!”清洁完毕的袁雪梅一边往里走,一边促狭地笑道:“老公,难道你昨晚在晓珊她们哪还没舒服够。”

沈迷于春思中的曾玉兰霍然一醒,羞慌地推开郭毅强,媚眼如丝的惊叹道:“你把晓珊也吃了。”

袁雪梅笑着走到郭毅强身边,替他整理着衣服,向曾玉兰娇柔地道:“你不知道嘛?”

曾玉兰回到自己的座位前,放下手中的小包,坐到椅子上气鼓鼓地道:“这个小色狼,又怎么会向我述说他的行踪啊!”接着接着格格笑道:“想不到晓珊也会步我们的后尘啊!真想看看她那时是什么样脸色。”

袁雪梅拍了拍郭毅强肩不存在的灰尘,走到曾玉兰身边,双手放在她的香肩上,抿嘴笑道:“玉兰,我怎么看你都好像在幸灾乐祸啊!”

曾玉兰花容绽笑道:“雪梅姐,你来的迟没跟晓珊接触过,你不知道她那个人啊!小辣椒一个,老和我拌嘴。你说她现在也沦陷在小强身上,你说我能不开心吗?”

袁雪梅秋波流转一看郭毅强,娇声笑道:“我看小强比她更厉害。”

郭毅强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唇边含笑道:“早知道你这么高兴,昨天我就应该叫上你一起加入我们的‘三人行’。”

曾玉兰听闻郭毅强的淫言秽语,俏丽娇腻的娇颜微微一红,娇啐了一口,显得娇羞不堪地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雪梅姐,我们不要理他。”

郭毅强暖昧的笑了一笑,道:“能不克不及吐出象牙来,你刚才不是试的最清楚了嘛?”

曾玉兰正待说话,正对着的公司门外又走进了个人,她正是昨晚郭毅强偷瞧到的ji情人物——柳如雯,可能是延续了昨晚性福美满的好心情吧!柳如雯今天出奇高兴地跟郭毅强打了声招呼。

只见柳如雯那美绝人寰的娇靥带着丝丝花不开的高兴,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悦耳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和周围洁白的衬衣混在一起,让人几乎分不开来。领口下一对丰满挺茁的玉峰,诱人瑕思,也诱人犯法。过一起禁不住在脑内忽想起着昨夜衬衣下那丰盈柔软、娇嫩玉润的所在和那一对玲珑晶莹、柔嫩无比的挺凸之物……

衬衣下摆紧紧地收扎在一件质地高级的黑色紧身裙下,恰到好处地陪衬出丽人那柔软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和那微隆浑圆的娇翘粉臀,套裙刚好遮住大腿,露出一双粉圆晶莹的玉膝和欺霜赛雪的小腿。足下白色高跟鞋下是一对洁净、秀美、柔软的香足,粉红色的脚掌泛着晶莹润滑的光泽,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的并拢在一起。郭毅强不由又在想起了柳如雯的裙下那没有一分过剩脂肪的平滑小腹以及小腹下,大腿根部之间,令人血脉贲张、诱人犯法的深渊。

“雯姐,你今天好像很开心呀!昨天去哪玩了。”曾玉兰不知所以好奇地问道

郭毅强听了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袁雪梅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问些为什么。究竟结果现在还有柳如雯这个外人在场。

柳如雯神光焕发,笑脸盈盈轻抚一下额前的秀发,吟吟微笑道:“没有啊!只是跟一个朋友玩罢了。”

说的是没错,不过玩的工具确实儿童和女性不宜的。郭毅强似笑非笑地望着柳如雯秀美俏脸,道:“玩什么会这么好心情啊!雯姐,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吧!”

曾玉兰赞同地笑道:“是啊!雯姐,我刚好被一个坏家伙气了一早上。”说着,趁柳如雯不注意,娇横了郭毅强一眼。

郭毅强耐人寻味地微笑,让柳如雯起了像是被他看穿她内心的感觉。她有些惶然害怕地掩饰道:“要上班,下次再告诉你们吧!”说完,行色仓促的逃离了郭毅强的视线。

一直在旁观的袁雪梅见柳如雯走后,也用似笑非笑地神情盯着郭毅强,问道:“小坏蛋,你是不是又做了些什么啊!”

女人直觉还真是厉害。郭毅强假装茫然地看了看她们,不满地道:“你们不是看着嘛?我能做什么啊!”

曾玉兰也有些狐疑看了郭毅强一眼,小声问道:“雪梅姐,你该不会是怀疑小强和她有什么吧!”

郭毅强佯作不悦地道:“你们两个,药可以乱吃,话可不克不及乱说。我要是真跟她有什么还好,可事实是现在什么关系也谈不上,你们可不克不及胡乱给我添加罪名。”

袁雪梅脸上,掠过一片狡黠的笑容,抓住郭毅强语句中的漏洞,恍然道:“你的意思是以后不代表不会有什么关系。”说完,眼珠一转,倏地掩口一笑,又道:“老公,你这个兔子还真爱吃窝边草啊!”

曾玉兰抬起娇靥,嗔目叱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没打什么好心思。”

郭毅强确实是想要打柳如雯她们的主意,所以面对两位老婆大人的指责,他也没什么好辩白的。就在他想着溜走的时候,夏思语的清脆地声音打救了他,“玉兰啊!你一大早又和小强在耍什么花枪啊!”接着又向袁雪梅问好道:“雪梅姐早!”

随着夏思语的走近,郭毅强鼻端忽闻一股醉人的芳香,近距离地看到她一头海浪形的浅黄色长发披散在肩后,细而直的秀气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夏思语那梦幻般妩媚悦耳的大眼睛平增很多灵秀清纯之气,也更加突出她的伶俐伶俐、温婉可爱娇翘的小瑶鼻秀气挺直,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丰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小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秀美至极。半透明白色衬衣映现出淡红色蕾丝边的胸罩,胸罩包裹下呼之欲出的诱人的成熟酥胸随着呼吸轻轻起伏。

纤纤玉指上,修剪异常漂亮的长指甲,涂着鲜红色指甲油,格外的性感诱人,黄蜂般纤细的腰肢,还有结实圆润的丰臀,无不散发着令男人亢奋的魅力。平坦的小腹以及极为修长的美腿,诱人的美腿上裹着的薄如蝉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散发着强烈的诱惑。纱裙的下缘只遮到大腿的中段,露出一截丰腴浑圆的**,光滑柔嫩,身体微侧,将她优美的身体曲线流露无遗,看的郭毅强勃然心动。

当着两位老婆的面,郭毅强看了几眼就目不斜视地苦笑一声,道:“思姐,你也太火眼金睛了吧!”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嬉笑道:“你觉得我们像是会旁若无人当着雪梅姐的面你侬我侬嘛?兰姐,你说是不是啊!”

曾玉兰固然不成能当着外人面说起刚才的话,她螓首微点,道:“是啊!思语,你可不要当以为是的想啊!”

“我去做事先,你们继续吧!”袁雪梅听了忍不住露出了窃笑的面容,她说着,朝里边的茶水间的走去。

“你们两个就别装了,你看雪梅姐都受不了你们了。”夏思语含笑看曾玉兰—眼,悠悠地道:“不要以为我没听清楚你们在说什么。”然后又向郭毅强,问道:“小强,听玉兰的话,你好像有脚踏两船的意思。”

郭毅强看着夏思语羊脂白玉般的玉靥,不由脱口道:“是啊!你有没有兴趣介入啊!”

夏思语被郭毅强的调戏之言,羞得心儿跳动,桃腮发热飞红,她轻声啐了郭毅强一口,嗔道:“不怕玉兰把你一脚踹开,你就试试看。”

哪知曾玉兰却没有她想象中那样帮她说话,而是一脸戏耍地望着她,揶揄地道:“我到觉得这个想法不错!有思语你辅佐看着,他肯定不敢再乱来。”

夏思语微微一怔,白腻的玉靥更为羞红,宛如三月桃花绽开,她羞嗔不已地道:“玉兰,你就这样看待姐妹的嘛?我看你被小强同化的还真快,没救了。”说完,娇羞着施施然离去。

“老婆,我也工作去。”郭毅强捏了曾玉兰的葱白般柔荑一下,急急地走开了。

“这家伙,都这么多女人了,还欲求不满嘛?连思语也调戏上,真是个色狼中的色狼。”曾玉兰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喃喃地道

家里上不到网,郁闷!今天到网吧一口气发三章,明天最少有两章,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