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开枝散叶?

小说: 异界之魔武流氓 作者: 新版红双喜 更新时间:2015-01-13 00:07:16 字数:2315 阅读进度:45/1166

林枫穿了一身黑袍,晚上出门,穿白的太显眼了,长枪也没有背,现在主要是以修炼战气和精神力为主,修炼战技用手臂和拳头跟长枪没有什么区别。

想起纳兰韵洁的住处,林枫的嘴角翘了起来,因为纳兰韵洁的住处是女导师住宅的最边上的一栋二层的小楼,如果靠中间的话,林枫想要摸进去还真的有难度,战虎学院的导师哪有一个省油的灯?抓到林枫,那还不当登徒子收拾?

没敢走正路,林枫一个翻身就翻墙进入了纳兰韵洁的院落,来到了纳兰韵洁楼前,看着紧闭的门户,林枫轻轻的敲了敲。

两三息的时间,屋里传来脚步声,“谁呀?”纳兰韵洁慵懒的声音传了出来。

“姐姐是我。”林枫小声的说道。

“我都休息了,你回去吧。”纳兰韵洁小声的说着。

早早的就洗完澡了,心中有些期盼林枫能来,又有些害怕。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纳兰韵洁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

“姐姐不给我开,那我就一直敲。”林枫无耻的说道。

“你怎么能这样啊,别人听见了不好。”纳兰韵洁有些着急的说道。

“姐姐给我开门别人不就听见不见么?”林枫扬起前世的无赖作风。

纳兰韵洁心里挣扎着,脑子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午都是林枫的身影,但是考虑到和林天娇的关系,心里还是放不开,思量了一会说道:“我放你进来,你要听话。”

“嗯,听话,现在听话。”林枫含糊不清的说道,现在听话,进去之后就不知道了,林枫心中打着无赖的想法。

“吱嘎。”门还没打开,林枫顺着门缝就就挤进去了,回身将门关上,更是大摇大摆的将门插上了。

“你插门做什么?”纳兰韵洁红着脸问道。

“嘿嘿,我不是怕别人打扰咱们讨论人生大事么。”林枫脸皮厚到极点。说完话就张开双手,将纳兰韵洁抱了起来,走到客厅的布椅上坐了下来。

将纳兰韵洁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亲吻着纳兰韵洁的红唇,双手攀上了纳兰韵洁高耸的前胸。

跟云妃练了几次,亲吻对林枫来说是老手了,可年纪比林枫大了一些的纳兰韵洁却是一个生手,想回应林枫,一下子牙齿磕到到林枫嘴唇。

林枫身子一挺,有了反应的下身,一下就触到了,纳兰韵洁的臀瓣之间。

从来没有过这样经历的纳兰韵洁,紧张的身子一抖。

林枫再次低头吻上了纳兰韵洁,渐渐的纳兰韵洁习惯了,慢慢的回吻起来。

上边亲吻着林枫的一双猪手也不闲着,轻车熟路的解开了纳兰韵洁的胸前罗裙。抚上了跳出来的一双白兔。

从来没有跟男人接触过的纳兰韵洁,伸出双臂搂住林枫的脖子,希望林枫看不到自己的前胸。

林枫当然知道纳兰韵洁的想法,一低头就*了玉兔上的玉珠,舌头挑逗起来。

“不要这样,林枫你听话好么?”纳兰韵洁断断续续的说道。

这个时候,叫林枫停下,林枫哪里做的到,变本加利起来,不光用舌头,牙齿也轻轻的研磨起来。

“啊!别。”纳兰韵洁紧紧的抱着林枫的脑袋,双腿绷的板直。

林枫站起身,抱着纳兰韵洁就朝着楼梯走去,来到了二楼的卧室,将纳兰韵洁放在了大床上。

放到床上的震动,震醒了意乱情迷的纳兰韵洁。

纳兰韵洁刚想说话,林枫就扑上了床,大嘴再次堵住了纳兰韵洁的红唇,双手按住了露出的大白兔。

亲吻了一会,林枫不满足现状了,双手动了起来,将纳兰韵洁罗裙全部解掉,将其剥成了一只大白羊。

将自己也快的脱了干净。当两人的肌肤接触在一起的时候,纳兰韵洁打了一个冷战,清醒了过来,双手固定住了有所真格动作的林枫,开口说道:“你胆子怎么这么大?你要干什么?”

林枫也想不到这个关头,纳兰韵洁会停住,脸上难得的泛红了,说道:“我喜欢韵洁姐姐,所以想要你。”

“姐姐还需要考虑的,你一点时间也不给我。”纳兰韵洁伸手捂住前胸说道。

“我喜欢姐姐就行了,以后的事情我会处理的。”说完再次吻上了纳兰韵洁的嘴唇,双手分开纳兰韵洁的双臂,放在自己的后背上。

双腿插在了纳兰韵洁的双腿之间,将其分开。之后趴在纳兰韵洁的耳边说道:“我会娶姐姐的。”

这个时候纳兰韵洁是理智的,但是看到热情的高涨的林枫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索性放开了,随他吧,放开了紧绷的双腿。

感觉到了纳兰韵洁的动作,林枫就明白了,腰部就动了起来,动了两次,由于纳兰韵洁腿间的湿滑,两次都没有成功。

无奈的林枫将右手伸到下边,扶着小林枫找到了位置,轻轻的蹭了几下,腰部一顿,沉了下去。

“啊。”“啪嗒”,由于十分疼痛,纳兰韵洁的腰部一用力就给林枫挺了起来摔到了地上。

这一下林枫一点准备都没有,屁股摔的是生疼。

站起身来低头一看,昂的小林枫上带着血丝,顿时林枫就明白了,再次慢慢的爬上床,靠在纳兰韵洁的身边,将其拥在怀里。

纳兰韵洁松开了捂脸的双手小声的说道:“刚才我不习惯,你在试试吧。不过我告诉你,我现在是你的人,如果你以后敢负我,不管你是谁家的少爷,我都将你送到皇宫当太监。”

“我知道,那我再试试。”得到了纳兰韵洁的肯,林枫再次来了兴致,翻身再次爬上了纳兰韵洁的玉体,有了上次的经验,林枫这次不敢猴急了,动作轻柔了起来。

一个一身夜行衣的老者,看到林枫翻进了,纳兰韵洁的小院,顿时眉头一拧,这都天黑了,这小子进导师的房间做什么?

这就是得到消息前来保护林枫的云翼了。

等了一会不见林枫出来,想不通的云翼身子一翻,带起一道残影就进入了纳兰韵洁的院落,再次腾身而起,就到了楼顶,俯身耳朵贴到瓦上听了起来。

当听清楚了,云翼站起身,如同大鸟般的离开了纳兰韵洁的小院,手扶着下颚的胡须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小子,比他爷爷、他老爹强多了,这下开枝散叶不成问题了,跟不跟娇儿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