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263 太少与太多

小说: 以魔法纪年 作者: 索斯 更新时间:2019-05-16 02:12:05 字数:6599 阅读进度:264/356

“大人,幸不辱命!”费奇才不会让拜耳拥抱自己,万一它暗中下刀子怎么办?在那个深狱炼魔张开双臂的瞬间,费奇率先单膝跪下,如同骑士跪在领主面前。“我来回报军令:共杀敌五万四千七百三十三,包括骷髅、僵尸、幽灵以及其他不死生物。军令便在我的肩膀上,它可以证明我的努力。”

什么?五万四千七?!魔鬼们一片哗然。这个欲魔不仅活了下来,而且居然还这么能杀?他是怎么做到的?接近一个月的时间,不眠不休一直在战斗的话,每分钟也需要杀死一个以上的亡灵才行。以欲魔的战斗力,一分钟杀死两个骷髅没什么难度,但如果是放在数十万骷髅以及其他更强悍不死生物的围攻中呢?

“你胡说!你想欺骗领主吗?”

只需要听声音便知道说这话的是谁。费奇抬起头来,对着头顶金角的拉蒂斯做出惶恐的表情:“指挥官大人,冤枉啊!军令怎么能欺骗,这可是拜耳大人的军令啊,想要作假,那么魔鬼必须有超过拜耳大人的本领,可在地狱——至少在第一层中,谁能有这个本事?指挥官大人,我遵守命令行动,得到了军令的承认,您可不能抹杀功劳啊!”

“没人会抹杀你的功劳,只不过这个杀敌数目的确很惊人。”拜耳伸出手按在军令契约上。一阵红色的火焰在它指尖升起,军令消失。拜耳皱着眉头坐了回去,一时间陷入沉默。

拜耳是个身躯庞大的深狱炼魔,深红色的鳞片覆盖在身体的每一处,巨大的蝙蝠状翅膀即便收拢起来,也如同帷幕一样耸立身后。它的腰部挂着十二个天使的头颅,拜耳用邪恶的法术让它们依旧活着,永不休止地发出痛苦的尖叫,但那声音完全不会影响拜耳,它的命令依旧可以清晰地传入它想要交流的魔鬼耳中。当拜耳凝视费奇时,绿色的毒液从牙齿缝隙中滴落,在地板上腐蚀出一阵阵青烟。

“你想要什么?”拜耳手指敲打着王座,“你的功劳足够让你进阶,甚至可以成为深狱炼魔,取代这里某个不称职的家伙。你认为谁比较合适?”

费奇抬起头来,用极其认真的表情扫视周围。拜耳身边有九名深狱炼魔,在王座和青铜要塞之外,拜耳还有更多的深狱炼魔部下。取代其中一个,对拜耳来说算不上损失,但对于费奇来说绝对没有获益:一个毫无根基的深狱炼魔,只会成为最快被替换掉的目标。

“大人,我觉得我需要进一步接受锻炼。”费奇恭恭敬敬地说道:“只有一步步扎扎实实前进,才是真正的前进。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斗胆要求一个机会:在征服其他世界的军队中获得一席之地,我必能将地狱的力量、魔鬼的力量和大人的意志散播到更多世界!”

“你想成为魔鬼将军?成为魔鬼将军的前提是深狱炼魔,所以你这个狡猾的家伙是想用一个机会来骗两个奖励吗?”

“不,大人。”费奇一点也不慌乱,他缓缓说道:“如果没有支持我的魔鬼作为部下,成为深狱炼魔之后也必然是死路一条。而让魔鬼拜服的唯一方法便是军功。我已经用军功证明自己的战斗力不输其他魔鬼,只不过这一次情况特殊,没什么魔鬼能够见证。拜耳大人,您的防线坚不可摧,所以我在血战前线打得再好,也体现不出本领来。拉蒂斯大人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给我这次军功机会。而我想更进一步:带领魔鬼征服异世界,让其他魔鬼见证!我在欲魔时期便展现出绝对强悍的实力,这对我成为深狱炼魔是极有好处的。”

“你是一个骄傲的魔鬼,继续保持下去!”扎瑞尔在自己的膝盖上拍了拍,然后说道:“我答应你了。如果有进攻其他世界的机会,会让你成为其中一份子的。现在你可以下去了。”

“大人,你是在开玩笑敷衍我吗?”费奇突然抬起头来,直视扎瑞尔并说道:“如果有进攻其他世界的机会,我随时可以加入进去。且不说像我这样战斗力的欲魔会很受欢迎,哪怕是作为雇佣兵,参加魔鬼征服军队的门槛不过是五个灵币。我服从军令,在亡灵泛滥区杀死了接近四万八千亡灵,得到的奖励便是五个灵币吗?”

费奇顺势直起身来,站在拜耳面前。“领主大人,我要求的是成为魔鬼将军,获得进攻其他世界的统兵权力和开拓权力。以我的军功来说,这一点都不过分,甚至远低于军功奖励的价值。有一个契约魔帮我评估过,如果我只要灵币的话,这一次的军功将在一万灵币左右。大人,我记得您从不对手下的将领和士兵赖账,难道这将是第一次吗?”

拜耳哈哈大笑,同时它腰间的天使头颅发出极其凄厉的叫声。站在费奇旁边的三十多个雇佣兵立刻抱住脑袋在地上打滚,有两个甚至从眼睛和鼻子中流出血来。费奇正要硬抗,没想到邪恶灵光自己冒了出来,黑紫色的光晕将他护在中间。天使们嚎叫与灵光撞在一起,不断互相抵消,谁都奈何不了谁。

‘原来拜耳将自己的邪恶灵光装在那些天使的脑袋里,’费奇想了一下就明白了。‘军令属于地狱契约,我交差之后,拜耳没有给予奖励,所以地狱契约在保护我。它虽然是地狱一层领主,但也不能超过地狱契约的管束任意施为。不过契约用我的邪恶灵光抵消拜耳的,自己却不处理,这个地狱也真狡猾吝啬。’

拜耳万没想到自己的邪恶灵光居然拿眼前的欲魔没有办法,而且那欲魔积累的地狱好感完全达到了深狱炼魔的层次,这更令人惊异。他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又是个古怪的欲魔?拜耳皱着眉头收起了灵光,它知道一次惩戒没有收到效果已经有些丢脸,但还可以接受;如果明知无效还继续下去,只会显得自己愚蠢,而愚蠢的领主意味着被推翻。

“欲魔,你的军功虽然不错,但并没有那么值钱。一个契约魔?别逗我发笑了!不管它是不是真的存在,你认为一个中阶魔鬼能懂得高阶魔鬼的知识?愚蠢!”拜耳向后一伸手,将插在王座旁的红色火焰锯齿巨剑拔了出来,然后向前平伸。“除了这一点外,你还有另外一点愚蠢的事情:让你现在成为魔鬼将军,那么你将只有自己一个人,所有的部下需要你自己去找。而等到有入侵行动时,你的部下将是我调配给你的!不过话说回来,愚蠢就应该接受惩罚。现在,跪到我面前,我这就授予你异世界攻占魔鬼将军的称号。”

“啊?原来是……”费奇摆出一副懊悔的样子,但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巨剑之下。既然在军令契约完成前地狱好感会保护他,那费奇便没有收起邪恶灵光。如果拜耳要杀他,那么至少要付出等量的地狱好感——如果彻底完成军令契约,那么邪恶灵光就没有抵消这回事。拜耳知道账应该怎么算,所以它挥了挥剑,在费奇的两只黑色羽翼上轻轻砍了下,然后给了他魔鬼将军的称号和职权。

但是没有给他一兵一卒、一厘一毫,更没有领地水晶。在场的深狱炼魔都知道将军职位最重要的莫过于领地。拜耳丝毫没提这个,这在其他高阶魔鬼的想法里就是聪慧的表现。‘那个欲魔啥都没得到,只有一个虚无的头衔而已。难道他还能单枪匹马占领领地吗?’

“感谢大人的信任,若有征服其他世界的战争,我必会努力。”费奇从巨剑下移开脑袋,随后说道:“大人,根据军功,我的奖励结束了吗?”

这句话将拜耳噎了一下。它重重地将巨剑插进地里,然后摇了摇头:“不,仍有不足。你还想要什么?”

“能不能将造成这次亡灵泛滥的法杖赏赐给我?如果能用在其他世界的征服战中,肯定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不可能。”

“那……我听说有个欲魔与此事有关,我或许能从她身上问出些信息,比如这个法杖是什么世界的产物。”费奇带着微笑向拜耳恳求:“能将那个欲魔给我吗?”

“当我完成审问后才会给你。她会活着的。”拜耳想了想,说道:“你只是一个欲魔,我许一个欲魔将来给你,已经足够完成剩下的军功了。”

“不是一个欲魔,而是‘那个’欲魔。”

“知道,我又不是与你一样的傻子。”拜耳让费奇和那些雇佣兵们全部滚蛋,并在他们离开后说道:“虽然这个欲魔脑子笨笨的,但战斗能力确实不一般的强,超出了我的预料。拉蒂斯,过来!”

PF战区的指挥官拉蒂斯低着头走到拜耳面前,恭恭敬敬半跪下去——它觉得锯齿巨剑就停在自己脖子上,森森杀气如同绞索一般套了上来。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正在找架打的欲魔?现在看来,他的确不是一般能打架啊!这么好的人才你为什么不重视起来?”拜耳轻轻抚摸着腰间天使的头颅,面目狰狞地问道:“我觉得你对PF战区的掌控能力不行啊!你说对不对?”

“领主大人,我最近才知道,这个欲魔费奇还和……”

“闭嘴!愚蠢可以接受,但借口不行。”拜耳猛地一拍天使头颅,可怕的嚎叫回荡在每个魔鬼耳边,拉蒂斯则遭受了重重一击,额头的鳞片被炸碎了,鲜血顺着鼻梁流淌下来。“他如果成长起来,那么被替换的必然是你。现在,拉蒂斯你告诉我,一个合格的战区指挥应该做什么?”

拉蒂斯努力开动脑筋,然后说道:“大人,如果有可供征服的世界,那么立刻派那个欲魔去怎么样?他战斗力这么强,而且看起来很渴求这样的机会,不如趁早……越早让他开始锻炼越好。”

“这并非是最好的办法,但的确有合理性。”拜耳点了点头,明白了拉蒂斯“将费奇扼杀在相对最弱时期”的意思。“现在的问题是,有哪个世界正在被攻打?”

魔鬼们摇了摇头。拜耳一直将防守青铜要塞作为最重要的任务,不断收缩兵力、加大前线的硬度,很久都没有开启对其他世界的征伐了。它的全面防御策略的确让深狱炼魔将军的死伤几率大大降低,每个高阶魔鬼都获得了“安全感”方面的收益。但是,没有征伐,灵魂收入便会大大减少,而魔鬼们便在这方面产生了不满足。拜耳通过观察它手下将军们的表情看出了这一点,于是手持巨剑,向它管辖的整个第一层地狱所有高阶魔鬼下达指令:尽快找一个可供征伐的世界,魔鬼们要更多的灵魂、更多的征服!

它原以为怎么也要三五天之后才能受到回报,没想到立刻便有深狱炼魔传讯给它。“库尔旦?管理血贩集市异界雇佣兵的那个深狱炼魔?哈,也对,整天接触其他世界的人,总会更容易碰上那种不够小心谨慎的家伙,或者是走投无路陷入绝望的笨蛋,将自己的世界信息卖出来。行了,你们都走吧,我问问这个库尔旦。如果消息不错的话,我会视其重要程度派遣几个魔鬼将军展开进攻的。除了那个费奇,其他几个名额你们都可以报名。”

费奇离开拜耳的办公场所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青铜要塞,回到攻城武器营地。这次军令和亡灵泛滥的事件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存活下来,下一次夏妮召唤自己便立刻返回。攻城武器营地的指挥官职位类似军令,是他在地狱中最后需要摆脱的东西。不过只要等到下次魔鬼开始征伐其他世界,费奇就会自动变成领兵一方的魔鬼将军,也就顺势摆脱了攻城营地指挥官职责。再之后,运用魔鬼将军和领地水晶,费奇就能成为独立的魔鬼领主,在职权上只要向自己的上级领主负责,再加上向所在地的魔鬼管理者履行义务。他的上级魔鬼是自己,而领地附近有没有其他更高阶魔鬼还未可知,但只要不在地狱第一层,至少可以摆脱拜耳军令契约的威胁。

“想突破魔鬼的层层钳制管理体系,还真是件麻烦的事情。”费奇从天而降回到营地,立刻喊道:“我回来了。小队长呢?工匠头呢?都去哪儿了?!到我营帐集合!”

骨魔小队长没什么可看的,干巴巴又丑又穷,敲打几句,然后给它们说一下自己可能要晋升了,然后让它们在暗喜中滚蛋就可以了。火矮人卡兹穆克恭恭敬敬站在费奇面前,等到两个骨魔队长离开后,立刻变成一副焦急的面孔:“大人,你可回来了!仓库都要爆仓了!”

“处理不掉了吗?到底制造了多少魔贯光杀炮?”

“最近营地的工匠一直在工作,完全没时间休息,一共赶制了一千七百门。库尔旦全部接收下来,听说它差不多转卖光了。”

“多少?一千七?”费奇也没坐住,一下子蹦了起来,然后缓缓落地。大规模生产后,每一门魔贯光杀炮的收益在四百五十灵币左右,于是这便是76万灵币的收入。即便考虑到这些收入大部分都是需要卖出去的资源,而大量集中快速卖出肯定会导致的价值降低,拦腰砍是肯定的,但预期收入无论如何也不会低于二十五万灵币。高魔法(科技)的军火生意真赚钱……

“行,我立刻处理一下那些存货,你最好准备一下在营地里产生一次火灾,然后将魔贯光杀炮的制造速度降下来,最好完全停下。”

“我也是要汇报这点。魔贯光杀炮的数量太多了,消息肯定会走漏,我担心库尔旦如果面临战区指挥管拉蒂斯的逼问,有可能出卖你。”

“这个你不需要担心,我会处理的。等我卖光东西,你就准备造一场火灾。不要太明显,小事故就可以,懂了吗?”

“懂了,点火对我来说并不困难。”火矮人犹豫了一下,问道:“大人,这一次你能够从魔贯光杀炮上挣很多钱,您说过我也出力因此能分一部分的。我可以……可以赎身吗?”

“当然可以。”费奇点了点头:“我先去将物资变现,你好好考虑一下是要赎身获取自由和一些报酬,还是继续接受我的保护与指导。等我回来的时候你要给我答案,一定是深思熟虑的答案,明白吗?”

费奇撩起门帘前往仓库,将卡兹穆克留在营帐中。

火矮人立刻开始左右为难起来。赎身、自由、报酬,它所需要的所有东西都近在眼前,似乎唾手可得,但这一切仍旧建立在魔鬼的口头承诺上,它会兑现吗?卡兹穆克有些紧张,它的确是被坑怕了。陷阱接着陷阱、套索连带着套索,一层层、一圈圈,让它来到地狱并在这里呆了一百多年。

这个叫做费奇的欲魔会让自己得藏所愿吗?火矮人必须好好思考这个问题,而费奇那句“继续接受我的保护和指导”让它越来越担心。自由,这的确是好东西,但也将让自己变成一个普通的、无依无靠的火矮人。以费奇的战斗力,能够从亡灵泛滥中活下来,那么杀死自己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刚才费奇出去之前说什么,好像是“不需要担心库尔旦出卖自己的可能性,我会解决”。这个欲魔要干什么,杀了库尔旦清除后患吗?还是有信心让一个深狱炼魔无论如何也不会出卖他?不管是哪一种,如果用在卡兹穆克身上,它是绝对承受不了的。唉,到底是赌一把,还是稳妥地继续忍受下去?卡兹穆克长叹一口气,坐下来,抱着膝盖,无助地思考着。

费奇才没想那么多。卡兹穆克是个很好的工匠,不管在哪里都会很有用,但是费奇自己却已经不是米纳斯伊希尔的顾问,便不会那么着急地为领地搜罗人才。安德鲁将成为国王,自己肯定是要去帮他的,而通过过往的命令,总不会找不到工匠吧?如果卡兹穆克愿意冒着得罪魔鬼的风险也要尝试获得自由,那就给它自由,再给它足够传送回家的灵币就是了。一个愿意冒死追求自由的灵魂值得尊敬。如果火矮人选择继续为费奇服务,那就带它回永黎大陆,至少比在地狱要安全、舒适得多,这也是对它兢兢业业忠诚服务的奖励。

带着仓库里的空间袋,费奇往返于冥河航运与攻城营地之间,一趟接一趟卖出库存。随着数量越来越大,冥河航运的摆渡者都开始紧张了。虽然完全看不到它的脸,但费奇总觉得这家伙在出钱买东西的时候总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于是费奇故意憋着它,直到它终于受不了。

“费奇大人,您就没有需求的东西吗?”

“神火。上次我说了啊,你们不是搞不到吗?你看我现在像是缺东西的样子吗?”费奇不断清空空间袋,大量物资就进入了冥河航运永远装不满的船舱中。“上次买的魔像书我看完了,但还没有完全看懂,而且我要的魔像技术你们也不卖——所以我也不知道要买什么。”

“大人,我刚刚想起来一件事,您已经有两次需求我们冥河航运做不到,如果您继续提要求,满了三次之后,以后召唤我们将只需要支付一半费用。”

刚想起来?恐怕是刚编出来的吧!费奇微微一笑:“哦,那很简单。我需要一份你们不能满足的需求名录,我看看上面到底有什么。”

摆渡者僵硬了一会儿,然后无奈地说道:“好吧,费奇大人,已经满三次了——这个名录我们没法提供。而且就算提供了,你也可以根据名录的内容完成第三次。”

“对吧!所以说在面对魔鬼的时候,不要耍这些心思,直接来点儿实惠的。”费奇对摆渡者说道:“如果我想让自己躲开所有魔鬼的追踪,让其他魔鬼找不到我,有什么办法吗?”

“这做不到。你的上级魔鬼、领主魔鬼以及大魔王阿斯莫蒂尔斯大人总是能找到你的。”

“如果排除掉这三种魔鬼呢?我不想让其他魔鬼能够定位我。”

“防范预言和定位是非常麻烦的事情,这其中甚至需要用到……呃,我无权说得这么详细。不过冥河航运的确有这方面的资料或服务可以出售。”

“开个价吧。”费奇说道:“另外,如果你们还有类似《画皮书》这样的东西,尤其是阿斯莫蒂尔斯写的,可以推荐给我——关于深狱炼魔和转心魔的优先。我是一个爱学习、爱进阶的欲魔,对不对?”

“的确是这样。”摆渡者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