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女县长到

小说: 渔港春夜 作者: 棺材里的笑声 更新时间:2018-12-03 09:22:34 字数:10320 阅读进度:76/127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县里的村村通工程,现在已经是县里乃至省里的重点之处,因为在靠近省城的地方有着这么一个贫困的县,始终是件让人无法启齿的事情,这段时间上头不停的追问进展情况,把县里的一众头头都弄得焦头烂额,无能之辈都恨不得骂几句你是在催命呀。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虽说谁都明白苏蕊这个大神是下来镀金的,她虽然风行雷厉但最后也不会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原本以为是捞个差不多的成绩就会走的过路财神,但没想到这次的政策居然那么的难缠,也没想到她的后台硬到这个地步,强到让省城的各个单位每天都催命似的询问进度。

所有的工程都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不管大大小小的头头们,都害怕在这件事上成为””第一个被开刀的倒霉蛋,因此对待这个原本看不起的工程,也拿出了给爹养老送终的精神。虽说事情小得可怜,但每时每刻谁都不敢放松,谁都不想成为新官上任三把火中烧的那个薪柴。

本来众人就为了这一连串的扶贫工程弄得脚后跟不着地了,可今天这个大县长不知道哪里来的兴致,居然要去五挂村那一带查看进展的情况,又在大会上说了一连串要摘去贫困县之名的狠话,这可把其他人都吓坏了。不说那一带穷得让人毛骨悚然,交通不行,最基本的水电都还有问题,就连这工程也存在着问题。

因为五挂村那地方实在太偏僻了,偏僻得让大家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而资金的周转又不是那么的快,不管是上面的拨款还是地方的贷款都是层层下拨,而且地方上还得有一部分的钱挪用到其他地方。

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重点照顾比较靠近城镇的地方,虽说不是刻意刁难,但谁都不想把钱多花在那鸟不生蛋的地方,所以五挂村那一带现在铺的可都是沙石路呀!这可是严重违反了村村通工程水泥铺路的指标,真要人家问起责任来,还不知道要连累多少人。

自然苏蕊的这一举动让众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大家心照不宣的想把这位大神的注意力往其他地方转移;可怎么劝都没用,这次不仅她坚持要去,连一直窝在她家里上网的李欣然也来了。

虽说大家都知道县长来了个很亲密的朋友,是地方上难得一见的性感美女,但谁也都不是很在意。可这位美女一亮身份就是省里来的人,这可是把大家都急坏了,就算这时候胆颤心惊,但谁也不敢再劝说了,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带这两个神仙去看那边的进展情况了。

没办法,官员们只能硬着头皮往那五挂村走了。出发之前,只能祈祷那边的情况,没自己预期的那么糟糕就好,毕竟这事说大一点都不大,但作起文章

来也不小,为了头上的官帽,谁都是战战兢兢的。

三辆车在一大早就出发了,载着一车的官员沿途巡视着工程进展的情况,汇报的时候一个个都心不在焉,似乎都在头疼一会儿到那破地方,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在人家镀金的政绩工程上搞敷衍的话肯定没好果子吃,可五挂村那地方又穷得太离谱了,一般人看一眼后都不想再看””第二眼了!

李欣然虽然是个绝色尤物,出现之时确实也让这些不同年纪的男人们海绵体充血,但众人的惊艳不过一闪而逝,马上又陷进了无奈的思索中,即使美色当前,这些人也没了色心,全都在担心自己的乌纱帽到底保不保了。再加上这位美人是省里来的人,可事先谁都不知道、谁都搞不清楚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自然连半个敢和她攀谈的人都没有。

巡视了一天后,看着各处纷纷破土的施工都在热火朝天的忙碌着,各地原本崎岖不平的道路也在逐渐的改善,一路上苏蕊还算是满意。可等车进到了五挂村的地界时,破烂不堪的路面让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是什么路呀?不说到处都是沙石、泥土,轮胎很容易打滑,就连大路都高低起伏的没一点平坦,路面也大坑套小坑的根本无法正常的行驶。坐在车上简直像在坐过山车一样,这路崎岖得有点太过分了,根本不可能让汽车正常地行驶。

李欣然也被路颠簸得有点恶心了,这段时间全窝在苏蕊家里没出来晒太阳,原本以为小丹说的话有点夸张的成分,但现在看来小并没有骗自己,去她家的路真是千难万阻呀,光这种不规律的颠簸都能让人的胃酸翻腾了。

这一路上,大家越走心越凉,即使有的官员在这里干了十几年,听说过五挂村一带穷字带头的威名,但还真没亲自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这哪还是人走的路呀,越走小道越没影;路一边是小山坡,另一边则是枝叶横生的荆棘林,高级的汽车发出刺耳的吱吱声,早就被这些树枝刮得面目全非了。

行至半路的时候已经全是石头,汽车只能挂一档在颠簸中前进着,除了苏蕊开来的军用亩普车外,其他两辆随行的轿车都已抛锚了,恶劣的路况是可想而知的,但谁都没想到会恶劣到这地步,这简直就像是没开发过的荒山一样。

苏蕊有些疑惑李欣然为什么要自己也过来玩,这么偏僻的地方,难道有什么值得一享的东西?可看着这荒无人烟的的地方又不禁有些无奈,只听过五挂村一带穷得出名,可没想到在自己治理下的小县城,竟然有穷到这样的地方。先不说经济怎么样,就看这小路的情况,那简直和与世隔绝没有区别了。

其他官员们面对着抛锚的车子是一筹莫展,大家平日里都是发号司令不干活的主,这种技术性的活,他们哪懂!就连那些司机也不懂这些技术活,平日车一坏就开去修拿回扣,这会儿真坏在荒郊野外,一个个全傻了眼,支吾了半天没一个能解决问题。

苏蕊一看,顿时气得说不出话,冷着脸让他们自己想办法,便命令司机继续开车前进,只是越来越小的羊肠小道让人有点寒心了,这哪是人走的路呀,车子行进的时候,都被横生出来的树枝刮得吱吱作响,赶头羊过去还差不多,这样的路连骑摩托车都很艰难了。

「县长,你看!」

车子以时速二十公里的速度艰难的颠簸了两个小时后,一直小心翼翼的司机早就紧张得出了一脸的冷汗,突然眼睛一亮,看前方出现了一大片空地,立刻高兴的说「这边的路似乎大了许多。」

「你仔细看看!」

李欣然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变化不明,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无奈。

司机这一看清楚顿时流下了冷汗,这哪是什么宽敞的大路,这简直就是没路了,开过泥泞的小道后,在眼前的却是一片很大的鹅卵石地,一条长长的小河横空的拦截去路,左右看来看去都没看到有半座哪怕能让人通过的桥∮水虽然清澈美丽,可这时真让人有一头栽下去的冲动。这到底是什么破地方?连基本的交通畅行都办不到。

「这地方……」

苏蕊先下了车,一身严谨的制服看起来很有气质。

苏蕊环视了一下这蜜磨葱葱却十分荒芜的地方,忍不住有些质疑地问「刘胖子真有朋友住在这里?这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有人住。」

「你等等。」

李欣然也不加以解释,看着眼前的情况也无力说什么。拿起手机还没打电话,就看见小河的对面慢悠悠的滑来了一个竹排。

小小的竹排充满了古朴的气息,漂荡在翠绿色的河面上,简直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风景。一位面带微笑的老人只拿着竹竿在轻轻地撑着,滑动时带起的水波让人觉得特别的美丽。竹排的前方还有一道娇小可人的身影,穿着朴素的白衣白裤像是山里的仙子般的轻逸,粉嫩的小脸上全是兴奋的喜悦,远远的就挥着手喊道「然姐!」

「小丹!」

李欣然面露喜悦之色,将手机放回兜里后,亲热的拉过苏蕊的手,指着小丹笑嘻嘻的说「这就我和你说的那个小鬼灵精,挺可爱的吧!」

「嗯。」

苏蕊有些敷衍的应着,目光则是有些空洞的看着附近的情况。虽然还不是鸟不生蛋得彻底,但确实是荒无人烟,没半点文明的迹象!自己上任以后,还真不知道县里有穷成这样的地方,虽听说五挂村穷,但也应该没到这么骇人的地步,看来下面的人在刻意地隐瞒自己了。

竹排缓缓的靠在岸边,小丹欢呼着跑到岸上,一把抱住了李欣然后使劲的蹭着,撒娇着说「然姐你可总算是来了,想死我了!」

「嘿嘿,我也想你呀!」

李欣然满脸疼爱的抱着小丹,马上左右地看了看,有些疑惑的问「你哥呢?这家伙的架子倒是挺大,怎么没看到他的人影?」

「他在帮你们准备晚饭呢!」

小丹故作神秘的笑了笑,回头看见苏蕊时稍稍的愣了一下,马上乖巧的叫了一声「苏姐姐好!」

「乖!」

苏蕊微微的一笑,摸了摸小丹的小脑袋后问「不会是要我们坐竹排过河吧,这东西我只在电视上看过,安全吗?」

「陈伯滑了四十年的竹排,一次事故都没有发生。」

小丹信誓且旦的打着包票,马上带着她们上了竹排。

一上去小丹就找了竹凳子让她们坐下,虽然乖巧的忙了一会儿,但立刻和李欣然嘁嘁喳喳的聊了起来。

两人毕竟还是有话题,没一会儿就聊得热火朝天,李欣然也忘了这次颠簸的疲劳,一边开着玩笑,一边逗着小丹玩。只有陈伯在旁边虽然笑着,但有几分的拘谨,毕竟没怎么和官场的人打过交道,一向老实的他,这时难免有点不自在。

苏蕊吩咐司机和秘书在这边等着,又打了通电话把那些平日里大鱼大肉,这时已经无可奈何的手下们教训了一顿,这才解了气。毕竟到了这里已经不是公务上的事情了,没必要让那些只会拍马屁的家伙参与。

何况除了对这一路上的路况不满意之外,还是被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勾起了不小的好奇心,尤其是坐在这充满自然气息的小竹排上,荡漾在清澈的小河中,行走在山水之间,让人感觉到空前的惬意。这样的天然纯粹得像是在梦境里一样,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已经很久没看过了。

小竹排顺流而下,没一会儿两边杂乱的树木就变成了更加淡雅的竹林;微微的夏风缓缓的吹拂而过,摇得竹叶哗哗作响,仿佛是大自然最美妙的乐曲;鱼儿荡起的水波清晰而又美丽,水面上飞过颠蜓都像是一个个优秀的艺术家在表演舞蹈一样,所有的声响交织在一起,变成了一首让人无比陶醉的合奏。

苏蕊觉得自己从未有过这样放松的感觉,在河水的起伏中忍不住闭上了眼。

用鼻子去感受着纯洁又带着泥土气息的芬芳,用耳朵去感受着大自然美妙的声音带来的感动,用心去体会这种从未有过的宁静感觉。

小丹住久了倒没多少感觉,对这些美景已经到了免疫的地步,不过李欣然也是对越来越美的景色目露光芒,脸上也不知不觉的浮现了陷入陶醉的微笑,开始享受着大自然所赐予的天然和纯净。

苏蕊和李欣然似乎有默契一样的闭上了眼,满脸享受又贪婪的呼吸着山水间清纯又清新动人的空气;小还在旁边疑惑地纳闷着,这两个漂亮的姐姐是不是都有病呀,怎么都一副喝多的样子在那里发着呆呢?

竹排轻轻的靠到岸边时,习惯性的一个颠簸,瞬间惊扰了两人的惬意。从大自然的恩赐中回过神来时,发现竹排已经靠在一片竹林环绕的鹅卵石地上,眼前的一片全是清幽淡雅的翠绿,竹林特有的芬芳一下子扑面而来,让人觉得仿佛是来自仙境般的清新纯净,瞬间就能让你放下原本无比头疼的烦绪。

「哥!」

小丹””第一个跳下了竹排,朝竹林里一喊,顽皮的笑道「客人带到了!」

张文微笑的看着小丹,对于这两位大神满意的微笑,自然是松了一口气。这次可算是兵行险招了,前两天在敏敏的提醒下,脑子闪现一个灵光,心里权衡了一下,论起奢侈和山珍海味,自己绝对是一只菜鸟,在见识上绝对比不过权势世家出身的她们,但反过来一想,这些城里人一直大鱼大肉,总会有腻的时候。

既然如此就来个剑走偏锋,直接把她们拉到这里,来感受一下最天然的环境和绿色的食品。城里虽然时尚、现代,但却找不到这些天然的景色和环境!这些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财富,尤其这五挂村一带最原始的一切更是珍贵,这对她们来说反而是可遇不可求的清静。

「李姐!」

张文走到两人面前,先和熟悉的李欣然打了声招呼后,看见旁边另一位活色生香的美人,不由得愣了愣,但还是马上用温和的语气叫了一声「苏姐!」

「你好。」

苏蕊点了点头,习惯性地伸出了手。

苏蕊有着一张标准的东方瓜子脸,大眼睛明亮有神而又闪动着聪慧的光芒,从眼神一看,俨然一副睿智的女强人模样。

苏蕊看起来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气质给人的感觉有股说不出的成熟和强势,容貌又感觉是最完美合适的二十三、四岁,不知道该怎么去论断她的年纪,气质这东西总能让一个本就美丽的女人,变得更加的婀娜。

一头长长的秀发就像从瀑布上落下的流水一样飘逸而又轻柔,黝黑的长发完全在展示着女性的柔软美。一副小巧的眼镜架在鼻梁上,感觉特别像优雅的白领丽人,充满了气质而又特别美丽。

一身灰色的职业连身裙显得端庄又大方,包裹着玲珑姣好的曲线。身材多一分则太多,少一分则太少,可以说比例上是恰到好处,说不上特别的惊艳或是火辣,但却很标准。如果说曲线上无法震撼到视觉,但却又挑不出任何有瑕疵的地方,完美得令人觉得有些奇怪。

苏蕊给人的感觉更是与众不同,明明脸上带着一脸谦和的微笑,但那种气质或者说是官威却十分的明显,即使说话的时候,声音是很腻人的娇柔,可丝毫感觉不出她的柔弱。看来这个女强人还真是名不虚传,””第一次见面,就让人有望而生畏的感觉。

这””第一眼的印象,复杂得让人无处思索,明明知道苏蕊已经是少妇,可容颜看起来却像是刚刚成熟的少女,气质又优雅得像是个贵妇,虽然容颜没那么令人惊艳,身材也不是男人特别向往的魔鬼火辣,可偏偏找不出她的缺陷在哪里。只能说这女人的完美很内敛,含蓄得不会给你太多视觉上的冲击。

「你好。」

张文表情很自然的和苏蕊握了一下手,觉得这双手也很奇怪,不像秀秀那样的柔软细嫩,也不是妈妈那种劳动后的结实感觉。

张文从微微的错愕中回过神来,马上招手说「舟车劳顿了那么久,休息一下,我们再吃晚饭吧。」

「客随主便。」

苏蕊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眼前这个不亢不卑的小男孩,倒有几分兴趣。虽说早知道有这一个人的存在,可现在一看,似乎不像山里男孩那样的淳朴,可也不像其他人嘴里说的聪慧或成熟。

几人在客气和喧闹中来到了林子里,没走几步就看见了一座用柱子搭建起来的亭子。张文让人找了这里最好的木匠和手艺达人连夜赶工,选了最清静的林间搞了个古色古香的天然包厢。桌子、椅子甚至连喝茶的杯子,都是竹子做出来的,这种特别的配套让两位大美人左看右看,十分的好奇。

「你请我喝西北风呀?」

李欣然刚一坐下,就大刺刺的不满地说「这风景确实不错,但你不会要我们自己挖竹笋啃吧!」

「猜对了。」

张文神秘的笑了笑,指着在旁边的两、三把锄头说「你们有兴趣的话,我也准备了工具,有时候这些东西自己动手挖,是最新鲜的,这种感觉很不错。」

「懒得理你,没力气!」

李欣然满脸郁闷的趴在桌上,嘟着嘴,用很委屈的口气说「死胖子说的真没错,你就是一只抠到极点的铁公鸡。我们大老远的跑来,一路上已经颠簸得剩半条命了,可你竟然让我们自己动手找吃的,你倒算是省到家了!」

「自己动手也不错!」

苏蕊一直端庄的坐着,似乎很喜欢这种很亲密的打闹,又特别欣赏这里山清水秀的宁静,温和的笑了笑后说「省得你一天到晚老窝在我家,还不肯帮忙收拾一下家务。再不活动|下筋骨的话,你会懒出病的!」

「我都说了,我懒!」

李欣然有气无力地趴着,马上又像是小孩子开玩笑似的抗议起来「不管了,我要吃的,我要好吃的,我肚子饿!」

看这两位美人一个撒娇,一个娴静的笑着,确实是人生的乐事呀,不管从风情还是气韵上都给人截然不同的感受。不过和苏蕊还不是太熟,张文也不敢随便的开玩笑,马上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很古朴的竹节,拧开上面的盖子时,一股清新的香味飘出来,马上就让李欣然来了精神。

一股糯米和果子的芬芳扑面而来,清幽中又带着无比的诱惑,饶是一直很安静的苏蕊都忍不住凑了过来,用好奇的眼神看着。

张文满意的看着她们的反应,一边往她们的竹杯里倒着一种红色的汁液,一边笑着介绍「这是桑梓酒,现在是桑梓最新鲜的季节,配上用糯米蒸出来的小酒泡上几天,喝起来解暑又养颜。」

「你想灌醉我们呀?」

李欣然用调侃的语气随口一说,但还是马上拿起来小抿一口。入喉的时候没有丝毫的酒味和腥辣,反而有种果子最新鲜的感受和清香在刺激着你的味蕾,瞬间就让人觉得芬芳满溢,入口就让心灵一下子安逸得有点过分了。

「很香。」

苏蕊也喝了一小口,不过看得出来她也很喜欢这种城市里已经看不到的天然饮品,虽说话时是轻描淡写,但还是忍不住喝了起来。

「放心喝吧!」

张文见她们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完了,马上帮她们倒满后解释说「这酒其实没有酒精浓度,说不好听点,酒精浓度连假的啤酒都比不上。你们能喝撑了,但想喝醉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确实不错!」

李欣然惬意的喝了几大杯后两眼放光,看了看张文后,狡黠的笑了笑,用很亲热的语气的说道「不过嘛,这么好的东西,我怕回去了喝不到会馋死的,你可得多准备一点,一会儿我们吃完还要打包回去!送送人不错,自己喝也够爽!」

「没问题!」

张文马上表示没有问题,他要的就是她们这种不客气的亲热劲,实在太客气的话,反而不好拉近关系,有时候李欣然这种自来熟的性格倒也不错。

「这不好吧?」

苏蕊虽然也心动,但还是矜持的推辞了一下。虽说家里什么东西都不缺,但真缺的就是这种让人享受和心动的东西。尤其是这种山里绿色的食物,更是那些所谓的大鱼大肉比不上的。吃多了好东西反而没什么食欲,这些农村天然的食材反而能让人垂涎三尺。

「有什么不好的,我哥早就准备好了啦!」

小丹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这时候却和秀秀一起走了过来。

两个小姑娘有些艰难地抬着一口装满水的大铁锅,放在亭子边早就准备好的火灶上,秀秀怯生生的打了声招呼后,马上就蹲到灶前生火了。

「这是在搞什么?」

李欣然饶有兴趣的看着,似乎已经很久没玩过火了,没一会儿就按捺不住的凑了过去,和秀秀一起挑着柴火往里面扔,还有些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清秀又特别腼腆的小姑娘。

「您、您好!」

秀秀一向怕生,本能的往旁边挪了一下,但还是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后,乖巧地开始忙分内的事了。

「炖鱼呀!」

小丹一边调皮的和李欣然打闹,一边指着岸边的小竹篓说「那是昨天我哥钓的鲤鱼,一会儿就是咱们的盘上菜了。」

「野生的?」

苏蕊已经被这像童年一样轻松的气氛所感染,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淳朴可人,心里早就放松了不少,忍不住问道「这里还可以钓得上鱼吗?」

「要不要试试看?」

张文说话的时候,已如变戏法一样的拿来了两根鱼竿,不是那种特殊材料制造的高级货,而是用长长的竹竿绑上细绳的手工品,鱼饵更是在城里已经少得可怜登蚓,可以说是不少人童年时宝贵的记忆,但现在却很难寻找到的工具。

「好呀!」

苏蕊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一阵恍惚,在这种环境下,简直像回到了童年一样。记忆里很多已经消失的地方再次出现,在诱惑着自己放下所有的负低压力,好好享受这种轻松、惬意的生活。

张文刻意帮她们准备了一双在城市里几乎已经绝迹的草鞋,带着苏蕊走到了齐膝深的河水边,找了一块露在水面上的石头坐了下来,弄好鱼饵后,就开始安静的期待有鱼儿能上来让这位大神高兴一下。两人虽然””第一次见面,也没说什么话,但走过来的时候,却像是熟悉的儿时玩伴一样,自然得让人都有些想不通了。

林里一时全是欢声笑语,有小丹和李欣然这两个活宝在,气氛当然是热闹;秀秀则是乖巧的在旁边忙着,偶尔看着她们打闹也露出欢欣的微笑,虽说羞怯的性子让她一句话都没说,但总是这样温柔的在旁边笑着,也会让人感觉很轻松。

苏蕊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看着一大一小的两人宛如幼童般天真的嬉闹着,不禁有些羡慕的说「你们这里的生活倒是简单、轻松,每天都这么过的话,那生活和神仙没什么区别了。没压力也没物欲的袭扰,这里简直就像世外桃源。」

「确实,所以我喜欢这个地方!」

张文赞同的点了点头,马上又感慨着摇头说「不过这里的人都想走出大山,绕过大海,看看外面的世界,享受一下现代化带来的时尚;但城里的人全向往这里的山清水秀,留恋着山水间的大自然,人永远是最矛盾的生物,追求的永远是别人的生活,却很难珍惜自己身边的东西。」

「欣然说的对。」

苏蕊点了点头,深沉的看了看张文后,意有所指的笑了笑说「你真不像是个十七、八岁的男孩,感觉很成熟却又不是故作老成的那种人,没有农村孩子的天真,也没有城里孩子的骄傲,真是让人有点看不透。我还郁闷她怎么老是催着我过来这边玩一下,虽然路不怎么好,但这地方还真是个好地方。」

「确实!」

张文笑了笑,眼前的苏蕊也是个充满知性美的尤物,不过和她说话总是能很平静,似乎一开始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她在自己面前连半点的官威都没展露出来。简单的几句交谈很自然,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时她很放松的关系,完全没有那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感。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攀谈着,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甚至评论的都是河边一草一木这种渺小的东西。张文很聪明的没去问起她的工作,也没有任何打听她家境的交谈,话里也没半点巴结的意思。不像是在和一个大官说话,完全是用一副和朋友没事间聊的口气在和她交谈着。

这种单纯的聊天,让苏蕊很高兴,或许是张文温和的声音,让她感觉不到任何的压力,两人之间的对话渐渐的多了起来,而且也不像一开始那般的拘束,偶尔一个发自内心的轻松笑容都会让人感觉到她身为女性最为柔美的一面。

「似乎有鱼了!」

苏蕊突然惊叫了一声,手里的鱼竿被狠狠的一拉,她整个人都有些控制不住的往前一倾。

「小心!」

见苏蕊马上要落水了,张文赶紧本能的伸手抱住苏蕊的腰。一阵清爽的香味和温度立刻从手掌传来,即使心有所动,但张文脸上还是保持着人畜无害的表情,一副单纯的样子将她往回抱。

苏蕊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触动,似乎已经很久没和男性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即使眼前只是一个半大不小的小男孩,看起来特别的清秀,可这一瞬间却觉得充满了力量。

苏蕊的身体颤动之余手一松,鱼竿也掉到了河里,不禁着急的喊道「我的鱼!」

「等一下!」

张文赶紧放开苏蕊,示意她先坐好,马上就跳下水追赶着越漂越远的鱼竿。等走到了齐胸深的水里,才抓住了鱼竿的尾部,一边用力的回拽,一边兴奋得喊着「是个大家伙,真有劲!」

「你没事吧?」

苏蕊站在石头上着急的喊着,这时候张文回头,才注意到她露出的小腿白晰而又细腻,吹弹可破的肌肤让人有一瞬间的恍神。

张文赶紧定了定心神,河水本来就暗流涌动,再加上在水里吃不上力,所以拉拽的动作特别的艰难,想往岸上挪一步都累得气喘吁吁了,这时候哪还有工夫去乱想什么!还是赶紧把这条上钩的倒霉蛋拉回去比较重要,看样子苏蕊也是起了童心,特别在意这快乐的收获,即使这条鱼在金钱的衡量上对她来说微不足道,但在意义上却是千金难买的重要。

「小心点!」

苏蕊还在着急的嘱咐着,一看张文下了水,岸上的三女也凑了过来,秀秀更是担心的注视着。

在她们期待和关切的眼神下,张文费了不小的力气,才终于把鱼拖到了岸上,气喘吁吁的宣布了这场人鱼大战的胜利者是谁。

张文有些赌气似的抓着鱼丢到岸边时,小丹立刻兴奋得喊道「是草鱼呀,看起来有七、八斤重了!」

「好大的鱼呀!」

李欣然也是无比兴奋,高兴得就像是她钓上来的一样,朝苏蕊大声的欢呼道

「苏姐万岁,晚上我要喝鱼汤!」

张文一看活蹦乱跳的鱼,不禁苦笑了一声,还以为是什么大家伙,原来就这一点重呀!不过也对,在水里有再多的力气也没用,在水流的作用下自己根本使不上多少力气,被这小家伙折腾倒不算是奇怪的事情。

「表哥,没事吧?」

秀秀最体贴可人,拿来毛巾擦着张文身上的水痕,小声而又心疼地问道「要不要先回去换件衣服呀?一会儿风凉了可能会感冒了。」

「你去帮我拿来就好了!」

张文看了看高兴的众女,心想这时候回去的话,是有点扫兴。

张文温柔的看了看可人的小表妹,轻声嘱咐说「把我准备好的菜也拿过来吧,这次的客人很重要。」

「嗯!」

秀秀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两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马上乖巧的点了点头朝家里走去。在她心里,表哥就是她的避风港、是家里的梁柱,所以对张文的话一直是不加思索的答应,这也是张文对她疼到不行的地方。

「哥,你一身都是湿的,没事吧!」

小丹顽皮够了也马上凑过来,乖巧而又关切的看着张文。

「没!我先杀一下鱼,晚上就可以享受你苏姐的战斗成果!你先陪她们玩吧,一会儿就好了。」

张文一边说着,一边递给苏蕊一个温柔的微笑,就拿起准备好的小刀到河边杀鱼去了。

苏蕊沉默着有些失神,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自己在宁静之中,似乎多了点隐隐的触动。获得大鱼的喜悦确实让人高兴不已,但看着这个小男孩为自己跳到水里时,心里又有种说不上来的欢喜。这只是芝麻绿豆大的事,为什么却有一种难得可贵的感受呢?

李欣然还沉浸在钓到大鱼的喜悦中,小丹马上拉着她和心不在焉的苏蕊凑到灶边生起了另一堆火来,还如变戏法一样的拿出还带着泥土的地瓜,烤地瓜这种多少年没试过的事,立刻勾起了她们的童心。

两个活宝玩得很开心,但苏蕊却觉得心事重重,只是简单的一次接触而已,眼神却总是不自觉地看向张文那边。按理说这条所谓的野生鱼,绝不是她能看得上眼的,但带来的快乐却是难以形容。这种发自内心的安宁很久没有尝试过了,猛地一来反而让人有点手足无措。

夜色越来越黑,烧起的炊烟也让她们感觉特别的好玩。尤其是这种童年的游戏更是让人爱不释手,比起电脑、手机那些高科技却又空虚的游戏,这种简单而又淳朴的东西反而更能打动人心,让人在喜悦之余又能回忆最纯真的童年。

手机用户浏览m去看书网wcc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更多完本关注新笔趣阁进入首页很多精彩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