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入关中

小说: 纵横诸天的武者 作者: 我叫排云掌 更新时间:2019-02-11 17:32:24 字数:3368 阅读进度:478/615

隋帝杨坚薨逝,太子杨广继位!

消息来得十分突然,与之同来的还有各种耸人听闻的传言。

一说太子杨广秽乱宫廷,被病重的杨坚逮个正着,隋帝勃然大怒就要再废太子,杨广闻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杨坚提前薨逝。

一说前太子杨勇得到隋帝杨坚的怜悯没,大有起复之望,太子杨广不岔之下怒杀杨坚;

如此耸人听闻的流传,想是暴风骤雨般从关中向河洛迅速蔓延。

总之,太子杨广就没得什么好话,流言之中将弑父的帽子扣在脑袋上,想取下都没可能了。

一时河洛官民哗然,一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白藩和麻布,一边私下里议论纷纷,总之局势突然间很有些微妙。

可此时的大隋国力强盛,就算河洛官民心中如何想法,却是无人敢于挑头作妖,对于太子登基继位之事没有丝毫不满表露。

这些,都只是小事,对于太子杨广连丝毫影响都无。

不就是面子上难看了点,名声难听了点么,刚刚才从南北朝时期过来的皇帝,根本就不在乎好不好。

刚刚离开没多久的杨广使者,急匆匆跑到雷虎所部的临时军营,拿出了杨广的亲笔信,请雷虎火速赶往关中帮忙。

“怎么,太子哦不,现在应该叫陛下遇到什么麻烦了么?”

雷虎摆了摆手,自然身边的亲卫正将召集手下人马准备开拔,他则向使者好奇打探:“没听说关中有什么问题啊!”

“外头风平浪静,内里可是暗流汹涌!”

杨广派来的使者倒也没有隐瞒,苦笑道:“还不是那几家门阀,表面上一副恭顺摸样,暗地里可是没少做小动作,不安分得紧!”

见雷虎神色平靖,使者继续道:“关键是边境的突厥人也不安分,那位武尊毕旋还有魔帅赵德言已经入关,显然没安好心!”

哦……

雷虎恍然,他这次去关中,跟朝堂纷争没啥关连,而是被杨广请去弹压两位突厥方面强者的。

“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么,等本侯去了关中直接把他们灭杀算了!”

雷虎一点都不客气,直接问道:“要是还有什么不安分的域外高手进关,把他们的落脚地点告诉本侯,一起解决算了!”

“……”

使者好一阵目瞪口呆,见过牛的,就没见过吴侯这么牛气烘烘的。

那可是突厥的两大王牌高手,另外域外的高手也不是好招惹的。

不过想到雷虎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他也就释然了,吴侯还真有这个底气说这样的大话,谁不服可以手底下见真章么。

“吴侯霸气,只是那两位突厥高手的行踪飘忽不定,确实没个准数!”

使者苦笑,郁闷道:“只能派出大量人手探察了!”

“无妨,他们总要露头的!”

雷虎摆了摆手不以为意,这时亲卫正将过来汇报已经准备妥当,随时都能起程赶赴关中。

“那就启程吧!”

既然已经跟杨广达成协议,那就好好完成,助其顺利安稳的接任皇位,至于其它的跟雷虎关系不大,没必要过多理会。

呜呜呜的军号声惊动了不远的洛阳城,还不等洛阳官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雷虎便亲率手下亲卫,轰隆隆直奔关中而去,只留下一地的面面相觑。

各方反应倒是迅速,通过各种途径将消息迅速传了出去,好叫他们背后的势力有个心理准备,别被吴侯雷虎的突然出现打了个措手不及。

最郁闷的当属佛门,眼见吴侯一行直奔关中,他们除了迅速通报情况之外,也就只能干瞪眼看着了,其它的什么都做不了。

这些,雷虎都不知晓,就算知晓也不会在意。

对于北地势力而言,他只不过是个匆匆过客,要是太过纠结就没必要了,况且北地也没叫他不敢轻动的人和势力。

只是没想到,在潼关关门前,竟然被止住了去路。

“混蛋!”

同行使者自是暴怒,立即带上杨广的信物前去交涉,雷虎倒是没有生气,只静静在关下等候。

这是关中门阀给的下马威么?

雷虎心中了然,却是不怎么在意。

这样的小把戏一点意思都无,相反还叫人心生不屑。

除了能恶心人之外,又有什么作用?

很快,他就知道了。

只见杨广派来的使者一脸气急败坏走了过来,怒声咆哮:“混蛋,他们竟然不让咱们过关!”

“什么理由?”

雷虎好笑道:“玩这样的把戏,有意思么?”

“说是关内最近出了盗贼,他们正在全力搜捕,不允许大队人马进出!”

杨广派来的使者冷笑道:“蒙谁呢,刚才不还有独孤家的商队出关么?”

“那咱们如何行事?”

雷虎问道:“要是迁延日久的话,怕是关中那边的情况有变!”

“吴侯有什么想法?”

使者无奈反问:“我是没办法了,人家毕竟占着主场之理!”

“那就直接绕关而过吧!”

雷虎淡然开口:“要是本侯带人上了潼关两边山岭,使者可能压得住潼关守将气焰?”

使者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道:“吴侯的意思是……”

“呵呵,本侯身边的亲卫,实力最弱的都有江湖三流水准,不过就是数十丈高的山岭罢了,攀上去轻松得紧!”

说着,没再理会吃惊的使者,回头冲亲卫正副将叮嘱几句。

呜呜呜的号角声在潼关关前响起,守关隋军将士吃了一惊,潼关守将却是一脸冷笑,巴不得雷虎主动攻关,到时候他便可以名正言顺不叫对方进入关中地界了。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叫潼关守将和手下将士,瞪大眼睛满脸震惊。

只见吴侯麾下的亲卫纷纷飞离马背,几个纵跃便来到潼关关墙两侧的险俊山岭之下,身若猿猴攀岩而上,陡峭的山岭根本无法阻止他们前进的脚步,一个个好似山中猿猴升腾而上。

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便有十来位亲卫已经跃上山岭顶部,而后一条条粗壮绳索被放下,紧接着更多的亲卫依着绳索飞腾而上,不过盏茶功夫便有数百吴侯亲卫上得潼关关墙两侧陡峭山岭。

“混蛋,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潼关守将气得七窍生烟,指着关下的人马就是一通破口大骂。

要他阻拦吴侯雷虎前进脚步可以,可要他出手跟对方放对,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还不想这么早就跟下任皇帝决裂。

咻!

正骂得开心,突然一道凌厉劲风扑面,潼关守将大吃一惊急忙抽刀挥砍,只听咚的一声巨响过后,潼关守将手里的大刀被磕飞,他本人也被一股强悍之极的力量震得倒飞出去。

直到此时,他才看清楚那是一根铁头标枪,断成两截静静摔落在城头上。

“嘴巴放干净点!”

雷虎声音不大,却是清晰传入城墙所有守军耳中:“要是再敢口出污言,直接斩杀绝无二话!”

城墙之上顿时噤声,所有守关军将都被雷虎这一手惊住。

再说了,又不是什么仇敌,他们才不愿跟着守将冒险,要是真被杀了他们找谁寻理去?

这时,使者耀武扬威再次进得潼关关内,也不知跟守将说了些什么,这次守将却是没敢继续折腾,急忙下令大开关门放吴侯雷虎一行通过。

不放不行啊,人家能从两旁山岭过去,到时候在新帝耳朵边嘀咕几句,守将就是脑袋再大也经不住砍啊。

同时,他也被雷虎展露的实力吓住了,随便一杆标枪就差点要了他的性命,这要是再来机会可经不起折腾了。

如此,雷虎一行顺利过得潼关,进入了关中地界,号称八百里秦川王霸之基所在。

此时的关中沃野千里,一眼望去田地阡陌望不到头,其间水道纵横田地肥沃,显然都是操弄熟了的良田。

关中还是北方的粮食出产中心,并没有象送明之后那般荒芜,显然此时关中地力还没彻底耗尽,足以供应整个关中无数军民百姓耗费。

当然,随着开皇盛世二十年积累,百姓数量爆增导致粮食缺口开始出现,关中也开始有些承受不住巨量的粮食消耗。

这里的田地虽说依旧肥沃,却是开始出现了地力消耗过甚的情况,也难怪后来杨广将都城迁往洛阳,显然关中的粮食出产已经不足以提供整个北地消耗。

当然,这些跟雷虎都没什么关系。

进入关中平原后,这里的气象与河洛富贵之地颇有不同,带上了丝丝悍勇之色。

官道上多的是持刀挎剑的江湖汉子,就是寻常路人也是个个膀大腰圆气血充盈,不是啥好惹的存在。

雷虎一行相当引人关注,不说雷虎气势如山似岳,就是手下的亲卫哪一个都气度凛然叫人见之便知不俗。

千人军阵军气相连,尽管没有刻意针对的意思,可路上行人商旅却是下意识避让,不敢拦在上千亲卫联成的军阵之前。

潼关距离大兴不远,到了这里杨广的影响力和威势便逐渐显现,再也没有遇到敢于出妖蛾子的存在,雷虎一行在使者的指引下很快抵达大兴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