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撞墙自杀

小说: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作者: 李不言 更新时间:2019-02-11 17:40:20 字数:8399 阅读进度:476/591

昨夜夜里发生了什么,众人不知晓,至于莫菲为何会在看守所里有凶器也只得深究。

深秋的阳光总是格外讨喜,首都在阴雨连绵许多天之后终是放晴,清晨一层薄薄的阳光出现在对面楼尖儿上,沈清看呆了神。身后章宜与覃喧见她突然沉静,面面相窥,不敢吱声。

甚至是有些小心翼翼的屏了屏声,二人此时,谁也猜不透眼前这个一国总统夫人的想法。

即便是章宜跟随沈清多年,此时竟也是摸不透她心里安分思绪。

楼尖儿上的阳光就这么稳妥的照耀在那个高度,天气,总有阴雨转晴的时候,但人生呢?

陆景行所说的坐上高位便好了。

好不了。

待你坐上高位有坐上高位的苦痛,有坐上高位的棘手。

楼尖儿上的阳光稍稍往上一了一分,此时,她才开口,话语温淡;“可见了何人?”章宜与覃喧面面相窥,似是不清楚这话是何意思。

沈清在问:“看守所里怎会有凶器给她机会?”“莫不是撞墙?那若是撞墙,撞一下只怕是死不了,这中间,猫腻大了,”沈清喃喃话语似是在说给自己听得,但章宜与覃喧一听见了。

闻此言,二人一身冷汗。

确实如沈清所言,莫菲怎么会突然在看守所里寻死?

倘若是寻死,是怎么死的?

是有凶器还是撞墙自杀?看守所有人值班,倘若是撞墙,撞一下便有动静,怎会无人出来制止?

而是等交班的时候才有人知晓?

看守所是个封闭空间,整间屋子四面环墙,死?只有一条路,撞墙。

倘若是撞墙,必定会有声响。

为何会是等轮班的时候才发现?是值班人员没有尽忠职守?还是这中间存在猫腻?

“我去找俞长官,”章宜这一身冷汗不是白出的,隐隐的,她甚至是觉得这中间可能会夹杂着些许堪不破的阴暗。

08年,沈清入盛世集团第三年,高亦安因国外论坛不再江城,而彼时,沈清在商场大风头盛,自然少不了人妒忌,那些混迹商场几十年的老狐狸多的是手段,将沈清压着打,那时的她是隆重困兽,看不清方向,找不出是谁在背后下阴手,几度险些丧命。

那时,章宜是怕的。

但后来沈清绝地反击将人踩得无还手之力,按理说,现如今她是一国总统夫人,上有陆景行跟国家顶着,谁敢阴她?

但此时、她默默嗅到了当年阴暗气息。

那种阴暗到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气息。“不必了,”沈清沉沉的话语从嗓间溢出来,顶着楼尖儿阳光看了许久的人终是默默转身。

“近段时间,你们安分待在公司,上下班多注意身旁近况,有事第一时间同我联系,”她时刻记着陆琛那句话,有了郭岩的前车之鉴后,绝不敢在拿身旁人去冒险。

严安之那个女人,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啊!勾结国外团伙意图要她命。

当真是个不怕死的角儿。

“老大,”章宜话语有些急促似是不大清楚沈清这话是何意思。“内忧外患,难免不会有人效仿莫夫人,我输不起,”她这话,说的冗沉,带着些许低凉气息,章宜一时间语噎,不知该如何回答这句话。想起郭岩,不自觉红了眼眶。

“我不怕,”她坚定开口。

“想想家里老人,”沈清简短的六个字就将章宜那句我不怕怼回去了。

自己孤身一人,确实没什么可怕的,但家里尚且还有年迈的父母,说不怕,都是假的。

父母在,谁也并非孑然一身之人。章宜沉默了,沈清、言之有理,她尚且还有父母在江城。

若说不怕,都是假的。

而沈清,并不怪她,甚至是万分理解。

这种理解,在源于吃一堑长一智。

她说不必去问俞思齐不是真的不必问,而是不必章宜去问。

有那么一瞬的失落从她胸腔一闪而过。

“我去吧!”覃喧开口。

沈清抬眸撩了他一眼,而后、微微摇了摇头,似是决定。

一时间,屋内三人都未在言语。

良久之后,沈清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临走时,她道;“让刘飞上来。”

刘飞上来时,沈清正靠在办公椅上不知在想些什么,眼前的文件堆成山,而她全然未有投身公干的心思。

“太太。”

“问问俞长官,人在哪儿,”她说,凉薄中带着一丝丝疲倦。

刘飞进去不过是十分钟的时间,沈清在此出来,手中搭着一件薄款的妮子,跨大步出门而去。

首都军区基地,俞思齐接到刘飞电话时显然是愣怔了下,而后只听到;“我家太太让打的。”

俞思齐想,这事儿怕是不简单。

本是正在忙的人脱了身上军装,随意搭了件灰色休闲西装出了门。

也不管下方是否还穿着军装裤。军部有令,不得穿军装外出。

首都军区医院内,两名训练有素的黑衣人站在医院病房门口,屋内尚且还有两名,可谓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看守莫菲。

这日、沈清与刘飞二人一言以后出现,显然是让众人惊颤了番。

“夫人,”众人点头招呼。

沈清回应,低声询问;“人在里面?”“在、”保镖说,而后看着沈清在道;“俞长官来说电话了,说让您暂且等等。”

沈清并不明白俞思齐说的这个等等是何意思,但她选择了等。

这方,俞思齐离开基地事先给陆景行去了通电话,告知沈清此时正在军医医院。

后者沉吟了片刻,而后道;“你看着,想怎么办,都依她。”

俞思齐闻言,抿了抿唇,但却未曾反驳。

知晓这二人最近状态又不好了,总统府内被虐的怨声连连。

这怨声,都传到军部来了。

冗长空无一人的长廊里,沈清坐在凉椅上望着这条走廊,这里,她来过许多遍,但记得最为清楚与刻骨铭心的是那日陆景行受伤,她连夜赶来,却撞到了现场。

那时,严安之还是严司令的赛女。

可如今呢?

物是人非,首都曾经那几大家族都败落了。唯独剩下的,是陆家提携上来的那些人。

电梯门口,伴随着男人急促的脚步声。

“久等了,”男人开口。

沈清视线落在来人身上。只觉他今日这身装扮,格外怪异,但又说不出的俊朗。沈清起身,客气点头,望了眼身旁保镖,后者抬手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下去。

“莫菲是怎么自杀的?”

“撞墙,”俞思齐答。

“查出端倪了?”她直白开口,似是不准备绕弯。

俞思齐愣了一秒,这个季节的医院,明明是开了暖气的,但他却有些寒冷。

望着沈清的目光带着些许疑惑。

“撞墙自杀,一下也成不了事儿不是,值班警察为何没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她问出关键。

直奔主题。

俞思齐眼底闪过一丝赞赏。

她一直觉得沈清是有智勇双全的女人,不过是被陆景行盖住了光晕。

“值班警察当时在另一头巡视,待寻过来的时候,莫菲已经停歇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她倘若是那样躺一晚确实是必死无疑,但没想到的是换班时,警察多看了两眼,将她从鬼门关拎出来了,”俞思齐的解释似乎并不足以让沈清信服。“将值班警察压起来,我想,俞长官你应该有方法让他开口,倘若与他无关,那就关起来,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闻言,俞思齐一个惊颤。

显然是没想到沈清回如此心狠说出这番话。

稍稍有些不适应。“我从不相信这世间有巧合,所有的巧合不过都是蓄谋已久。”

从前不信,现在更不信。沈清推门进病房,俞思齐沉重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亦跟随进去,床上,莫菲额头包着纱布,臂弯上挂着电话,她的四肢被人禁锢在床周围让其不得动弹。

这是一个十足十的犯人才会有的待遇。

病房里有大片落地窗。

俞思齐进去,朝窗户外打了个手势,三五秒之后伸手将窗户拉起来。

沈清知道,她们肯定安排了狙击手在远处伏击。

这也应该是为何要稍等片刻的原因。

俞思齐进来,门后两名保镖被撤走。

他自动将自己隐在门后,空间留给沈清与床上这个奄奄一息的女人。

沈清嘴角挂着牵笑,伸手拉过一旁椅子坐在床边,离她一米之远。

许是听见声响,莫菲微微侧眸看了一眼,看清是谁,而后又阖上眼帘,不准备开口言语。

“不曾想莫家大小姐也会有自寻死路的时候,”她笑意悠悠开口。

双手交叠放在翘着二郎腿的膝盖上。

“让我想想,你为何自杀?”沈清这话落地,沉浸了片刻,而后开口道;“昨日下午,许言深去看过你,二人交谈数十分钟,而后当夜你便自寻死路,是许总同你说了何?还是许总伤了你的心将你逼上了死路?”莫菲依旧不言语。

许是军区医院地理位置不同,此时,阳光样正照耀到屋子里,不过被厚重的窗帘挡住了,俯首看底下,依旧能看见今日这昌盛的阳光。“明日新闻大抵会如此写、莫家千金为情所伤,走上不归路。”沈清修长的指尖在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

门口,俞思齐双手抱胸听着沈清喃喃自语声。

“众人皆知,你爱怜许言深多年,倘若真是为情所伤,那这伤必然是由许言深引起的,你说众人会如何看待他?现如今的社会啊!舆论淹死人……。”

“沈清,”她话语尚未说完,莫菲开了口,且一开口便是恶语相向。

沈清笑,她莫菲这一辈子只怕是到死都逃不开许言深这号人物了。

似是没看见莫菲的气急败坏,此时她被禁锢在床上,能耐她何?

“你妄想在看守所死掉,而后将舆论引到我身上来,让我遭世人唾骂,你当我不知你的花花肠子?莫菲,我何德何能,让你弃了命也要跟我搏上一搏。”沈清自诩对莫菲算是手下留情,若非这人三番五次挑衅自己,她又怎会对她痛下杀手?

当年她欲要阴自己,许言深躺雷,自古一码归一码,她从不将过往的情仇在拿到如今来过一过。

可偏生,有人不识相。“因为我爱的人爱着你,因为我想知晓,我到底哪里不如你,”莫菲阴狠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沈清想,她一定很想冲上来撕了自己吧?

当碍于手脚被束缚,没这个本事。闻此言,她笑了。

甚至是不知如何开口回应莫菲的话语。

而门后的俞思齐听闻此言明显是震楞了下,直感叹这夫妻二人当真是个麻烦精。

严安之爱陆景行,爱而不得便出卖,而莫菲爱许言深,却因许言深爱沈清便将祸水引到她身上来。

当真是太优秀也不好。“这话、你要去问许言深,问旁人是无用的。”“我给你两条路、一、告诉我你身后还有哪些人。”“你休想,”莫菲不待她说出第二句话便开口恶狠狠回应她。

她倒是不恼,接着说第二条路;“二、我将许言深拉下水,这条路,好不好走,大家一起走。”莫菲全然有理由相信沈清回干出此事,因这等事情她不是没干过。

这个女人,更心狠手辣的事情都做过。“你拉他下水又如何?能有何用?我知晓的东西不会告知他,即便你将他拉下水了,那也是以他许氏集团总裁的身份下水的,你终究还是不会知晓何。”

莫菲傻吗?

不傻。

在那几年里,许是集团多半的业务都是她尽职尽责心甘情愿在为许言深打理。

若说爱,她是真心爱着许言深的。

她之所以能何陆槿言并称首都三美,自有过人之处。

“即便是许言深在这场战斗里面死了,谁能保证陆景行不会因为著名企业家死亡的消息而缠上负面新闻呢?”“换句话来说,你如何将他拉进去的,就得如何护着他,”莫菲笑的无比猖狂,猖狂到沈清恨不得能撕烂她的嘴。

但她没有。

忍住了。

本是随意慵懒靠在门后的人绷直了身子将注意力停留在屋子二人身上。

一言一语都听得异常认真,一个军人,不大理解商场上的关联,但总归是听人说过那么些许。

此时,听闻莫菲与沈清的对话,他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二人你来我往毫不示弱。

沈清一时间的沉默似乎隐隐给人一种她无计可施的感觉。

屋子里的空气有那么一瞬间的逼仄闪过去。

“我不会让你死的,即便法律宣判你死刑我也会让你活着,”沈清笑,这笑泛着阴狠与说不出来的残酷。

“我要让你活着看你心爱之人结婚生子,我要让你活着看看那个男人把曾经属于你的爱给与别人是何种感受,哦~,”她似是想到了什么,有一瞬间的恍然大悟。

“我还可以给他下药,拉个女人到病房里来,给你上演活春宫。”轰隆,俞思齐跟莫菲二人的脑子同时炸开了花。

试问世间心狠之人分几种?

不论分几种,沈清必然是最狠的那一种。

世间最残酷的不是死亡,而后心如刀绞生不如死。

沈清这是在拿着盾刀一下一下磋磨这莫菲,让她疼痛难耐,却又死不了。

俞思齐不得不重新看待此人。她知晓莫菲的软肋是许言深,所以从不谈其他人,话题一直围绕许言深走。

试图用他来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显然,莫菲并不是个吃素的。

这一局,沈清本是败了的。

可最后这一番赤裸裸的话语竟然是活生生叫她掰回一局。“你不要脸,”莫菲怒气冲冲望向她,挣扎的双手似乎要撕了她似的。

沈清笑,“你我不过尔尔。”

她从不刻意隐瞒自己,特别是在一个手下败将面前。

在成败面前,脸面又算的了什么?

“你可知,”她笑意悠悠,双腿交换了个位置,“我弄死你的心情异常迫切,但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快活,按照法律你也死不了,我会让你活到最后一刻。”莫菲的激动渐渐平静,她知晓,此时的她,连行动都困难,即便是内心挣扎着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也不过只能是想想而已;“好啊!你去啊!将许言深弄来,然后让陆景行行政之路上多一个绊脚石,我喜闻乐见。”“绊脚石多的是,何人能说我踢不开呢?现如今首都商场局势明显,控股行业高亦安,日化行业傅易寒,地产行业沈氏集团,陆氏集团主控首都经济命脉与国内外交易,这些人中,除去傅易寒与我交情不大深之外,你说,我想弄死一个许言深是否很容易?”在商场待过的人必然会清楚现如今首都商场的局势,莫菲自然也是清楚。

沈清的话异常赤裸裸,首都现如今确实是在往这方靠拢,自高亦安入驻首都,控股行业由他为首,独占鳌头。“前行路上,挡我路者,死。”

九个字,她一字一句咬字及其清晰。在这空旷的病房里无比清晰。

这是沈清,江城第一的沈清,屡次将人逼入绝境的沈清。

俞思齐靠在门口,光是听闻语气就有些许震惊,此时的他,更想的,是看到沈清说这句话时是何表情,但显然,他没这个本事。她并非正人君子,但也似乎从未想过跟一个躺在床上不能动之人进行什么撕逼大战。

沈清嘴角擒笑缓缓起身,俯视被绑在床上不得动弹的莫菲,笑道;“你此时跟粘板上的鱼肉有何区别?拼全力也要搏一搏?那就博吧!”说完,她冷笑转身。

见她过来,俞思齐挪开位置伸手拉开门。

路过时,不免多看了两眼沈清。

行至门口,他吩咐保镖将窗帘拉开。

而后与沈清刘飞等人一同离去。

“我虽不懂商场往来,但许氏集团那边……。”俞思齐欲言又止,有些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沈清恩了一声,没应允他的话。“回公司吗?太太?”刘飞问,话语浅浅。沈清闭目些许时候,似是在思忖,而后道了句;“去总统府。”沈清说的这个总统府,自然不是住宅楼了,除去身体不舒服,她还从未有半路回家的情况,刘飞知晓,沈清说的这个总统府,可能是办公楼。

即便之下,他还是问了嘴;“住宅楼?”

这话、是反着问的。一时间,沈清稍有些恍然,本是一腔热血要去总统府的人此时既然有些打退堂鼓。“算了、回公司罢。”

沈清此话一出,刘飞如释重负。

感觉中重新生。为何会回公司?此时,倘若是在不上不下的时光里去找陆景行,总显得太过刻意。

动机太过明显。回了办公室,沈清接到来自沈风临的电话,那方询问她事情如何,她如实告知,沈风临在那侧沉静了片刻,似是在想什么。沈氏集团大楼内,沈风临望着办公室景象,心中所想的确是此次事件是否又是天家的阴谋。

“今晨出门,驱车出来,撞上了瑶居地下车库铁门,眼皮儿跳了一天,担心你出事。”他不信鬼神,但经纬。

有机的多年前,严歌谣去世那日,他清晨去机场素来平稳走路的人下楼梯时险些一头载下去,一整日心神恍惚时常觉得心塞难受,原以为是身体出了毛病,不料当晚传来严歌谣去世消息。

自那以后,他对这方面事情可谓是万般小心翼翼。

清晨出门这一茬,难免不让他多想。“崇尚科学的社会,您别弄得疑神疑鬼的,”这话、沈清是笑着说。

实在是想不到沈风临这么一个精明的人会说出如此话语。

他一笑,似是觉得自己也有些太过惊弓之鸟了,笑道;“但愿如此。”

二人又聊了些许时候才收了电话,沈清收了电话,靠在办公室良久,思忖一些暂且未发生但却让她担心的事情。

此时,太阳照进了办公室,让整间屋子稍稍有些温度。

沈清伸手,欲要拿起手机拨电话,不想办公室大门被敲响,她道了声进。

来着是秘书办成员,这人,还是陆景行亲自挑选的。

“老板、与z国那边案子有些需要您过目的地方。”

他将手中文件递向沈清面前,伸手点了几处地方,沈清知晓,拿起文件细细看了几处,而后伸手拿起签字笔圈出几处地方,示意改过。

那人点头,拿着文件出去。这方,傅冉颜因昨夜通宵,今晨起来较晚,穿着一身大红色丝绸睡袍从屋子里揉着散漫的头发出来,才一开房门,便见屋子沙发上放着男人一套作战服,且还是沾血的作战服。

她心中一惊,心跳难免加速。

转而往公共浴室而去,听闻水声,伸手敲了敲门,水声戛然而止,声响从浴室里传出来。

“醒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她问,话语中难掩急切。

“刚刚、等我洗个澡,”言罢,水流声再度响起。她为何起来?

哦、因为昨晚喝了酒,口渴,想水喝。

可本是想起来喝水的人这会儿却总在另一侧沙发上看着他那套带血的作战服,甚至还隐隐约约闻到了丝丝血腥味。

她知晓程仲然从军,但从未想过这男人会有朝一日带血回来。

静静坐了数分钟,她起身,伸手勾起程仲然的作战服,破了多处,腰间,手臂袖子上均有破口。

“有什么好看的?”程仲然穿着衣服擦着头发出来,见傅冉颜伸手拎起他的衣服左看右看。心中一跳,没好气这么来了一句。

本是想着将这身衣服毁尸灭迹的,但想着自己多天没洗澡,身上臭烘烘的。

他香辣动作快速,洗个澡也不过是三五分钟的时间,原以为傅冉颜会在小睡会儿,哪儿知晓,今儿醒着么早,醒就醒了,还不赖床。

太阳今儿莫不是从西边出来的?

傅冉颜闻言,伸手丢掉手中衣物,而后迈步过来伸手扒拉男人身上短袖。

“干什么?这大清早的,”本是在擦头发的人一手擒住她上来就要掀衣服的爪子。

冷着脸凶了句。“掀你衣服怎么了?我扒你裤子你也得让我扒,”傅大小姐是个典型吃软不吃硬的人,本来就先看看受没受伤,这一凶,委屈上来了。

红着眼怼了这么一句。

程长官被她吼的一震。“那扒裤子吧!”程仲然反应过来抓着她的爪子往裤腰上方。

一脸笑嘻嘻的瞅着她,在道;“你扒完就的给我灭火就行。”

“你给脸不要脸,”傅大小姐气急败坏吼了这么一句。

“我怎么就给脸不要脸了?你说扒上面扒上面,你说扒下面扒下面,你就是让我躺下我也得躺啊!”程仲然是个欠抽的人,最贱,怼天怼地的。

他是真宠傅冉颜,但这张嘴要是跟傅冉颜干起嘴仗来,也是个厉害的。“你……唔。”

某人一句话尚未出口,便被人封住了唇。

一通冗长的吻就此连绵不绝落到唇瓣上来,喘息间,男人停下动作;“乖、好几天了,先做一次在说。”

“你是不是受伤了?”

她喘息见问出心中疑惑。

程仲然闷声一笑,未曾回应她的话语,低头复又上了身,沙发上,成了二人今日战场。

低沉的喘息声在诺达的客厅里响起。

傅冉颜伸手抓着男人胸前衣物,凭着他的动作时上时下。

情爱之间,她与程仲然还能聊上那么一两句,傅冉颜问;“你出任务是不是时常受伤?”“偶尔,”他答,双手撑在她身旁,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汗水,更甚是有些落在她胸前。

原本系在腰间的外袍已经敞开,剩下的是春光乍泄和被捏的猩红的媃旖。“你衣服都是血,”她说,甚至是余光瞥向了另一侧的作战服。

看那上面的血迹,有些骇人。

程仲然将她目光掰回来,吻了吻她的面庞,低声道;“宝贝儿,专心点,你这样,我很难受。”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她紧随不舍,似是不准备就此放过。

“大部分都是别人的,”撑在身旁的双手往前去了去。

“小部分在哪儿?”她在问,明显是不信程仲然这么忽悠人的话语。

程长官此时是一身情欲不得发,且还要时刻应付着喋喋不休的小蜜蜂,烦人,实在是烦人。

饶是他好脾气也忍不住了。

不免动作深了深。

原以为能听的人惊叫。

想着,许是沙发不大便利。

撑着身子起来,将人打横抱起。

“换个地方。”

傅冉颜抬眸望去,男人下颌微微紧绷,伸脚踹开了半掩的卧室门,将她扔在了床上。

随之而来的是她的思绪被程仲然这号人物给充斥的满满当当的。

在也分不得半分神出来。